🏡
PTT小說網
x
    清早,坐上動車前往桐鄉縣,第一次當老師的莫凡其實還是覺得蠻刺激的,就比如說這些學員們對自己恭恭敬敬的態度,雖然自己在學生時代也是吊兒郎當不把老師當長輩看,可看到這些年輕氣盛的家伙卻有著對待長輩的禮數對待自己,這種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對對對,就是這有點酸,再揉了揉,用點力。”莫凡躺在舒服的豪華椅上,對著那個長相甜美的女孩指手畫腳的。

    “是這嗎,老師您一定是操勞過度才會老下這麼多毛病的,以後可要注意哦,要注意休息。”女孩一臉認真的說道。

    “沒事,沒事,我年輕力壯,那誰……周力辛是吧,給我倒杯橙汁來,要冰的。”莫凡往後看了一眼,對那個老氣無比的學生說道。

    “好 ,好 !”周力辛立刻飛奔向車廂供應鋪。

    一旁的俊酷男白鴻飛臉色有些難看,這個老師也太會使喚人了吧?

    而且,這位導師年輕得有些過分了,雖然說某些三十多歲的男人也有保養得跟二十來歲的青年差不多,但跟著蕭院長的其他幾位導師哪個不是四五十歲,德高望重的,他們申請優秀畢業生成功率可是大很多,也不知道這名年輕的莫老師到底有沒有資格給自己發優秀畢業生的資格。

    “白鴻飛啊,我一看你就知道你這人心高氣傲,眼高手低,做事情要腳踏實地,不要好高騖遠,沒有誰可以一步登天的!”莫凡閑著沒事就開始教育起白鴻飛來。

    “是,是,老師教訓的是。”白鴻飛心中不快歸不快,臉上還是恭恭敬敬的。

    一旁的牧奴嬌見莫凡早已經一副老司機的做派,心里暗暗好笑的同時也覺得莫凡這家伙是不是也太不要臉了,前不久還跟蕭院長據理力爭、面紅耳赤,說什麼也不當導師帶畢業生,結果一轉眼,瞧他那享受的勁,完全沉醉的無法自拔了。

    ……

    到了桐鄉縣,莫凡打開了圖紙,發現桐鄉縣的許多水之渠都已經經過了大規模的整改,身處其中倒不覺得什麼,唯有飛到五百米以上的高度俯瞰下來才能夠看清這些改變是有多高明。

    “走吧,我們要出安界,順著水源找到被阻截的地方……”莫凡對學員們說道。

    出了安界,學員們臉上就露出了警惕之色,他們這些人可跟莫凡這種從高中就跟妖魔打交道的不大相同,並沒有真正有經歷幾次生死歷練,所以一走出來神經就緊繃了起來。

    “這條水脈是從鼻淵山那里流下來的,這條水脈是從青衣湖流過來的,老師,我去鼻淵山看看吧,那里我有去過,還算蠻熟悉的。”白鴻飛自告奮勇的說道。

    “你確定沒問題?”莫凡問道。

    “我們出來就是歷練,如果什麼事情都由導師親自跟隨我們做,那還談什麼歷練呢,更何況我們加入進來就是為導師分憂的,能夠盡快處理掉這次水脈斷截才是重中之重。”白鴻飛一臉肅然的說道。

    其他幾個學員听白鴻飛這番話,都不免露出了鄙夷之色,這個白鴻飛之前還一副拽上天的樣子,怎麼這會就這麼不要臉的奉承起來了。

    “導師,那許家溪就由我來負責,我肯定能夠找到原因!”另一位自負的學員不甘示弱的道。

    “導師,明河我來!”

    莫凡看著這些學員們自告奮勇的把事情給分擔了,滿意的點了點頭。

    有小弟,做任務就是舒心啊,感覺都不需要自己動手了。

    “你們注意安全,出了什麼事第一時間給我發信號,我會以最快的速度去支援你們的。”莫凡叮囑了一句。

    作為導師,有義務保障學員的安全,莫凡可不敢在這上面馬虎。

    “牧奴嬌,你跟著白鴻飛那邊吧,鼻淵山妖魔密度有些高,我怕這小子出事。”莫凡對牧奴嬌說道。

    “好,鼻淵山畢竟是大水脈,他一個人去我也不太放心。”牧奴嬌點了點頭,等她應答下來之後,牧奴嬌忽然意識到什麼不對勁,小手在莫凡的身上掐了一下,氣呼呼的道,“你是把我也當你學員來使喚了吧!”

    “哪敢,嘿嘿,你是領導,你是領導!”莫凡尷尬的笑了起來。

    “那還差不多,我去了。”牧奴嬌迅速的跟上了白鴻飛的方向。

    不過牧奴嬌沒和白鴻飛一起走,這畢竟是學院畢業考核,導師和助理導師保障學員安全就可以了,分派下去的事情,學員是要獨立完成的。

    “老師,那我們干嘛?”長相甜美的女學員站在莫凡一旁,一副傻乎乎的模樣問道。

    莫凡環顧了一下四周,真是一個典型的荒郊野嶺,一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完美犯罪現場,他轉過頭來對毫無察覺的女學生曹琴琴說道,“我們去青衣湖洗個澡,這鬼天氣熱死我了。”

    曹琴琴臉頰一下子唰紅了,其他水脈都被別人搶走了,她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夠跟在導師身邊,哪知道導師會說出這種話,實在讓人覺得有違師表!

    “哦,我的意思是我要下去游個泳,你在岸上等他們幾個的消息。”莫凡發現女孩已經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于是立刻改口道。

    “……”

    ……

    到了青衣湖,看著那完全青色如絲綢般柔滑的湖面,莫凡頓時恍悟這里為什麼叫做青衣湖了,真是一處美麗的景色,可惜是在安界之外,不然肯定會有很多人開著車深夜到這里,一邊看湖一邊震車……如今城里人都愛這麼玩。

    “該死,怎麼當個導師,思想越來越齷齪了?”莫凡心里暗罵自己,做老師的,不應該為人師表、浩然正氣嗎!

    “導師,你說什麼呢。”一旁的曹琴琴滿臉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話說起來,這青衣湖要是水流也往桐鄉縣引的話,豈不是相當于給水之循環大陣多安上了一個能源發動機,這里水深,水線高,偏偏不過桐鄉縣。”莫凡看著美麗的山湖,不免感慨了一聲。

    “老師,老師,你沒覺得奇怪嗎?”忽然,曹琴琴站到了莫凡身後一些,似乎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奇怪,沒奇怪啊,這里好山好水又沒妖,是一個洗滌心靈……曹琴琴同學,你這麼一說我好像也覺得有些奇怪,但哪里奇怪說不上來。”莫凡站在離青衣湖大概有五百米的地方,望著這寧靜到了極點的湖水,一時間升起一種怪異感。

    “倒影,是倒影,老師……”曹琴琴低聲說道。

    莫凡愣了一下,目光猛的望去,這一看,莫凡整個人不由的一陣冷顫!

    倒影,這湖水如此平靜,甚至看不到一絲絲的漣漪,但為什麼這樣的湖卻沒有倒影!!

    這般的青,這般的平滑,偏偏沒有倒影著天上的白雲,更沒有倒影出旁邊的山與樹木,這會莫凡總算明白曹琴琴那莫名的不寒而栗了!

    “怎麼會沒有倒影,難不成那不是水?”莫凡沒有再往前走。

    湖面大概直徑超過了三公里,在這山林之中絕對屬于一個佔地面積很大的湖泊,四面環著山,卻沒有一片湖水倒影出山的輪廓,這太過詭異了!

    “老師,我們……我們走吧。”曹琴琴已經開始害怕了。

    那麼大的一個湖,里面若不是水究竟是什麼東西可以將其填滿??

    “恩,先把其他人叫回來,這里有些不大對勁。”莫凡說道。

    莫凡沒有冒然的踏進去,天知道鋪滿了整個湖面的那青色究竟是什麼東西,要莫凡自己的話,他倒是會去看個究竟,考慮到還有那麼多學生分散在這一帶,莫凡不能魯莽。

    ……

    沒多久,莫凡把其他人都找了回來,最遲回來的是牧奴嬌和白鴻飛,他們顯然遇到了一些小麻煩。

    “有收獲嗎?”莫凡問道。

    “沒有,水都很正常,水也在往桐鄉縣流去,沒有被阻截的跡象。”

    “是啊,一切都很正常。”

    莫凡目光望向了牧奴嬌,牧奴嬌猶豫了一會,開口說道︰“我們踫到了一些破血蚊妖之外,其他都還正常。”

    “你們走近去看了嗎?”莫凡問道。

    “沒有,水源之處多半都有妖魔飲水,我們不敢走太近。”白鴻飛說道。

    “那……你們看到的水,有倒影嗎?”莫凡問了一句。

    “倒影??”

    眾學員都愣了一下,莫凡突然這樣問的話,他們還真想不起來,畢竟除了一些寧靜的湖和潭之外,流動的水多半是不怎麼看得清倒影的。

    “好像……好像沒有!”牧奴嬌忽然間意識到什麼,臉上露出了驚愕之色。

    “水可能在流動吧。”

    “不是的,我說哪里覺得不對勁,原來是沒有倒影,我看到的那個靜水水潭沒有倒影,一片很濃的青綠色。”牧奴嬌很肯定的回答道。

    莫凡心中一沉,看來不單單是青衣湖的水是那種情況。

    是水質問題,還是水面上有什麼不容易分辨的東西?(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