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順著俞師師指引的方向,莫凡和她一起步入到了那片密林之中。

    沒走多久,莫凡就嗅到了芬芳,作為話嘮的他不由的開口問道︰“你真的一直住在這里嗎,與世隔絕,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莫凡也听說過一些特殊的人群,他們生活在安界之外,通過古老的方法可以避免妖魔的騷擾,就像當初在古都的危居一族那樣。

    “嗯,我身上有一種特殊的香氣,妖魔野獸並不會攻擊我。”俞師師半真半假的說道。

    “竟然還有這麼神奇的體香,我聞聞。”莫凡說著把鼻子湊了過去。

    俞師師臉頰立刻紅了,狠狠的瞪著他道︰“你就是一流氓!”

    “我就是覺得奇怪而已,你的這種體香要是能夠開發,豈不是我們這些法師們可以隨意的踏入妖魔之地,便不用像現在這樣龜縮在城市之內了。”莫凡一本正經的說道。

    俞師師沒有回答,臉色有些冰冷。

    “開個玩笑,干嘛那是繃著一個臉,人要多笑一笑,才會年輕好看,像我這樣成天笑著,所以才如此英俊瀟灑。”莫凡說道。

    “……你還要點臉嗎?”俞師師就沒見過這麼皮厚的男人,心里卻在盤算著,等到了更深處,這家伙就得倒霉了。

    “我不英俊瀟灑嗎,你仔細看看。”

    “天太黑,看不清。”

    “我可以給你摸啊。”

    “你能閉嘴嗎?”

    ……

    密林越來越厚,莫凡自己都分不清方向了,他嗅了嗅周圍的空氣,發現這里其實帶著幾分潮濕。

    樹葉是濕的,草地是濕漉漉的,就連那些樹木也仿佛汗如雨下一般,總會滴落下一些液體。

    不過,這種潮濕並不是讓人厭惡的發癢、發霉感,它們好像富有些許香氣,淡淡的,是一種非常舒服的清香。

    “你之前听到這里有聲音,我的學生可能是在這?”莫凡檢查了一下附近,開口詢問道。

    莫凡正背對著俞師師,俞師師目光漸漸變得銳利,她一邊輕輕的擺動著手指,操控著周圍隱藏在樹木後面的飛蛾,一邊跟莫凡說話,讓莫凡打消警惕……

    “對了,你剛才的火焰是什麼,怎麼和我以前看到的火系法師有點不一樣?”俞師師用一種好奇的口吻說道,但說著話,她卻在一步步朝著莫凡靠近。

    “哦,那是烈霞之火,是我從沙漠這種獲得的一種強大的火焰,專克蟲類生物……咦,這是我學生的包!”莫凡驚喜的說道。

    俞師師愣了一下,急急忙忙又將那些正打算偷襲莫凡的飛蛾們給遣散了!

    俞師師听說過這種火焰,對蟲族生物殺傷力巨大,假如沒有瞬間制服這人的話,自己的那些小生靈們很可能死傷慘重。

    “啊哈,他在這……還好,沒有受什麼傷,不過好像……好像睡著了?”莫凡在一個濕漉漉的亂叢里找到了白鴻飛。

    他沒有受傷,但整個人出在一個昏睡狀態,無論莫凡怎麼晃他他都想不過來的樣子,要不是他還有脈搏在跳動,莫凡真以為他死了。

    “你的學生膽子可真大,在這睡覺。”俞師師收回了手,開口對莫凡說道。

    “他好像被什麼植物給催眠了。”莫凡皺起眉頭道。

    “給我看看。”俞師師走了過去,假裝檢測白鴻飛,“好像是,我倒是有在這山中見過一些能催眠的東西。”

    “你知道怎麼解開嗎?”莫凡問道。

    俞師師搖了搖頭。

    “那算了,先帶他回縣里吧,興許那些治愈系法師能夠處理,你跟我一起走吧,把你留在山中,我還真不怎麼放心。”莫凡說道。

    “好,我家住在鎮子里。”俞師師說道。

    ……

    背著白鴻飛返回,莫凡也跟俞師師多聊了幾句,倒是那種能夠隱形于妖魔之間的香味挺讓莫凡在意的,只可惜俞師師並不是很願意配合去做魔法實驗的樣子。

    莫凡也沒有強求,總不能把人家綁到台子上,別人不願意就是不願意。

    到了山腳下,莫凡正好看到一大隊人正沿著這邊的山道走了過來,從他們行裝上就可以看出正是獵人。

    俞師師跟著莫凡走,直到山轉角的位置才看見有一大堆人,她立刻意識到什麼,那雙眼楮死死的盯著莫凡。

    “是你找來的人?”俞師師冷聲道。

    “是啊。”莫凡點了點頭。

    俞師師再一次動起了手指,身上的氣息正在慢慢的從身體里擴散。

    她最痛恨別人騙他,本以為莫凡是一個無相關的人,她才手下留情,哪知道這家伙派遣了一大堆獵人在這里守株待兔!

    這些日子,她已經被獵人們給刺激出怒氣了。

    俞師師正要對莫凡下手,莫凡卻快步朝著曹琴琴跑去,然後對曹琴琴道︰“人找到了,各位多謝你們特意前來,貢獻值我照樣發給你們,很不好意思啊!”

    獵人們一听,臉上頓時滿是笑容。

    他們這都還沒有開始呢,貢獻值就送到,這差事也太舒服了吧,這些初級獵人和中級獵人們當然不會不高興。

    俞師師動作僵在那里,心里暗暗氣惱,這個混蛋到底是成心的吧!

    “老師,您怎麼帶了一個美女出來?”曹琴琴看著俞師師,滿臉驚訝的說道。

    “她迷路了,我順便帶她走出來。對了,白鴻飛還是她幫忙找到的,我還得謝謝人家。”莫凡說道。

    俞師師不喜歡和獵人打交道,沒說上幾句就離開了。

    莫凡看著俞師師的背影,臉上露出了幾分貪戀之色,但等她走遠了之後,他臉上的神情卻有了變化。

    “怎麼了,老師?”曹琴琴問道。

    “她身上有一種不尋常的氣息,水脈會滯留,多半和她有關系吧。”莫凡說道。

    “啊??老師,那你為什麼不抓住她?”

    “如果我找到白鴻飛,白鴻飛是一具尸體,那我不會對她客氣。”莫凡說道。

    俞師師沒有殺白鴻飛,那麼就說明白鴻飛應該是看到了什麼俞師師不想讓他人看見的東西,把他弄昏迷、催眠也是這個目的,莫凡暫時不想打草驚蛇,想看看這個俞師師到底有什麼目的。

    “可是老師,我沒覺得她有什麼不一樣啊。”曹琴琴說道。

    “這麼說明你太嫩,對任何會威脅到自己的生物、力量都沒有半點警覺性。”莫凡敲了一下曹琴琴的腦袋。

    “老師,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嘛。”曹琴琴一臉委屈的樣子。

    “去讓周力辛跟著她,她認識我,應該會對我有所警覺的,而且我帥得有些讓人印象深刻,周力辛大眾臉,他去調查這個女人會方便很多。”莫凡對曹琴琴說道。

    “……”曹琴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小聲道,“老師,您真幽默。”

    “曹琴琴同學,原來你想在母校多呆幾年。”莫凡瞪了曹琴琴一眼。

    “老師,我錯了,您最帥了,是我見過最帥的人。”

    “背白鴻飛那傻子背得我腰酸背疼的,揉肩,捶腿。”

    “好 !”

    ……

    ……

    白鴻飛並沒有醒來,即便到了治愈院,那些醫生們也拿這沒有一點辦法。

    說白了,白鴻飛不是受傷,也不是被詛咒,就是睡著了,睡得跟一頭植物人一樣,任何身體癥狀都非常正常,甚至饑餓的時候,肚子還會咕咕的叫,需要靠輸營養液……

    莫凡也蛋疼,想知道水脈被截的緣由,白鴻飛肯定是有線索的了,偏偏知道線索的人死睡不起!

    “你們幾個什麼線索嗎?”莫凡詢問道。

    莫凡之後有派了學員們去查看水脈,結果發現水脈都很正常,流淌得極其順暢,可只要他們一離開,水脈就會被阻截,沒有一滴水流入到桐鄉縣里,這使得蕭院長的大陣根本無法正常運作。

    水需要源源不斷,水循環大陣才會持續環繞,灌溉農田,守護城鎮……

    “老師,老師,我發現這里除了白鴻飛一直一睡不醒外,還有好幾戶人家他們也有人處在這種狀態,您要不要去看一看?”曹琴琴說道。

    莫凡思考了起來,但線索太少,始終無法明白俞師師為什麼要讓這些人昏睡,她到底在掩藏什麼?

    看來解鈴還須系鈴人,必須從這個俞師師手上找到緣由了。

    “老師,不好啦,你要我盯的那個人,她被城市獵妖隊給抓走了!我上去詢問,那位獵人告訴我,她是一個有邪術的蛾妖之女,殺過不少人!”周力辛飛奔過來,急急忙忙的對莫凡說道。

    “城市獵妖隊?蛾妖之女殺人?”莫凡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忽然,莫凡想起了當時在崇明島莊園听過關于這里的一些傳言,說是烏鎮這里有一只迷惑害人的蛾女,經常在夜間出沒,已經將人悄無聲息的殺害!

    難道說,那個蛾女是俞師師?

    “老師,老師,出大事了!”莫凡還沒從蛾女的事情回過神來,另一名學員就飛奔了過來。

    “出什麼事了?”莫凡問道。

    “東柵有許多小孩莫名的昏死,正成批成批的送往我們這個醫院。”那名學員一副駭然無比的樣子。(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