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多久,整個醫院傳來了一大片哭聲,大部分都是婦人和老人的。

    莫凡走了出去,發現很多家長帶著他們的孩子們進入到了醫院,一時間醫院忙得不可開交。

    莫凡到病房去查看,發現那些孩子們全部昏死了過去,氣息非常的弱,就像是生了重病一樣。

    每個孩子的癥狀都相差不多,倒是和昏睡過去的白鴻飛有那麼一點相似,只是白鴻飛狀況比較良好,除了睡著了之外沒有什麼大礙。

    “衛兵長,你們不是抓到那個蛾女了嗎,我們孩子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一定是她弄的!!”一名婦人一邊流淚一邊大聲說道。

    “對,一定是她,之前我們村鎮就出現過不少這種情況的,沒有想到這個妖女這麼殘忍,連小孩子都不放過,無論如何都要救救我們的孩子啊。”另一位老人說道。

    “不,我們現在就去,殺了那個蛾女,詛咒就會解除了!”一群農夫們惱羞成怒的道。

    男人們憤怒至極,看見孩子昏死而難以救治,又看到女人哭哭啼啼的直指蛾女,自然一下子沖了出去。

    莫凡愣住了,當下也跟著那群憤怒的男人們追了出去。

    “你們稍安勿躁啊,你們又不會魔法,那麼沖動做<什麼,這件事情還是交給我們城市獵妖隊來處理。”那位衛兵長封廣闊說道。

    “不行,我們一定要親手宰了她!!”

    “對,對,害得我們這里一直人心惶惶,現在又殘害我們的小孩,現在我們才不管她是人是妖,一定要剝了她的皮!”

    憤怒的情緒是會傳染的,本身青鎮的人們就近年來一直流傳著可怕的蛾女傳聞,再加上多次有人失蹤和莫名死亡,城市獵妖隊多次來訪都沒有任何結果,人心惶惶之下大家已經對蛾女產生了一種恐懼的情緒,但隨著自己的孩子昏死重病,再加上蛾女被捕,內心壓抑的情緒一下子就轉變為了復仇的野獸!

    一大群人,他們迅速的沖往了青鎮鎮政大門前,這些人也擋都擋不住,一下子就沖入到了大院之中。

    “蛾女在哪,我孩子要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要她生不如死!”一名結實的農夫怒道。

    “在那里!”一個眼尖的男子看到了大院中央的石柱,柱子上有一條條冰霜鎖鏈死死的纏繞住一個女子。

    城市獵妖隊的人就在那里,他們並不知道鎮民們憤怒化作洪水一樣涌過來,急忙要前來阻止。

    “師師??怎麼是你!”忽然,殺在最前面的那個農夫猛的愣住了,一臉呆然的看著被冰霜鎖鏈束縛在柱子上的女孩。

    其他鎮民們也傻眼了,他們看著這個熟悉的女子,一時間凶神惡煞的氣勢散了大半。

    “衛兵長,你們……你們是不是搞錯了,師師是我們鎮的人。”大漢關坪說道。

    衛兵長封廣闊嘆了口氣道︰“我們沒有搞錯,不讓你們過來也是因為這個啊。”

    “可是……”

    “師師是個好姑娘,怎麼會是蛾女呢!”代表著鎮鄉農代表關坪道。

    “還好姑娘,哼,我早就覺得她不大對勁了,每天夜里很晚才回來,經常不見人影,以前我當是她生活不檢點,跑去和其他男人鬼混,現在我才明白,她不單單是禍害別人家男人,還是一個妖怪,吃人的!”這時農夫大隊後面一個身材略顯幾分臃腫的婦女尖銳的說道。

    “啊??大嫂子,你真的看見她吃人了??”幾個年輕的媳婦一听,嚇得臉色發白。

    農夫大隊後面也跟著不少女人,當她們知道蛾女是俞師師後同樣很震驚。

    “可不是呢,你們記不記得那個爛酒鬼,他失蹤之前不就是經常往這個女人家里跑嗎!爛酒鬼現在都沒有找到,除了進了這個妖精的肚子里,還能跑去哪了,那麼一個大活人!”那位臃腫婦人說道。

    “是啊,是啊,爛酒鬼失蹤前確實經常去找俞師師的!”

    “我的天,她一個大姑娘怎麼會吃人!”

    “她是蛾女啊,是妖變的!”

    “老婆,你別亂說啊,俞師師怎麼會做這種事情,我們有次出門,孩子不小心掉水渠里,還是俞師師幫忙照看的……”關坪辯解道。

    “哼,你還幫這妖怪說話,你們大家記不記得我們鎮子里的小孩子們都愛和她玩,可你們看看,現在我們的孩子全被她毒倒了,她所有的東西都是裝出來的,就是在找機會害人!”那臃腫婦女王田華說道。

    “對啊,對啊,我們鎮子里、鄉里的、村子的孩子都和她有接觸,一定是她了!!你們別攔我,我一定要刺死她!”一個眼楮通紅的女人沖上前來,手上還拿著一柄剪刀!

    城市獵妖隊的人不是特別多,他們一時間也無法阻擋住這份民怨。

    俞師師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些人,就在那個女人想要用剪刀刺向她時,她的身上忽然出現了無數的蠶絲,青色的蠶絲快速的將俞師師給包裹成了一個橢圓形的蠶繭,那剪刀刺在蠶繭上,卻再也無法深入半分。

    青色蠶繭剔透,依舊可以看見俞師師那張蒼白無血的臉。

    “你們不要這樣,如果你們真的為你們孩子著想就別在這里鬧了,現在我們必須查清楚孩子們身上是不是詛咒,假如是詛咒,殺了她確實能夠解決問題,但如果是別的什麼,沒有從她身上挖出救治辦法,你們的孩子可就真的危險了!”封廣闊大聲說道。

    很快,更多的城市獵妖隊人員前來,阻擋了這些暴怒的村民們。

    “衛兵長,您可一定要救我們的孩子啊,我家小宵可是我們獨苗啊,說什麼都不能有事。”

    “你們趕緊回去吧,再這樣鬧下去更妨礙我們調查啊。”封廣闊說道。

    封廣闊在鎮民面前還是有一些威望的,桐鄉這一帶出了什麼問題,都是由封廣闊出面解決的。

    鎮民、村民們罵罵喋喋的走了,莫凡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暗暗驚嘆,這不是古代經常出現的劇情嗎?

    某個相貌出眾、氣質優越的女孩,由于村子里的男人們都迷戀她,遭來了無數婦女們的嫉妒和憤怒,當村子出現病疫時,婦女們一下子把原因推卸到這個女孩的身上,說她是妖女,說她是禍害,要燒死,要浸豬籠……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俞師師並非什麼善類,她確實是蛾女,那些昏死過去的小孩子也確實與她有關!

    “你怎麼還不走?”封廣闊看見莫凡,沒好氣的問道。

    莫凡拿出了自己的獵人大師徽章和明珠學府導師身份,開口說道︰“我也在調查這件事,她好像阻截了水脈。”

    “哦,哦,看不出來你年紀輕輕已經是獵人大師,還是明珠學府的老師,失敬失敬!”封廣闊說道。

    “我能跟她聊幾句嗎?”莫凡問道。

    “可以,但她什麼都不說,一旦我們想要對付她,她身上就會出現那些蠶絲保護她。”封廣闊有些無奈道。

    ……

    莫凡走到了俞師師面前,沒有受到傷害的情況俞師師周圍那些保護青絲就自動消失了。

    她疲憊的抬起頭來,目光注視著莫凡。

    “在林子里的時候,我就應該把你宰了!”俞師師看見莫凡,心中頓時涌起巨大的怒意。

    她放了莫凡一馬,哪知道莫凡隨後就告知了城市獵妖隊。

    “你誤會我了,不是我告的密,我是派人跟蹤你了,但沒有叫城市獵妖隊來。那些昏死的孩子和你有關嗎?”莫凡認真的問道。

    “我要死了,他們也別想活,還有你的那個學生!”俞師師冷冷的說道。

    “為什麼要這樣做?”莫凡質問道。

    “為什麼??”俞師師忽然笑了起來,她的笑容沒有半點溫度,反而看上去有些陰森,“妖魔吃人需要理由嗎?”

    莫凡也愣了一下。

    是啊,假如她真的是一個妖物的話,吃人、殺人、蠱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那是一種本能,就跟人要吃肉那般簡單。

    “放過那些小孩子吧,沒準我可以保你一命,不過你得在監獄里度過。”莫凡說道。

    “呵呵,等那些小孩子氣數將盡時,你覺得是我跟你們談條件,還是你們跟我談條件?”俞師師冷笑道。

    “那好吧,可是你為什麼要截斷水源呢,難不成是想要讓這整個桐鄉顆粒無收?”莫凡問道。

    糧食是很重要的,安界範圍有限,能夠作為種植的土地也相當有限,桐鄉這里也算是一個糧食基地了,水資源斷斷續續的話,農田產量肯定要大幅度降低。

    “對!我就是要讓他們餓死!”俞師師說道。

    “你還真是一個淋灕盡致的妖物賤貨,跟別的書里電視劇里的善良、純潔的蓮花都不一樣。”莫凡說道。

    (知道嗎,我們全職法師動漫可是全二次元國漫里面最長,最持久的!第三集免費,第四集vip出啦,大家趕緊去看,多留點彈幕,留點評論哈!恩哈,最長最持久,亂叔的驕傲,也是你們大家的驕傲~~~~)(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