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也拿俞師師沒有任何的辦法,偏偏現在也沒有半點線索。

    這是最讓人不爽的,一件事情若找不到頭緒,像無頭蒼蠅那樣亂撞只會令人越來越煩躁。

    還好莫凡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了,他比較沉得住氣,但他的幾個學生們卻焦慮不安,又擔心那些昏死的孩子們會有事,又擔心不能夠順利的完成這次任務。

    “都回去休息吧,在這里干坐著也沒有用。”莫凡對大家說道。

    已經入夜了,大家都回去休息,俞師師那邊多半是有人看管著的,並不需要太過擔心。

    剛要離開醫院,曹琴琴就飛奔了過來,拉住了莫凡道︰“老師,老師,白鴻飛醒了!”

    “真的嗎?”莫凡臉上露出了喜色。

    匆匆忙忙到了病床前,白鴻飛確實醒了過來,除了臉色有些差之外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老師,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白鴻飛臉上滿是歉意。

    “沒事就好,對了你在青衣湖看到了什麼?”莫凡問道。

    “很多飛蛾,鋪滿了整個湖面,飛蛾導致了水無法流動。”白鴻飛立刻說道。

    “原來如此!”莫凡恍然大悟。

    飛蛾滯留在水~面上,水難以流動,大家到山上去檢查的時候,那些飛蛾立刻就飛走,看上去沒有任何異樣。

    “看來還真是俞師師搞的鬼,現在大家輪流去守著水脈吧,這樣蕭院長的大循環陣就可以正常運作了!”莫凡說道。

    “好!太好了,我們可以交差了!”

    “恩,白鴻飛,好樣的!”

    白鴻飛臉上露出了笑容,但听說俞師師已經被捕了,他笑容並不是那麼自然。

    ……

    莫凡和學生們一起去守山,只要保證兩天的水脈流入,蕭院長的水之循環大陣就可以正常運作起來。

    曹琴琴沒有去守山,而是留在了醫院照看白鴻飛。

    白鴻飛也不忍曹琴琴這樣熬夜,開口對曹琴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其實我狀態挺好的。”

    “老師交代要我看著你的。”曹琴琴說道。

    “我就是睡了一覺,真的沒什麼,其實我覺得那個蛾女並沒有傷害我的意思,否則把我扔在荒郊野嶺,我不是很快就被妖魔吃掉了嗎?”白鴻飛說道。

    “是啊,但大家都說她是吃人的妖魔。”曹琴琴道。

    “你回去休息吧,我就在這里冥修好了,你和老師為了找我,昨天就沒休息,你看下你自己,黑眼圈都出來了。”白鴻飛說道。

    “啊?真的嗎,可……可老師交代我要看好你的。”曹琴琴道。

    “沒事啦,去吧,或者你睡隔壁,總不能熬夜。”白鴻飛說道。

    “也行。”

    ……

    等曹琴琴走了之後,白鴻飛心里還是惦記著俞師師的事情。

    確認曹琴琴已經睡著後,白鴻飛換上了衣裳,深夜前往了鎮政大院那里。

    鎮政大院此時還有人在守著,白鴻飛亮了一下自己身份,城市獵妖隊的人也沒有阻攔。

    城市獵妖隊的人此時也一籌莫展,抓到了妖女,但解決不了現在棘手的問題,他們也希望白鴻飛能夠從俞師師嘴里問出一些什麼來。

    白鴻飛走到了俞師師面前,看著俞師師面容憔悴,心中頓時有些不忍。

    “是你。”俞師師看著白鴻飛,卻是率先開口道。

    俞師師對白鴻飛的印象更好,白鴻飛並沒有像莫凡那家伙那般鬼,滿口的謊言。之所以催眠了白鴻飛,俞師師也是不希望白鴻飛把事情給說出去。

    “那些昏死的孩子和你無關,對吧,不然我也不會醒過來?”白鴻飛認真誠懇的問道。

    俞師師低下了頭,輕咬著唇。

    白鴻飛看到她這副為難的樣子,便知道里面必定有隱情。

    “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把真相告訴我吧,而且那些孩子多可憐,你也不希望他們死去,對嗎?”白鴻飛說道。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俞師師說道。

    “那就告訴我,他們為什麼會昏死。還有,你為什麼要阻擋水脈,難道水脈的流入會迫害的桐鄉,迫害青鎮?”白鴻飛問道。

    俞師師看著他,目光有了一些改變。

    “謝謝你,別人都對我質疑,都說我是一個妖怪,我弄昏了你,你卻願意相信我。”俞師師說道。

    “那告訴我吧,你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的幫助你。”白鴻飛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那些孩子昏迷是因為水質。在水脈源頭棲息著一只瑪瑙頭蛛,它的身上攜帶著一種衰弱毒素,有次我發現它在往水脈源頭注入毒性,這種毒性非常強,即便經過了很多條水脈和長長的水道稀釋,依然對人體有害,青鎮的人都是喝這種水的,久了之後,身體就會出現嚴重衰竭。小孩子的體質弱,所以比大人們提前出現了這種癥狀。”俞師師說道。

    “你是說,青鎮的人都中了這種毒素??之所以沒表現出來是因為大人的體質比較好一點?”白鴻飛驚訝的說道。

    “是的,那只瑪瑙頭蛛是我的天敵,我一只想想辦法對付它,可那家伙在林子里布下了密密麻麻的蛛網,我的飛蛾們進不去,不然我早就將那個禍害給除了……”俞師師說道。

    “這麼說,蕭院長將水脈引入到桐鄉,並且形成一個循環,反而是讓鎮民和小孩們中毒更深了,這件事必須趕緊告訴老師。”白鴻飛說道。

    白鴻飛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嚴重,還好自己始終無法安心,特意跑過來詢問了俞師師,不然還真沒有發現這個秘密。

    “對了,你為什麼不把這些告訴我的老師?”白鴻飛想起了什麼,于是問道。

    “他那個人看上去不太可靠,而且我是一個蛾女,大家都把我當妖怪,誰會願意相信我說的話。那些村婦們對我早已經虎視眈眈,恨不得我被趕出去,我要告訴他們水有問題,他們一定會把事情推到我身上來。”俞師師嘆了口氣道。

    “也是,那我現在就去跟蕭院長說……”白鴻飛道。

    俞師師搖了搖頭道︰“你願意相信我,我很高興,但我覺得在沒有證據之前,他們寧願覺得這都是我做的。而且你這樣跑來跑去,我擔心那些孩子們會出事。”

    “那我該怎麼做?”白鴻飛問道。

    “你現在就去山林那里,往北面一直走,你會看到一大片暗紅色的森林,森林那里密布著蜘蛛網,你只要把那些蜘蛛網給全部除掉,我會讓我的飛蛾們進入森林把那只瑪瑙頭蛛給殺了。”俞師師說道。

    “可,瑪瑙頭蛛不是你們的天敵嗎?你的那些飛蛾會死光的。”白鴻飛說道。

    “管不了那麼多了,先除了那個瑪瑙頭蛛再說。”俞師師說道。

    白鴻飛看著一臉堅毅的俞師師,頓時心中波瀾翻滾,開口道︰“鎮民們對你那樣,你還這麼做,那些飛蛾們一定是你很重要的伙伴吧。”

    俞師師低下頭,沒有再說話。

    看到她這樣子,白鴻飛心中不免有些氣憤,這些鎮民和城市獵妖隊的人也真是的,事情不調查清楚來就亂定罪,和那些麻木不仁、愚蠢荒唐的鎮民比起來,俞師師真的已經仁慈無比了。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盲目就是大多數人無法戰勝的東西!

    “還有,別讓水脈再流入桐鄉了!”俞師師急忙交代了白鴻飛一聲。

    “我知道……對了,我救你出來吧。”白鴻飛說道。

    俞師師搖了搖頭道︰“你救我出來,大家更會誤認為我就是罪魁禍首,只要你把森林蛛網給撕毀,一切就明了了。我不會逃走的,我一直住在這里,大家討厭我也好,害怕我也好,這里始終是我的家,我只是想保護好它。”

    白鴻飛听了心中更是憐惜不已,看來現在也只有自己可以幫到俞師師了。

    “我一定會幫你的。”

    “謝謝你。”

    ……

    ……

    白鴻飛立刻前往山中,按照俞師師的指引方向,白鴻飛一直深入到了密林處。

    正如俞師師所說,那里有一片看上去非常陰森可怕的暗紅色叢林,剛走入到叢林沒多久,白鴻飛便感覺自己臉上有什麼東西。

    用手一抹,原來是粘稠無比的蜘蛛網!

    白鴻飛心中一喜,看來俞師師沒有騙自己!

    他往前多走了幾步,很快就發現那些蜘蛛網上還黏著許多青色的飛蛾,越往里面走,便發現那些飛蛾被黏住了一大片,它們都已經快要風干了,如同標本那般。

    白鴻飛看到這一幕心中更是酸楚。

    一定是俞師師之前想要突破這些蜘蛛網殺死瑪瑙頭蛛,結果犧牲了這麼多的青蛾。

    “害人的蜘蛛,今天我就把你滅了!”白鴻飛撥開了那些蜘蛛網,眼中充滿了殺意!

    青蛾面對蜘蛛,那跟撲向火焰沒有什麼區別,會有大量的飛蛾被死去,白鴻飛不想看到俞師師為大家做出那麼大的犧牲,所以他決定自己親手去宰了那頭瑪瑙頭蛛。

    當然,他也不能忘記俞師師的交代,必須先把那些蛛網給撕去,那樣青蛾們就可以阻截水脈,防止有毒的水繼續流入到桐鄉。

    ……

    ……

    另一邊,正看守著青衣湖的莫凡依靠在大樹下,並細細的思考著這些事情,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哪里不大對勁。

    “老師,老師,白鴻飛又不見啦!”曹琴琴在電話里頭叫了起來。

    “我靠,這小子能不能安分一點!”莫凡頓時大罵了一聲。

    “我擔心他再亂跑,所以在他包里放了一個定位器。老師,他好像在林子深處,你趕緊去看看。”曹琴琴說道。

    “算你聰明,好,我現在就過去。”莫凡說道。(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