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撕啦~~~~~~撕拉~~~~~~~~~~~!!!”

    搖晃的昏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蒼黑色雷電爪印在那裏,它們巨大而充滿毀滅之力,輕易便可以將擊中得冥界生物給劈成碎末,成羣成羣的亡靈在這印落下來的閃電中消逝!

    可是,哪怕這密佈了整個雲空的蒼雷爪能夠將一萬的冥界生物都化爲烏有,相對於龐大數量的冥界大軍而言仍舊沒有什麼減少得樣子,就像是將最強大的禁咒魔法轟入到了茫茫的大海中那樣,驚起再大的驚濤,捲起再高的水花,大海最終都會歸於原來的樣子……

    這份無奈與疲憊感不斷得一起增長,只是惡魔莫凡仍在燃燒着,烈火在高空之中盤旋,雷霆順着大地肆意的蔓延,從要塞城的位置戰到了宏偉之牆的殘骸之處,再從宏偉之牆廝殺到了榆林城區,在一個又一個強大的魔法與冥界之力碰撞下,這座空蕩蕩的城也逐漸變成了漫天飛舞的塵埃……

    “吼吼吼吼~~~~~~~~~~~!!!!”

    斯芬克斯怒到了極致,它埃及死神的威嚴正逐漸被眼前這個人類給摧毀,戰鬥得時間拖得越長,整個冥界大軍便越質疑着它的力量。

    “雷爆!!”

    莫凡站在城市得廢墟中,狂怒的嘶喊着。

    數百公里的雷之元素聚集在了他周身不到一米的範圍,雷元素本身就狂躁無比,當過多的元素充斥在一個小小的區域裏,外界的力量不足以再將它們繼續壓縮的時候,那麼反彈出來的那股力量便是真正意義上的毀天滅地!!

    沖天而起的雷電光弧閃耀,爆開的雷光席捲,斯芬克斯龐大的身軀剛剛踏足這裏,結果也同那些塵埃一般的冥界生物那樣被轟飛了出去!!

    粉末,全是粉末,驚天雷爆所過之處無論是冥界生物還是那些厚厚的石山、岩層,全都化成了粉末,方圓幾公里的冥界大軍根本沒有幾個可以倖免,死得寂然無聲!!

    莫凡這一場雷霆毀滅就像引爆了他自己的身體那樣,狂態如魔……

    “呼~~~”

    雷電之弧還在大地上殘餘着,每當莫凡重重的喘息一次,雷電便會如脈搏那樣跳動起來,餘力還在,後面的冥界生物根本不敢再靠近了……

    斯芬克斯身上也全是傷,它從那些被震懾住的冥界生物之中爬了起來,無論他如何憤怒,那個人始終還站在那裏,阻擋着它們的前行!!

    “你們是我冥神子民,何來懼意?”

    忽然,一個震動整個方跋平原的聲音灌了下來,胡夫金字塔得冥輝兀然得銳利了幾分,它們化成了一道道,似貫天破地得冥之矛,頃刻間越過了這幾十公里的平原飛向了莫凡這裏。

    斯芬克斯擡起頭,看到這些由冥界光輝組成得長矛,臉上立刻露出了誠惶誠恐之色,它一下子將自己高傲的頭顱埋入到了地下,獅子之身也匍匐了下去,像一頭被主人訓斥得狗僕!!

    莫凡站在一大片廢墟離,目光凝視着遠處。

    胡夫金字塔與他相隔這麼遠,從那裏打出來的冥之光矛竟然可以在眨眼之間抵達這裏,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力量!!!

    “唰唰唰唰~~~~~~~~~~~~~~!!!!!”

    冥之光矛狂亂的落下,每一根都像是可以將一座城市給刺穿。

    這些冥輝之矛準確無誤的落在了莫凡這裏,莫凡拼勁一切去阻擋,可飛行了幾十公里的冥輝之矛威力絲毫沒有削減過一般,每一根落下都超越了斯芬克斯得全力一擊!!!

    大地絲毫無損,城市不受半點影響,唯有莫凡,每一跟胡夫金字塔飛出來的光矛都給予了他近乎致命的打擊,身體不聽使喚的虛弱,生命力瘋狂的流逝,靈魂千穿百孔……

    莫凡有些站不穩了,這冥輝光矛除了帶給他身體各方面的重創之外,更有一股讓人臣服得強大念力。

    膝像是被束縛上了一座金山,沉重得‘跪壓在地上。

    “砰!!”

    終於,疲憊讓莫凡的左膝狠狠的撞擊了大地,碎裂的岩層讓莫凡險些再一次跌入到地表之下。

    莫凡咬着牙,無論這芒矛有多強大,他都不讓自己得另一隻腿被壓彎,汗如雨下,皮膚瘋狂的裂開,越是抵抗,那落下來的冥輝之矛便不斷的加重。

    冥神……

    這就是冥神的力量嗎???

    莫凡之前在胡夫金字塔前聽到了那個聲音,現在那個聲音又響起,並且是將所有的怒意都宣泄在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莫凡不明白,那個在奢侈無比的金字塔內的冥神,究竟是什麼,難道它得力量真得達到了如神一樣的境界,連自己的惡魔之力都要在他面前臣服,越抵抗就越沉重!!!

    “隆隆隆隆隆~~~~~~~~~~~~~~~~~~~”

    冥界大軍在金字塔裏那個聲音的號令之下重新奔涌了起來,這一次,不單單是鎮北關這一帶充斥着冥界大軍,這整個五十公里的防線也似乎在那個聲音之下徹徹底底的倒塌了,所有的冥界生物得到了釋放,它們從不同的山,不同的平地,不同的高坡中涌入到了北原之地,瘋狂的朝着有人氣味的方向追逐而去!!

    莫凡拼命守得這鎮北關,也不過是滔滔江水的一個分渠,當一江之水完全呼嘯而過,再怎麼抵抗也沒有半點意義。

    更何況,他半個膝蓋被壓得快要斷了,全身更如揹負着一座沉重無比的金字塔山那樣,那些冥光之矛虛無,威力卻龐大至極,莫凡動彈不得,身體越發的疲憊,漸漸到了透支得程度!!

    抗爭着,卻怎麼也無法再站起來,當四面八方全部都是冥生物的咆哮之聲的時候,莫凡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量力而爲,從一開始就告訴自己做到自己能做得,那麼即便接下去發生了什麼心裏也不會有一點愧疚和遺憾,可爲什麼到了這個時候心裏得那份不甘卻如此得強烈。

    “可惡!!可惡!!!!”

    莫凡不想屈服,偏偏他現在連讓自己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自己根本就沒有拖延半天得時間,遠遠不夠,就算再給自己多一倍的力量,依舊不夠……

    “可惡!!!”

    劇烈顫抖得身子仍舊在強撐着,假如這一切都無法再改變,那至少別跪下,別向一個躲在金字塔裏得暴君屈服!!

    可心中得不甘最後還是變成從眼眶之中擠出來得淚滴,狂風一吹,晶瑩成絲……

    惡魔之紋不斷的褪去,露出了莫凡原本得臉龐,那滿是眼淚的黑褐色瞳孔從未有過得空洞與無神。

    如果什麼都改變不了,拼盡一切得修煉到底是爲了什麼,被信奉,被尊敬得法師又到底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眼前是一片漆黑,如浩瀚宇宙那樣,隆隆巨響化爲了一片死寂,莫凡像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像,沉入到了自己給自己建造的黑暗深淵裏,沒有方向,更找不到一點點動力。

    似乎從覺醒得第一天開始,魔法之道就告訴了莫凡,這個世界本身就是被無窮無盡的黑暗給包裹着的,微弱得星塵在浩瀚的精神世界裏閃爍着得光輝,便代表着卑微活在城市裏得人,無論怎麼將星塵變成光亮的星雲,將星雲化作耀眼的星河,再將星河修成璀璨得星海,黑暗仍舊是佔據了一大片,魔法之力始終被黑暗包裹着、統治着。

    個人,永遠都是一枚小小的星子,可以像流星一樣絢麗得劃過,也可以從未閃爍得黯淡着,巨大的夜幕星空都不會有任何得改變它得黑暗與冰冷……

    ……

    “嗒~嗒~嗒~~~”

    一個不尋常的聲音在莫凡寂靜的精神囚牢中響起,隆隆巨大的冥界大軍吶喊聲都被莫凡的精神牢籠給過濾了,這個腳步聲卻那麼得清晰,正在一點點得靠近。

    腳步聲在莫凡的身側後停下來,散發出來得是一股冰冷到了極點的氣息,在精神囚牢之中找尋不到自己的莫凡兀然間清醒了一些。

    這個人是誰??

    他爲什麼會出現在自己身後,冥界大軍不是已經遍佈了目所能及得所有地方,爲什麼這個人那麼閒庭信步得走到自己身邊,這分明不是自己的錯覺。

    衆多疑問中,一個帶着幾分沉重的手摁在了莫凡的肩膀上。

    這隻手一樣得冷,他有力得抓着莫凡肩,以他得力量,莫凡本應該順勢被壓倒下去,整個人狠狠的跪在地上,可不知道爲什麼,身上的金字塔山重量豁然解除了,那圍困在自己精神世界的囚牢也一下子粉碎了。

    莫凡視線重新恢復了,看到得是汪洋般翻騰得冥界大軍,多得連地平線都被吞沒了。

    嘈雜吶喊再一次迴歸,震得耳膜發疼。

    眼角與臉頰被淚水風乾後乾裂得生疼,只是眼眶裏還掛着些許。

    在那個精神囚牢之中莫凡感覺自己度過了無比漫長的時間,但其實很短暫,短暫到連那顆本應該滑落得眼淚都沒有流出……

    “至少我沒有教過你在戰場上流淚。”

    背後,那個聲音響起,熟悉而又陌生,威嚴冷酷到了極致!!

    莫凡心中劇烈得一顫,他記得自己曾對一個人說過最後一句話。

    那是在血色祭壇前,自己發自內心的對一件黑色的鎧袍說着“謝謝你教會了我很多東西。”

    直到離開,莫凡都沒有聽到對方得答覆。

    一張遍佈着臉上線條棱角分明得面容,冷峻如冰。

    一具挺拔無比得身軀,全部都由黑色的鎧袍覆蓋着,高大如山!

    “至少我沒有教過你在戰場上流淚。”

    聽到這句話那瞬間,精疲力竭的莫凡卻反而更止不住了……

    他拼命得用手擦拭着,怎麼擦不完。

    “總……總教官!”莫凡哽咽着喊了一聲,很快更是泣不成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