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這絕對不可能的!!!!”

    “這些是什麼東西,混蛋,這些都是什麼東西,給我去死,給我去死!”

    “廢物,都是廢物,竟然號稱埃及死者帝國,竟然被這土國的亡靈給擊垮,冥神也不過是個廢物!!”

    冥君蛙頭顱上,紅衣大主教冷爵跟一個瘋子一樣在那裏吶喊嘶吼着。

    或許,遭受最沉重的心靈打擊的人便是這位紅衣大主教了。

    他處心積慮的獲得三角次元鏡,花了十幾年尋找與冥界溝通的方法,終於可以施行一場封神盛典,壓過撒朗這個傢伙,成爲這個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紅衣大主教。

    爲了完成這一切,他甚至犧牲了自己所有的部下,成就了他獨自一人,那是因爲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會有更多的人膜拜在他腳下。

    可到頭來,他看到的卻是這樣一個畫面,冥界大軍被亡靈帝國壓縮回了方跋平原,原本一場對活人進行的肆意屠殺,對北原多個城市的肆虐,竟然演變成了亡靈之戰!

    亡靈與亡靈戰爭,他能夠獲得什麼??

    除了愚蠢,還是愚蠢!!

    沒有人流血,沒有屍臭熏天,也沒有世人的擁護,他冷爵就是一個笑話!!

    他將自己所有的東西都賠進去了,包括自己的信仰,到頭來變成孤身寡人,變得如此落魄!!

    他恨,恨這鎮北關所有頑固的臭石,他恨這些傢伙爲什麼要螳臂當車,拖延了最重要的時間,恨這裏爲什麼會有一座宏偉之牆,阻擋了冥界帝國的前行步伐,恨那個自以爲是的傢伙,沒有他,自己早就封神了!!!

    “啊啊啊啊!!!!!!!!”

    冷爵發狂的大喊,本身就帶着傷的他這一嘶吼,身上更是血流不止,咳出了一大片血漬來。

    氣急攻心,亮眼發昏,冥君蛙是有智慧的,它察覺到冷爵對冥神不敬後,對他更是不管不顧,一抖身,將冷爵給抖落了下去。

    冷爵本就神志不清,一下子摔到了地上,血更是狂吐不止。

    他跟周圍的那些殘破屍物沒什麼兩樣,一雙眼睛發狠的盯着撤退的冥君蛙怒道:“竟然連你都小瞧我!”

    冥君蛙根本不理會冷爵,它要再不往後退,沒準會被骷髏海給吞沒,天空中那頭骸剎骨龍盯着它這大塊肥肉很久了,它隨時可能跟另外一位冥君蛙一樣被那傢伙叼到天空被活颳了。

    “人惡到了極點,就連死物都對你不屑一顧,就你這種東西還指望着別人膜拜你,可笑。”一縷影煙,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冷爵附近。

    冷爵猛的轉過身,一眼就看到了他迄今爲止最爲痛恨的人!

    莫凡!!!

    就是這個莫凡!!!

    沒有他,自己早就封神了,沒有人可以超越自己的這場傑作!!!

    現在冷爵對莫凡是恨之入骨!!

    “我要殺了你!”冷爵一字一字的從口中嘣出,簡直就是一個醜陋厲鬼。

    莫凡身上同樣滿是傷痕,滿是血污,看上去已經弱不禁風了,但他那雙眼睛仍舊煥發着光!

    冷爵也是一名法師,他施展的正是詛咒系之力。

    隨着他整個人出在一個狂怨暴怒的狀態,那詛咒威力反而更加強大。

    “鬼刑!!”

    冷爵詛咒施展的速度極快,迅速的架起了一個靈魂刑架,並召喚出了一頭角狀惡鬼,正要奪取莫凡的靈魂。

    莫凡站在那裏,絲毫沒有掙扎躲避的意思。

    他的那雙眼睛蒙在了一層黑煞之色,與此同時在冷爵的身體後方,一縷縷夜煞之影悄無聲息的飄出。

    冷爵在施展鬼刑的過程中根本沒有發現他自己的影子都背叛了他,那魔影手持着怪異的利刃,猛的朝着冷爵大腿位置狠狠的刺了一刀!

    “啊啊啊~~~~~~~~~~~~~!!”

    冷爵根本沒有防備,這一刺雖在大腿,卻鑽心之痛,需要集中精神才能夠繼續施展的鬼刑也立刻變得煙消雲散了。

    “斷肢!”

    莫凡向前走了一步,意念控制着冷爵的魔影。

    魔影迅速的游到了冷爵另一隻腿上,又是一刀刺下。

    凋零之力迅速的蔓延,很快冷爵兩條腿都失去了活力,跟死屍那般僵重。

    冷爵痛苦慘叫,莫凡卻冷漠如刑人,對這種人心若有一絲憐憫便算是罪大惡極!

    叛逆魔影再現,分別又刺向了冷爵的兩條手臂。

    這兩條手臂同樣迅速的失去了生命活力,就耷拉在冷爵的身上,冷爵那雙眼睛充滿痛苦與不甘,他嘴裏全是自己的血……

    這叛逆魔影的能力,不正是卑匠的嗎!

    想當初他找卑匠殺死冷青的時候,還對這種力量忌憚幾分。

    讓冷爵萬萬想不到的是,莫凡竟然獲得了卑匠這邪異強大的夜煞能力!!

    冷爵早已經是強弩之末,在惡魔狀態時,莫凡沒有特意去斬殺他,並不是就那樣將他放過,而是莫凡早已經給冷爵注入了夜煞物質,很清楚冷爵的狀況和位置!

    冷爵似乎發現自己逃無可逃了,怨念滔滔的他卻明顯不甘這樣繼續受辱,猛的咬舌,想要自己結束生命。

    作爲紅衣大主教,他可不像其他死士那樣身上隨時備着自殺藥丸的,那種東西從來不會給統治階級的人攜帶着,所以他能夠無想到的唯一方式就是這最原始的……

    問題是,莫凡和黑教廷打交道又不是一天兩天了,黑教廷以死作爲解脫,山窮水盡必定自我了斷,莫凡都不等冷爵張開嘴,一個巨影釘拋出,直接禁錮住了冷爵的咽喉,根本不給他自殺的機會。

    死亡確實不是終結,在冷爵看來即便自己死後變成厲鬼亡靈,也是一方霸主,甚至叫囂冥神,可惜,莫凡連這個機會都不給他,這讓冷爵崩潰羞怒得直接昏厥了過去!!

    “哼,人渣!”莫凡看到冷爵不省人事,朝着這傢伙的臉上狠狠的打了一個耳光,吐了一口唾沫!

    被活捉的紅衣大主教?

    估計迄今爲止他冷爵是第一位!!

    而莫凡,也是迄今爲止唯一一個活捉了紅衣大主教級別的法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