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們看見我的小呼呼了嗎?”一個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艾圖圖站在樓梯口往下看,忽然發現莫凡和穆寧雪貼坐在一起,雙唇緊纏,而某人的咸豬手正視圖從穆寧雪的肩上滑到胸前……

    听到聲音後,穆寧雪急忙推開了莫凡,那冰霜一樣白皙剔透的臉頰頓時布滿了粉色。本身穆寧雪就有一張顛倒眾生的臉,此時透出這種女人之韻,看得莫凡整個人都要獸血沸騰了!

    “你干嘛呀!”穆寧雪見莫凡這家伙竟然再湊上來,氣得加重了語氣。

    “她回房間去了啊。”莫凡瞟了一眼樓上,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走了。”穆寧雪匆忙的站了起來,快步朝著外面走去。

    莫凡哪能讓她跑了,將她拉了回來。

    “無賴!”穆寧雪又氣又羞,似乎只有動用對付流氓色狼的方式才能夠趕跑這個家伙,但她又不是很下得去手。

    被莫凡拉了回去,莫凡才不會就此罷休,才親出點感覺來,說什麼也不能因為外力而放棄,這是和穆寧雪這麼長時間唯一突破性的進展,像穆寧雪這種性格的,要麼這輩子別想踫到她一根頭發,要麼能親到嘴,那離滾床單就不遠啦……

    樓廊上,艾圖圖這一次沒有出聲,偷偷的探出個腦袋來,想看看他們兩個是不是結束了,結果發現這會他們在沙發那里,從坐著變成了站著,頓時小嘴張得老大!

    親個嘴都帶換姿勢的嗎??

    還有,這兩個人真當自己不存在的啊……哇,莫凡這個色狼,真往上摸了,穆寧雪竟然沒凍死他,被下迷|藥了吧???

    這……這兩個人不會就在大廳里、沙發上那啥了吧,太豪放了!!

    ……

    過了好半晌,穆寧雪從腦子一片慌亂如麻中清醒過來,她重重的推開了莫凡。

    不能怪她用大力,實在是莫凡這個混蛋你要是禮貌性的推一推他,他根本就不帶挪開的,我行我素,野蠻十足!

    這要是再不把他弄開,天知道他會做些什麼……

    “過分!”穆寧雪怒目相視,臉上的粉霞變成了冰霜。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莫凡嘿嘿一笑。

    穆寧雪可不想再和這個家伙呆在一起,轉身往陽台走去。

    她根本不走門了,身上揚起了一陣凜冽的白色狂風,風之力在她的身後形成了一對六翅的白色風翼。

    風之翼綻開,穆寧雪逃也似的飛出了公寓,凌亂的風之氣流還盤旋在陽台的方向上。

    這一次,莫凡想乘勝追擊是不行了,論速度的話,自己肯定沒有穆寧雪快。

    這就叫煮熟的鴨子飛跑了嗎?

    現在倒有些抱怨這個魔法時代了,換作是科學的世界,手無縛雞之力的穆寧雪是怎麼都逃脫不了自己的手掌心!!

    ……

    品位著唇上殘余的味道,莫凡整個人還有些興奮,那種感覺妙不可言啊,穆寧雪那迷人、柔軟、濕滑、香噴噴的唇瓣夠自己親上一輩子的。

    “怎麼樣??”艾圖圖探出了腦袋,一臉好奇的詢問莫凡道。

    “什麼怎麼樣??”莫凡說道。

    “像你這種千年叼絲終于俘獲女神芳心的感覺怎麼樣啊,癩蛤蟆吃上天鵝肉,不可能沒點那什麼特殊的情懷的吧,快跟我說說!”艾圖圖倒也顯得幾分雀躍不已的問道。

    “你想听?”莫凡看著艾圖圖那副樣子,不由的笑了起來,“倒杯水來。”

    艾圖圖是個腐女,但她僅限于思想上,在艾江圖那種黑臉、霸氣的哥哥看護下,沒幾個敢隨便打艾圖圖的主意,艾圖圖也處在一種單身玉潔卻懂各種稀有體位的境界上!

    艾江圖還真乖乖的跑去給莫凡倒水,莫凡見她殷勤的樣子,更覺得好笑。

    話說起來,剛才確實親渴了。

    莫凡往沙發上一坐,一副開始講課的架勢,艾圖圖還真想個乖學生,一副認真听講的模樣。

    沒講多久,牧奴嬌就回來了,她臉上流露出幾分倦意,想來又是一整天的魔法練習,她有的時候確實要比莫凡更努力,並且持之以恆。

    “嬌嬌,快來,快來,莫凡剛才和穆寧雪在大廳親得昏天地暗,要不要來听?”艾圖圖說道。

    牧奴嬌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莫凡。

    莫凡尷尬一笑。

    牧奴嬌瞪了一眼艾圖圖道︰“你腦瓜子都在想些什麼呢,這種事情你那麼興奮干嘛!”

    牧奴嬌肯定沒興趣,更顯幾分疲憊的她換上了拖鞋,走上了樓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

    ……

    第二天一早,離曼就抵達魔都了,莫凡急急忙忙的去找穆寧雪。

    穆寧雪還在為昨天的事情生氣,一副並不願意跟他說話的樣子。

    “雪雪,你不打算看一下大地之蕊嗎?”莫凡問道。

    莫凡遞了上來,穆寧雪看著他手掌上那石色之蕊,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這真是大地之蕊?”穆寧雪說道。

    “當然。”

    穆寧雪以為莫凡是在欺騙自己的,畢竟大地之蕊這種東西不像魔具、不像資源那些,有錢就能夠買得到的。

    昨天的事,穆寧雪純當莫凡是不良企圖,未想到莫凡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借來了大地之蕊……

    大地之蕊得來的喜悅很快轉移了穆寧雪對莫凡那種怨念,她到了土地競拍會,購買下飛鳥市北面的那塊土地。

    土地很大,估計有半個博城城區範圍那麼大了,由于這里並沒有經過任何的清掃,屬于亞安界,這種地政府是巴不得賣出去,然後由那些門族、世家去開墾,往後再慢慢的歸入到城市的地界之中,這樣人類可活動的區域才會慢慢的擴大,耕種、開采、建設的土地也會變得更多。

    剛買下沒多久,穆卓雲就跑來了。

    “寧雪,你怎麼把那塊亞安界的地給買了,那塊地雖然資源豐富,但畢竟不是在安界區域啊,你若將我們門族安在那,根本就不會有法師願意投奔我們族下。而且,一個門族,居民是很重要的,有居民才有開采、生產的能力,你選了這麼一塊根本不可以居住的地,不等于浪費錢了啊!”穆卓雲說道。

    穆卓雲對門族的建設自然是懂的,好歹他也是博城的土皇帝,一听聞穆寧雪買了那塊荒地,他就更是心急如焚了。

    自己家閨女修煉上是個天才,怎麼在做這事上三番兩次被人騙呢,看來她想要成立一個新的門族確實過于勉強。

    “很快那塊地就會納入安界範圍了,我會去向魔法協會申請的。接下去我們需要一位聯者聯盟的獵人大師級別的人為我們出一份安全證明,然後要請魔法協會評估會的人親自跟隨我們對土地進行清掃,再有政府和軍方的人出面考察,這塊地就是我們凡雪山的領地了。”穆寧雪一臉認真的說道,可以看到她的臉頰上泛起了一絲笑容。

    這是一種歸屬之感,不需要寄人籬下,不需要受人操控與支配,這種感覺就好像束縛在身上的枷鎖徹底解開了,沒有了半點負擔,連呼吸都變得舒暢!

    “凡雪山?”莫凡听到了這個門族的名字,臉上也露出了驚喜之色。

    穆寧雪成立的這個新門族竟然是用自己的名打頭,而且這名字取得簡直就是夫妻兩共同經營的愛得結晶那般,這是莫凡完全沒有想到的。

    難不成,世界學府之爭後,穆寧雪心其實已經向自己敞開了!

    “我……我只是想借你的名望,你不要想多。”穆寧雪感覺到莫凡那怪異的眼神,急忙解釋道。

    “小子,你不要打歪主意,要不是你出了大錢,我說什麼不會同意寧雪用這個名字的!哼!”穆卓雲狠狠的瞪了一眼莫凡,完全一副辛辛苦苦種的白菜被野豬拱了的不滿!

    “穆老鬼,我當初怎麼說來著的,你家閨女遲早是我的,你再怎麼阻擾都沒有用。”莫凡得意洋洋的道。

    “混小子,我跟你說,寧雪長再大那也最終還是听我的,我說什麼也不會讓她嫁給你!”穆卓雲也是絲毫不甘示弱。

    “你還是這又臭又硬的脾氣,等著瞧吧!”

    “等著瞧就等著瞧!”

    穆寧雪听這兩個人在自己耳邊吵個不停,有些忍無可忍的道︰“你們兩夠啦!”

    離曼在一旁,看著莫凡和穆卓雲在那里像兩個小孩子一樣爭執,更是笑個不停。

    ……

    “這位是?”穆卓雲也不再和莫凡撕了,詢問起離曼。

    離曼做了一番自我介紹,並告訴穆卓雲如果是軍方的證明,她是可以全權蓋章的。

    離曼自己就是軍方的領土勘察官,不然當初洞庭湖出現狀況她也不會親自前去勘察。

    莫凡說要把離曼借來幾天,那正是需要離曼跟他們往新的領地走一趟,好由離曼代表軍方出一份土地安全證明。

    而獵者聯盟的證明,這個就更簡單了,莫凡就是一位獵人大師,星級已經足夠為門族堅定領地安全問題了,他以獵人大師的身份出的證明就足夠了,當然具體流程莫凡是不太懂的,到時候把靈靈叫來就行了,靈靈也是獵人大師,星級還比莫凡高一些,兩名獵人大師出的證明自然夠格,實在不行就讓包老頭來一趟,他作為一個老獵王,開的證明那更是有說服力!(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