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久違的陽光穿透過慢慢散去的死雲,灑落在大地上。

    那些亡靈的殘骸一接觸到了陽光,便立刻變成了灰燼。當陽光完全普照時,亡靈那閃耀着一些灼熱光輝的灰燼不斷的飛舞起來,看上去就像是一種火灰儀式在這北原之地上上演,構出了一幅壯觀唯美之景!

    這些灰燼最終都會飄落回大地,成爲滋養之種,修復的同時讓這裏重新充滿生機,這個過程不會太久,若再有植物系法師、土系法師進行一些協助,很快方跋平原會恢復成原來的樣貌,甚至更加生機勃勃。

    世界本身就是一個循環,毀滅與再生,死亡與繁衍,落葉歸根,人類也早就適應了這種環境,否則如何延續壯大至今。

    原來的幾座城都被摧毀了,遷徙的人們被安定在飛皇市,上層已經做了決定,打算將飛皇市擴展爲一方大城,達到人類城市基地的級別,與古都共同形成中原和中原以北的兩大人城……

    多事之秋,那些分散在各處的城、鎮、村都會朝着大城市聚攏,這個現象在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次了,這也是人類的一個重要生存方式。

    當然,這樣也就代表着安界縮小,人類活動的範圍將減少,所獲取的資源也將變得緊缺起來,法師的肩膀上的重擔會更加沉重!!

    事實上,不僅僅是北原之地,在東面那近兩萬公里的海岸線上,那些繁華無比的城市一樣在施行着基地城市的計劃,安界早已經在莫凡等人逐鹿北原時比以往縮小了很多倍,在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莫凡自己都很久很久沒有回過神來。

    ……

    ……

    “翻天覆地,纔不到一個月時間,真的可以用翻天覆地來形容。”趙滿延感慨一聲道。

    在北原這段時間,東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們一無所知,直到亡靈戰爭平息後數日,飛皇市開始施行基地城市計劃後,正在休養的莫凡等人才獲知了這個消息。

    “莫凡應該還不知道吧?”

    “他使用惡魔之力後會有副作用,一早就被我們送往帕特農神廟去了,他傷重得我們沒法治療,只好交給帕特農那邊了。”靈靈說道。

    帕特農那邊特意派人過來接走了莫凡,靈靈知道這是心夏的部下,所以放心讓他們帶走了莫凡。

    他們幾個休養了十幾天,基本上是恢復了,但莫凡不知道要在那裏呆幾個月,一方面他修爲會因爲惡魔之力而倒退,需要閉關修煉重新恢復過來,另一方面這傢伙的臉,還有身上那誇張無比的傷,即便是帕特農神廟都需要非常長的時間,休養個幾個月是正常的了!

    “還好心夏在那裏,不然莫凡估計真就要加入亡靈一族了。”趙滿延說道。

    趙滿延從霸下那裏離開之後有去過希臘,希臘那邊欠自己一次神印禮讚,趙滿延知道這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的實力,所以特意前去索要,本來錯過了那次神印禮讚的恩賜就不會再給了,心夏幫了趙滿延,給了他一次補回的神印禮讚。

    莫凡當時知道趙滿延回國,也不是他自己推斷的,是心夏告訴他的,所以纔可以準確的蹲到趙滿延。

    “連我的軍部都要支援到東面了,真沒有想到一切來得這麼快。”張小侯說道。

    “是啊,我們在這裏奮戰,東面發生了這樣的大事,說實話聽得我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不知道莫凡幾個月後回來,發現東面這翻天覆地的變化會做什麼感想。”趙滿延說道。

    “也幸好邵鄭大議員不顧一切阻攔施行海岸線隱患戰略,否則就不能用翻天覆地來形容了……”靈靈說道。

    “是啊,所以邵鄭大議員會要尋求圖騰力量,確實如今國內能夠駐守的軍隊與法師力量與要面對的這場海洋之劫懸殊太大。”趙滿延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盡我們所能吧。”張小侯說道。

    “話說起來,飛鳥市將成爲一個新的城市基地,凡雪山也將成爲一部分。”靈靈看了一眼城市基地計劃的分佈,有些意外的說道。

    “我看看。”趙滿延看了眼城市基地的計劃分佈,果然飛鳥市將成爲一個南海的重要城市基地。

    凡雪山就在飛鳥市北面,西臨山,東面海,北爲杭州基地城。

    “估計凡雪山短短時間裏也要翻天覆地了。”趙滿延說道。

    “恩,不知道寧雪姐姐能不能頂住壓力,很多當權者會強行搶奪凡雪山的擁有權的。包括那些大世家,肯定也不惜一切代價把凡雪山佔爲己有。”靈靈說道。

    ……

    ……

    希臘,帕特農神廟

    波粼峯是神女峯南側,是觀望愛情海美麗景色最佳的地方,這裏一般是帕特農神廟比較重要人員休養之處,不少年輕美貌的女子都以能夠在這裏服侍那些權高位重者爲榮。

    神女峯女性居多,因此能夠在這裏進行調養,也是無數男性夢寐以求之地。

    一座單獨的小雅緻別墅,幾顆畔着別墅生長的飛花樹,美麗的小雀在玻璃走廊上悠閒的品嚐放在茶几上的吃剩的糕點,舒服的陽光暖烘烘的照耀着,石峯呈現波光粼粼與海洋的浪花晶瑩相互輝映,幾個年輕的女孩兒在那裏嬌笑輕聲說話,真是美如天堂啊!

    從這樣的地方醒來,幸福美感之感便會和海舒服的風一樣撲面而來,看着紗簾款款,看着唯美海面與天空接壤,聞着飛花樹的香氣……

    “是嘛,住在這裏的這位先生便是活捉了紅衣大主教冷爵的人,可爲什麼他看上去那麼得年輕呀?”一個女孩小小聲的說道。

    “我怎麼會騙你呢,是真的呀,真是太了不起了,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任何一個人成功抓住過萬惡的紅大主教呢。”

    “好奇怪啊,他總是跟我們說一些很色色的話,怎麼都不像是那麼厲害的人呢。”另一個女孩紅着臉說道。

    “啊,是聖女……”

    “她又來了呀。”

    “快行禮。”

    很快,莫凡就聽見了那幾位小女傭們尊敬的禮儀聲,說得是希臘語,莫凡也聽不懂,之前她們八卦的時候倒是說國際語。

    ……

    莫凡躺在長椅上,慵懶的等待着。

    “你們不用跟着我了。”柔柔綿綿的聲音傳了出來,緊接着就是一個腳步聲,應該是有鞋跟的,踩起來特別有節奏,能夠想象得到纖纖玉足微微踮着。

    “揉揉肩。”莫凡頭也不回的說道。

    沒一會,一雙柔軟的手落在了莫凡的肩膀上,莫凡整個人眯起眼睛享受了起來。

    唉,做什麼一夫當關之人呢,在這裏醉生夢死多好啊,反正現在心夏也可以養着自己,吃軟飯也不是什麼壞事。

    “腿也酸,捶捶腿。”莫凡說道。

    很快,莫凡就感覺一絲溫熱的手摁在了自己的大腿位置,點的穴位又特別的敏感,有電流一下子傳遞到了自己大腿根部,一時間控制不住的莫凡立刻一個餓虎撲羊,要把自己心動已久的小綿羔給吃了!

    “你這東西是不想要了吧?”忽然,一個嫵媚的聲音傳出,又帶着幾分冷意。

    莫凡這才猛的意識到自己撲錯人了,狼狽不已的爬了起來,一臉尷尬的看着眼前這女人。

    “誤會,誤會,我以爲是心夏。”莫凡低着頭,看了眼自己的小傢伙,襠部涼颼颼的,感覺那溫熱的小手隨時會在上面猛的一掐,阿莎蕊雅絕對是幹得出這種事情的人!

    “你的心夏能穿高跟鞋自己走路?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那齷齪的腦子裏在想些什麼,下次再犯,這個喂狗!”阿莎蕊雅也不避嫌,手指在上面重重的一彈。

    莫凡一陣痛呼,可不知道爲什麼小傢伙觸碰到那手指的一刻,反而越發邦硬!

    “還不打算說嗎?”阿莎蕊雅坐了下來,那雙如絲媚眼蕩啊蕩的,實在勾人心魄。

    “我不是說了嗎,我潛入到了黑教廷,發現冷爵落單,把他敲暈了帶走,事情就是這麼簡單!”莫凡回答道。

    “你把我當三歲小孩,還是把冷爵當三歲小孩了?”阿莎蕊雅怎麼會相信莫凡這套言詞。

    不過,她真的很好奇,莫凡究竟是如何活捉紅衣大主教的。

    中國審判會公佈紅衣大主教落網的時候,整個世界都震驚了,這可以稱之爲歷史性的一刻了!

    這對黑教廷的打擊是相當沉重的,更是向所有打擊黑教廷的勢力豎立了一個榜樣,畢竟這麼多年來,沒有哪個勢力真的拿下過紅衣大主教級別的人來,這也使得黑教廷越發的猖狂,越發的壯大!

    “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不信我,我也沒有辦法,話說起來,你們這裏修煉得天獨厚啊,纔沒多久我修爲就補回來了,而且有隱隱繼續突破的跡象,我決定在這裏閉關一段時間,好好把實力提升起來。”莫凡說道。

    “哼,你以爲這地方是誰想來就能來的,葉心夏也是放棄了一些利益才爲你爭取到的這個名額。你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大事吧?”阿莎蕊雅說道。

    “這個……”莫凡確實不知道。

    他沒手機,這裏沒wifi,本身就是專心修煉和休養之地,並且消息也會與外界進行一些隔絕,莫凡確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交換吧,你告訴我真想,我告訴你外面發生了什麼。”阿莎蕊雅說道。

    “那不用,等我閉關結束,自然會知道。”

    “那你想怎麼樣?”

    “坐上來,自己動,享受狀態的我喜歡說實話。”莫凡打量着阿莎蕊雅那迷人的小身段,極其不要臉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