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哥,我讓招募人把詳情寫了出去,按照你的那種說法便是我們不對,往後那些落難者的家屬找來,我們無顏面對。”牧奴欣開口道。

    “什麼都善做主張,什麼都善做主張!難道你要讓我們這一家子都喝西北風去!”牧樺頓時怒了起來,衝着牧奴欣說道。

    屋子裏又陷入到了沉默中,東方世家那邊許久都沒有人說話。

    他們自己也有幾分無奈和慚愧,那個火脈比他們想象中的危險,哪怕是他們這個以火著稱的世家都很難解決,雖然他們在後續開採與後續淬鍊上都能夠做得很好,但如果不能夠打通那條隧道,一切都是白談。

    “實在不行,就只能夠從世家子弟中選了,我們兩家擬定一下,發佈出去吧,除繼承人之外,其他子弟可以自願到我們這裏報名,凡參與者,無論成敗其家屬都將受到我們供奉,並得到一大筆體卹金。成功的,可以直接晉升爲族會成員,享受元老待遇。”牧善開口道。

    拼還是要拼的,他們不可能永遠這樣等候着,外人顧不到,自然只有派自己人。

    “嗯。”牧奴欣也同意這個方法。

    “只有這樣了,唉。”東方陌說道。

    兩邊商榷之後,結果是犧牲自己族人。

    也談不上犧牲,一切都是自願,族人都應該知道這次開採的危險級別,他們願意依靠着這次幫助家族渡過難關,家族自然也不會虧待他們,而要是不想冒這個生命危險,他們不會強求。

    “我去!”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衆人轉過頭去,有些訝異是哪個膽魄十足的子弟,要知道能夠進入到這個大堂裏商議事情的,多半都是嫡系子弟,其中不乏一些擁有繼承權的人。

    “祁杉???”牧樺詫異的看着這個青年。

    牧家的人自然認得祁杉,以祁杉的實力來進入到裏面自然是再好不?的了,問題是修煉到這種級別的人,很少會做這種自尋死路的事情。

    “祁杉,你考慮清楚了嗎?”老爺子牧善認真的問道。

    “成功了,我可以拿到一個族會成員身份,對吧?”祁杉問道。

    “是!”牧善點了點頭。

    “在族裏,大家都很看重我,但我需要的不是看重,而是真正的說話權。”祁杉目光掃了一眼牧奴欣,此刻的他和剛纔那副挫敗的樣子截然不同。

    牧奴欣保持了沉默,她知道剛纔那番話確實刺激到了祁杉,但祁杉做出這樣的選擇一樣讓她分外吃驚。或許,沒有自己這份羈絆,祁杉可以飛得更高。

    “有你帶頭的話,相信很多族人會更願意加入。”牧善非常欣慰的說道。

    祁杉看了一眼東方烈,東方烈似乎知道這個人是自己的情敵,一想到擔當重任的變成了祁杉,他反而有些不太開心!

    “那個,我能去嗎?”莫凡開口問道。

    “哼,我們也不是什麼三教九流都要的,你先拿到明珠學府的畢業書再說吧!”牧樺倒是認出了莫凡,是牧奴嬌不三不四的那個同學,沒好氣的說道。

    “大哥,你是不是應該好好去學一學怎麼待客人!”牧奴嬌非常不滿的道。

    “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說我了,你身爲一個國府選手,什麼貢獻也沒有給家裏做,讓你這樣你不願意,讓你那樣你也不願意!”牧樺脾氣暴躁無比的道。

    “牧樺大哥……他不是什麼三教九流的人,他是莫凡,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莫凡。”東方烈開口說道。

    此話一出,大家目光一下子全聚集了過來,祁杉緊緊的盯着莫凡,露出了幾分詫異和不敢相信的樣子。

    而牧奴欣更是驚訝得張開了小嘴,目光與牧奴嬌那麼一碰,牧奴嬌小聲的解釋了什麼,她臉上立刻露出了幾分紅潤之色,再重新去看莫凡的時候,便顯得幾分羞澀不敢直視莫凡的眼睛了。楸/p>

    “真是的,怎麼就這麼不巧。”牧奴欣感覺有些無地自容了,當時情緒波動得也有些劇烈,做了一個有些偏激的比方,哪知道當事人就在場,姐姐牧奴嬌也不說清楚來,害得自己以爲她帶來的是白鴻飛!

    “你就是莫凡???”牧善、東方陌同時開口問道。

    “是,本來只是過來道賀的,沒有想到聽了你們說起這個事情,我是一名主修火系的魔法師,現在缺少一個原始魂種,我想你們提到的這個火脈出現原始魂種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想要進去嘗試一下。”莫凡說道。

    “牧樺,向莫凡道個歉,下次說話別這麼魯莽。”牧善先開口了,語氣加重道。

    牧樺氣得青筋都抽動了,可牧善都開口了,他自然不敢違背,只好非常勉爲其難的道了歉,然後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牧奴嬌,似乎把自己受到委屈歸咎到了牧奴嬌的身上。

    “不管怎麼說,莫凡都是外人,這是我們世家的事情,他凡雪山不能介入。”牧樺道完歉後,還是說了這樣一番話。

    “我的實力你們應該比較清楚,而且我擁有契約獸炎姬,假如你們願意邀請我加入,我們可以再詳談,假如你們不希望我介入,那今天你們商討的事情我不會外傳半句。”莫凡直接說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分一杯羹不成?”牧樺惱怒道。

    “牧樺,冷靜點。”牧善再一次喝斥道。

    牧奴欣猶豫了一會,目光帶着幾分詢問的看向了東方烈。

    東方烈心中一喜,沒有想到自己未過門的媳婦這麼快就聽自己的決斷了。

    既然是自己邀請莫凡過來的,東方烈自然相信莫凡有那個能力,他開口對東方陌道:“大伯,莫凡是我同系同學,我們又是一起在國府打拼,他的實力我最清楚了,要說人選,我想確實沒有人會比莫凡更合適……況且,凡雪山即將成爲飛鳥市基地城北部重要城區,那裏可以成爲一個重要出手之地,許我們就沒有必要那麼依託軍方了,所以和他們合作也不算是什麼壞事吧!”

    東方烈這麼一說,莫凡自己都愣住了。

    這件事莫凡只是自己打算參與,和凡雪山沒多大關係,可東方烈直接扯到了凡雪山來,而且還一副很樂意共享的樣子,這就有些出乎他意料了。

    “我覺得我們可以坐下來詳談了。”牧奴欣說道。

    “這個我的意思沒有那麼複雜……”莫凡剛要解釋,這個時候旁邊的趙滿延阻止了,他給了莫凡一個眼神,莫凡也很快就懂了,乾脆直接閉上了嘴。

    “不如這樣,今天你們先談親,改日到我們凡雪山做客,順便參觀一下我們凡雪山的建設,這樁事合作不合作倒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幾家可以多聯繫聯繫,凡雪山算是剛起步,很多地方都需要跟你們這種老世家照應照應……當然,這個火脈你們不想多分一杯,我們也不會窺覬,只是我們凡雪山還是蠻有信心可以做到的。”趙滿延代莫凡說道。

    “嗯,可以。”牧奴欣點了點頭。

    東方烈也急忙點頭。

    兩位有權的長輩顯然是要再商榷一二,相互望着對方,只是笑容滿面的先答應了會去凡雪山做客。

    “這麼歡慶的日子,就不要老談這麼嚴肅沉重的事情,讓年輕人們自己玩去吧,我們幾個這裏喝喝茶,聊聊家常。”牧善的夫人這個時候開口了,話說得恰到好處。

    “也好,也好!”

    “對對對,今天可是個好日子。”

    牧奴嬌、牧奴欣便帶着莫凡、趙滿延、祁杉等人離開了,到了另外一個賓客廳。

    而大堂之內,牧善坐到了東方陌那裏,兩人顯然是沒有打算聊家常的意思,而是把話題重新引了過來。

    牧善先開口詢問道:“東方老弟,你的意思呢。”

    “莫凡擁有天底下相當稀有的契約獸-炎姬,我想這次開採沒有一隻像炎姬這樣的生靈存在,失敗的概率太大,最重要的是,莫凡的實力夠強,主修的也是火系,比起我侄子東方烈來還更盛幾分。況且,你也知道莫凡如今的名望,不遜色於一名議員,跟此人合作我們倒是不會吃虧。”東方陌說道。

    “我也是這麼認爲,而且凡雪山是一塊大肥肉啊……”牧善感嘆了一聲。

    “凡雪山的事情我倒不太瞭解,老哥跟我說一說。”東方陌道。

    “凡雪山潛在價值極大,又是一片新地,可以說商機無限,但由於穆氏世族的打壓,他們一直都沒有什麼好的合作伙伴,現如今穆氏吞併不少世家,試圖將我們這些不聽話的老世家也趕出去,那我們何必再去顧忌穆氏的面子,和凡雪山合作又又何妨?”牧善說道。

    “可是穆氏那邊……”

    “老弟,你覺得我們即便委曲求全,穆氏會放過吞併我們嗎?”牧善說道。

    “他們貪得無厭,而且有趕盡殺絕的意味。”

    “那就是了,我們都走到了這種境地,再不破而後立,就真要淪落爲小家族了。何況穆氏再明目張膽,莫凡、穆寧雪這兩個人的名望都在那裏,他們現在最多動動穆寧雪,莫凡他們是不敢碰的,這次和我們合作的是莫凡本人,我不相信穆汞敢會自損聲望的去找這個人的麻煩。如今給穆氏當狗的大黎世家都快要取代我們了,是時候做個決定了。”牧善說道。

    東方陌猶豫良久,最後點了點頭道:“我可不能讓我們東方世家變成穆氏世族的一條狗!”

    “我們牧家又何嘗不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