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幕芒天鷹的速度確實快得驚人,沒多久已經靠近了南嶺棕林。

    “這里已經是白魔鷹的地盤了,還好天鷹和它們算是同宗,我們從它們的領空上飛過去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事情。”夜鷹指著下方那片茂密而又復雜的數千山嶺說道。

    “我們應該離他們很近了。”靈靈說道。

    莫凡目光望著這一大片漆黑的山嶺,借著暗影系他能夠洞察到的會比常人多。

    ……

    ……

    樹冠層層疊疊的棕林一直都是飛禽的重要棲息之地,很多妖巢就隱蔽在那些厚厚的樹冠葉海中,一到某個時間里,成群結隊的飛禽之妖便會飛向這片天空,組成一張巨大密集的網,遮蓋了這無數山野樹林。

    在棕林的中央位置,有一片常年都浸泡在潛沼的樹林,水並不深,最多剛剛沒過人的腳踝,清澈的水緩緩的流淌著,在星光與月光的泄落下就宛如是一片在湖面上生長的森林,閃爍著大自然最晶瑩干淨的光輝。

    這片沼水之林是寧靜的,但隨著一頭渾身散發著腐敗之氣的地獄犬踏入,棲息在這里的那些小生靈們紛紛被嚇得驚慌失措,逃得遠遠的。

    “你確定是在這里嗎,練席山?”犬男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

    “不會錯的,當初我和那個人已經找到了這里,從他的描述來看,那頭圖騰獸確實就棲息在此處,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選擇了離開,他那人一直都非常的古怪。”那名叫做練席山的男子很肯定的說道。

    “我感覺這里像是我們要找的地方。”研司會的柯令希說道。

    很多種族都是有生活習性的,柯令希是第一次知道在這南嶺之中竟然還有這樣一片特殊的水之森林。

    蛾近水,同時又棲息與林野之中,柯令希相信這種鐘天地靈秀之地,正是月蛾凰的最佳沉眠之所!

    “這里也不算很大,應該很快就能夠找到的,你們兩個到樹冠上面去看,我們往那里走走去。”曾廣烈說道。

    幾人分開行動,沒過多久,那頭凜咒地獄犬忽然吸了吸鼻子,似乎嗅到了什麼。

    “往這邊。”犬男會意了自己的召喚獸的意思,對其他人說道。

    他們幾人立刻跟著凜咒地獄犬往前行,沒多久便看到了一片只有水卻沒有太多樹木的空曠之池,清池水流平靜得可以將滿天的星辰都倒映在里面,美得有些不可思議。

    而就在這空曠的林中清池之上,一個橢圓形的巨大之蛹懸空正中央,其影子也投射到了清池里,犬男、柯令希、曾廣烈幾人在發現這一幕的時候,紛紛倒吸了一口氣,隨後臉上充滿了欣喜若狂之色!

    找到了!

    他們真的找到了!!

    古老的圖騰獸,他們竟然真的找到了一只古老的圖騰獸,這若是交給甦鹿,他們就徹底飛黃騰達了。

    一只圖騰獸的意義相當重大,就如杭州的圖騰玄蛇那般,那可是以一己之力將整個南嶺之妖驅逐于杭州地界之外,圖騰獸之強,越非一些野生君主可以相比的!!

    青色的巨蛹似完全懸浮夜空長天與水中星畫之間,但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一些宛如綢緞的蠶絲呈現一種射線狀托住,另一端纏在了周圍的那些高樹木上,也就是說這個青色的巨蛹其實是輕垂、輕掛著的,這種景象確實很少能夠看見,他們也確信封藏在這樣一個特殊之地的巨蛹里,必定就是它們一直在尋找的圖騰獸月蛾凰……

    月光與星光一同呵護著青色的巨蛹,巨蛹也似乎在吸收著大自然的精氣,如一顆還會跳動的青色心髒!

    “我們是直接把那個蛹給敲開呢,還是把這個蛹給直接帶回去?”曾廣烈問了一句。

    “直接帶回去吧,這個蛹未必那麼容易撕開的。”犬男說道。

    “你們幾個,去把那些蠶絲給弄斷了。”柯令希對帶來的那幾個手下發號施令道。

    那幾個手下都是法師,他們分別跳到了纏著蠶絲的那些樹木上,結果無論它們使用什麼手段,那蠶絲就是不會斷,哪怕火焰去燒,都起不到什麼太大的效果。

    “哼,都讓開,一群沒有用的東西!”曾廣烈冷諷了一句,身上立刻竄起了金色的火焰。

    金色之火飛向那些蠶絲,經過了許久的煆燒,那些蠶絲也才有慢慢被化開的跡象。

    “不愧是圖騰獸,連這種蠶絲都需要魂火才能夠燒得開。”柯令希看到這一幕,不免感嘆了起來。

    良久,火焰才終于燒斷了其中一部分托住巨蛹的蠶絲,整個巨蛹也因為受力不均出現了一些傾斜,唯有剩下的蠶絲在將其粘著,使得它不至于直接落到地面。

    “話說起來,里面那東西真的還活著嗎?”犬男目光注視著巨蛹,不免有些好奇。

    說著,犬男已經命令凜咒地獄犬上千去查看情況。

    凜咒地獄犬走到了那巨蛹的下方,探起那鼻子開始不斷的嗅了起來,忽然這家伙猛的抬起頭顱來,咧開了嘴,將滿嘴的獠牙暴露出,還發出低吼之聲。

    犬男也目光望去,發現樹冠處有一個背後生長著飛蛾翅膀的女子,她正滿妖異的盯著他們這群人,臉色更透出了邪異的青色,顯得異常的憤怒!

    “原來是你啊,很抱歉,我們現在對你已經不感興趣了,你不想死的話,最好是滾得遠遠的。”犬男看到是蛾女俞師師,臉上反而露出了譏諷的笑容來。

    很顯然,俞師師的一切就是源自于月蛾凰,月蛾凰的價值俞師師大太多了!

    “你們到底要做什麼!!”俞師師憤怒的喊道。

    “沒什麼,我們先生比較有收集古物的愛好,這月蛾凰會是我們送給他即將到來的五十大壽的最好禮物,想來也只有圖騰獸這種特殊的生靈才有資格配得上我們先生的坐騎和契約獸。”犬男笑著說道。

    “圖騰獸是不可能與人簽訂契約的,也不可能做他人的奴獸坐騎!”俞師師惱怒的道。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我們先生有他的辦法!”犬男說道。(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