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驛站小酒吧,客人倒是蠻多的,多數離家遠工的男人到了夜裏,總會忍不住把今天辛苦的錢錢與那些陌生卻熱情的姑娘一起分享。

    穆白坐在這種地方,渾身都不太自在,幾次都想要走,可旁邊坐着的女孩兒卻顯得有幾分主動,見穆白冷着一個臉,於是顯得幾分沮喪失落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這種女孩子?”

    “沒有,沒有,我只是來得比較少。”穆白急忙解釋道。

    “那你怎麼不喝呀,我都敬了你三杯了,你看他們,玩得多開心。”描着細眉的女孩說道。

    女孩很年輕,大概二十歲最多,化妝水平有那麼一點點拙劣,使得她那張本就還算好看的臉蛋呈出一股子俗氣與妖氣,穆白多年潛心修煉,女朋友都沒有怎麼去談,這下被一個女孩子靠得這麼近,多少還是有些吃不消的。

    而莫凡和趙滿延,倒看上去是這種地方的常客,他們一邊喝着酒,一邊擲骰子,喊着幾個六,幾個四,幾個二什麼的,穆白完全看不懂他們是怎麼定輸贏的,總之輸的人就喝一杯,喝得頻率極快。

    明天還要幹正活,這兩個人這樣狂飲也不怕耽誤事,那兩個陪酒的姑娘最初坐下來的時候,還顯得含蓄柔和,但玩了不到十分鐘,笑得各種沒形象,勾肩搭背的,完全是四個爺們在斗酒。

    穆白就有些不太放得開了,和自己的這個陪酒女保持着一定的距離,說話也是客客氣氣,還好人家姑娘也看出穆白是城裏家族子弟,身上有着一股他們這種山裏沒有的文質彬彬,這種氣質反而容易讓她有幾分自卑,她倒不是沒遇到過這種客人,但那種客人一般都是像頭野獸一樣,完了後扔錢就走,看都不帶正眼看的。

    “穆白,你不會還是一個處男吧?”莫凡忽然轉過來,一臉認真的問道。

    其他兩個女孩撲哧一笑,穆白頓時一陣臉色發紅,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其實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多年還沒有一個女伴,主要是經歷的事情讓他失去了以前的那種熱情和期待,只是一心想要修煉,想要變得更強,想要擺脫什麼……

    以前很看不起莫凡,因爲這個人不僅俗,還賤得出奇,但見他和那兩個陪酒女玩得那麼開心,反而有些羨慕他的這份灑脫和自在了。

    “不如我們出去走走吧,我帶你到空氣比較好的地方,山裏沒什麼好的,空氣會特別的舒服。”細眉的陪酒女說道。

    “恩,恩,好啊。”穆白在這裏也覺得幾分不自在,所幸出去走走好了,自己確實沒有來過這種地方。

    博城雖然也是山林小城,可博城那裏的山是柔和的、秀氣的,不像這裏海拔高,山嶙峋不一,或連綿起伏,或拔地而起……

    起身走出了酒吧,穆白跟着細眉陪酒女去角落拿了一下小包包,目光一斜之間,看到了一間有簾子的小包間裏有一個熟悉的面孔,燈光太暗的原故,穆白也沒有認出來是誰,想來是一個不想被熟人看見的傢伙。

    ……

    走到了驛站外邊,細眉陪酒女顯然是在這裏長大的,她帶穆白走了一條尋常人還真發現不了的小山道,順着那有青苔和石壁擠壓的小山道,他們爬上了一座可以看到開闊地谷的山頂上,這裏沒有任何工廠、修建、改造的塵土,深呼吸一口氣,便覺得卡在喉嚨裏的那一口難受的痰都化開了,涼而不冷,甚至感覺在淨化着自己的肺腑。

    “小時候受了委屈,我就喜歡到這裏,在這裏看着山谷,看着星空,聞着夜花的香氣,聽着那些蟲鳴聲,什麼煩擾都會忘記了。”細眉女孩說道。

    “恩,真得很舒服。”穆白額前的劉海被風吹開,露出了整張臉龐。很長時間他都喜歡留着小長髮,半遮眉頭和額頭,這樣的自己會讓他更有點安全感。

    細眉女孩看着穆白的臉,神情有些恍惚,過了一會,纔開口道:“你得真好看。”

    “好看?這不是應該形容女孩子的嗎?”穆白愣了一下。

    “嗯……可也有些男孩子長得很好看呀,就像你這樣的,乾淨,俊秀。”細眉女孩說道。

    穆白笑了笑,這個誇讚聽起來也還很舒心的,感覺很久沒有人這樣說自己了,這些年自己給被人的印象就是陰鬱、寡言。

    “你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你的眉總是皺着?”細眉女孩說着,稍稍上前了一步,然後用手指輕輕的觸摸了一下穆白的眉間道,“你看,這裏都有一個皺眉的痕了。”

    穆白稍稍退了一步,他可不適應這種親暱的接觸,一種對人習慣性的警惕。

    但很快穆白看到了女孩失落的表情,滿臉歉意的道:“對不起,自然反應……”

    “你對人不是很信任嗎,還是說你只是不喜歡我這種女孩碰你?”細眉女孩問道。

    “發生了一些事,讓我有的時候沒法去相信人,包括最親近的人。”穆白說道。

    “哦,能問嗎?”女孩問道。

    “還是別問了。”穆白搖了搖頭。

    “你有親人離開了嗎?我看到你手上戴着一個鏈子,有些陳舊的類別,在酒吧的時候,你很怕它弄髒的樣子。”女孩接着問道。

    “是我母親生前戴着的。兩年前的事了。”穆白回答道。

    他從來不會向人提及這件事,可不知道爲什麼,這會脫口說出了,或許因爲這裏是一個過於偏僻的地方,這裏的人完全陌生,即便吐露了,也不會暴露出自己內心的那份可悲。

    古都災難後,穆賀被斬,母親也抑鬱離開,轉瞬間這個世界上就剩下他一個人,每天晚上閉上眼睛,他都會看見一個帶着血的頭顱從階梯上滾下來,然後正好就面對着自己,他瞪着眼睛,猙獰無比的質問自己“我對你親子一樣,你爲什麼要背叛我!!”

    已經離世的母親到閉上眼睛的那一刻都不願意去相信人們唾棄的事實,現在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無處安生,修煉成爲了他呼吸的氧氣。

    穆賀是虎津大執事,這點穆白很肯定,但他同時也肯定一點,他待自己是不夾雜半點企圖,沒有一絲算計的,否則當初被推到穆卓雲跟前的那個人便不是宇昂,而是自己!

    “你見過星空嗎?”細眉女孩問道。

    “見過。”穆白回答道。

    “我說得是那種星星像葡萄架上的黑葡萄那樣掛滿了我們周圍的這種,我有去過一些城市,發現那裏是看不到這樣的星空的,真得特別特別美,好像整個人就躺在星星的周圍。”細眉女孩擡着頭說道。

    穆白也擡着頭,可惜今夜有云,看不到一顆星星,穆白也無法想象出細眉女孩說得那個畫面。

    “我聽你的那兩個朋友說,你們明天要去那個很危險的地方,還可能有生命危險。”細眉女孩說道。

    “恩,挺危險的。”穆白點了點頭。

    “那你可要安全回來,大概再過後天入夜,會有西崑崙風,到時候所有的雲、所有的塵都會被吹開,在那之後幾天的天空是最乾淨的,你再到這裏來看,一定會看到我說的那種星空。”細眉女孩臉上泛着期待道。

    “你對這裏很熟悉啊。”穆白說道。

    “是呀。我就在這裏長大的。”細眉女孩說道。

    “可爲什麼要做這行,是有人強迫你嗎?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穆白說道。

    “沒有呀,只是想吃好一點,住好一點,穿好一點。而且呀,與其總提防着那些圖謀不軌的人,還不如讓他們給錢……”細眉女孩說道。

    穆白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在他的觀念看來,做這個多半是被強迫,被生活所迫的吧,但似乎沒自己想得那麼複雜,可又是那麼得讓人無法去反駁。

    “我走了,明天還得往山裏。”穆白說道。

    “嗯,我送你回去。他們幾個還不知道要喝到幾點呢,其實我們挺喜歡你們這種客人的,純粹來喝酒聊天,說說這裏當地的事、吹吹牛、解解悶,做不做事也無所謂,就看酒醒沒醒,我們自己也玩得開心,很久沒有看到梨姐、桑姐笑得那麼毫無保留了。”細眉女孩說道。

    “恩,看得出來你很會聊天。”穆白點了點頭。

    “這是職業基本功呀,當然也看客人類型。”

    ……

    回到了住處,穆白儼然發現莫凡和趙滿兩個人睡在走廊上,臭氣熏天,要不是知道這兩人底細,穆白打死也不願意相信他們就是堂堂國府選手,簡直給國家丟臉!

    “喲,穆白公子回來了啊,我們小舟怎麼樣呀?”那個被叫做桑姐的陪酒女看到了穆白獨自回來,笑了笑,也沒有覺得奇怪。

    一旁的梨姐瞥了一眼睡得跟兩頭死豬一樣的莫凡和趙滿延,笑盈盈的道:“喝前還特能吹,說能喝一箱不帶臉紅的,結果兩個人半箱都沒喝掉,就這個樣子了,既然你來了,那就麻煩你把他們兩個拖到房間裏吧,我們快累死了。”

    “哦哦,小舟挺好的,我來吧,你們也回去休息着吧。”穆白應了一句。

    “小舟不太愛說話,希望你不要介意……總之,下次還來呀。”桑姐似乎很照顧小舟的樣子。

    “恩,恩,你們回去吧。”穆白實在不想這一幕被太多人看到,一手拖了一個,把莫凡和趙滿延扔一個房間去了。

    “穆白公子啊,你的兩個朋友還沒有結酒錢呢。”梨姐說道。

    穆白臉一下子就黑了。

    媽的,他們拖自己去逛窯子便算了,錢還沒付,兩個狗雜種!!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