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魔都露江私人治愈醫院,優美的小樹林和獨特的半山位置,使得這個特殊病人的病院甚至都成為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奢侈之地,這里來來往往最多的可不是病人,而是那些看護人員,往往可以看到一名坐著輪椅的老者身旁跟隨在一隊的養護人員,就連風速都需要進行勘測……

    四樓有一間碩大的病房,由于到了深夜的原故,護理人員都已經散去了一些,留下一些人在那里二十四小時看守,兩名小護士此時也是瞌睡連連,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媽媽,我送你回去吧,你在這里也不是很習慣。”頭發油光閃亮的男子說道。

    “我想留在這里。”婦人說道。

    “沒關系的,我會留在這里照看的。”男子說道。

    “好……好吧,有乾啊,沒有你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婦人顯得相當憔悴。

    一個家,忽然之間變成了這副冰冷的樣子,除了痛苦就是牽掛,白明靜感覺自己精神要有些承受不住了。

    男子送走了白明靜之後,又返回到了這四樓,目光掃了一眼那臉上還有疤痕的男子,開口道︰“你今晚幫我做件事。”

    “你自己下不了手,是吧?”臉上有疤的男子道。—

    “過了凌晨兩點再動手。沒有想到這死老頭竟然挺了這麼長時間。”趙有乾說道。

    “你真是我見過最冷血的人了。”疤傷男子咧開嘴笑著道。

    “你一個殺手也沒有資格對我品頭論足。”趙有乾冷哼一聲。

    疤傷男子靠在了門旁邊,目送著趙有乾離開,眼楮里閃過了幾分不善的光芒。

    他對趙有乾自然有一定的意見,若不是接了他的這樁活,他的妻子也不會被那頭小島怪獸給吃了。

    不過,跟著趙有乾也不是沒有一點好處,至少等他繼承了趙氏,自己也可以獲得巨大的好處。

    看了看手表,貝肯點燃了一根煙,悠哉悠哉的抽了起來。

    “先生,這里不能抽煙的,您可以到走廊盡頭那里。”那個昏昏欲睡的小護士立刻說道。

    貝肯咧了咧嘴,也沒有去介意,緩緩的朝著走廊盡頭過去了。

    “等等先生,我們要給趙老爺注射藥物,您先讓莫醫生進去。”小護士說道。

    “門禁給你,自己去吧。”貝肯隨手就將門禁扔給了護士。

    小護士接了過來,放在了旁邊,開始整理那些護理需要的東西。

    沒多久,一名戴著口罩的男醫生便走了過來,他目光帶著幾分警惕的掃了一眼往走廊位置去的疤男貝肯,很快又將視線給移了回來,他朝著那名拿著門禁的護士點了點頭。

    走入到了病房,病房相當寬敞,一切設施都俱全,可惜那份冷清卻從每一處透出來。

    病房是有落地窗的,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況,小護士進來之後立刻拉上了窗簾,負責把守的兩名家族法師似乎覺得這樣不妥,但卻被小護士狠狠的瞪了一眼,窗簾還是完全給拉上了。

    ……

    “謝謝你,幫了我大忙了。”那名男醫生誠懇的說道。

    “你還是盡快吧,那個家伙抽完煙就會過來的。”小護士說道。

    男醫生快步到了病床前,當他看到那個躺在病床上臉上幾乎沒有半點生氣的老男人之後,眼圈立刻通紅了起來。

    在趙滿延的印象里,這張臉有著掌控整個龐大世族的威嚴,也有著對待自己的耐心和溺愛,可如今卻變成了這樣一張宛如死木枯樹般,這讓趙滿延瞬間有一種呼吸都困難起來的感覺!

    深呼吸了一口氣,整個喉嚨都是酸楚,趙滿延盡可能的調節自己的情緒。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宛如枯老樹木的臉輕輕的動了一下,眼皮異常緩慢的打開,一雙沒有什麼光澤的眼楮疲倦無比的望向了趙滿延。

    趙滿延愣住了,沒敢說話。

    可老男子卻忽然間激動了起來,竟然使勁的將手往趙滿延的臉上探過去。

    趙滿延此時還戴著口罩的,他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父親在這種情況下一眼認出了自己,當那沒有溫度的手指踫到他臉的時候,趙滿延再也控制不住眼楮里晃動的東西了,淚水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趙滿延雙手捂著他干枯的手,心里有很多的話要說,卻只能夠哽咽個不停。

    “爸……”趙滿延好不容易調整好情緒,可讓他滿臉錯愕的是,老男人的手已經沒有了半點支撐點,就那麼落了下去……

    那雙泛著激動光澤的眼楮此刻也緊緊的閉上了,枯老的臉龐少了幾分痛苦之色,可沒有了一點點的生氣。

    他走了。

    心髒沒有跳動,身體沒有溫度,是真的離開了人世。

    呆呆的蹲在那里,趙滿延內心卷起了巨大的波瀾,那張臉都因為這種情緒而痛苦無比的扭動著。

    “您……您一直在等我??”趙滿延看著這個已經離去的老人,不知過了多久才吐出這樣一句話來。

    在世界學府之爭結束的那會,父親就已經病入膏肓了,趙滿延所得到的消息是他根本活不了半個月,而且,為了不讓父親再承受病痛的折磨,他們都同意讓他提前安穩的離開……

    但是,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年,他還吊著那一口氣。

    他為了等到自己平安無事的消息,為了見自己最後一面……生生的在這種折磨中堅持了大半年!!

    趙滿延再也控制不住內心壓抑的情緒了,像一個孩子一樣埋入到這具越發冰冷的老男子胸膛上痛哭了起來。

    一旁的小護士看到這一幕,也是長嘆了一口氣。

    才見到一面,就生死別離,為見這一面,承受著大半年的病魔日夜煎熬,相信這半年對這個父親而言遠比之前度過的一生都要漫長。

    幸好,他等到了。

    可以瞑目了。

    ……

    “先生,你身上還有煙味,不能進去的!!”外面的另一位小護士大聲的說道。

    “時間到了,煙味不煙味對那個老家伙來說又有什麼區別。”疤男貝肯笑了笑。

    “你怎麼可以這樣,那是病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是活著的人。”護士痛斥道。

    “你還不知道我是做什麼的吧?”貝肯目光凝視著這個固執的護士,陰冷的勾起嘴角道,“你們負責救人,我正好相反!”

    護士感覺到男子可怕的目光,不由的向後退了幾步。

    貝肯打開了門,目光立刻凌厲的落在了那名戴著口罩的男子臉上。

    “你是誰?”貝肯露出了很強的敵意,那雙瞳孔如劍刃刺向了趙滿延。

    “先生,他是莫醫生,今天他值班的。”機敏的那小護士急忙說道。

    “把口罩摘下來。”貝肯沒有立刻動手,只是冷冷的命令道。

    “貝肯先生,您不要這樣粗魯……”

    “不關你的事!”貝肯冷冷的掃了一眼小護士,小護士立刻渾身跟凍僵了那般,驚恐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貝肯朝著趙滿延走了過去,再一次命令道︰“把口罩摘下來!”

    趙滿延感受到此人強大的壓迫力,呼吸變得沉重了起來。

    趙滿延認得這家伙,正是當初趙有乾派來殺死自己的兩個殺手之一,此人是一名超階法師,趙滿延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在此人強大的威懾力下,趙滿延緩緩的摘下了口罩,將臉露了出來,是一張略顯憔悴卻很俊美的臉。

    疤男貝肯凝視著趙滿延,身上的殺氣有那麼一刻暴增,片刻之後,那可怕的氣勢忽然間消失了。

    “不好意思,之前沒有見過你,莫醫生是吧,老人家他怎麼樣了??”疤男貝肯散去了那咄咄逼人的氣勢,臉上掛起了一個並不怎麼誠懇的歉意笑容。

    “他走了,就在剛剛。”趙滿延漠然的回答道。

    “哦??那我還少了一分罪孽。”疤男貝肯說道。

    “讓家屬打理後事吧。”趙滿延重新戴起了口罩,一臉冰冷的走出了病房。

    “這個你放心,以這家人的有錢程度,那絕對是一場盛世葬禮,嘿嘿。”疤男貝肯說道。

    趙滿延再一次重重的吸了一口氣,但還是繼續往外走去,那個小護士也急急忙忙的跟了出來。

    ……

    ……

    離開了房間,走到了外面,趙滿延呼吸變得越發困難,那拼勁全部力量憋在眼眶中的淚水還是雨一般落下。

    在疤男說出那番對自己父親絲毫不尊重的話語的那一刻,趙滿延恨不得將他給生撕成碎片,但他還做不到,他的實力遠遠不是疤男貝肯的對手,也更別想要對付掌控了近乎整個趙氏的趙有乾。

    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趙滿延走在城市街道上,到了夜里,這座魔都依舊繁花似錦,換作過去入夜時分會是趙滿延最揮霍享受的觀音,可現在整座城市在他眼里空洞至極,眼楮里看到的永遠只有昏暗的遠端!

    沒有方向,更看不到真正自己覺得光明的地方。

    ……

    迷茫的不知走到了何處,趙滿延只感覺有一個黑色的影子從自己身側後方飄過。

    趙滿延抬起目光,發現幽暗處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慢的往自己這里走來,他的臉上帶著純粹的笑容。

    “老趙,我就知道你沒死。”莫凡從黑暗中踏出,步伐加快了幾分。

    趙滿延愣了愣,隨即臉上也露出了一個笑容,盡管這個笑容難看到了極點。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