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熔漿翻滾着,時不時可以看見升騰到二十多米高的火舌在半空中交織着,站在最邊沿的位置往下望去,這個火山天池簡直就是一片震撼人心的紅色漿海,躁動的氣息讓人心生恐懼。

    幾個自願前來的世家子弟此刻已經臉色都變了,顯然他們已經後悔自己所做得這個魯莽的決定。

    莫凡往下面看去,發現熔漿分成好幾個層,像是幾股不同效果的火之液體,隨着這些不同色澤的熔漿聚集在了某個位置之後,莫凡立刻感覺到一股洶涌無比的能量在下面誕生。

    “小心!”莫凡喊了一聲。

    莫凡話音剛落,下面就傳出了一聲巨響,緊接着那些可怕滾燙的熔漿就跟海浪水花那樣被炸了上來,這一炸竟然是涌到了衆人的頭頂之上,並且朝着火山天池外圍飛濺,嚇得所有人紛紛後退了一些。

    倒是趙滿延反應快了一些,一道水華天幕,將衆人與那些飛灑的熔漿液體隔絕開,虛驚一場。

    “在海邊,有被海浪拍過,這還是第一次被這種火漿給拍打的。”東方西鳳說道。

    “好可怕,沒有防禦的話,估計澆在我們身上就得被直接融穿了剩骨了。”牧茁成說道。

    “我的水華天幕也差點被融了。”趙滿延擡着頭,指了指自己的那道水藍色的結界。

    一個高階防禦魔法,被那些熔漿狂亂飛濺之後便千穿百孔,可見其溫度之高!

    “這只是表面溫度,越沉澱在下面的熔漿溫度越高,我做了一下分類。熔漿分爲紅熔漿、褐熔漿、黑熔漿、炙白熔漿。這裏的紅熔漿的溫度最低的相當於一個高階火系魔法師施展的火系魔法,像沒有特殊效果的水華天幕在這樣的高溫下最多堅持一個五秒鐘的時間。溫度再高一些的是褐熔漿,褐熔漿混雜在紅熔漿之中,它們就像海洋下的暗流,是一股一股的,這種褐熔漿溫度比紅熔漿高一倍,水華天幕結界最多支撐1秒鐘的時間。”

    “接着是黑熔漿,這黑熔漿極其可怕,現在這個熔漿爆炸,便是由黑熔漿導致的,黑熔漿多數爲球狀,看上去像鉛球那樣徜徉在整個熔漿池子裏,它們有些飄忽不定,可如果兩個黑熔漿球相聚50米,便會形成剛纔那樣的情景,把熔漿池的所有熔漿都炸到空中。”牧光青給大家解釋道。

    等那些天空中的火焰漿液稀少了一些,牧光青又讓大家走向邊沿。

    “你們過來看。”牧光青走得很靠前,並讓所有人都過來,他指着之前莫凡所看到不同顏色層碰撞在一起的位置道,“兩個黑熔漿球碰撞後,便會發生劇烈的反應,這爆炸的威力相當於一個超階的火系魔法。然後,在一定時間內,爆炸的區域便會呈現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衆人望去,立刻發現那個爆炸的區域上出現了一個很深的空洞。

    “熔漿的流速並不快,一旦漿液被散去,要重新填充大概需要5到10分鐘的時間。”牧光青接着說道。

    大家在那裏盯着,果然如牧光青說得那樣,那個被炸開的空洞位置上沒有任何的熔漿之液,更遠的熔漿雖然在慢慢往這裏流回,卻明顯很慢。

    “最低溫度的紅熔漿威力都相當於高階火系魔法,而即便是高階魔法,熔漿是持續着燃燒我們身體的,除了超階法師,根本沒有人可以在這種熔漿中呆上兩分鐘以上,而褐熔漿更可怕,我們最多頂住半分鐘?”東方林琳認真的問道。

    “是的,硬闖下去的話,別說是你們了,超階法師都可能在褐熔漿那一層被直接燒成灰燼。”牧光青回答道。

    “喂喂喂,你別回答得那麼輕鬆啊,超階法師都會被燒死,那叫我們這些人幹什麼,大家該幹嘛幹嘛去吧。”趙滿延說道。

    “大自然不會不給我們任何的機會的,剛纔我不是說了嗎,褐熔漿更可怕的黑熔漿球便是我們的盟友。”牧光青說道。

    “你的意思是,當黑熔漿球撞擊在一起爆炸後產生的空洞,便是我們跳入到整個火山天池底部的最好機會?”莫凡推測道。

    “沒錯,熔漿流速慢,即便這下面非常深,你們應該也有時間可以落下去,空洞期間,你們不會被紅熔漿和褐熔漿給包圍。”牧光青說道。

    莫凡聽完,臉一下子也黑了起來。

    ****的,原來這就是東方世家和牧家的計劃,等一個熔漿爆炸形成的空層,然後直接跳下去,問題是下去是容易,他們接下來怎麼上來??

    難不成再等一次黑熔漿球碰撞,那東西完全是看老天給不給面子啊!

    況且這其中有太多的未知因素了,首先他們什麼時候下去就看那不確定因素的黑熔漿球,其次下面還有什麼可怕的東西難以勘測,再次這個空洞持續的時間究竟是多久難以預料,最後連這個空洞會在哪裏出現都不知道!!

    現在莫凡是明白爲什麼有名的火世家東方世家都犯難了,這種活十有**是拿命去賭,賭自己不會出錯,賭計劃成功,賭一切理論都應證,其中有任何一個地方出了問題,直接全軍覆沒。

    “光青叔,之前我聽說得可沒這麼兇險,我覺得我雖然了無牽掛,但也不想做這種等於是送死的事情。”範東終於鼓起勇氣的說道。

    “我……我也不下去了,本來想借着這個機會獲得點地位,可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代我向陌叔叔說聲抱歉。”另一位來自東方世家的子弟也說道。

    這裏的都是高階法師,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可不愚笨,牧光青說得是很簡單,可唯有真正目睹了這整個紅色火漿,目睹過那種可怕的熔漿爆炸之後,這一切才變得遠比之前預期的恐怖,魂都有些找不到了,這還讓他們怎麼跳下去完成那個艱鉅的任務?

    “我們也不勉強你們,你們道回去的路吧。”牧光青嘆了一口氣,對這兩人說道。

    範東和另外一人沒有半刻停留,快步就離開了,在這裏多呆一秒鐘都會給他們留下難以抹去的陰影。

    其他幾個人看到他們就這樣走了,心也有些動搖了起來。

    “莫凡,你放了我吧,金字塔那就夠刺激的了,這大半年我都沒有緩過勁來……”趙滿延哭喪着臉說道。

    趙滿延哪裏會猶豫,他是堅決要跟着剛纔那兩個明智的人離開的,實在是莫凡使用暗影禁錮,把他牢牢的困在這裏,想走都走不掉。

    “還沒開始,就已經摺損兩個人了。”祁杉冷着一個臉,帶着幾分諷刺意味的道。

    “少他們兩個,倒也能夠繼續進行,我們一開始就考慮過你們到了這裏會打退堂鼓的,只有兩個走,還比我想象中好一些。”牧光青說道。

    “我以爲計劃會更周祥一些,沒有想到這麼簡陋,還一切看這個火山天池的脾氣。”莫凡說道。

    “這是我們唯一的辦法了,到了下面,我們需要你們打碎那片瑟金石,這種瑟金石擁有隔絕次元之力的效果,唯有將它粉碎,空間卷軸纔可以在裏面使用,這也關係到你們是否能夠活着出來的重要一環。”牧光青說道。

    “裏面隔絕次元???”莫凡愣了下,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有空間系魔法,一般危險的地方也是能夠嘗試的,所以這次前來莫凡並沒有覺得害怕,可一聽說隔絕次元,隔絕空間之力,他覺得自己真得要三思而後行了!

    自己可是處在惡魔休眠期的,出了什麼意外,就全要靠自己現有的能力應對,下面的火焰溫度高到那種程度,自己同樣無法存活,真正意義上的危機重重!!!

    “所有的元素地脈都有這種瑟金石,所以地脈開採困難啊,空間系卷軸是昂貴無比,我們兩大世家多少還是有點小存貨的,到了這種關鍵時刻,哪裏還會不捨得拿出來使用,問題就在於地脈裏,空間系無法穿梭,那裏的石、那裏的巖,那裏的山體,基本上都含有瑟金石,我們是通過半年的勘測,才終於勘測到有一個絕佳的位置,若是能夠將這面石打碎,空間卷軸便可以穿梭了!”牧光青說道。

    “那個位置不好找吧?”莫凡問道。

    “是有點不好找,因爲下面是什麼情況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描繪了模擬圖形,待會展示給你們看,你們要記住行走路線。”牧光青說道。

    “我路癡啊!!大馬路都會走錯,何況到了下面!”莫凡嗷了一嗓子。

    “我記得。”東方林琳說道。

    “嗯,我們特意讓她做過多次模擬路線了,到時候東方林琳會作爲引導者,帶你們找到那塊關鍵的瑟金石,你們也要記一記,防止有什麼意外發生。”牧光青說道。

    “對了,你剛纔不是說除了紅熔漿、褐熔漿、黑熔漿之外,還有一種炙白熔漿嗎,那又是什麼?”靈靈問了一嘴。

    “這就是我要說得最重要的事情了!”牧光青聲音提高了幾分。

    “我去,和着之前那些那麼恐怖的都還只是小關卡嗎!!!”趙滿延高聲叫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