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這個,莫凡鬆了一口氣,看來靈靈身上還是有包老頭給予她的一些至寶,不然沒有什麼修爲的她在跳入這裏的那瞬間便化成了灰燼了,這層特殊的守護魂光莫凡享受不到,這多半是與靈靈自己的靈魂有契約的,沒法用來保護別人,只能夠保護她自己。

    五十米的褐色熔漿層,對於他們來說無比漫長深邃,完全就是經歷了一個輪迴般的折磨!

    終於,一切炙熱驟幾分,大家猛的墜入到了一層渾濁厚重的氣團裏,這些氣團很是古怪,阻力竟然比那些熔漿還要大幾分,好在這些氣團對人沒有什麼傷害,稍微費勁一些擠進去,褐色熔漿的可怕頓時被阻擋了去!

    那些褐色熔漿沒有滲下來,氣團與這些熔漿完全不容,衆人跟跌入到了一個看不見、透明的棉軟深潭裏那樣,需要使很大的力才能夠繼續往下落……

    “謝天謝地!!!”牧光青灰頭黑臉的,卻還是感動的要跪拜神靈了。

    褐色熔漿層,他們居然生生的穿了過來,大家用盡一切防禦,終究是保住了性命。

    “牧茁成,拿出空間卷軸來,我們趕緊離開吧,我再也不想呆在這鬼地方了!!”東方西鳳驚魂未定的說道。

    “誰給我療下傷啊,我的手被燒燬了。”

    “杜晴還昏迷着呢,指望誰給你療傷,光青叔,這沒有必要繼續了吧,我們都精疲力竭了,能活下來都是萬幸……”

    牧光青卻搖了搖頭。

    “我們都這副樣子了,還怎麼去完成任務?”東方西鳳怒道。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這裏是隔絕次元的,空間卷軸根本使用不了,除非我們將那面瑟金石給打碎!”牧光青說道。

    這句話敲醒了他們,衆人立刻頹然了。

    是啊,這裏是格局次元的啊,好不容易有一個稍微安全一點的環境可以慢慢的去布空間逃命陣,結果這裏是一個囚牢,逃不出!

    “大家先下去,下去後是一片穩定的融洞,我們到那裏再商量下一步怎麼做。”牧光青說道。

    “只有這樣了……”

    “該死,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穿過了厚厚的那團沉氣洞潭,再下面果然如牧光青說得那樣,是一個完全由熔點極高的嶙峋巖塊組成的融洞,巖塊明顯是經過了無數歲月的火焰淬鍊,都已經快要變成巖晶了,這使得這下面的融洞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由黑褐色不規則晶塊組成的地下世界……

    不過,那些沉氣始終都存在着,不阻礙正常的呼吸,但他們所有人就跟進入到了一個充斥着海水的地下窟中,用遊的方式前行。

    “有這些沉氣在,熔漿纔不至於灌進來。”牧光青說道。

    “可我們行動很費勁,而且這種沉氣的存在,應該會嚴重影響我們的魔法吧?”莫凡在前面遊着,不用力的話,這些氣體會把人浮到洞頂處,頂處那些巖晶又尖,要不做任何抵抗,這些氣體的浮力會把人給頂穿在那些鍾乳巖晶石上。

    “恩,威力大打折扣,但應該過了這段就會好很多,我們要去的地方那裏有正常的空氣,也有正常的重力。”牧光青說道。

    “這次經歷真是畢生難忘。”東方林琳說道。

    “這句話應該是等你能夠活下去躺在自己家熱水浴缸裏舒服得像個死人一樣時說的,不是現在壓根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趙滿延糾正道。

    “沒事,沒事,大家樂觀點,雖然過程是複雜了一些,但我們不還是下來了嗎。”牧光青勉爲其難的寬慰大家道。

    “這叫複雜一些??我魂都脫離我身體好幾次了!”東方西鳳抱怨了起來。

    “領隊,東方林琳好像被燒傷了。”牧茁成對莫凡說道。

    莫凡走到東方林琳那裏,看到她的背部甲衣全爛了,原本光澤的背部變成了一大塊暗紅色發爛的肉,好幾抹黑色如蜘蛛絲一樣的火毒絲正順着她的背蔓延開……

    “她中是火毒殤,這東西會致命的!”牧光青一眼就認了出來,剛纔勉強的樂觀一掃而空。

    “能治嗎?”莫凡急忙問道。

    火毒追命,有些傷不處理,那就等於是在生命槽上開了一個口子,隨着時間不停的流逝。

    東方林琳這傷很嚴重,身體無法自我癒合,藥物更起不到緩解的作用。

    “杜晴還昏迷不醒嗎???”祁杉問道。

    “是的,短時間醒不過來。”莫凡搖了搖頭。

    杜晴是隊伍裏的治癒系法師,治癒系法師多數羸弱,所以莫凡大義凜然的保護住了她,偏偏她之前肺腑的火使得她呼吸太弱了,再加上這個沉氣融洞裏氧氣不足,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醒來。

    杜晴應該能解開東方林琳身上的火毒殤,問題是杜晴自己都危在旦夕。

    “那個我問一下,是不是隻有東方林琳記得路線?”趙滿延開口問道,目光帶着幾分堅定不搖的盯着牧光青。

    牧光青立刻尷尬了起來,他道:“那個,原計劃我是沒有跟大家一起下來的,所以我沒去背路線,不過大家不要擔心,我腦子裏應該有一個模糊的記憶,等到了那些和模擬區域相似的地方,我應該可以回憶起來。”

    “牧茁成同志,你的空間卷軸還保存着吧,沒因爲跳坑的時候從口袋裏滑下來之內的吧?”趙滿延估計對牧光青絕望了,特意追問了一句。

    “你當我白癡嗎!”牧茁成說道。

    “哦,在就好,我就怕再有個萬一。”趙滿延說道。

    “我……我還能撐一會,別說那麼多了,趁我意識還清醒,趕緊找到瑟金石。”東方林琳倒是很倔強的樣子。

    “沒事,沒事,大家都別沮喪,我們可以安全離開的。”牧光青作爲這裏叔級別的人,仍舊安慰大家。

    但大家並沒有受到他那假樂觀的影響,一個個都生無可戀的跟在東方林琳的後面遊着。

    他們現在的生死全看這位女法師的命能續多久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