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沉氣慢慢的淡去,這嶙峋曲折如迷宮的褐晶山窟世界大得難以想象,幾乎每前行個五六十米,便可以看到那難以分辨的岔路分道,或狹窄,或寬敞,或四通八達,要在這種地方尋找到一塊指定的瑟金石牆,完全是大海撈針。

    火毒殤仍舊在吞噬着東方林琳的生命,她整張臉看上去如金紙,脣卻白得像雪,別說是施展一些魔法了,就連正常前行都變得困難,隨時都會倒下的樣子。

    祁杉主動去揹她,東方林琳卻搖頭,表示唯有這樣她才能夠更清醒。

    東方林琳咬着牙堅持着,可大概過了十分鐘,她便如同一件失去了架子的衣裳,緩緩的軟倒了下去,吐出來的氣息格外的火熱,感覺都可以燙傷人。

    “她整個背部都被火毒侵佔了,等到火毒滲到心臟,通過血液循環遍佈全身,她就沒命了。”牧光青攙扶起東方林琳來,可她完全昏迷,基本上不會醒過來了。

    她這一倒下,衆人的精神依託也垮塌了。

    原路返回是絕對不可能的,沉氣的形成本身就是火山天池之中一些厚重的物質壓下來,日積月累形成的,黑熔漿爆炸的過程,這些物質便會順勢通過空洞沉入到空洞之下的區域……

    這意味着他們跳下來容易,要從空洞中飛上去,便會被火山爆炸之後反灌回來的沉氣給壓下來!

    從一開始牧光青就說過了,打碎瑟金石是唯一離開的方法。

    “這下我們真的只有坐在這裏等死了。”東方西鳳坐了下來,一副不想做任何掙扎的樣子了。

    “我雖然不能夠準確的找到瑟金石的位置,但炙白熔漿的方位我卻清楚,在炙白熔漿隔絕出來的那個地帶會有比較充足的氧氣,我剛纔檢查了一下杜晴的狀況,她只不過是呼吸道被堵塞得嚴重,缺氧導致昏迷不醒,倘若能夠穿過炙白熔漿那裏,讓杜晴呼吸到氧氣,她便有可能甦醒過來,杜晴醒了的話,東方林琳也救了。”牧光青一臉嚴肅的說道。

    “要是醒不過來呢,要是還沒有到炙白熔漿那裏,東方林琳就死了呢,再或者我們根本就穿不過炙白熔漿呢,你之前不是說過嗎,炙白熔漿那裏難度最大……”東方西鳳說道。

    “總比在這裏等死強,我們出發吧。”穆白對東方西鳳的那種消極有些不滿,開口說道。

    “是啊,別像個怨婦,我們是法師!”

    大家的求生慾望還是很強烈的,牧光青提出這個方案後,衆人便按照他說得開始尋找所有地勢下滑的道路。

    炙白熔漿在更深的地方,所以要找到它不算太難,難就難在炙白熔漿極度可怕,連君主級的生物都承受不了。

    可現在他們沒有別的更好辦法,只能夠硬着頭皮拖着傷員繼續前進。

    ……

    “光青大叔,你不會找不到炙白熔漿吧?”趙滿延忍不住問了一句。

    不是趙滿延對牧光青沒信心,而是他感覺這條彎彎曲曲的黑褐晶道路已經走過了不下三遍了,這貨知識是很多,但好像和莫凡一樣是個路癡!

    “這個……你們放心,我能找到的。”牧光青無比尷尬的道。

    “這些洞窟、道路、小隧都是由溫度極高的熔漿燒穿出來的,當初流星火粉碎了這座大山,同時迸濺出了炙火,這些炙火燒穿了山體內部……”靈靈開口說道。

    “小妹妹,你想說什麼呢,我們現在可不是在上地理課實地考察課。”牧茁成說道。

    “崑崙山大部分山體由四種不同的土巖物質形成,其中熔點最低的是橙土巖,其次是昆褐巖,接着是黑鐵巖,最後是青巖,剛纔我們走過的沉氣地帶都是昆褐巖經過高溫烤成的黑褐晶,其中一些黑褐晶中還夾雜着一些青巖,這表明那不過是溫度比較低的火焰燒穿的,所以褐色還保存着……”靈靈接着說道。

    靈靈這番話說得全是一些理論,其他人?數聽不懂,可作爲同樣研究人員的牧光青,被她這麼一點醒,恍然大悟。

    “對對對,太對了!”牧光青一臉激動的道。

    “對什麼啊,你倒是說。”牧茁成道。

    “沒大沒小。”牧光青瞪了他一眼,然後臉上有了幾分光彩的道,“小妹妹簡直是個天才。是這樣的,炙白熔漿的溫度相當高,它當年所途徑的地方,估計只有熔點極高的青巖纔可以承受,你們再看下週圍這些巖晶,它們不是純色,而是夾雜着小妹妹剛纔說的黑色、青色,所以接下去我們只要順着那些只夾雜着青色晶層道路走就一定可以找到炙白熔漿了。”

    炙白熔漿途徑的地方,橙巖、褐巖、黑巖全部都承受不住,只會留下那些富含青巖的巖體,按照這個來走,就準不會錯了!

    “果然多讀書是有用的。”趙滿延給靈靈豎起了大拇指。

    靈靈只做三件事,看書、懸賞、喝奶茶,她那驚人超羣的智慧不單單是她腦子機敏,還有很重要的原因是書看得多。

    ……

    按照靈靈的這種方法,大家行走的道路明顯是順勢往下的,這更表明了她推理的正確性。

    越往下走,褐晶巖已經完全不見了,就連黑色的晶巖都沒有了,周圍全部都是青色的巖體,在火光的照耀下呈現出幾分高貴之姿,宛如一座獨屬於王者的宮殿。

    “找到了,找到了,你們快看!”牧光青異常激動的說道。

    他用手指着前方,一道炙白之火呈簾狀掛在了他們前行的道路盡頭,遠遠望去便和絲綢布匹沒有什麼分別,純得不含任何雜質。

    大家繼續往前走,忽然發現這條小隧道其實是通向一個大洞淵的!

    洞淵很大,直徑超過了三百米,在其牆面上有無數個這樣的小隧道,這表明那些分散到四處的高溫之火是由不同的路徑最終匯聚到這裏的,方式像極了無數溪水注入到大水淵裏!

    而那一道炙白色的火簾,它並非是封住了小隧,而是呈現一個巨大的炙白簾罩,罩住了青巖大淵中央方圓一百米的區域!

    炙白熔漿完全是簾狀的結界,似乎守護着那小小天地中的什麼。

    “只要不觸碰,炙白熔漿都不會傷到我們。”牧光青開口說道。

    大家落入到了這大洞淵裏,仰望着這在山體內部的一個壯麗奇觀,一時間也是驚歎不已。

    ……

    說是火簾,其實站到了底部再仰起頭望去,這炙白熔漿更像是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深淵烈火瀑布,它從大家腳踩的這塊青色晶巖地面一直通到了最頂端的青色洞窟穹頂,壯麗無比的炙白熔漿不斷的往上衝,形成倒流之勢,但卻沒有一絲絲的火花、火舌往外翻涌。

    絕大多數火焰都是躁動的,這就導致了火焰密集的地方容易有火星子、火舌舞、齒狀焰、一點點熔漿星沫也容易在空氣中燒成一片,但這種炙白熔漿卻完完全全如水那般穩定,安靜的流動着,安靜的守衛着,這讓人對它們所圍成的神祕小小天地更充滿了期待!!

    莫凡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奇觀,小炎姬則自己從莫凡的契約空間裏跑出來,好奇得湊得很近,那雙大眼睛眨動着。

    莫凡不讓小炎姬去碰這炙白火瀑簾,很明顯它們會對一切外來生物帶有極強的攻擊性。

    “這東西連君主級都能燒死,我們現在除了頂禮膜拜還能做什麼?”東方西鳳開口說道。

    “這時候不是應該某位自告奮勇的傢伙展示了嗎,既然要分一杯羹,就拿出點本領來。”牧茁成掃了一眼莫凡。

    牧光青看了一眼莫凡,又看了一眼莫凡旁邊那懸浮着的火之小生靈,開口詢問道:“怎麼樣,你的炎姬能穿過這個炙白熔漿火簾瀑布嗎?”

    “我也不知道。”莫凡回答道。

    “什麼不知道,東方林琳都快死了。”東方西鳳說道。

    莫凡看了一眼東方林琳,她身體其他部位也開始火焰潰爛了,與之前那還算美麗的模樣相比,簡直慘不忍睹,毒火攻心,便是送到帕特農神廟都很難救活。

    “呤~~~~”

    小炎姬漂浮在炙白火簾前,她伸出了一根小小的手指,想要去嘗試一下,當她觸碰到炙白熔漿的那一瞬間,一股極其強大的爆破力飛出,打在了小炎姬的身上。

    小炎姬被狠狠的轟飛了出去,小身子在堅硬無比的青巖晶上砸出了一個玲瓏身印。

    “呤!!!!!”

    小炎姬從石頭裏爬了出來,非常氣憤的衝了回去,對着炙白熔漿一陣咿咿呀呀控訴。

    “炎姬是火之寵兒,炙白熔漿對它沒有太強烈的惡意,僅僅是將它擊飛,換作是我們,肯定會被燒成灰的。”牧光青開口說道。

    “那該怎麼辦!”東方西鳳說道。

    “莫凡,你往那裏看。”靈靈指了指大洞淵的另外一處小隧洞。

    那裏有洞火外溢,感覺像是一條火巨龍的喉嚨,隨着這頭火焰巨龍的鼻鼾,那些火焰呈現一種規律的外吐!

    “那是什麼?”莫凡問道。

    “原始魂火,你和小炎姬要穿入到炙白熔漿的小天地裏,恐怕得你先降服一種在這裏誕生的強大火焰,這樣炙白熔漿興許就不會排斥你和小炎姬。”靈靈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