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這幾章比較血腥,小朋友們要感到不適呢就看到要描述的時候立刻跳過去哈~~~)

    ————

    ……

    “是那個方向嗎,你確定聞到了一個女孩子身上香水的味道??”莫凡詢問飛川皚狼道。

    飛川皚狼很肯定的沉了沉腦袋。

    “你對這種氣味好像挺在行的啊?”莫凡斜著眼楮。

    飛川皚狼嗷了一嗓子,堅決表示自己對人類女人沒有半點興趣,甚至為了證明清白,它告訴莫凡它在召喚位面里面是有狼媳婦的,那是一頭毛發呈現水藍色一樣美麗的母狼……

    順著飛川皚狼的指引,他們朝著那個隊伍尋去。

    這已經是他們尋找的第七個獵人隊伍里,若不是莫凡手頭上正好有心夏為自己準備的療傷藥,能夠幫助郭木壯再支撐個一鐘頭,郭木壯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

    有溪,從更高的山上緩緩的流淌下來,劉小佳是附近魔法大學的學生,她第一次跟隨著老師帶的隊伍出來歷練,哪怕是到旁邊取個水,她都有些膽戰心驚。

    本來取水這種事情是男生們做,可她沒起到什麼作用,心里有愧的她只能夠做點這樣的雜活!

    “昆崳山的小妖大魔們,千萬別跟我一個實習生一般見識,別來找我,別來找我……”劉小佳心默念著。

    然而,剛裝滿了水,一抬頭,劉小佳猛的發現一個白色滿是長須的腦袋從對面的草叢里探了出來,緊接著就是一具雪白如鎧,充滿力量又線條修長的狼型生物踏了出來!!

    劉小佳直接閉上眼楮尖叫了起來,聲音回蕩在整個林子里。

    隊伍里其他人也听到了,急急忙忙朝著這里跑來。

    “學……學長,救……救命!”劉小佳都快哭了,面對這頭白色狼型生物,她根本連動都動不了。

    “快叫老師!!”

    那兩位男學長急忙呼喚他們的老師,沒多久,他們那個年過五十的中年法師就飛奔了過來。

    中年法師有些謝頂,他的身上還泛著一些魔法光輝,顯然做好了戰斗的準備,可當他看見那頭像劉小佳靠近的生物時,也不由的渾身一顫!

    “統……統領級!!”中年謝頂老師聲音都打起抖來,這可是他第一次離統領級的生物這麼近啊!!

    “你們快跑,有多遠跑多遠,這是統領級的生物,分開跑……”中年謝頂老師倒也仗義,鼓足勇氣往前踏去,並對他的學生們大聲的呵斥道。

    學生們都有些傻眼了,在他們看來能夠遇到一只戰將級的生物就很可怕了,哪知道取個水,遭來了統領!

    “別慌,別慌,這家伙是我的召喚獸……”千鈞一發之際,一個穿著米白色修身t恤的青年跳了出來,他和眾人解釋了一番之後卻是在大家驚駭無比的目光之中踢了那頭統領級的白色狼生物,還罵道︰“你跑那麼快干什麼,上次就嚇跑了一隊人了!!”

    召喚獸和妖魔是沒有明顯區分的,即便飛川皚狼沒有流露半點敵意與殺意,它那統領級的威嚴與氣勢對高階以下的法師都有巨大殺傷力。

    沒多久,趙滿延、靈靈、晨穎、關溪溪也跟了上來,他們見這些人被飛川皚狼嚇得兩腿發軟,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給我回去,給我回去,等等再放你出來!”莫凡將飛川皚狼給收回到了召喚位面。

    也不知道飛川皚狼興奮個什麼勁,讓它帶路,沒讓它往人臉上沖啊,這麼傻|逼的狼竟然還有女朋友!

    ……

    “真……真是你的召喚獸??”那位謝頂的老師表情相當豐富,即心有余悸又松了一口氣。

    “抱歉,我們急著救人。”莫凡說著指了指趙滿延背上的郭木壯,接著道,“你們這里有治愈系法師嗎,他快不行了。”

    “劉小佳就是治愈系法師,不過看她被嚇壞的樣子,不好說能不能好好完成魔法。”之前那位男學長說道。

    “我可以的!”劉小佳很肯定的說道。

    “那拜托你了。”莫凡讓趙滿延把郭木壯平放下來,用樹葉鋪在下面。

    劉小佳走了過來,那雙烏黑的眼楮盯著莫凡看,看了好久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那是你的召喚獸?”

    “是,飛川皚狼。”莫凡回答道。

    “你爸是魔法協會的會長嗎?”劉小佳問道。

    “啊?”莫凡被問的一頭霧水。

    “不然你怎麼會有統領級的召喚獸啊,你看上去跟我們年級差不多也。統領級的召喚獸可是能打七八個高階法師,那這不就表明你是高階法師了嗎,你修為這麼高,你爸一定很厲害。”劉小佳得出了自己的結論。

    “我爸就是普通人,不是法師。”莫凡也是無語。

    “你是高階法師嗎??”劉小佳接著問道。

    “是。”

    “啊,你怎麼修煉的啊,我才剛進入中階,你怎麼就高階,我們老師也只是高階,可剛才老師讓我們逃跑,我看他也不是你的召喚獸的對手……”劉小佳說道。

    莫凡臉一黑,道︰“姑娘,先救人可好?”

    ……

    關溪溪看到郭木壯慢慢的恢復了一些生命氣息,不由的松了一口氣。

    命大致是保住了,治愈給他消除的痛苦,也讓郭木壯慢慢的甦醒過來……

    “我……我是死了嗎?”郭木壯看著周圍,臉上流露出的反而是驚訝之色,因為他除了下肢沒有知覺之外,身體其他部位都是有感覺的!

    竟然活下來了!!

    郭木壯連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看著莫凡和趙滿延……

    一想到已經認識了超過七八年的同學陳彬彬和汪華,以及讓他幾乎心碎絕望的胡朵,再注視著只是剛剛素面不久的莫凡和趙滿延,郭木壯頓時滿臉淚痕,哽咽的在向莫凡和趙滿延表示萬分感謝!

    “那種女人就別去想了,等回去之後好好養傷,好好修煉。”莫凡見一個大男人哭成這個樣子,也是嘆了口氣,拍了拍郭木壯的肩膀。

    郭木壯是為了去救胡朵才落得這個下場的,也正是他這份情意,讓莫凡覺得不能讓他就這樣淒慘的死去。

    事實上,最讓郭木壯痛苦的還未必是經歷山人非人的折磨和下肢撕扯,而是他一片赤誠的前去救的女孩,到頭來還是倒向那個膽小如鼠卻家境良好的男人懷里,那一刻郭木壯覺得自己還是死了為好……

    短短半天的時間,郭木壯可謂是對那幾個人徹底失望透頂。

    “你們竟然遇到了山人?”謝頂的高老師詫異的說道。

    “對了,郭木壯,你們當時遇到了什麼,和我們說一下吧。”莫凡說道。

    郭木壯一回憶起不久前發生的事,身體也明顯的在抽搐,不過他也算是一條漢子,生生的把經歷給說了一遍︰“當時我和瘦男往聲音那里去,感覺離胡朵很近了,結果忽然間跳出了四只體型兩三米的野豬獠牙的人,它們先是把瘦男抓了過去,直接就把瘦男的手給扯下來吃……”

    大家听郭木壯的描述,那幾個魔法大學的學生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也就是說,它們沒有先把瘦男給殺死,而是在他還活著的時候先把四肢給全扯下來,緊接著掏出內髒……內髒掏空了,瘦男還沒有死透?”莫凡把整個過程給捋了一遍。

    郭木壯滿面青筋,他被另外一只山人給死死的抓住,然後是眼睜睜的看著另外三個山人把瘦男給折磨致死……

    他怎麼都忘不了瘦男最後咽氣時的表情!

    “活宰,外加折磨……山人天性殘暴,沒有想到卻是殘忍到了這種程度!”靈靈有些憤怒的說道。

    “很少會見到這麼變態的妖魔,大部分妖魔就算吃人,也是直接把人給殺死,最多也就活吞了……這些山人卻好像知道人的身體結構一樣,它們避開人的要害,然後一步步的將人活活折磨到死,甚至讓你看著它們吃自己腿、胳膊、內髒。”莫凡說道。

    山人對待獵物的手段,殘忍到令人發指,听郭木壯的描述就惡心的要翻江倒胃和毛骨悚然了,倘若再親眼目睹,真不知道是什麼可怕的滋味!

    “這些東西,都該下地獄!”靈靈重重的說道。

    “它們很狡猾,知道我們隊伍里有比較強的人,所以用各種辦法把我們分開,讓我們有力無處使……要讓我逮到它們,我也讓它們嘗嘗被它們折磨過的人的痛苦!”莫凡冷哼一聲,喜歡以暴制暴的他可是不會對山人這種妖物有半點心慈手軟了!

    “那個,我覺得這件事還是要告訴政府那邊,山人太過危險可怕了,不知道會有多少獵人要遭殃,這次知道妖冠的獵人又那麼多,很多濫竽充數的就跑進外昆崳山了,這些人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能力。”高老師認真的說道。

    一想到這個外昆崳山還有人正遭受那樣的折磨,高老師便渾身都迸發出怒火!

    “我們不能任它們宰割,得想辦法把那些山人給引出來。”趙滿延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