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治愈系法師在,這種傷愈合得其實很快,劉小佳的治愈系魔法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差。

    女法師傷口已經開始愈合了,她披著莫凡脫下來的寬松t恤,整個人還處在一種驚嚇過度的狀態。

    她也不算是那種初出茅廬的獵人了,但這種經歷絕對是第一次。

    很多獵人都覺得面對妖魔,最不過的是死亡,可有的時候,死亡真的不是最壞的結果。

    “其他人呢?”莫凡詢問道。

    莫凡記得他們隊伍不止這點人的,想來還有別的活口。

    “往那個方向,大概還有三四個人,他們都還活著。”女法師指著灰色森林的一個方向說道。

    “你先在這里休息,我去把這些山人都宰了,把你還活著的同伴也救出來!”莫凡說道。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莫凡迅速的完成了召喚系的魔法,在那月色的裂痕之中,一頭雪白色毛發飛舞的狼獸沖了出來,所過之處都伴隨著點點冰霜,看上去威風凜凜。

    莫凡順勢跳到了飛川皚狼的背上,飛川皚狼猛的加快速度,一眨眼的功夫就狂馳到了灰色林子更深處。

    背後那些人凝望著莫凡俊逸無比的背影,紛紛露出了羨慕之色。

    。  同樣是這個年紀的法師,為什麼這個人可以霸氣、拉風到這種程度!!

    “莫凡好強啊,剛才他殺戰將級的山人,都跟虐小毛獸一樣……”那些男學生們感嘆道。

    劉小佳更是滿眼的崇拜之色,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實力這麼強的年輕法師,最重要的是,他發怒的樣子簡直太帥,太有陽剛之氣了!

    “話說起來,山人的密度有些高,而且好像它們就出現在大紫椴樹的附近。”趙滿延望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高大大紫椴樹,開口對靈靈說道。

    “嗯,我想這次我們獵人是徹底淪為獵物了,這些山人仿佛摸清了我們的貪婪,知道我們不斷的往大紫椴樹那里涌,于是就埋伏在大紫椴樹的附近,要麼采取各種辦法將隊伍分割,要麼就找這種兩敗俱傷的獵人隊伍下手,總之它們就是一群等待獵物放松警惕的殺手獵魔,看來這座外昆崳山出事的人會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多得多!”靈靈說道。

    “但願高老師他們早點從政府那里取得增援吧,有軍隊進來,一切就會好轉很多,並且也能夠盡可能的疏散掉這些為了錢財的獵人們。唉,本是來這里淘金,結果卻變成了另外一種生物的屠宰場!”靈靈一陣惋惜。

    山人出現在大紫椴樹附近,就是在埋伏到這里采集妖冠的人類,而且屢試不爽。

    大部分獵人團隊實力都不夠強大,即便隊伍有抗衡之力的,往往還會落入到那些狡猾的家伙的圈套之中。

    ……

    “嗅嗅~~”

    飛川皚狼重重的吸氣,尋找那些山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

    山人那喪心病狂的習性,使得莫凡追蹤起來會方便很多,飛川皚狼可以準確的捕捉到空氣里的血腥味,一路追過去,準能夠找到。

    飛川皚狼的速度比山人快,追出來兩三公里,莫凡立刻發現了好幾個魁梧的身影,它們分別扛著幾個已經不太完整的人,這種距離下莫凡分不清他們究竟是死是活!

    血腥之味彌漫在空氣中,莫凡看到這些山人就怒不可止!

    “暗影禁錮!”

    莫凡手中分化出眾多暗影之匕,它們融入到了空氣之中,在不久之後卻是出現在了那三只山人的身邊!

    暗影之時匕準確無誤的釘在了這些山人的影子上,分別禁錮了它們的腰與頸,使得它們難以行動。

    “給老子滾過來!”莫凡意念分化成三股,分別抓住了這三頭山人,強行將它們給提到了半空中,朝著自己這里拽。

    那幾個山人驚得發出了如猿猴一樣的叫聲,它們扔下了手中的獵物想要逃跑,但莫凡暗影禁錮加空間抓取,這幾個戰將級實力的山人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喜歡活宰是吧,我把你們一個個活烤了!”莫凡殘忍的道。

    再加持了暗影禁錮,為了讓它們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莫凡更是施加上了一個重力空間,這樣這三頭山人是連挪動半步都做不到了。

    而很快,莫凡就為它們搭起了火刑架,火焰緩緩生起,一點點的爬到了這些山人的身上。

    火焰的溫度莫凡也控制得剛剛好,不會那麼快把它們燒死,但也絕對讓它們承受最大的灼燒痛苦!

    “呼呼~~~~~~~~~!!!”

    就在莫凡打算慢慢加大火力,讓這些山人吃到足夠的來自人類的報復,在莫凡右側的高草叢之中,忽然一個三米多的身影跳撲了出來,那鋒利的巨熊之爪直捅向莫凡的胸膛!

    無論是突襲速度,還是出爪掏心的速度,都快得如一道棕色的閃電竄過,同時帶給莫凡一股無形的壓迫力!

    “嗷嗚~~~~!!!”飛川皚狼也不是一個擺設,它猛的躍了起來,在半空中將那頭突襲的三米多山人給直接撲了下來,護住了正專心致志燒烤的莫凡。

    “好樣的!”莫凡大贊了一聲。

    莫凡隨手扔下了火焰,便快步朝著那幾個不知是死活的人跑去,怎麼說還是救人要緊。

    一共有三個人,兩名男法師,一名女法師,都是之前相互爭斗的獵人團隊里的,兩名男法師都被擰斷了四肢,山人這樣做多半是不希望這些人類有反抗之力。

    而那位女法師情況還好,沒有怎麼受傷,只是被嚇得昏迷過去了。

    這應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莫凡暗暗奇怪,為什麼那頭山人沒有像其他山人那樣折斷這個女法師的四肢呢……

    都還活著,估計要是再慢上一些,他們就會被帶到山人的隱蔽洞穴里慢慢折磨玩樂了,看得出來這些山人捕殺人類不單純是為了填肚子,就是一種享受,一種樂趣!

    “嗷嗷嗚嗚~~~~~~~!”

    飛川皚狼狂吼著,一道由冰霜夾雜著的冰咆刮過,頃刻間掃平了這一片方圓百米的林子。

    在那紛紛斷裂的樹木林中,那頭三米的山人身手竟然相當敏捷,躲避開了飛川皚狼的各種攻擊。

    它不斷的後退,眼楮卻注視著那三個被莫凡火焰灼燒的山人,但很快這家伙就意識到飛川皚狼相當難對付,于是連續後跳,宛如猿猴那般靈敏的後跳到了樹干上。

    踩著樹干,在冠木中連續穿梭,這山人展現出了驚人的移動速度,連飛川皚狼都有些跟不上了。

    飛川皚狼惱怒的狂嘯,不斷將那些礙事的植物給刮倒,只可惜那山人跑得實在太快了,給莫凡和飛川皚狼留下了一個狠毒的眼神之後,那三米山人便快速的消失在了灰色的林子里!

    “別追了,那家伙不好對付,也是統領級的。”莫凡叫回了飛川皚狼。

    三個人,莫凡一個人也馱不動,還得飛川皚狼來做這個苦力。

    莫凡已經用血跡與續骨瓶稍微處理了一下這三個人的傷勢了,相信能夠等到劉小佳他們。

    “放開我,放開我!!”那個還算完好的女法師忽然尖叫了起來,竟然第一時間渾身涌起了一陣風暴。

    風暴目標是莫凡,重度驚嚇的她有些分不清敵我了。

    “別怕,你已經沒有危險了。”莫凡手一揚,直接以念力強行散去了這個女風系法師有攻擊性的風暴。

    女風系法師倒是愣住了,未想到直接的風盤被對方那麼隨意一擺手就給化解了。

    很快,女風系法師發現了那三個被燒成了炭木的山人,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對莫凡急忙道謝。

    “剛才我們提醒你們,你們卻不願意听,很多時候別那麼見錢眼開啊,錢還可以再得,命沒了就真的沒了。”莫凡嘆了一口氣。

    這個女風系法師真的算很幸運了,一想到之前那個女法師,還有郭木壯的遭遇……

    “他們都死了……這些東西究竟是什麼!!”女法師眼淚已經落了下來。

    “山人,一種以虐殺人類為快樂的妖魔,外昆崳山原本的霸主死亡了,這些外來妖魔似乎想要佔領大紫椴樹,沒有想到我們獵人們不斷的給它們送去口糧,于是它們摸清人類想法後,在這里開了一場血肉派對,不斷的宰殺到這里的獵人。”莫凡說道。

    女風系法師張了張嘴,有些不敢相信。

    可親身經歷,再加上那兩個被折斷了四肢的同伴,由不得她去接受這個事實。

    “我們已經叫人去通知政府和軍隊了。”莫凡說道。

    “那你還在這里做什麼,不跑嗎?”風系女法師有些不解的道。

    莫凡看著這名風系女法師,不得不說這位風系女法師倒是一個美人,扎著非常清爽的高馬尾,一張非常標志的臉龐,皮膚如牛奶一般光滑,要是這樣的女孩慘死山人手上,還是那樣的手段,莫凡都會有些抓狂!

    “我為什麼要跑?”莫凡站了起來,掃了一眼那些燒成會的山人尸體,一臉嚴肅的道,”政府和軍隊那邊沒那麼趕來,在此之前,我會獵殺這些山人,有多少我殺多少!”

    風系女法師看著莫凡,神情有些呆然。

    很難想象這樣話語竟然會從一個年級比自己還小上幾分的男子口中說出,偏偏此人似乎真有那份實力,否則怎麼從山人的手上救下自己和自己同伴?(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