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阿爾卑斯學府一直是世界排名前列的魔法學員,由於他們附於聖裁院和異裁院,儘管在瑞士國度卻不代表任何國家立場,世界學府之爭所有學府都必須以國家立場參加,阿爾卑斯學府並沒有參與其中。

    她們從沒有在世界學府之爭中獲得過好的成績,但這並不影響她們的在國際上的名聲,以及那在阿爾卑斯山半封閉式環境的神祕。

    當然,最最重要的是,阿爾卑斯學府是一座女校,這座學府上到校長、院長、教授、導師,下到負責清潔學院的那些臨時工、前來送包裹的快遞,都是女性!

    帕特農神廟是以女性爲尊,那是由於她們在祝福繫上女法師往往會要比男子出色得多,歷屆統治者也是以神女稱呼,但事實上他們並不是完全的排斥男治癒法師和男祝福系法師,只要表現出色,帕特農神廟都是收的,只是概率上來說,女性在治癒和祝福上確實要優越太多。

    阿爾卑斯學府則不同了,她們是一羣女權者,幾乎所有從這裏走出來的學員,對男性都有着一種被灌輸式的蔑視,不過她們倒是有蔑視的資本,很多學府申請到這裏交流學習,最終都是吃了大苦頭。

    阿爾卑斯學府很歡迎各大學府、勢力前來交流,既然是維護女權,便不能是跟一羣尼姑那樣封閉在山中,她們經常接受有名學府的申請,讓各大世界學府知道她們真正的實力!

    莫凡、趙滿延一開始並不知道阿爾卑斯學府是女校,在他們看來有學府的地方就不會少那種活力四射的女孩,她們有着年輕的身體,也有着年輕的思想,異國他鄉、乾柴烈火……清晨的陽光灑在戰績累累的牀單上,我不問你名字,你不問我名字,歲月靜好!

    “還等什麼啊,趕緊出發呀,作爲明珠學府的一名學長,我是很希望在這樣傲嬌無比的世界學府上打出我們國家,我們學校風采的!”趙滿延有些等不及的說道。

    他滿腦子裏塞得都是白花花的長腿,乳波臀浪,瀰漫在整個校園空氣中的長髮誘人芬芳,還有那撩人心魄的喘息嬌笑……

    要爆炸了,趙滿延感覺自己的身體要爆炸了,果然每次跟着莫凡都會面臨生命危險,這次恐怕要******半封閉的女校,上到老師,下到實習生,不全都如狼似虎嗎??

    “咳咳,我們要上山倒沒問題,但得服從他們的規矩。”李教授開口說道。

    “什麼規矩??”莫凡問了起來。

    “是這樣,我們每一個男性都需要佩戴一個魔法手環,這個手環將會追蹤我們在學院裏的任何位置,防止我們踏入到不該踏入的區域。”李教授說道。

    李教授來過這裏幾次了,自從莫凡、趙滿延、牧奴嬌三位明珠學府的學員在世界學府之中打出了學校的風采,明珠學府的地位在世界上不斷上升,不少國外的魔法學員都瘋狂的申請做明珠學府的交換生,或者短期學習。

    阿爾卑斯學府前陣子已經派遣了一隊學員到明珠交流了,這次他們算是回訪。

    事實上阿爾卑斯學府無論是哪個領域,她們的造詣都要高於明珠學府不少,在沒有得到世界學府之爭名次前,阿爾卑斯學府壓根都不會理睬明珠這種魔法高校的!

    這也是爲什麼明珠學府的老一輩人見到莫凡,就跟見到自己女婿和孫女婿一般,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對一個學府而言太重要了。

    “哪有這種規矩啊,這不是限制人身自由了嗎??”莫凡有些不滿的說道。

    “對啊,我們是來交流的,難不成還會做賊??”趙滿延說道。

    “入鄉隨俗吧,我們這些做教授的都得戴。”鄭教授說道。

    大家穿過了日內瓦湖,慢慢的靠近了阿爾卑斯山,到了湖水盡頭位置是一條幹淨清澈無比的山河,河水蜿蜒着無數座山,貫穿了無數的谷,如同是天女落到人間的一襲冗長銀色的飄絲讓阿爾卑斯山看上去靈秀美麗。

    在山腳下,有一座石璃亭,一塊塊玻璃錯落有致的築出了藝術層次感,又幹淨得可以印射出遠一些山脊上的冰雪。

    石璃亭中放着一些古老的氈帽,陳列着幾件魔法皮衣,牆屜上掛着許多具有象徵意義的魔器,這些東西都屬於收藏品了,卻就這樣放在這沒有什麼人煙的山下,好似整個瑞士都不會出現一些紅眼賊那般……

    “這要是在我們國家,幾天就住滿人了,還可能被拆得亂七八糟。”一同前來的男教員石俊盛開口說道。

    石俊盛是鄭教授的學生,他已經從明珠學府優秀畢業了,介於教員和學員之間,鄭教授打算將他留在學校裏培育,這次前來阿爾卑斯學府,也是有心讓他多混一些資歷。

    事實上這次前來的大都不是純粹的學生了,要用學術方面來說的話,這些人都是研究生、博士生,比那些還沒有拿到畢業證書的學府學員是強了不知多少,甚至給他們當老師都沒有任何問題。

    “你這種‘要是在我們國家’論很沒道理的,別人瑞士一個國家的人口加起來連我們一個最少人口的省都不如,單單是上海人口就比他們瑞士全部人加起來還多,像這種荒郊野嶺最多也就野生動物會走動,正常人都不可能來這裏……”李教授的孫女李夕眉說道。

    “人口少,約炮估計都容易約到親戚。”趙滿延嘀咕了一句。

    莫凡一陣笑得前翻後仰,有些佩服趙滿延這個思路,但這句話也確實沒什麼毛病!

    一旁的穆白倒是鄙夷不已,跟這種人爲伍是一種非常丟臉的事情。

    “這裏有手環,我們戴上吧,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我們。”李教授開口說道。

    走入到了石璃亭處,那裏果然擺放着許多魔法手環,它們看上去就像是手錶的皮帶子,非常簡單的插孔式,很難理解這東西究竟是怎麼追蹤位置的,難不成內置芯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