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講道理,莫凡覺得自己真的被珈藍老師給坑了!

    她說,到了晚餐,自己一定會對她們學府有一個改觀,這句話說得確實沒毛病,那是因爲莫凡現在對阿爾卑斯山學府印象糟糕到了一個更差的境界!!

    “這些蔬菜,這些麪包,這些菜湯汁……哇靠,老子要吃肉啊!”莫凡都快崩潰了。

    自己受了傷,吃點補血補肉的東西再應該不過了,誰能想到這破阿爾卑斯山學府竟然是一羣素食主義者,全校除了這些白花花、嬌滴滴、水嫩嫩的女學生們是葷得不行,就再看不見半點肉了!

    阿爾卑斯山多少山珍野味,食堂門上卻重重的寫着整個阿爾卑斯山的小生命都是最可愛美妙的小精靈,遇見帶來好運,傷害它們會降臨厄運!

    “我也是很佩服你們,既然都不吃半點肉類的東西,你們的民風是如何這般彪悍的!”莫凡對珈藍老師說道。

    珈藍老師也是一個典型的老狐狸,不管你怎麼冷嘲熱諷,她都是用一個溫和平常的語氣,說出的一些話更讓人覺得好無煙火氣,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那般。

    “我們只是專注於修行而已,倒是你這樣浮躁,很適合在我們這裏多修行,我相信不出幾個月,你整個人的氣質都會有所改變,爲何我們阿爾卑斯山學府的女學員們總能給他人一種如天山雪蓮一般的純淨聖潔之感,正是我們獨特的學府管理與對素食的堅持,對大自然的敬仰,爲人友善而不怯弱。”珈藍老師一本正經的說道,她笑起來臉上的皺紋會很明顯,可她並不加掩飾。

    “珈藍老師說得非常在理,我們明珠學府座落在繁華市區,離那些ktv、烤肉攤、酒吧近得如後花園一樣,這些總是會給學員門的修煉造成一些干擾,心性不堅定的人更會沉醉其中,這一點我們應該向你們學習,開闢一個在北雨山的新校區,先將新生們放在那山清水秀之地好好靜養,磨礪心性,再讓他們踏入社會。”鄭教授點着頭,對阿爾卑斯山學府的(種體制是很崇尚的。

    “哇,鄭教授,你這都推崇,我覺得周圍有一些花紅酒綠並不是什麼壞事,像我曾經被稱之爲夜場小王子,驕奢淫逸,可後來不也好好修煉,好好打國府賽了嗎,他們在瑞士用這種半封閉式強迫學員們做苦行僧,遲早會反彈的。”趙滿延相當不認同的說道。

    “各有各的方式吧,只是全體素食就有點……”李教授也是一個愛吃肉愛喝酒的人,他不怎麼愛來這裏就是因爲這裏禁葷。

    這種感覺是真得很難受的!!

    “素食就算了,連油都不放,珈藍老師,這次來你們學府學習交流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明天一早就麻煩你們派兩個腦子稍微正常一點的學生來送我們下山把。”莫凡實在受不了了。

    還說這裏是男人的天堂,放屁!

    這裏的女人是大部分漂亮素白,有着一股子靈氣,可她們一個個眼睛高得在天上,感覺全世界的男人都是齷齪骯髒的,也不知道哪個腦殘校領導給她們灌輸了這種理念,都踏馬什麼年代了啊,修道院都遍佈wifi,這裏連手機信號都不覆蓋,不知道還以爲自己穿越回了歐洲古老中世紀了!

    “唉,莫凡,別那麼怨念大,我們說什麼也要完成這爲期一個月的學習交流,哪能明天離開。”鄭教授說道。

    “一個月??”莫凡和趙滿延同時大叫了起來。

    不是說好來這裏逛一圈,做個樣子就可以走了的嗎,怎麼變成爲期一個月了,開什麼玩笑,要在這裏一個月吃不了肉,那比一個月禁慾還痛苦的好嗎!

    “莫凡呀,阿爾卑斯山學府有一位判官,這次也是她想要與我們學校做一次完整的魔法學術交流,怎麼可以說走就走呢,表現好來,讓這位判官對你刮目相看,也好讓你在這次聖裁上多一分力量嘛!”鄭教授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聲正不怕影子斜。”莫凡說道。

    “那行,你明天走的話,我們明天也回國去了,這裏會發生什麼就也不關我們的事情。”鄭教授說道。

    “……鄭教授,我以爲你和李教授不一樣,是那種要臉的人。”莫凡說道。

    “小子怎麼說話的!”李教授馬上不滿的叫了起來,指着鄭教授道,“你把我和這種人相提並論。”

    “老李,你怎麼說話的,老李我這不是爲學府完成交流指標嗎!”鄭教授罵道。

    “好了,好了,兩位前輩就別爭執了,既然是說好爲期一個月的交流,自然不會說離開就離開的嘛。莫凡同學,做人不要那麼偏執,我也知道你在聖裁院的事情,我們也是願意出手相助的,我們並不相信你會殺害一個無辜的金耀騎士。”珈藍老師說道。

    “我也相信他沒有,因爲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殺得死帕特農神廟的金耀騎士。”這個時候海蒂開口說話了,她身上流露着一股與尋常人不同的氣質,說不上是不食人間煙火,也說不上是格格不入。

    “你們是怎麼把這土豆颳得這麼光溜溜的啊,廚師一定有着好手藝。”莫凡拿起一個煮熟卻沒有添加任何調味的土豆來,別有用意的說道。

    海蒂一開始還沒有明白莫凡在說什麼,可稍稍一想,她立刻意識到自己私密之地的特徵被莫凡一覽無遺了,她臉上頓時泛起了怒紅之色,餐桌上的那些銀質的盤子開始輕微的抖動了起來,發出了一些碰撞聲音。

    “海蒂,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緒。噪雜轟隆的瀑布無法影響你的心志,切莫讓一些言語讓你無法保持冷靜,這爲期一個月的魔法學術交流,我要求你全程陪同,並在我沒有允許的情況下不能使用任何一個攻擊性魔法。”珈藍老師皺起了眉頭來,非常嚴肅的對海蒂說道。

    珈藍有一個規矩,那就是用餐的時候絕不能動用任何的魔法氣息,必須對食物保持應有的尊敬,這是大自然賜予她們的寶物,不容許褻瀆。

    海蒂也是被莫凡的那句話氣得要失去理智了,意念沒有收住。

    “是的,珈藍老師。”海蒂知道犯了珈藍老師的忌諱,立刻低下頭來。

    “好,這對你來說也是一種修行,你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相信不是超階法師出現,都很難與你抗衡,但你別忘記,不是所有的敵人都會與你堂堂正正的較量,他們甚至還會使用比莫凡那些玩笑更惡毒十倍百倍的語言,更下三濫的手段,若是你不保持冷靜,你的次元很容易就會被攻破。”珈藍老師訓道。

    對待他人,珈藍老師似乎格外的溫和仁慈,也幾分隨性,但對待海蒂她卻展現出了她作爲導師的嚴格。

    “我記住了,老師。”海蒂點了點頭,那股怒氣漸漸的散去,並不再說一句話,保持着自己的優雅在那裏享用着菜汁湯。

    莫凡在那裏笑着,海蒂堅定信念的不去看莫凡那張令人厭惡的臉,免得自己又失了儀態。

    “珈藍老師,您對學員的儀態要求都如此嚴格,正所謂一名學員的素養便可以映射出整個學校的底蘊與內涵,在這方面我們莫凡同學和趙滿延跟同學確實給我們明珠學府抹描了不少的黑點。慚愧,慚愧。”鄭教授說道。

    聽到這句話,李夕眉和穆白都在忍着不笑,鄭教授這人也太實在了。

    “我想你們明珠學府應該是更加灑脫的,正是這種灑脫讓學員們感受到了一種輕鬆自在的修行氣氛,也才能夠讓學員們盡情的施展才華,何況偶爾也會有那麼幾個野馬般的學員,也是能夠給學校增添不少活力的。”珈藍老師也非常客氣的說道。

    “你們這樣相互吹捧有意思嗎?”莫凡說道。

    “哪裏哪裏,說得都是實話。”珈藍老師說道。

    “是的。”鄭教授也點了點頭。

    “……鄭教授,我發現你只是不苟言笑,但骨子裏真得很李教授是一樣的,也難怪你們兩個是我們明珠學府最有名的cp。”莫凡說道。

    “莫凡,你別以爲我不敢揍你。”李教授瞪了莫凡一眼。

    “當我什麼都沒說,吃菜,吃菜……”莫凡夾了一顆小西蘭花放在了嘴裏。

    果然,這西蘭花就是用開水燙了一下,連鹽巴都沒有放,那種跟吃草一樣的古怪滋味讓莫凡有些崩潰了,尤其是一想到要在這裏呆上一個月……自己幹什麼要聽信了趙滿延的鬼話,來這裏疼愛女大學生!

    ……

    入夜了,這裏的女學員們都睡得特別早,無論這整個充滿古歐氣息的學府怎樣燈火通明,長廊上、學堂裏、落葉道中都看不見半個身着性感風情的女學員。

    阿爾卑斯山招收的並不全是瑞士學生,事實上瑞士學生都不是很多,她們招收全國各地的學員,不在乎他們什麼國際,什麼血統,只要進入了阿爾卑斯山學府,便算是一個大團體,以學府爲國爲家,以阿爾卑斯山爲信仰爲神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