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嗷嗚~~~~~~~~~~~~~~~!!”

    長嘯響徹了星空下的雪山,一頭渾身冰藍色的飛川皚狼在白雪山棱之間極速的狂奔着,它躍到了最頂端的時候,更是如同一位統治着夜色與雪的王,朝着這裏宣誓着!

    莫凡從飛川皚狼的背上落了下來,隨手就拿出了一把小利刀,快速的清理乾淨了這頭雪山絨兔,另一隻手已經生起了一團火。

    火讓雪很快就融化了,不過莫凡也無所謂了,拿出了一些調料靈活的灑勻來,沒多久這頭肥肥的兔子就冒起了香氣來,那金黃色的油從烤半熟的肉上滴落在火焰上,瞬間就點燃了莫凡的食慾。

    “老狼,再去抓幾隻。”莫凡對飛川皚狼說道。

    飛川皚狼相當喜歡這裏,以大概三千米海拔爲一個分界線,三千米海拔以上的全部被聖潔的冰雪給覆蓋着,而阿爾卑斯山有很大一片區域都凌駕於這個海拔,於是那美麗的白色山棱,平坦雪坡,壯麗的雪峯,讓飛川皚狼瞬間變成了一頭開心無比的哈士奇,脫繮一般狂奔飛躍……

    “穆白,我這是一次佩服你,自帶調料品!”趙滿延拿出了上山之前買的一瓶大瓶雪碧,然後掏出了從學府裏順來的幾個杯子,一人倒上了一杯。

    “經常在外面走動,這些東西我就會放包下面,本來以爲用不上的……”穆白解釋道。

    穆白近幾年都在野外活動,他也不可能總是吃那種壓縮肉乾充飢,偶爾輕鬆安全,他也會打一些野味,灑上一些調料,絕對美味。

    “這阿爾卑斯山學府真是我見過最他媽牛b的學校了,沒信號,沒wifi,沒小超市,連飲料都沒有,全尼瑪雪山水,菜汁湯,吃的我都要死了!”趙滿延罵道。

    “也不知道她們一個個怎麼都覺得自己活在天堂聖地一樣驕傲滿足,我感覺跟坐牢沒什麼區別。”莫凡也抱怨了起來。

    “這裏呆一個月,人都會傻掉,對了,那兩個聖女婊要收拾收拾一下,真以爲我們好欺負了!”趙滿延說道。

    “我也看不順眼她們兩個,對了,莫凡你跑到融洞裏面後,怎麼和海蒂打起來了?”穆白掰下兔子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她沒穿衣服,我全看了,別說這女人身材是真得好,我一開始還以爲是一個玉石雕像……”莫凡說道。

    “臥槽,這種好事怎麼就落在你頭上了,要知道里面有個這麼開放的女的,我也進去了,那瀑布不一定難得倒我的。”趙滿延一陣懊惱,很後悔自己當時慫了。

    海蒂長得是好看,高鼻樑,寶石藍眼睛,嘴脣飽滿圓小,再搭配上那亞麻色非常自然的大長卷發,說是一位天使美人都不爲過,趙滿延一聽莫凡見過她啥都沒穿的樣子,口水不禁流出來了……

    “先說話那兩個吧。”穆白說道。

    “對對對,雪莉爾和伊迪絲,這兩心機婊,一定要她們跪着唱征服,看看她們給我們弄的都是些什麼,跟豬食有什麼區別,也就石俊盛那東西在那裏跟個孫子一樣笑着說好吃,我就不明白了石俊盛這傢伙是一條狗嗎,別人都這樣搞我們了,他還各種奉承賠笑,換做以前這傢伙就是漢奸狗賊。”趙滿延點了點頭。

    雪莉爾和伊迪絲肯定知道海蒂經常在融洞裏面修煉的,她們從始至終都沒有提這件事,害得莫凡還受了傷,傷口這會還有點小疼。

    莫凡本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就算對方是女人,那也絕不放過!

    在他們面前玩心計?

    哼哼,上一個和他們玩心計的人叫紅衣大主教,名字叫冷爵,他現在被關在聖裁院死刑貴賓間裏倒數活着的時間,這兩毛胸都沒長全的小女人還敢找他們麻煩!

    “穆白,你東西帶得多,有迷藥嗎?”趙滿延問道。

    穆白瞪起了眼睛,怒道:“你當我採花賊嗎,我怎麼會帶這種東西!”

    “我剛纔散步的時候看到他們那裏藥劑屋,我不會配藥,你們誰會?”莫凡問道。

    “我會是會……不過你們這樣是不是過分了一點。”穆白聲音低了一些。

    “什麼過分,從我們踏進她們學校開始,她們就跟看鄉下土狗一樣看我們,那個嘲諷,那個小眼神,好像全世界就她們乾淨聖潔,其他人全是垃圾……你忍得下這口氣,我可忍不了。”趙滿延氣憤的說道。

    他趙滿延是喜歡女人,長得好看身材還豐滿的,但不代表他喜歡這種尖酸刻薄處處瞧不起人的聖女婊。

    他們還要在這裏呆一個月,不給她們兩個一點教訓,還得受她們的氣。

    “迷藥就過了,下次再找機會吧,這兩貨是一定要收拾的。”莫凡也搖了搖頭,覺得那樣有點不人道。

    “我也沒說迷了後對她們怎麼樣啊,就是弄點假血放她們牀鋪上,嚇嚇她們而已。”趙滿延說道。

    “算了吧,別跟兩個女學員生計較。”穆白道。

    趙滿延不會配藥,這方圓幾十裏連個小賣部都沒有,就更別說藥劑店了,無奈得只好作罷,專心啃起這美味無比的兔子肉了。

    “滴!!!!!滴!!!!!!!!!滴!!!!!!!!!!!”

    忽然,如同長笛一樣卻比長笛更加刺耳的聲音在雪山之上回蕩了起來,莫凡、趙滿延、穆白正在啃着兔子肉美滋滋的洗刷自己晚上吃得那些傻x東西,卻忽然發現夜空中十幾對泛着乳白色光芒的翅膀漸漸的將這個雪山給包圍了起來。

    很快,一羣身穿着白色巡邏衣的女法師飛到了三人面前,其中一位橫眉毛的女巡邏法師走了過來,看了一眼被烤得裏焦外嫩的肥兔子,眉頭緊鎖了起來。

    “我們接到報告,有人在這裏殘害雪山小生靈,我想在准許你們進入這裏的那一刻,就有人告訴過你們不允許你們殘害任何阿爾卑斯山小生命,你們三個跟我們走一趟,我們會請示教罰處老師來處置你們。”巡邏女法師語氣不講半點情面的說道。

    “臥槽,我們打點野味吃,你們這也管,有病嗎?難不成這整個阿爾卑斯山都是你們的了!何況我們在你們學校地界吃了嗎!”趙滿延立刻就爆炸了,指着那個帶隊的女巡邏法師說道。

    “把你的手收回去,否則我視你爲反抗,那時候別怪我們不客氣!”女巡邏法師冷冷的道。

    “不客氣就放馬過來,你們今天能動得了我趙滿延一根頭髮,我算你們孫子!”趙滿延真是受夠了,直接炸了脾氣罵道。

    “老趙,老趙,先別急……”莫凡急忙勸阻了趙滿延,笑了笑對那巡邏女法師道,“我們自己回去可以吧,別那麼興師動衆的。”

    “你們配合,我們自然不會爲難。”女巡邏法師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