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白,兩份兩弄在一個人身上,應該不會疊加吧?”趙滿延弱弱的問了一句。

    “你說呢?”穆白此刻也是一陣頭疼。

    大概還有一個小時,藥力就會慢慢顯現出來了,但願那個時候布蘭妾老師是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裏,那樣她多半會當作身體不適躺着休息,可要是在外面……那畫面有點不敢想象啊!

    “穆白,你趕緊弄給解藥,我們想辦法給布蘭妾喝下去,這女人明顯是一點情面都不講的,爲了烤兔子的事情就折騰了我們半夜,這要是給她下藥,她還不得剝了我們皮嗎!”莫凡說道。

    珈藍老師是海蒂的導師,她的實力肯定極強,而布蘭妾的職位跟珈藍老師是同一個級別的,這同樣表明了這女人實力強得變態,惹到了她,他們三個真是沒有一點活路啊!

    “這東西哪有什麼解藥啊,無非是催化激素的分泌,又不是毒藥……”穆白說道。

    “我們死定了啊,我的天!”趙滿延一想到哪個布蘭妾就渾身頭皮發麻。

    “收拾行李,溜!”莫凡說道。

    三人哪裏還敢繼續呆着,分別回自己的房間去收拾東西了。

    “分開走,不然會被懷疑。”趙滿延提議道。

    三人一起走的話,很容易就被察覺了,單獨走動的話可以藉口是散步。

    莫凡往北面的門走,這裏是當時他們離開學府前往雪山上烤兔子的路徑,翻過那座雪山再轉過一個大冰封裂谷,便能夠快速的回到日內瓦湖,等事情過了就跟李教授、鄭教授道個歉,說他們實在忍受不了這個學校的規矩,要回城市裏,相信布蘭妾最後也不至於追殺出來,畢竟這件事不是那麼好提起來的!

    走到了北山門,莫凡剛要踏出去,背後忽然傳出了一個命令的聲音。

    “站住!”布蘭妾站在冰泊橋上面,目光冷冷的注視着要逃跑的莫凡。

    莫凡嚇得冷汗都出來了,轉過頭去看她那被面紗住的臉。

    用餐的時候莫凡見過她的模樣了,跟海蒂一樣美得出塵,宛如雕塑一樣完美,可此刻莫凡看見她就比看見蠍君美杜莎還要恐怖!

    完蛋,被逮住了!

    不行,打死都不能承認!!

    反正不過是一些讓身體內調有些小失衡的滋養補品,絕不會對身體有什麼損害,有可能是某些食物導致的,絕不關自己什麼事!

    “啊,布蘭妾老師,這麼巧在這裏遇到你……昨天聽了您的教誨,我意識到自己確實做得有點過分,不應該殘骸雪山上那些神明化身的小動物,所以我想到雪山上懺悔懺悔。”莫凡編出了一個謊言,說得是那麼滴水不漏。

    布蘭妾走了過來,每向莫凡多走一步,莫凡心跳就加速了幾分,面對自己心愛的穆寧雪莫凡心跳都沒有快成這個程度。

    “我在找你,你的手環告訴我你在這裏。”布蘭妾語氣說道,她的手上拿着一個小小的木盒子。

    “啊,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昨天的事情我們真的已經反省過了,而且我確實想去懺悔。”莫凡狂點着頭。

    “直到懺悔便好,我以爲你們依舊寧頑不化。這是昨夜絨兔的殘骸,我將她化成了骨灰,打算到雪山上爲它安葬,以消除它的積怨,你同我一起去吧。”布蘭妾捧着手上的木盒子,顯得幾分小心翼翼。

    莫凡臉上的表情複雜到了極致。

    手環!

    該死,他們還戴着手環,無論到哪裏這些人都知道他們下落的,也就是說他們逃跑是不可能了!

    “好……好。”莫凡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來穆白這個不專業的藥劑師調配的藥沒有起作用,這個布蘭妾看上去跟平常沒有什麼兩樣,時間也過了蠻久的。

    沒有事就好,也可能是布蘭妾修爲比較高,體質特殊的緣故吧。

    總之躲過一劫,上雪山假惺惺的做個懺悔,事情就算過去了!

    賺最近自己有點倒黴,不太適合出門惹事,還是老老實實在瀑布那裏修煉,提高精神境界好了。

    ……

    踩在厚厚的白色積雪上,莫凡跟在布蘭妾的身後一些,布蘭妾看上去依舊很正常,莫凡也越發的放心了下來。

    “我們阿爾卑斯山學府最早是一個孤兒院,有一位老禁咒法師隱居於此,她希望我們能夠保護好自己,便開始傳授這裏的孩子們魔法……她的傳承沒多久,便離開了這個世界,那些孤兒先輩們還沒有學會如何保護自己,還沒有學會在大自然在社會在存活下來,很不幸的是那年又下了一場暴雪,那些年幼的先輩們被封在了山上,等待她們的便是餓死,凍死。就在大家要昏睡沉睡在這大雪之中時,許多絨兔、許多雪狐、許多冰山小動物們鑽入到了這裏……”布蘭妾老師並沒有想象中的沉默寡言,一路上她告訴莫凡她們阿爾卑斯山的起源與爲何信仰小生靈。

    “得承認的是,我們的先輩們也做了和你一樣殘忍的事情,爲了活下來,她們吃掉了這些小生命們,用它們的皮毛來取暖,度過了這場劫難熬到了春天。先輩們意識到,那是阿爾卑斯山山神仁慈,她不願意看見我們的年幼的先輩們那樣悽苦的死去,所以化身爲小生命們來救我們。阿爾卑斯山山神是這樣的善良,寧願犧牲自己……因此,自那以後我們不會去傷害它們,也選擇跟它們一樣食素。”布蘭妾告訴莫凡道。

    莫凡聽了這個故事,心裏也是有感觸的。

    看來自己確實是犯了她們的忌諱了,沒有這些小生命們,就沒有她們阿爾卑斯山學府。

    “我可以保證,這一個月好好吃素。”莫凡說道。

    “我們已經讓採購的學員們購買了一些肉禽,只是我們這裏的人不擅長烹飪肉類,到時候需要你們自己做了。確實,我們自己選擇了這樣的素食主義,也不能強迫你們跟我們一樣,你們有你們的生活方式。”布蘭妾說道。

    “那太感謝了,我爲之前的衝動魯莽和無禮道歉。”莫凡說道。

    看來阿爾卑斯山學府也不是那麼的糟糕,有的時候也是通情達理的。

    “沒關係,很多時候我也在想,我們學府這樣封閉與壓制着人的本性,是否是一種正確的……”布蘭妾正說着話,轉過一道冰山棱面時,她步子一下子定住了,要說的話被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幕給生生的堵了回去。

    莫凡有些疑惑,走到和布蘭妾同一個位置時,發現布蘭妾嬌美的身子正微微顫抖着。

    莫凡再往前走了一步,猛的發現前方如梯田一樣有着層次的雪坡上,斑斑點點的鮮紅小屍體佈滿了整個雪山面。

    雪是那麼的潔白,血卻是那麼的豔麗,那一具具小屍體多得根本數不清,在午後明媚的陽光照射下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