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阿爾卑斯山學府一開始沒好感歸沒好感,這裏畢竟是一羣女孩們,想到她們很可能落得跟那些小動物們一樣的下場,莫凡便很難坐視不理。天籟小說2

    “莫凡,還記得明珠學府體育館的鱗皮母妖嗎,從那以後我們立志要做全世界少女們的守護使者,現在阿爾卑斯山的女學生們有難,不正是我們出手的好時機嗎,算我趙滿延一個!”趙滿延拍着胸膛正氣浩然的說道。

    “我記得你前不久才說,這鬼學校你這輩子再也不會來了的?”穆白說道。

    “你這人那麼當一回事幹什麼!”趙滿延說道。

    “到了夜裏,我們去附近走動走動吧,反正學術交流什麼的有李夕眉、石俊盛、李教授、鄭教授他們。”莫凡說道。

    “好……莫凡你確定布蘭妾老師沒有事?”穆白特意問了一句。

    “估計你配方弄錯了,或者這裏的藥物藥效有點不太相同,她確實沒有一點事情。”莫凡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

    ……

    黃昏持續了很長一陣子,烏雲呈現鏤空狀,有些稀薄得可以透射下月光,有些這濃密的一片漆黑。

    “海蒂姐姐,你又去冥修嗎?”一個少女手上捧着一個花籃,看見了亞麻色長卷的海蒂,海蒂正在往費倫瀑布的方向走去。

    “嗯,艾美拉,你種的這是雪薰衣嗎,我看到很多地方都種着。”海蒂臉上露出了少見的笑容,笑起來格外的溫暖。

    “是呢,我花了很長時間,還差幾個地方,就徹底完成了,到時候海蒂姐姐記得來看哦。”少女艾美拉說道。

    “好!”

    海蒂走向了瀑布,巨大的費倫瀑布依舊看上去龍騰蛟飛,翻滾出來的氣勢總帶給人一種會墜入萬丈深淵的恐懼,她站在了瀑布的頂端,洶涌的水流在這裏兀然的墜落,就離海蒂也不過只有一米不到的距離,她保持着身子懸浮着,目光眺望着整個不規則半月型的費倫瀑布全貌……

    保持着均勻的呼吸,越是面對險境,越不能亂了呼吸的節奏,這樣會導致意念也隨之渙散。

    這樣做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海蒂就跟一座雕像一樣站在瀑布懸崖邊沿,忽然她的瞳孔出現了變化,聚焦在了前方的空氣中。

    寶石藍的光華慢慢的籠罩在她的身上,如同皎潔無比的月光,她的目光漸漸變得凌厲,而周圍那些瀑布簾生了驚人的變化,原本它們將一泄而下,但在意念的控制下,這些費倫河的河水竟然繼續往前流動。

    要知道整個大河道到了前方就變成了懸崖,水也將順勢墜入到深潭,可此刻河道好像沿着空中無限延伸了出去那般,竟然不停的朝着前方流動……

    河水飛躍了瀑布深淵,成爲了一座白色的空中之橋,漸漸的與下方的瀑布下河流形成了一個平行,畫面壯觀而又唯美!

    水不斷的延伸,一直飛出了大概五百多米,它們終於從空中落了下來,拍擊在瀑布下河流中,驚起了一陣響聲。

    海蒂臉上又露出了微笑,這一次練習她很滿意,以往她很難能夠這麼集中精神,可以將整條河往瀑布前方繼續運出五百米,這表明她的精神又有了一層小進步。

    她的目標是大境界,以她一心三用的天賦,到了大境界之後,她的意念將會變成無所不能的強力量。

    “隆隆隆隆隆~~~~~~~~~~~~~”

    費倫大瀑布漸漸的恢復了原貌,海蒂低頭看了一眼,隱約覺得水的顏色有些渾濁。

    費倫大瀑布一直都是乾淨清澈的,它的源頭就是幾座雪山,有冰雪融化而成的一個大河與大瀑布,幾乎是不可能會有任何渾濁物體的,阿爾卑斯山往上也很少有泥漿一類的物體。

    她低下頭,目光緊緊的注視着從自己腳下流過的河水。

    忽然,一張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中凸出來的臉出現,這張臉蒼白到了極點,臉頰上又有兩道還在溢出鮮血的傷口,最駭人的還是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海蒂……

    而很快,這張臉又隨着水流的涌動快從海蒂的視線中飄過,海蒂很快看到了她滿是傷痕的身子,看到她被水泡得晃動的衣裳,看到他一雙蒼白的腳,嬌小無比……

    海蒂整個人都呆住了,眼中佈滿了驚恐之色!!

    時間相當短暫,不等海蒂清醒過來,那具身子就從海蒂腳下的河水裏流淌而過,然後猛的墜下了瀑布懸崖!!

    水並非渾濁,而是被染上了鮮血,還有一具跟着費倫瀑布河流飄下的屍體,一切來得那麼突然與驚悚,以致於等到那嬌小的身體扎入到深潭底下後海蒂都忘記了用意念去阻攔!!

    “啊~~~~~~~~~~~~~~~~~~~~~~~~!!!”

    很快,海蒂的尖叫頓時撕破了這個寧靜的夜!

    ……

    ……

    第一個趕到的是布蘭妾,她喚了幾名巡邏學員前去深潭下面打撈。

    海蒂坐在瀑布旁公園石凳上,整個人有些失魂落魄。

    她修爲是高,可她一樣涉世未深,甚至她這是第一次離死人那麼得近,尤其是她從自己腳下的河水飄過去,那一雙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那一幕,給她造成了極大的心靈衝擊,到現在渾身還不自覺的抖麻。

    莫凡、趙滿延、穆白趕到的時候,正好聽到巡邏人員大喊着,顯然是找到了被衝擊到水潭底部的那個女孩了。

    “我……我不久前才和她說了話,她很高興的告訴我,她快完成了她的作品。”海蒂有些魂不守舍的說道。

    等冷靜下來之後,海蒂意識到那個飄下去的女孩正是跟自己打過招呼的女花匠,艾美拉。

    她是阿爾卑斯山費倫學院的造型師,所有的花叢、牆畫、路燈掛飾、門口的花環門都是她自己做的,她是一名植物系的法師,修爲並不是很高,但卻熱衷於此,整個學院的人都認識她,稱她爲費倫小仙靈。

    她是一個孤兒,有一段很糟糕的過往,到了這裏之後便好像對一切都充滿了希望,做着自己擅長和喜歡的事情,給整個費倫學院一個最美的景色,大家也都很喜歡她。

    她明明還有那麼長的生命,她這般善良有愛勤勞,一定會得到更多人的讚許,會遇到心儀的男子,會經常帶着跟她一樣熱愛花的孩子回阿爾卑斯山學府……

    但就這樣結束了。

    ……

    海蒂和布蘭妾都不怎麼敢去看女孩的屍體,由於衝到了深潭下面,她的身體關節明顯扭曲變形了。

    那些巡邏人員其實也一樣,面對這種事情一樣覺得可怕,以往要是出現了這種事情,都是會通知聖裁院,讓聖裁院那邊人來解決的。

    不過不知道爲什麼,這一次院長並沒有通知聖裁院,反而讓現場的人不能夠傳出去。

    “我去看看吧。”莫凡看了一眼這些女孩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這些姑娘們修爲是很高,但她們缺少到外面歷練的次數。

    莫凡剛拉開了白色的布,這個時候雪莉爾有些憤怒的走過來,指着莫凡罵道:“你這是要做什麼,人都死了,還這樣褻瀆!”

    “你就給我一邊去。”莫凡極不耐煩的站了起來,身上的氣勢一下子龐大了幾分,壓得雪莉爾連氣都喘不過來。

    “雪莉爾,退下去!”布蘭妾說道。

    “老師,她這個無恥之徒……”

    “閉嘴!到底是誰允許你這樣沒有一絲絲的教養,沒有看見他這是在檢屍嗎,難道你認爲擒獲這個惡棍兇手一點都不重要,你這樣搗亂就是尊重死者?”布蘭妾怒斥道。

    雪莉爾呆住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會被自己老師這樣訓斥,眼淚都快要掉落下來。

    布蘭妾是雪莉爾的導師,以往雪莉爾一直都受到布蘭妾的寵愛,爲人也顯得驕縱傲慢,莫凡看到布蘭妾罵雪莉爾,心中一陣暗爽,不枉自己願意親自出馬幫助布蘭妾抓兇徒。

    “我們已經在校區附近巡邏了,可惜學院太大,人數太多,很難一一照料。”莫凡嘆了一口氣道。

    檢查了一下女孩的狀況,莫凡看得也不免涌起一陣憤怒,女子身上很多地方都被割開,臉部、背部、腿部、腹部、肩部……多半遭到了捆綁或者禁錮,讓她無法掙扎,任由身上的那些靜脈血管慢慢的流逝,直快要死亡的時候被扔到了費倫瀑布裏。

    她在瀑布裏飄着的時候應該還有生命跡象,大概飄了幾分鐘後才死亡的。

    “那個,布蘭妾老師,麻煩幫我檢查一項,我來不太合適。”莫凡對布蘭妾說道。

    “好。”布蘭妾走了過來,她顯然也認得這個叫做艾美拉的女孩,目光有一些迴避。

    莫凡靠近了布蘭妾一些,湊到她耳邊低聲呢喃着。

    布蘭妾有些意外,但還是站在那裏沒有動,任由莫凡靠近過來,感受到那有些火熱的呼吸氣息,布蘭妾顯得幾分不太自在。

    “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只是想做一些分析。”莫凡說道。

    “我明白。”布蘭妾點了點頭,慢慢的蹲下身子,開始檢查莫凡所說的那一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