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東海魔法協會的總部立于閩江口的鼓浪嶼,這座精致的南方小島除了是人們旅游名地之外,也算是東部沿海一帶相對權威的魔法聖地,由于東海魔法協會直屬于國際亞洲迪拜魔法協會,東方明珠法師塔即便作為國內最大的魔法總部,也很多時候無權干涉東海魔法協會。

    隸屬亞洲迪拜魔法協會歸隸屬,這畢竟是國土協會,東海杭州以下,南海到東海連海這一代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東海魔法協會在處理。

    鼓浪嶼上,游客暫時已經被禁止,但是輪渡上依舊可以看到游客們、當地人們排成排的隔水觀望,注視著鼓浪嶼上那不斷涌動的魔法之光,即便有各種結界在保護著,海水依舊被驚擾的翻騰不已。

    “發生了什麼事嗎?”有人禁不住問道。

    “世家之斗啊,每年都會在鼓浪嶼上進行的,像比較有名的東方世家、白之世家、南榮世家、大黎世家、林氏世家……都在上面啊。”一名來這里看熱鬧的魔法師說道。

    “他們是在切磋嗎?”

    “可不是嗎,每個世家底蘊都很足,關于這一整片的許多有爭議的資源,究竟落入誰口中,還不是拳頭大的說得算,比如說南嶺銀藥山,藍光礦脈,火果森林,秘晶沙洲……這些哪個不是印鈔機級的大資源啊,政府管理遠不如那些家家有技術的世家來得有利潤,所以多半都是世家在獨佔,政府分點紅的模式。”那名看熱鬧的法師說道。

    “原來如此,看那魔法光芒,好像還夾雜著高階魔法,打得夠凶的,可惜我們這里看不到,也不知道是哪位高手。”

    “今年南榮世家風頭極盛,多半很多大油水都會落到它們手上,你們沒听說嗎,在飛鳥市北面往南嶺森林方向上出現了一個大碎晶礦,很多世家都瘋了,大打出手……”

    “飛鳥市?我听說凡雪山不是成立在飛鳥市嗎,你說的那個位置豈不是離凡雪山很近,既然這樣那大碎晶礦豈不是該歸凡雪山所有?”

    “拉倒吧,凡雪山只是門族,算不上世家,這種大礦脈即便出現在他們的領地里,你以為一頭小羔羊能夠抵擋得住那些凶狼世家們的爭搶?”

    “說得也是,世家畢竟底蘊都太足了。”

    ……

    ……

    鼓浪嶼上,眾多法師圍于斗場外,藍色的水花天幕結界將整個斗場都給籠罩了進去,鼓浪嶼不大,也相當脆弱,一個超階魔法要是毫無阻擋的落在整個島嶼上,也可能將它抹去一半。

    所幸東海魔法協會總部一直在此,各種禁制、各種結界,使得小小精致閩江口麗島始終都保持原貌,美麗而別具風情。

    “嘩啦啦!!!!”

    洶涌的深藍色大浪如同一頭猛獸那般撞向了一名穿著鮮艷的男法師身上,這名男法師身上的火焰被澆滅大半,整個人更是被浪之猛獸給打飛了出去,癱軟的跌倒在結界邊緣。

    “大黎世家,黎靈勝!”

    隨著一位老法師裁判的宣讀,站在斗場上操控著水之狂浪的清秀男子緩緩的露出了笑容,那雙炯炯有神的眼楮帶著幾分趾高氣昂的對倒在地上的另一名男子道︰“還以為你能夠讓我多出幾招,結果和之前那些家伙一樣,全是草包!”

    “你……你不要出口傷人!”穆臨生非常氣憤的說道。

    說著這句話,凡雪山的幾名零星成員急忙跑了上去,將受了重傷的田庭步給攙扶了下來。

    “若不是因為大碎晶礦脈有一部分正好在你們領地里,你們這小小的門族真以為會有資格坐在這里和我們這些世家一起議事?人啊,總是得吃一點狠的教訓才會有點自知之明。”黎靈露出一副從容淡定的樣子。

    似乎擊敗來自凡雪山的田庭步這種小角色根本就不算什麼。

    “還是我來吧……”穆寧雪目光變得凌厲了幾分,一副要應戰的樣子。

    “不行,絕對不行,你作為我們凡雪山的家主,哪有親自上陣的說法,更何況你出手對付黎靈這種人,豈不是直接說明我們凡雪山低人一等。”穆臨生立刻阻攔道。

    世家的大部分比試都會選擇年輕一輩出戰,老一輩的人大都高階,有的甚至是高階,打出脾氣來的話,很容易就把鼓浪嶼給弄沉了,魔法協會也是明文規定,年齡超過30歲的世家法師是不能私斗的!

    田庭步是凡雪山成立沒多久慕名而來的一位閑散法師,修為其實算很不錯了,但和黎靈比起來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甚至連一招都抵擋不住。

    “寧雪,我知道你急切想要壯大凡雪山,但總是收這些歪瓜裂棗做成員,真的很難成氣候的……那麼多世家都是具備了很多年的底蘊,你這凡雪山要想真正收到東海魔法協會的年會邀請函,也不知是何年馬月。”南榮倪就坐在離穆寧雪不到兩個座位的位置上。

    在過去,南榮倪總能夠把自己偽裝得很溫柔賢淑,很善解人意,不輕易用一些刻薄的話去傷害任何人,事實上在平時南榮倪也把自己做得很好,世界學府之爭大賽後,她獲得了許多追捧又善待他人……只不過,一見到穆寧雪,南榮倪覺得自己沒有必要戴著那個面具。

    她用一種好朋友的語氣勸慰,話里的輕蔑和嘲笑卻是那麼直接。

    穆寧雪確實也沒有想到這次出席東海魔法協會的年度世家會議會遇見南榮倪,更讓她感到幾分不適的是,這里所有的世家對凡雪山都帶著幾分不屑和嘲弄……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清楚,穆寧雪自立門戶又以穆氏世族為敵,那等于將所有追隨她的人帶向前途的墳墓。

    “穆寧雪,你們的人都輸了,那就不必對大碎晶礦有什麼幻想。”主持這次世家會議的正是東海魔法協會的長老林澤。

    魔法協會長老一職類似于議員,至于其地位的高地就看這個魔法協會的級別了。

    像東方明珠法師塔的長老,其級別跟國家議員相當。

    東海魔法協會這邊的長老也不過只比國家議員低上一個小級別,由于他們管理著所有魔法師,所有世家,實權有的時候比議員還大。

    “這與輸贏沒有關系吧,根據我國魔法協會的規定,新挖掘的礦脈歸屬權70%為政府和魔法協會,10%歸發現者,20%將給予領土所有者,即便是我們輸了,也沒有一分一毫都不給我們的道理!”穆臨生非常不滿的道。

    “首先,我們這里是東海魔法協會,明珠塔是什麼方式來裁定的,跟我們沒關系,我們只按照我們東海魔法協會的方式。其次,碎晶礦脈發現者不是你們的人。接著,你們是門族不是世家,按照規定這種級別的礦脈是沒有爭奪勸的,你們運氣好,礦脈有部分在你們領土,這才將你們喚來商議。最後,這場公平的對決你們輸了……”林澤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時其他幾位世家的掌事者也都是點頭贊同,只要把最大塊的給吐出來,他們每個世家都可以多分一杯羹,這樣一個礦脈每年能挖出多少鈔票啊!!

    “公平??你們以世家力量和我們一個剛成立的門族對決,也好意思說是公平!”穆臨生有些憤怒的道。

    “要怪就怪你們自己技不如人吧!”黎靈笑著說道。

    “哼,你們這無非是聯起手來吞掉礦脈,欺我凡雪山無人!”穆臨生指著那些惡心嘴臉的世家掌事者。

    南榮倪看到穆臨生那副激動憤惱的樣子,反而在那里掩嘴直笑,小小聲的對穆寧雪說道︰“你是從哪里找來這樣一個只會撒脾氣卻沒有任何本領的掌舵人啊,他要聰明一點的話就應該在你們來之前就告訴你,這大碎礦脈你們是沒有一點希望的。”

    穆寧雪看了一眼南榮倪,淡淡的想吐。

    南榮倪見穆寧雪一句不言,卻越發的得意。

    世界學府之爭上,穆寧雪可是所有人關注的焦點,她和穆婷穎都險些被遺忘角落。

    還好,穆寧雪是選擇了一條死胡同的路,自立門戶,南榮倪還真擔心她會加入到其他權勢龐大的世族里,那樣她想要穆寧雪不好過就有點難了。

    “我來會會他吧。”就在凡雪山被群起攻之時,一個女子平淡如水的聲音傳了出來。

    其實不是凡雪山沒高手,派出一個柳茹來,基本上可以把這幾個世家所謂的年輕俊杰給虐個體無完膚,但柳茹身份尷尬,基本上是不可能參與這種正規比斗的!

    一開始,穆寧雪以為說話的是柳茹,她有些看不過這些人如此欺凌凡雪山,讓穆寧雪很意外的是,說話的人竟然是芍雨。

    芍雨是芍女的本命,她離開煙台後便一路往凡雪山,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挑戰穆寧雪。

    穆寧雪是國內年輕一輩女法師中最強的了,像挑戰她的人其實非常多,大多被拒之門外。穆寧雪知道芍雨從一開始就打算來挑戰自己後,倒沒有拒絕,只是希望她等到這次東海世家會議結束後再來。

    芍雨也無事可做,便跟著穆寧雪一起到了廈門鼓浪嶼東海魔法協會。

    哪知道,芍雨似乎也看不過眼了!

    “可你不算是我們凡雪山的人。”穆寧雪說道。

    “暫時算,等我們之間的比試結束後,我若輸了,加入你們凡雪山也無妨。”芍雨說道。(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