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你也跟我走一趟吧,有什麼話到佩裏院長那裏說。”橫眉毛的傑西說道。

    “先將她解開,她又不會跑!”莫凡說道。

    “不行!”傑西非常強硬的說道。

    “莫凡,算了,我想她們會將我控制起來確實有值得她們這樣做的原因。”李雨娥搖了搖頭,示意莫凡沒有必要和阿爾卑斯山巡邏法師做衝突。

    看着李雨娥被跟犯人一樣帶走,莫凡那個氣啊,這個阿爾卑斯山學府的女人大多數是一羣智障嗎,李雨娥是一個心靈系法師,她的實力估計都還沒有那個叫做艾美拉的少女強,怎麼可能將她殺害,更不可能完成虐殺上千雪山小生靈的這個艱鉅任務!

    莫凡自然要跟上去,當初在紐約,因爲自己她受了重傷,承受了那麼多的痛苦還險些被裴歷給殺害,莫凡本就感到愧疚了,現在看到她被冤枉,怎麼也不可能坐視不理!

    跟到了費倫之堡,莫凡發現珈藍老師、布蘭妾老師都不在,唯有一個佩裏院長坐在一把方方正正的藤椅上,目光凌厲的注視着被押解過來的李雨娥。

    李雨娥站在那裏,她的那份氣質並沒有因爲自己成爲了嫌疑犯而散去。

    “嫉妒確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它會腐蝕人心,操控精神與靈魂。”佩裏院長緩緩的對李雨娥說道。

    李雨娥看着她,沒有做出反駁。

    “佩裏院長,請你告訴我爲什麼要懷疑這件事是她做的?”莫凡真的覺得莫名其妙。

    “這裏沒你什麼事了,作爲一個前來交流的學員,你只要好好的聽課,至於我們怎麼處理兇手,那是我們阿爾卑斯山學府的事情。”佩裏院長話語中帶着幾分威嚴。

    “她是我朋友,怎麼不關我的事!”莫凡有些被氣到了。

    這佩裏院長也是一個腦殘嗎,無憑無據的就把人抓起來,難不成是要讓一個跟這件事毫無牽扯的人來背這個黑鍋,來平息整件事情?

    “你可以走了。”佩裏院長冷聲說道。

    “不可能!”莫凡沒有走,就站在李雨娥面前。

    “你在世界學府之爭裏傲視羣雄,但你別忘了,你在我面前什麼都不是!”佩裏院長忽然站了起來,身上的氣勢徒然暴增!

    就在這一刻,莫凡感受到了佩裏院長中老年帶着幾分臃腫的身軀一下子變得巨大無比,宛如一座大山壓了下來,莫凡感覺自己全身都在抖索,在被這力量壓得無法再站直身子!

    莫凡完全沒有想到這個佩裏院長會對自己施展氣場壓迫,這氣勢比整個費倫瀑布傾斜下來還要恐怖幾分,雙腿發顫得快要跪倒在堅硬的石塊地板上……

    咬着牙,莫凡沒有讓自己跪下,他目光狠狠的注視着這個蠻橫無比的佩裏院長。

    從自己和布蘭妾去稟明雪山小生靈事情的時候,莫凡就感覺到這個佩裏院長不像是什麼好人,果然這傢伙就是一個典型的無良上位者,對那些她掌管的人根本沒有一點真正的憐憫之心,腦子裏只有那個什麼卡薩世族!

    “莫凡,你先走吧,阿爾卑斯山學府從來都是公正的,她們不會對我如何。”看到莫凡被巨大無比的氣場給壓得快喘不過氣來,李雨娥有些慌了,急忙說道。

    “她入學府僅僅一年,本身就存在很多的可疑和目的性,何況她的身上還沾有艾美拉的血,這一點就足夠表明一切了。你只是一個學生,不要妄想挑釁我作爲阿爾卑斯山費倫學院院長的威嚴,更不要質疑我的判斷,如若再這般無禮,視我們阿爾卑斯山的規則法律爲無物,我會代替你們明珠學府的長輩給你一些教訓!!”佩裏院長語氣加重,每個聲音灌入魔法的腦子裏就像是一次重錘敲擊,讓莫凡有些暈眩之感。

    “佩裏院長,他只是問明情況,就不比如此了。”這時另一位導師勸說道。

    莫凡一直在支撐着,無論佩裏院長將她的氣場釋放得有多徹底,莫凡都沒有讓自己垮下,但佩裏院*已經壓制得讓莫凡說話都有些困難了。

    “證據確鑿,動機明確,我一直公正處事,從不會冤枉任何人!!李雨娥,你的袖子上沾着艾美拉的血跡,艾美拉臨死前一定是祈求你能夠對她仁慈,但你沒有,你掃開了她,還殘忍的傷害了她,袖子上留下的血跡卻讓我們所有人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佩裏院長怒斥道。

    李雨娥緩緩的擡起了手來,目光注視着自己袖子下面的一個變成了茶色的血斑。

    這血斑什麼時候印上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沒有想到我們學院有一件覓血器皿,即便被洗得再幹淨的手,只要沾染過鮮血就一定會被尋到。沒有人可以在阿爾卑斯山學府行兇還逍遙自在!!你會受到應有的懲罰!!”佩裏院長繼續指着李雨娥說道。

    李雨娥看着佩裏院長,目光同樣沒有避讓。

    她沒有辯解,一句也沒有,從佩裏院長這樣的雷厲風行便可以知道,無論你辯解什麼,她都會將罪責一股腦兒的傾倒在自己的身上,說多了反而被她不斷的當做是有利的證據。

    在一個本就不公平,不公正的“公堂”上,你的辯解是沒有一點意義的。

    “這就是你們阿爾卑斯山學府!!不講半點道理,胡亂的讓一個無辜的人來頂罪平息事件,堂堂院長對一個前來學習交流的學生施展領域強迫屈服!!!”莫凡瞳孔中射出了怒光。

    他是被壓制了呼吸,導致他難以說話,可這並不代表莫凡便會就此放棄!!

    “住嘴!”佩裏院長大怒,她自己都沒有想到施展出了全部威壓之力這小子還能夠說話,還能夠站立着!

    “該住嘴的是你,滿嘴噴糞的老太婆!”莫凡怒火焚燒的大罵道。

    “莫凡……”李雨娥看着莫凡,看到了他因爲抵擋佩裏院長的壓迫而全身青筋暴露,更聽到他全身骨骼在響……

    “上次在紐約沒保護好你,讓你受了那麼重的傷。這次,我不會讓她們傷害到你,你放心!!”莫凡堅定不移的對李雨娥說道。

    李雨娥看着他,不禁有些出神。

    孑然一身這麼多年,第一次感受到這種不帶一絲別有目的的保護,心裏暖暖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