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沒有接着說下去,他要求大家一起前往羅亞花園。

    衆人移駕羅亞花園,這裏仍舊保持着被封閉的狀態,高高的圍牆有幾分破敗的跡象,也沒有人去修正,羅亞花園旁邊還有一個小圍欄藥地,也因爲這裏的不祥而荒廢了,上面雜草叢生。

    “我們進去吧。”莫凡說道。

    “莫凡,你直接說吧,進去就算了。”布蘭妾考慮到珈藍老師和佩裏院長的心情,開口阻止道。

    “好,直接說也行。”莫凡走到了羅亞花園的鐵柵門前,指着裏面的土壤說道,“尤萊的血,滴落在了這片花園的泥土裏,羅亞花卻沒有開,你們知道原因嗎?”

    “她在撒謊,她是個叛徒,原因就這麼簡單。”伊迪絲說道。

    莫凡笑了笑,眼睛掃了一眼穆白。

    穆白卻跟看白癡一樣看莫凡,他沒有想到莫凡還真玩起了神探的架勢,電視劇看多了吧!

    “說來也巧,我們剛來的那幾天,趙滿延肚子不太舒服,於是讓略懂配藥的穆白去弄了一些身體的藥物,結果發現明明是一個很簡單的藥物,卻一點都不管用。”莫凡說道。

    趙滿延一頭霧水,自己什麼時候肚子不太舒服了?

    他剛要做解釋,莫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只有兩人才可以聽得見的聲音道:“難道你想讓她們都知道我們給布蘭妾老師下春藥嗎?”

    “哦哦,確實。”趙滿延反應也很快,馬上順着莫凡說的去認同。

    “穆白,你說下爲什麼藥效會失靈。”莫凡說道。

    穆白明白了過來,指了指羅亞花園旁邊的那個荒廢草藥地,開口道:“我在這裏摘了一株清蘭草,起初我一直想不通原因,後來我又從這裏摘了一些其他的草做了一下實驗,發現生長的所有植物,藥效都被大幅度的延時了,或者就是直接失效了。”

    “那又有什麼關係,這本來就是荒廢了的,藥效有問題很正常,沒準本身就是雜草物質。”伊迪絲不耐煩的說道。

    “如果你這還沒有明白,要麼說明你的智商有問題,要麼說明你還在掩蓋什麼。”莫凡冷哼了一聲,目光凝視着伊迪絲。

    伊迪絲愣了一下,隨後做出了不解的樣子。

    其他人都保持着沉默,神色凝重,尤其是佩裏院長和珈藍老師。

    莫凡的話語意思其實很明顯了。

    “這裏是最靠近羅亞花園的地方,可以說土壤都是相似的,確實禁咒魔法是不可能出錯的,但那位精通植物的人卻偷偷改變了土壤的屬性,讓那些沒有帶任何謊言的血滴落在土壤上時,根本無法和真正的羅亞花形成聯繫。”莫凡說道。

    “我們明明在說艾美拉的事情,爲什麼又跑到這件事上!”雪莉爾氣憤的說道。

    “你是豬嗎?”莫凡罵道。

    雪莉爾更加憤怒,差點要與莫凡拼打起來。

    布蘭妾卻狠狠的呵斥了雪莉爾。

    “把事情聯繫在一起,其實這些就真得很簡單了。艾美拉一直要完成她心中的完美作品,哪怕羅亞花園是被封了,她也還是夜裏偷偷的潛到這裏來,但很快她發現了這個羅亞花園的土壤有問題,那個害死了尤萊的人怎麼可能讓她把事情給說出去,所以艾美拉落了一個和尤萊一樣的下場!”莫凡重重的說道。

    最初,莫凡一直認爲大肆殺死那些小動物的人,是對阿爾卑斯山學府有着很深積怨的人,但到後來李雨娥被頂替罪名時,有人說她是故意佈置恐嚇衆人,然後她好藉機除掉跟她競爭的艾美拉。

    這個說法對了一半,大肆殺那些小動物褻瀆阿爾卑斯山神靈確實是爲了掩人耳目,這樣艾美拉死了,就根本不會有人懷疑到羅亞花園這件事上。

    莫凡承認自己是一個半吊子獵人,思維邏輯並沒有靈靈來得那麼嚴謹,差點就被這個狡猾的傢伙給誤導了,可隨着李雨娥跟自己描述艾美拉的傑作,隨着穆白這個腦殘真的跑去查明春藥失效的原因,再到行兇者對赫卡薩下了毒咒,莫凡也算是有眉目了。

    最後,等珈藍老師和佩裏院長補齊了尤萊的事情,一切就豁然開朗了。

    “是真的嗎,布蘭妾老師?”佩裏院長轉過頭去,目光注視着布蘭妾。

    布蘭妾一直在莫凡身旁,想來她也是知道這些的。

    布蘭妾老師點了點頭道:“是不是真的,佩裏院長將那裏的土壤帶出來一些,讓植物系的老師仔仔細細的做分析,便會知道答案了。佩裏院長、珈藍老師,尤萊沒有撒謊,也沒有背叛,她是被人害死的。”

    佩裏院長和珈藍老師重重的呼吸聲都可以聽見,她們看着羅亞花園,目光穿過鏤空的鐵欄門溼潤模糊中似乎看到了一個女孩站在泥土上,目光堅定不移,臉龐卻蒼白無比。

    知道真相的這一刻,佩裏院長和珈藍老師都好像失去了魂,迄今爲止她們都認爲尤萊是她們所教導過的最優秀的學生,她對魔法執着熱情,她與她們爭執教條錯誤的認真模樣,兩位老師記憶猶新。

    “那麼……這些究竟是誰做的?”佩裏院長過了許久,纔有些失魂落魄的說道。

    “她。”莫凡指了指其中一個人。

    大家有些愕然,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雪莉爾的身上。

    雪莉爾自己也是一副驚訝不已的樣子,隨後更是惱羞成怒的對着莫凡罵道:“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從沒有做過對不起尤萊和艾美拉的事情。”

    “我說是你了嗎,智障,讓開,我指的是你後面的傢伙。”莫凡毫不客氣的罵了回去。

    雪莉爾又驚又惱,卻還是轉了過去,等她看到自己身後站着的人時,臉上立刻佈滿了難以置信之色。

    “伊迪絲??”佩裏院長比雪莉爾還要吃驚,甚至自己搖起頭來,怎麼都不相信行兇者是伊迪絲。

    伊迪絲面無表情,她就站在那裏,整個人像一座冰雕,沒有一點生氣。

    “你舉報我們在雪山上吃烤兔子的事情,我還記得。”莫凡對伊迪絲說道。

    “哼。”伊迪絲用鼻子回答莫凡。

    “我們也很奇怪,明明那天夜裏我們三個人是偷偷摸摸的離開了學院,偷偷摸摸的到了雪山,那裏空無一人,憑什麼你跟雪莉爾會知道我們在那裏烤兔子吃?這幾天我才明白,你那天夜裏也在雪山,你正在佈置你的傑作,將那些小生靈殘忍的禁錮,殘忍的聚集,然後選好時間殘忍的殺害,爲了不讓到處亂跑的我們妨礙到你的計劃,你把巡邏隊她們給招來了,將我們趕走。”莫凡說道。

    伊迪絲沉默着,眼神有了一些複雜的變化。

    “噢噢,我說呢,一個雪絨兔子腿部怎麼會被凍傷,輕易被我們抓到,原來是有人施了魔法。”趙滿延恍然大悟道。

    “雪莉爾一開始處處針對我們,這次舉報,我們也以爲是你們故意找我們麻煩……那天我和布蘭妾老師去雪山看到了那一幕,而你悄悄的繞過了我們,回到了學校,做得神不知鬼不覺,讓我們誤以爲是有什麼高手要來報復阿爾卑斯山。”莫凡說道。

    “你想怎麼說怎麼說吧。”伊迪絲說道。

    “雪莉爾,舉報的人是你沒錯吧,但告訴你我們在雪山上做壞事的人,是伊迪絲,對嗎?”莫凡問道。

    雪莉爾有些呆若木雞,過了好一會才點了點頭,並對伊迪絲說道:“伊迪絲,你那天晚上確實在雪山?”

    “伊迪絲,爲什麼要這樣做!尤萊、艾美拉和你又有什麼仇怨,你要這樣對待她們!”佩裏院長看着伊迪絲,身子已經在劇烈的抽搐了。

    伊迪絲是她佩裏院長的弟子啊,佩裏院長怎麼都不會想到這一切竟然出自自己親自教導的學員之手!!

    “老師,你就這麼相信他?他連證據都沒有!”伊迪絲說道。

    “證據?”莫凡笑了,笑容一點溫度都沒有,他指着羅亞花園,對伊迪絲道,“你敢站在裏面嗎,你敢站在混合了尤萊和艾美拉所有鮮血的土壤上用你的靈魂起誓,這一切都不是你做的嗎!”

    “有何不敢!”伊迪絲說道。

    “伊迪絲,不要再狡辯了!!莫凡從佩裏院長那裏借走了覓血器皿,你爲了不讓人再發現土壤有問題,冒着風險將土壤給轉移,轉移的地方是你自己的院子……你知道嗎,當覓血器皿的光芒照耀在你的後院,照耀在你的盆栽時,尤萊的血被映得和夕陽一樣鮮紅,你睡在這樣一個屋子裏,難道從來就沒有一絲絲悔恨和恐懼嗎!!”布蘭妾老師凝視着伊迪絲道。

    這番話迴盪在荒廢的草藥地上方,也迴盪在伊迪絲的腦海裏。

    “即便到現在你們還對她念念不忘,她到底對你們施了什麼妖術,讓你們每個人都這樣對她!我遵照你們的規矩做事,永遠都不會也不敢有任何的逾越,你們卻沒有半點留意,爲什麼她一二而在再而三的挑戰你們的底線,包括挑戰整個阿爾卑斯山學府的尊嚴,你們都可以原諒她!!”伊迪絲擡起了目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佩裏院長!

    “她想要加入帕特農神廟,便已經是背叛。我很難想象你們竟然可以允許她以另一個身份加入到帕特農神廟。你們可以原諒,我無法原諒,她已經侮辱了阿爾卑斯山,所以她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更不配繼續受到你們的恩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