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中午時分,懶得下去吃飯的莫凡和靈靈坐在了信號塔的最頂端,迎著呼嘯凜冽的高空之風,一邊吃著打包上來的廣東美食,一邊享受著將整座城市高樓大廈踩在腳下的感覺。籵k f|

    前面是維多利亞廣場,地面上的行人已經小到如微弱的小斑,他們即便在行走著也跟靜止沒有什麼區別。

    漸漸的有一對金色的翅膀從維多利亞廣場中飛了上來,穿過了那些摩天大樓的穹頂正向這500米高信號塔靠近,他的雙手提著兩袋熱乎乎的塑料盒,香味已經從里面溢了出來。

    “來,剛出籠的腸粉,還有這個牛肉丸,這個是叉燒包……”趙滿延一一把東西放下。

    一不留神的他讓一盒產餐盒被凜冽的狂風給卷走,于是就看見白色的塑料盒化作了小小的飛俠,正在城市的上空飄搖,不見下落,反而越飛越高……

    “別亂扔垃圾啊!”莫凡說道。

    “我也不想,這里風太大了,又不是老子提議在這上面吃東西的……”趙滿延說道。

    都說,一旦你在一群朋友之間第一個有了車,那麼你會瞬間成為這個群體的公用司機,這個準則在法師圈里也受用,一旦你他媽有了翅膀,或者風系修煉到了高階,什麼打包飯,送東西,緊急救援,全都是會飛的人去做。

    “我草,我叉燒包。”趙滿延一個手滑,熱乎乎的叉燒包落了下去,他立刻目光轉向莫凡。

    莫凡對此無動于衷,他絕對不會用自己的空間系魔法去給一個傻x撿掉下去的叉燒包的,他還要振振有詞道︰“廣州空氣質量很差,到處都是灰塵,你這叉燒包這樣落下去,掉個一百米就跟在泥土堆里打了一圈滾,還吃個毛線。”

    “不想幫就他媽少廢話。”趙滿延不甘心,他就喜歡叉燒包,喜歡那柔軟面團和蜜汁叉燒肉混合在一起的甜膩口感,他猛的崩直身子,宛如一位專業的跳水運動員那樣倒插下,追著那口肉包子。

    莫凡和靈靈也沒理他,繼續美滋滋的品嘗著自己的食物,不過下面很快就傳來一片尖叫聲,大概是他們認為又有人跳樓了……

    “想好對策了嗎?”莫凡問靈靈道。

    “想好了。”靈靈點了點頭。

    ……

    ……

    武夷山審判會

    角怪山為武夷山審判會的大山基地,武夷山審判會主要掌管南嶺南境,除了要監管獨眼魔狼部落之外,主要也負責福建、江西一帶的罪犯。

    角怪山高亭會議樓中,一名年紀大概在四十歲出頭的婦人獨自坐在天頂露台上,高山上的陽光暖洋洋的曬在遮陽傘上,隨著午後的偏斜,遮陽傘的陰影已經轉開了,而那婦人對此依舊沒有察覺,她坐在那里,雙目帶著幾分恐慌的凝視著前方峰巒重疊,凝視著前方的高谷懸崖……

    “難道他們察覺到了什麼??不可能,我已經做得很隱秘了,他們是不可能發現我的!”婦人在那里自言自語著,一雙淺灰色的瞳孔不停的晃動著。

    她的雙手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褲子,過了許久才松開。

    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般,這女人猛的站了起來道︰“不能讓他們找到我!”

    “什麼不能找到你,程英姨姨,你知道嗎,靈隱審判會的冷青審判長被暗殺了,據說是殺手殿的人干的,現在審判會高層怒不可止,已經下令緝拿殺手殿的人!”一名年輕的女審判員走了過來,小小聲的說道。

    程英看了一眼這名女審判員,確認她不是故意來試探自己之後,她那眼中閃過的凶意才消失。

    “我有點事要處理,替我和監察長說一聲。”程英說道。

    “姨姨,你都糊涂啦,你就是監察長……怎麼曬一會太陽,腦袋都曬壞了。”那個女審判員頓時笑了起來。

    “哦哦,以前我總是習慣向羅監察長匯報,十來年了都是如此。”程英解釋道。

    “羅監察長也是,說病就病了,提前離開了這個位置。不過,他要是沒有重病,姨姨您也不會坐到這個位置上。”女審判員說道。

    “別瞎說!這種話以後別讓我再听到。”程英臉色一沉,嚴肅無比的說道。

    “對不起,我嘴快了。”年輕的女審判員說道。

    “告訴下面的人,我這兩天有事,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交給審判長處理。”

    “好,可姨姨您去哪?”

    “問那麼多做什麼,我把你從你母親那邊接養過來,不是讓你問這問那,而是要你做好你的本分,要你听我的話!還有,冷青曾經向我們這里發過密文,請求接應,由于她說的地點是昆明,我讓你將信息轉遞給昆明那邊審判會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冷青死了,上頭一定會追究下頭人的過錯,你若不想無緣無故背上這個黑鍋,那就給我守口如瓶!”程英重重的說道。

    “啊,這都會怪到我頭上,我安全是按照指示行事的啊!”甦青青說道。

    “一個審判長死了,總得會人付出代價,假如無法緝拿到真凶,上頭沒法交代,無法平息靈隱審判會的憤怒,那就一定會抓一個替罪羊來將事情給壓下去,誰來做這個替罪羊,無非就是犯錯的人,你平常犯錯誰都不會去追究,遇到事情了,你的錯誤就可能變成致命的,哪怕這件事壓根與你無關!”程英語氣加重的道。

    “我……我會保守好的,姨姨,還是你對我好,這些年要不是你告訴我怎麼做,我肯定還在底層法師里掙扎,我那個該死的媽媽除了成天酗酒罵我拿我出氣之外,什麼都沒有教給我。現在那些對我很差的人知道我是審判員後,都對我畢恭畢敬的。”甦青青說道。

    “你很感謝我?”程英看著這個思想略顯幾分單純的女子,不由挑起眉毛問道。

    “那是當然。”

    “那再幫我做件事,別讓其他同僚知道,我不是很相信他們,听說審判會里也有內奸,我不希望被居心不良的人影響到了我的決策。”程英說道。

    “沒問題。”

    ……

    ……

    角怪山西面為飛崖橋,架設在兩座山峰之間,由于另外一座山峰早年出過事,那里基本上荒廢了,飛崖橋也就此成為了一個擺設。

    冰冷的吊橋上,一個年輕的女子身體懸掛在了吊橋側欄上,雙腳更是浮于峽谷河上。

    “姨……”女子拼命踢腿掙扎著,她的全身被一種特殊的力量給禁錮著,施展不出半點魔法來,狀態跟一個普通的女子沒有任何的分別。

    繩套死死的勒住她白皙的喉嚨,她的臉色發青,眼珠子都要從眶中凸出來,那種窒息的痛苦全部呈現在了抽搐扭動的臉上。

    “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拋棄了*,靈魂才能夠得到永生,在那個世界里,為我教做出貢獻的人會成為主宰者,不再受人驅使、不再低人一等、不再有痛苦,去吧,我以藍衣名義引你到死之國度!”程英面無表情的對甦青青說道。

    甦青青充滿了恐懼,程英說得那些話她一句都沒有听進去,她只是痛苦無比,她只是害怕到了極點,她不明白為什麼一直照顧自己的姨姨會忽然間變成了這個樣子。

    她出身貧賤,母親更是惡棍,每天打罵,每天有做不完的勞務,直到考上了魔法高中,覺醒了植物系之後,她被姨姨從母親的手上解救了出來,姨姨程英是一位很出色的法師,她在為審判會做事,從普通的監察者到現在的監察長,她一直都很努力,很完美,是甦青青的榜樣,也是最尊敬的人,她覺得程英才是她的母親,生母簡直就是人渣!

    可這樣一位視作母親的人,為何突然間變成這副模樣,比噩夢還要可怕的景象就在她眼前,給了自己新的一切的恩人一下子變成了惡鬼,冷漠、殘酷、歹毒得將繩套勒在自己的脖子上,越勒越緊,這十多年來宛如母女的感情竟然在此刻沒有半點作用,哪怕她勒得輕一點,哪怕她告訴一下自己原因……

    甦青青很努力的去抬起頭來,她知道自己是活不成了,她沒有怨氣,她如今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人給的,她要殺自己,她沒有怨言,在還殘存的這一口氣間,她想看到程英的臉,想看到她“迫不得已”,想看到她同樣痛苦,想看到她有一絲絲的不舍……

    可惜,沒有!

    什麼都沒有!

    她像個陌生人!

    ……

    高山冷風瑟瑟,宛如一道道無情的鞭子重重的打在了一具漸漸沒有了溫度的尸體上。

    明月高掛,飛崖橋上,這樣一個僵直的人隨著吊橋的咯吱聲搖曳著,經過了一整個上半夜,甦青青鮮嫩的肌膚開始嚴重干裂……

    “吊橋那里怎麼掛著一塊木板,好像要脫落了……”巡走的人員忽然叫了起來。

    “木板??那好像……好像是一個人吧!”另一位將腦袋探過去,仔仔細細的辨認著。

    “真……真是,我的天,去叫支援!”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