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前往開羅的路途上,趙滿延問了一個很讓大家懷疑各自智商的問題。

    “既然航班都取消了,我們不可能飛到開羅,那我們爲什麼要在新蘇城呆了整整五天?”坐在前往開羅的駝獸身上,趙滿延問道。

    駝獸就是駱駝的品種之一,在埃及非常的多,它們類似於威尼斯的那些貢多拉一樣,是當地的特色出租車。

    和貢多拉不一樣,駝獸是跑長途的,在埃及發生點戰爭比下雨都頻繁,航空、火車、汽車高速經常會出一些問題,駝獸就不一樣了,哪裏都能夠跑,荒郊野嶺、黃沙大地一樣健步如飛,會選擇這個出行方式的,一般都是需要有魔法師陪同,不然遇到一點威脅還真得很難處理。

    駝獸速度也不慢,相當於一輛吉普車,對魔法師來說車子的速度其實也不算什麼,但魔法師的魔能太精貴了,不可能用來跑長途的,何況一頭駝獸吃飽喝足了能夠保持吉普車速度跑一天一夜,魔法師可做不到!

    飛川皚狼已經算很壯碩的生物了,莫凡很多時候也不怎麼騎乘它,問題也在於它耐力。跑上一兩個小時沒問題,跑一天一夜是不可能的!

    坐上從新蘇城開往開羅的駝獸,沿着尼羅河的線路,大概有兩三個隊伍都是前往開羅的,於是蒼黃的大地上,可以看到四五十隻駝獸踩在有些乾燥的土壤上,捲起陣陣煙塵……

    埃及很多地方視野都特別開闊,即便是離尼羅河不遠,沙漠依舊離得很近很近,這裏的沙漠倒會柔和很多,不像一點情面都不講的撒哈拉,不小心步入到了迷界區域,便一輩子別想走出來了。

    海蒂似乎第一次感受這種乘坐駝獸在大地上狂奔的感覺,臉上露出了少見的笑容,她一頭亞麻色大卷發迎風飛舞,坐姿端莊優雅,大部分同行的人都喜歡跟在她的後面,欣賞着她那美妙的桃形臀……

    可惜了,布蘭妾不在,不然更具幾分成熟韻味的她會讓這次旅行更增添幾分色彩。

    莫凡發現,布蘭妾走了後還有一點點想念,這段時間相處,她宛如一位大姐姐的溫柔與認真讓莫凡對這位女boss好感大增,可惜她好像有什麼事離開了,不然不需要藥的日子指日可待。

    至於海蒂,長得是很美,皮膚美如玉石,但她有的時候太拽了……或者正因爲自己看了她,她對自己拽得不行,這讓莫凡缺少了幾分調戲趣味,哪怕自己說得很嚴肅的話,她都會覺得自己是個流氓!

    “海蒂,有言在先啊,我們去開羅有正事要做的,你到時候就別跟着我們了,自己在開羅當旅遊吧。”莫凡說道。

    “我不需要你們照料。”海蒂正開心的時候被莫凡潑了一盆冷水,馬上板着臉道。

    “就先跟你說一聲。”

    ……

    “你們是學生吧,哪個魔法學校的?”就在這時,一位熱情的u型鬍鬚男靠了過來,開口詢問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歐洲學府的土系學院的實習導師瓦尼,我身後的幾位都是我的學生,很高興認識你們。”

    “歐洲學府?”海蒂有些意外的掃了一眼這名鬍鬚型男。

    鬍鬚型男瓦尼臉上馬上露出了幾分洋洋得意之色,但他掩飾得很高,看上去如同謙遜的笑容那般。

    歐洲學府是國際上排行第一的學府了,它們匯聚了整個歐洲最優秀的學員,裏面的不是那種絕世天才的草根,便是大家族裏的棟樑,每一位從裏面畢業的法師基本上都可以走入歐洲的上層。

    和習慣半封閉的阿爾卑斯山學府相比,歐洲學府確實太有威懾力了,儘管這裏是非洲了,他們的影響力仍舊很猛,剛纔鬍鬚型男瓦尼道出自己身份時,周圍其他同隊的獵人、法師、旅客們都紛紛投來了目光。

    歐洲學府是代表歐洲、也代表着國際,並不代表國家,所以世界學府之爭是不會邀請歐洲學府的。同樣的,阿爾卑斯山學府也代表的是國際,依舊不在世界學府之爭邀請列表裏面。

    莫凡漸漸發現了,在國家學府裏面,只要說出自己名字,或者不需要自己說,大部分人都會認出自己,認出自己這個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帥哥,但國際、洲際學府,往往都是鳥都不鳥自己,甚至在自己說出世界學府之爭第一時,他們多數還要面帶譏諷,完全一副“我們要是參加了,哪會輪得到你”的表情。

    u型鬍鬚男瓦尼算是有點情商的,儘管他確實目標是海蒂,但仍舊很友好的與同行的莫凡、穆白、趙滿延三個人打招呼,但很明顯他沒有認出莫凡來,他身後的那幾個學員也都沒有認出莫凡和趙滿延來。

    “你們這會兒前往開羅,膽子也蠻大的,你們老師呢?”鬍鬚型男瓦尼開口詢問道。

    “她有事,遲些與我們匯合。”海蒂回答了一句。

    “哦哦,我也算是一位合格的帶隊實習老師,你們可以與我們隊伍同行。路途漫長,你們幾人也顯孤單,大家一起也熱鬧有趣一些,不是嗎?”鬍鬚型男說道。

    “好啊,好啊!”趙滿延急忙答應道。

    莫凡扭過頭去看趙滿延這叛徒。

    這個實習老師多半是看上海蒂了,其實也正常,海蒂長得太漂亮了,跟從畫中走出來的天使一般,再加上成年在淨土阿爾卑斯山中修行,那碧落紅塵般的特質真得很容易讓人着迷。

    可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就算莫凡和海蒂關係賊僵硬,莫凡也不希望有莫名其妙的人跑來拱自己隊伍裏的美人同伴。

    “資源共享嘛,你看他的學生。”趙滿延挑了挑眉,示意莫凡也往他們隊伍看。

    莫凡掃了一眼,眼睛立刻瞪大了幾分。

    乖乖,有幾個極品啊!

    “好,一起走確實會有趣很多。”莫凡也趕忙答應道。

    穆白將這兩個人齷齪的交易看在眼裏,不由的嗤之以鼻。

    這就把海蒂給賣了?

    那兩個歐洲學府的女學員雖然沒有海蒂絕色,倒也有她們自己的嫵豔,總之穆白感覺還是海蒂好一點,莫凡和趙滿延這樣得不償失的。

    “你們好,我叫趙小天,是明珠學府的學員,你們這是來這裏畢業考覈的嗎?”趙滿延很快就跑過去搭訕了。

    趙滿延這人就是一個目的性極強的,他看上誰就直接上去撩,絕對不會爲了掩蓋自己的真實想法而和周圍其他人聊成一片。

    也因此,他還沒有完全聊上,在d胸女學員還沒有回答時,d胸女學員旁邊的男子卻不屑的道:“明珠學府,沒聽說過。”

    趙滿延頭都沒有擡,對d胸女學員說道:“你這一路上旁邊有一個這麼見識短淺的人,應該蠻無聊的吧。”

    “小子,你說誰見識短淺!!”男學員怒道。

    “明珠學府,是世界學府之爭獲得了第一名的吧?”d胸女子這個時候卻是開口了,重新打量了一遍趙滿延,意外的發現趙滿延有一副好看得皮囊。

    “正是,正是。”趙滿延急忙點頭。

    “我們確實在做畢業考覈。”女子娑法說道。

    “是優秀畢業考覈。”這個時候,旁邊的那個男子補充了一句。

    “哦哦,我去年也做了畢業考覈,我們的畢業考覈就比較簡單了,你們這跑到埃及來,也算是蠻有創意的。”趙滿延說道。

    “小學校又怎麼能和我們歐洲學府比。”那男子又說道。

    趙滿延直接過濾掉了那傢伙的所有言語,反正娑法已經在和自己聊天了,那就說明第一步已經成功了。

    在自己成功嵌入後,趙滿延也特意看了一眼莫凡,看看這傢伙進展如何,一般路途上進入撩妹環節,兩人會默契的進行一場賭約,看誰先撩上,慢撩上的要給另一個人一枚魂種碎片!

    可一轉頭,趙滿延吃驚的發現莫凡已經在端着對方的手了,還用手指在別人的手心上摸啊摸的!!

    怎麼可能!!!

    自己修爲沒莫凡高,難道連這方面都要輸給莫凡這賤人了嗎!!

    趙滿延自尊心受到極大的打擊,不行,一定要趕緊上二壘,好反敗爲勝。

    “這是生命線,這是勢運線,這是愛情線,這些小小的紋啊,都是有深意的,代表着你在這三個方面將遇到的一些波動,有些紋是好的,有些紋是不好的,這裏不是很方便下次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我教你怎麼分辨。”莫凡頭頭是道的說着。

    “神奇的東方國度,二十多年來我都認爲這些是沒有用的東西。”女學員笑容自然大方的說道。

    “你來自法國,對吧?”莫凡問道。

    “是的,你是怎麼知道?”

    “你叫佐薇,對嗎?”莫凡接着道。

    “噢,我的上帝,你又是怎麼知道的??”佐薇一臉驚訝的看着莫凡。

    “你是天蠍座。”莫凡繼續道。

    “太神奇了,你真是太神奇了!”佐薇開始難以置信了。

    佐薇算是一個比較開朗的女孩,她也不介意莫凡上來搭訕,這傢伙說要給自己算命的時候,她微笑着同意了,起初是想看看這個男子是否有趣,到後來她真的相信莫凡有算命的本領了!

    “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佐薇忍不住追問了一句。

    “這個倒不難……你的行李牌沒撕,上面都寫着。”莫凡說道。

    佐薇愣了一下,隨後噗嗤笑出聲來,還給了莫凡一個小粉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