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蒂小心翼翼的佈置好了結界,不給莫凡任何滋潤花蕾的機會了。

    莫凡見她如此的小心翼翼,索性也不把自己的發現告訴海蒂了,於是隨意的拿了一本書看了起來。

    現在,莫凡只要一進入到冥修,便會受到那頭巨大的宇宙蛇瞳的精神攻擊,肯定沒法修煉了,而且莫凡也發現了,只要自己閉上眼睛立刻有想要睡着的跡象時,那蛇瞳也會立刻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裏,這種感覺非常的難受,讓莫凡連睡覺都不能了。

    看着書,莫凡用嘴飲着一瓶香檳,大概過了沒多久,海蒂那裏忽然傳出了一聲尖叫,叫得是那麼銷魂!

    莫凡笑了笑,站起身來往海蒂那裏走去。

    海蒂自己解除了結界,披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就衝了出來,溼漉漉的頭髮都沒有幹,樣子格外的誘人。

    她臉色蒼白,看到莫凡的時候都沒有去注意自己的穿着……

    “你也看到了?”莫凡笑了笑,對海蒂說道。

    “混蛋,你怎麼不告訴我!”海蒂憤怒的對着莫凡喊道。

    “我過去,你又會說我禽獸流氓。”莫凡一臉無辜的說道。

    海蒂氣得直跺腳,卻拿莫凡沒有一點辦法。

    她和莫凡一樣,原本是想要進入冥修修煉的,海蒂一樣有她自己非常好的修煉節奏,可剛進入到精神世界裏就撞見了那雙巨大絕倫的蛇瞳,恐怖得讓海蒂忘記了一切,逃也似乎的往有人的地方跑。

    海蒂有些不敢回自己房間了,她找了酒店那大大的白色浴袍,把自己身子裹了起來,就坐在大廳裏。

    看到有香檳,爲了壓下自己剛纔的恐懼,她也給自己倒了一杯,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喝完之後,莫凡也順勢拿起來喝了一口,當海蒂發現莫凡是直接對着嘴吹的,眼睛都瞪大了起來,惱怒道:“我還要喝的,你不會用杯子嗎!”

    楸“我之前就是這樣喝的啊,還以爲你根本不介意。”莫凡說道。

    “你……你……無恥!”海蒂氣得渾身都輕顫了起來,就沒有見過有人喝香檳是對嘴喝的,有病嗎!

    “你就別老罵這些了,還是想想辦法怎麼度過今晚吧。”莫凡說道。

    修煉不能修煉,睡覺也不能睡覺,看來老僱傭隊長查德確實沒有故意恐嚇他們,這復仇之瞳比想象中得要可怕。

    海蒂剛纔被嚇得不輕,她又不像莫凡這種人,什麼場面都見識過的,被嚇了就嚇了,很快就跟沒有事人一樣,海蒂卻不一樣,她真的一點防備都沒有,在她看來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地方比自己的精神世界更安全了,誰知道忽然一條莽莽狂蛇出現,有那麼一瞬間她認爲自己已經死亡了!

    “你不去提醒一下他們兩個嗎?”海蒂想到趙滿延和穆白情況也一樣,於是開口道。

    “趙滿延是不可能到了一個新城市後就修煉的,至於穆白,他跟趙滿延一間的話,多半也不可能能夠安靜下來修煉。”莫凡說道。

    “怎麼會有你這種不顧朋友安危的人,你知道那有多可怕嗎!”海蒂氣憤的說道。

    她朝着門外走去,趙滿延和穆白的房間就在對門,在海蒂看來提醒一句絕對會好很多,不能讓他們跟自己一樣經歷這麼可怕的心靈衝擊。

    “你還是別去。”莫凡說道。

    海蒂沒理會他,走到了對門,敲開了房間。

    海蒂站在門口等了一會,聽見裏面音樂的震動聲非常響,心中帶起了一絲疑惑。

    過了一會,門被打開了,開門的不是穆白也不是趙滿延,而是一位穿着比基尼皮膚爲麥色的性感金髮女子,她毫不忌諱的把房間門完全打開,並告訴海蒂:“你也是來玩的嗎,進來吧,不過你得先把衣服解了,這是規矩!”

    海蒂愣住了,往房間裏看去的時候,結果發現屋子裏昏暗的燈光下有一羣女子衣裳極少的在那裏狂舞,頭髮飛揚亂甩,蛇腰電臀更是用巴掌都不到的布料遮住那關鍵的部位,在海蒂看來這跟什麼都沒有穿沒有任何的分別,偏偏這一屋子裏全部都是如此。

    搖頭舞、擺臀舞、鋼管舞,海蒂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真實的脫衣舞派對,嚇得她趕忙把房間門給關上,關上的那一會兒也正好看到趙滿延提着一大扎酒出來,還問門口的人是誰。

    海蒂臉頰全紅了,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房間。

    她看到莫凡還坐在那裏,一臉壞笑的樣子。

    “你爲什麼又不說!”海蒂氣得胸脯劇烈的起伏了起來。

    “我跟你說,你別成天罵我這個,罵我那個,趙滿延這傢伙才一個真****而且他這人不喜歡安靜,就喜歡一大羣美妞圍着她轉。”莫凡習以爲常了。

    “那穆白呢?”海蒂覺得穆白還算是一個正人君子,應該不會和趙滿延這樣廝混。

    “他起初還是很牴觸的,後來也慢慢的喜歡上了這種玩法,不過他不太喜歡外國妹,你看到屋子裏有亞洲美女的話,那應該是他點的。”莫凡說道。

    “下流!”海蒂罵道。

    “你看嘛,三個人裏面其實我纔是正人君子,不信你可以去問布蘭妾老師,布蘭妾老師最相信我了。”莫凡說道。

    “你也不是好東西!”海蒂毫不客氣的說道。

    海蒂沒有跟莫凡呆在一屋子裏,她自己出門去了,到了會有人不斷走動的大堂。

    在大堂裏,海蒂卻發現了穆白坐在一個角落高臺燈旁,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又被莫凡給騙了,穆白果然沒有和趙滿延那個傢伙廝混。

    ……

    “在這,她在這!!”海蒂剛要和穆白打招呼,門口就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了起來。

    海蒂對聲音是很敏感的,她聽得出來那是費列羅的聲音。

    往門口望去,海蒂立刻產生幾分厭惡的情緒,除了費列羅,瓦尼、佐薇、娑法等其他歐洲學府的學員都在,他們看到自己後便快步圍了過來。

    “可惡,都怪你們,爲什麼要去惹那頭大母蛇!!”費列羅第一個怒吼了起來,之前的紳士風度徹底不見了。

    “什麼意思?”海蒂看着這幾個來勢洶洶的傢伙,有些不耐煩的道。

    穆白看見了這一幕,立刻起了身走到了海蒂面前,冷着臉對他們說道:“你們還有臉過來找我們麻煩?”

    “明明是你們惹出的事情,爲什麼我們也會中了詛咒,裝什麼聖人,爲了一頭和死了沒有什麼區別的鐵甲獸,害得我們也中了復仇之瞳的詛咒!!”費列羅大叫道。

    費列羅被嚇壞了,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神經恍惚,這種情況下什麼休養、什麼紳士都是扯淡!

    “你們也中了復仇之瞳??”海蒂有些詫異的問道。

    瓦尼、佐薇、娑法、加爾巴點了點頭,他們眼睛裏還殘餘着幾分驚魂未定。

    “蛇山是你們的奇花露引來的,它們對你們的仇視不會比我們小,你們中了復仇之瞳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不要把這種事情撇到我們的身上。”穆白對這幾個人的態度非常不滿。

    “你們沒有去招惹大母蛇,哪會有這麼多事!另外兩個了,叫他們滾出來!”費列羅應該是被嚇得最慘的那個,在酒店大堂裏大叫了起來。

    “海蒂,你去叫他們。”穆白說道。

    “好。”

    ……

    沒多久,莫凡和趙滿延便下來了。

    趙滿延的臉上和身上還滿是紅嘴脣印,一身的酒氣,費列羅、加爾巴看到這傢伙居然還有心思花天酒地,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你們必須要爲這件事負責!!”加爾巴說道。

    “負什麼責,費列羅不瞎顯擺他的東西,蛇山就不會追襲我們。”趙滿延還一臉火大呢。

    他一回房間就倒頭睡了,他非常的困,再加上有穆白在一屋子裏,他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穆白一般會修煉。

    誰知剛要睡着,他就被嚇成了傻逼,穆白也幾乎在同一時間被那蛇瞳給驚到了,於是趙滿延提議叫一羣女郎上來熱鬧一些,消除一下這種烙印在腦海裏的恐懼,穆白沒興趣,便自己到大堂去了。

    這還不是趙滿延一肚子火的原因,以往他就喜歡那些身材熱辣的小女妖精,蛇臀長髮,扭起來特別的帶勁,可今天他怎麼都提不起半點興趣,看女人們的那些頭髮,就像一頭頭小金蛇,看女人的身子就更像一頭頭小母蛇,本來還想好好瀉火,結果被弄得精神更加恍惚!

    可以剝奪自己的靈魂,但決不能剝奪自己對女人身體的那種熱衷,趙滿延發現自己害怕女人後,就有些生無可戀了!!

    “睡覺沒法睡,泡妞沒法泡,修煉得沒法修煉……我們不被那些不知道哪裏跑出來的蛇給吃了,也要活活的被折磨致死!”趙滿延說道。

    沒多久,僱傭隊長查德和他的弟弟本茨也到了大堂,他們兩個臉色一樣非常的難看,見到衆人都集中在這裏後,不用問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們都中了復仇之瞳了。”查德長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暗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