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查德在大家快要把整個大堂所有看上去是長條狀的東西當成蛇的時候終於出現了,他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

    “他死了。”查德開口說道。

    這第一句話就給大家心裏狠狠的扎人一下。

    “還有比這更讓人覺得不幸的消息嗎?”佐薇有些沮喪的說道。

    “他死於蛇瞳詛咒。”查德的弟弟本茨補充了一句。

    “這大概就是更不幸的消息吧。”莫凡說道。

    衆人一下子沉默了起來,氣氛顯得格外詭異。

    “不行,我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瓦尼第一個坐不住了。

    明明呆在城市裏,呆在一個酒店大堂之中,可卻給人感覺身處在蛇窩裏,與其這樣被嚇得神經衰落,還不如主動出擊。

    “我問問芬納將軍吧,我這裏還有她的聯繫方式。”趙滿延說道。

    ……

    “什麼,你們中了蛇瞳詛咒??”芬納那邊顯得分外驚訝。

    明明說好一起過來解決埃及亡靈的問題,結果莫凡等人才剛到開羅就有覆滅的徵兆了,這真是一個最糟糕的開始了。

    “是啊,你知道怎麼解開這種詛咒嗎,太難受了,我們已經熬了一個夜,沒怎麼休息了。”趙滿延說道。

    “你們在哪,我派人去接你們。”芬納說道。

    “我們在開羅酒店……”趙滿延掃了一眼歐洲學府的幾個人,猶豫了一會兒道:“你多派輛車過來吧,有幾個歐洲學府的倒黴蛋跟我們在一條繩上。”

    “好!”

    ……

    沒讓他們等太久,芬納便派了四輛軍用車來到了鬧事,衆人坐上了車,直接前往了作戰指揮鎮,那裏居住的大部分都是有高軍銜的軍官。

    開羅還處在戰爭階段,作戰指揮鎮上來往的人和車也不少,看他們都是非常忙碌的樣子。

    芬納已經從參謀晉升爲將軍了,本身芬納就是屬於即能夠指揮作戰,又能夠前線領軍的,她現在在開羅身份地位也不低。

    “你們怎麼回事,不是讓你們先在新蘇城呆着嗎?”芬納看着莫凡、趙滿延等人,一臉不解的說道。

    莫凡來埃及之前已經和芬納打過招呼了,芬納自然知道胡夫金字塔空間漂移到中國北疆的事情,爲了解決兩國亡靈之間的大事,芬納自然還得和莫凡好好商議如何潛入到金字塔的事情,哪知道這件事還沒有一個着落,莫凡這邊先出了問題。

    “我們也不想,哪知道蛇妖一族這麼小心眼。”莫凡無奈的說道。

    “他們呢,也中了一樣的復仇之瞳嗎?”芬納掃了一眼歐洲學府的人。

    “是的。”瓦尼回答道。

    在芬納將軍面前,瓦尼就沒有了他那份作爲歐洲學府實習老師的傲氣了。

    將軍和老師是有本質區別的,哪怕大家修爲都一樣,將軍的權力和實力都要全方面碾壓老師,畢竟將軍都是從戰爭之中爬出來的,老師多數躲在安全的城市裏……

    “你先告訴我們,怎麼解開這個詛咒吧!”趙滿延說道。

    “復仇之瞳是一種非常難解的詛咒,我們軍旅裏要是有人中了這種詛咒,多半會讓他到最前線榮耀殺敵。”芬納說道。

    “前線榮耀殺敵?這不就是去送死嗎!”莫凡說道。

    “差不多,復仇之瞳的詛咒又分很多種,有些是奪命詛咒,有些是陰影詛咒,還有一些是狂暴詛咒……奪命詛咒來得最快,無論你身在何處,那些無孔不入的奪命狂蛇都會乘人熟睡的時候將被詛咒的人給分食。陰影詛咒是一種類似於恐怖、幻覺的詛咒,中了詛咒的人會對蛇異常的恐懼,持續時間很長,會一點一點的將人的精神折磨崩潰。狂暴詛咒倒還好一些,這種詛咒只要不遇見蛇族的生物就好了,被施加了狂暴詛咒的人,他們身體會異常的招惹蛇族,哪怕相隔十公里,蛇族也會順着這種詛咒的氣息尋來,並且發狂的攻擊,不死不休……”芬納對蛇瞳詛咒的瞭解明顯要比查德全面很多。

    “那我們是中了什麼詛咒,陰影詛咒嗎?”趙滿延問道。

    “陰影詛咒和狂暴詛咒有點難分辨,因爲中了狂暴詛咒的也會產生恐懼感。你們既然渡過了一夜,那就應該不是奪命詛咒了,至於是陰影詛咒還是狂暴詛咒,只能夠實踐判斷。”芬納說道。

    “所以,不搞清楚是什麼詛咒,就無法知道破解方法了?”莫凡問道。

    “差不多,詛咒都得對症下藥,如果弄錯了,反而會加劇詛咒效果……但有一樣東西,是可以直接去除你們的詛咒。”芬納說道。

    芬納剛說出這番話來,芬納旁邊的那位中年參謀就不由的輕蔑一笑道:“將軍,您難不成是讓這羣小毛孩們去奪美杜莎的眼淚?”

    “美杜莎的眼淚?”莫凡說道。

    “是,美杜莎的眼淚,你們的詛咒來源於美杜莎,據說美杜莎的眼淚是可以解除她施加在人類身上的詛咒。可先不說擁有真正美杜莎血統的生物都至少是君主級的,想要讓妖魔擠出一滴眼淚來,絕對是癡人說夢。”芬納說道。

    “你說的美杜莎,是蛇母美杜莎嗎?”趙滿延問道。

    “當然不是。我們人類怎麼可能和皇母美杜莎抗衡。我說的美杜莎是擁有皇母美杜莎血統的那些,紅蠍美杜莎,殷蛇美杜莎,蠍君美杜莎,蛇後美杜莎……這些都是擁有皇母美杜莎血統的生物,是皇母的後代。”芬納說道。

    埃及人都稱第一代美杜莎爲蛇母美杜莎,軍方這邊都將那傢伙稱之爲皇母。

    皇母這種存在,根本不是他們觸及得到的,即便是找得到皇母美杜莎,以她對人類的那種滔滔之恨,她怎麼可能給人類擠眼淚,看到人類因爲她的詛咒而死,沒準她都會笑彎了腰!

    “也就是說,只要抓到一隻有美杜莎血統的生物,獲得它的眼淚,我們的詛咒就可以解除?”莫凡把問題的關鍵給說了出來。

    “是的,只是這難度……”芬納點了點頭。

    她們軍中也有一些中了蛇瞳詛咒的,真正活下來的卻沒有幾個,這種詛咒在埃及存在太多年了,堪稱蛇妖之中的艾滋病,根本找不到解救的辦法。

    很多魔法師爲了防止中蛇瞳詛咒,身上都會攜帶着一些庇佑之物,可蛇族的複雜程度一直很難揣測,絕大多數蛇瞳詛咒都是由美杜莎血統釋放的,可漸漸的不知爲何,那些蛇山上的大蛇母也具備了這種能力!

    一種無藥可救的詛咒,他們埃及高層因爲這個死的不再少數了,芬納可是萬萬沒有想到莫凡這幾個人纔剛踏入埃及的領土就中獎了,真不知道該怎麼去佩服莫凡等人的運勢!

    “美杜莎眼淚,知道有解決辦法就好。我們先找到一頭美杜莎,它要不落淚,我們就打得它哭!”莫凡說道。

    “說得輕巧,任何美杜莎血統的生物成年後都至少是君主級的,我看你們還是乘着詛咒沒有徹底蔓延開的時候,想做點什麼就做點什麼吧,免得最後留下什麼遺憾。”那位中年參謀冷笑一聲道。

    “那我想先揍你一頓,你沒意見吧?”莫凡見此人冷嘲熱諷,於是毫不客氣的道。

    “小子,你說什麼,你可知道我是誰!”龐克參謀憤怒的說道。

    參謀地位僅次於將軍,在龐克眼裏這羣人就是一些小毛孩,歐洲學府的也不例外。

    “好了,龐克,不要對我的朋友這般沒有禮貌。”芬納制止道。

    “哼,我可不想在一羣小毛孩這裏浪費時間,至於你向上級提得那個方案……芬納,我覺得你未免也太相信這個天方夜譚的策略了,先不說中國亡靈帝國的意圖,哪怕兩大亡靈帝國交戰,你覺得中國亡靈能夠支撐幾個回合?我們埃及亡靈存在多少年,其強大程度足以摧毀一個洲!”龐克抱了抱拳,一副不再奉陪的樣子。

    龐克說得這些,歐洲學府的人完全聽不懂。

    芬納眉頭一皺,他沒有想到龐克這麼不懂得控制情緒,怎麼會把如此大的事情隨口就說出來,沒看見還有外人在場的嗎!

    “你應該換一個參謀了,簡直是一個傻叉,遲早會誤了你大事。”莫凡看着龐克的背影說道。

    “參謀也不是我可以選擇的,我來開羅任職不太久,很多時候還是得服從上級。”芬納苦笑一聲。

    她沒有提及開啓亡靈戰爭的事情,這肯定很困難,需要從長計議的,眼下還是看看怎麼把他們身上的詛咒給去除。

    “戰場上有美杜莎嗎?”莫凡問道。

    “這你就別想了,美杜莎身邊永遠都跟隨着一大羣蠍軍、蛇軍侍衛,我們高層都很難接近這種級別的存在。倒是你們運氣也不算壞到極致,我大概在三天前有在戰場上遇到一頭未成年的美杜莎,未成年的美杜莎心智會低很多,從它的身上弄得眼淚還是有可能的……”芬納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瓦尼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對啊,對付不了成年的美杜莎,我們可以找小美杜莎下手!”趙滿延恍然大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