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東西怎麼可能這麼強!”常沂看著那些召喚生物的尸體,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

    以往那些戰將級的北疆荒獸也絕對沒有可能承受得了這種攻擊的,難不成這些冥界縴夫每一只都比戰將級妖魔還強?

    真要是那樣的話,他們鎮北關又哪里守得住??

    “它們靠近了!”副官臉色沉重無比,此時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打這場仗了,對敵人完全未知,敵人的實力又過有強大。

    “火隊,火之池!”此時總指揮官彬蔚命令道。

    命令很快下達下去,整個鎮北關的火系法師們迅速的出列,開始描畫起了火之星圖來。

    一個個火焰之拳從鎮北關的城牆上飛竄了下去,宛如一顆顆小型的火焰隕碎,重重的轟擊在黃土大地上。

    這些烈拳攻擊在一個比較密集的地方,對那些最前面的冥界縴夫們進行了肆虐的轟炸和灼燒,很快所有的烈拳之坑連在一起變成了一個碩大的焦黑火焰之池!

    大地池子里,火焰相互交燃,變得越來越烈,那些冥界縴夫身處在火池之中,身上的銅鏈都被燒得有些發紅了,枯木那般的肌膚也明顯綻開。

    偏偏它們仍舊在往前進,感受不到一絲絲的火焰痛苦,(任憑烈火在它們的身上焚燒!

    不少冥界縴夫身上都附著火焰,它們卻無動于衷,那雙眼楮里仍舊釋放著可怕的凶光,盯著這座鎮北關要塞城。

    火焰將它們烤得更加恐怖,宛如地獄火爐里爬出來的惡鬼邪魔,這一幕看得眾人更是心驚膽顫,他們都算是身經百戰的戰斗法師了,不曾被這樣的敵人給擊得內心毫無抵抗力!

    “根本不起作用啊,為什麼連火焰都不起作用。”

    “這些到底是什麼怪物……”

    隨著冥界縴夫的壓進,隨著那頭貪婪暴君的魔蛙山一樣壓過來,大家承受的壓力更大,次序上也變得有些凌亂了。

    “自由轟擊!”彬蔚的命令再一次下達。

    這一次,幾乎所有魔法師都施展出了它們的魔法,以元素之力為主,大地上滾動著的石沙,天空中飛舞的火拳、風颶、雷電,憑空出現的洪水與冰之鎖鏈,股股殺氣卷去……

    “鏗鏗鏗!!!!”

    銅鏈踫撞的聲音不斷,那些家伙還在前行,它們根本不知痛苦為何物,哪怕腿斷了,都要用雙手拼命的往前爬,完完全全就是一群狂熱死士!

    面對這樣的生物,很多法師真的束手無策,在往常那些北疆荒獸早就血肉橫飛,早就潰敗逃竄了,這些冥界亡靈仍舊在碾進,眼看就要抵達這要塞城了。

    “沒有用啊,我們高階魔法都動用了,還是不怎麼能夠殺死它們!”常沂已經露出了慌張之色。

    “兩千多只實力超過戰將的生物,還有一頭君主級的魔蛙,除非我們這里能夠多出幾位超階法師來,不然根本沒有可能與它們抗衡!”副官也說道。

    自由轟擊,便是所有戰斗法師們往敵人施展魔法,這個環節算是最有殺傷力的,畢竟整個鎮北關有那麼多的中階法師在,地毯式轟炸過後,哪怕是戰將級的生物也要死傷一大片。

    冥界縴夫們的死亡率相當低,它們有倒下的,可整體看上去數量並沒有什麼減少,能不能抗衡,已經一目了然了!

    此刻,大家從對全線戒備的幾分疑惑和不屑已經徹底轉變為驚恐與慌亂,很多軍法師甚至在這份壓迫力下頻頻出現施法失誤。

    “下令,讓鎮北關以南所有城市一級遷徙!”彬蔚開口對副官說道。

    “一級遷徙??”副官愣住了。

    這個命令是不是下得太草率了,除非遇到了巨大的災難,否則怎麼可以讓背後所有的城市直接遷走??

    “下令!”彬蔚重重的說道。

    副官呆住了,他看了一眼那些看上去毫發無損的冥界縴夫……

    是啊,他們這樣堪稱最強北面防御的要塞城都難以消滅這些冥界生物,那些城市戒備又如何抵擋??

    一旦讓這些冥界縴夫闖過鎮北關,眾多城市將會被摧毀殆盡,死傷更難以計算。

    才交戰沒多久,便發執行這樣的命令,這足以表明此刻鎮北關面對的根本就不是普普通通的來犯,很可能是一場難以抵擋的妖災!

    “可是,即便現在發令到各大城市,那麼多人進行遷離也是需要時間的啊。”常沂說道。

    此刻常沂不覺得這個命令有什麼不妥,冥界縴夫的強遠超出他們的想象,十支軍隊都未必抵擋得住,他們鎮北關這一次是很可能要守不住了!

    “如果這些外來的冥界生物真的以為鎮北關是那麼容易闖過的,那就大錯特錯了!”彬蔚面容冷峻。

    她的臉上並沒有那份挫敗感,事實上絕大多數軍法師在看到冥界縴夫的那種耐擊打能力時便有些沮喪與心態垮塌了,總指揮官彬蔚沒有。

    她讓背後的城市撤離,那是因為她能夠感覺到這些冥界生物遠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她不能讓背後的城市與民眾受到一絲絲的威脅,可這不代表她束手無策!

    這些冥界縴夫不可能這麼強大,防御力堪比半個統領,若它們真有接近統領的實力,又如何為淪為奴隸?

    一定存在著什麼特殊的能力,使得這些冥界縴夫抗打能力遠超尋常……

    “你們休想靠近我鎮北關!”彬蔚抓住了身上的軍衣,狠狠的將它甩在一旁。

    她踏空而起,妙曼的身姿帶著英氣一下子飛到了城樓之上,一朵巨型的妖蘭在城樓前方盛開,短短幾秒鐘時間居然生長到了比城樓還要高的空中……

    彬蔚落在了這朵巨型妖蘭上面,目光掠過這些冥界縴夫,黑色的眸子注視著那橫在鎮北關前的古城牆!

    古長城依舊靜臥在那里,如一座連綿矮山的脊背,兀然的在地平線上橫出了一道山蟄,蜿蜒數公里,壯闊無比。

    事實上,此刻的古城牆輕易的被那些冥界縴夫翻越,正如趙滿延說得那樣,它們純粹就是擺設。

    可古長城真的是擺設嗎??

    “封門陣!”

    彬蔚那雙眼楮漸漸的變成了灰色,與古長城的膚色完全一致,而就在這時,原本靜臥在大地上的古長城竟然猛的拔地高漲!!!

    古長城高聳,豁然拔起了近三十多米的高度,而且還在隆起……(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