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區並不在落日長坡這裏,事實上落日長坡算是敵後區域了,他們這羣人是特意饒了一個戈壁長峽谷才抵達這裏,這條路線是芬納提供的。

    開羅正處在一個守護開羅的狀態,想要繞到這後面襲擊妖魔是不大可能的,他們只希望儘快結束戰爭,而不是繼續挑起戰爭。

    敵後區域妖魔遊蕩不會像戰區那麼誇張,不過密度也不會太低,基本上一兩公里方圓都能夠遇見一兩隻實力非常強的大妖了。

    戰鬥是很容易吸引來更多的妖魔,還好隊伍裏這些人也都算得上是精英了,懂得如何引開妖魔,好節省更多戰鬥力抵達目的地點。

    “發現了沒有,落日神殿附近有巡邏妖的,那些銀蛇鬥士帶隊,背後都跟隨着一羣蛇人士兵,它們應該不是遊蕩妖魔,最好不要被它們給發現。”查德指着前面的一羣妖魔說道。

    銀蛇鬥士渾身都被銀色的鱗片覆蓋着,從遠處看過去像是一位騎乘着蛇獸的鎧甲戰士,這種銀蛇鬥士很少會出現在入侵人類的戰場上,但有它們出現的地位就意味着有美杜莎,它們是美杜莎身邊最忠誠的守衛者!

    銀蛇鬥士的實力應該不遜色於戾劍死侍,倒不是殺不死它們,主要是一對它們行兇,意味着他們這羣人就暴露了,迎接他們的將是成羣成羣的銀蛇鬥士!

    “我們是來對地方了,這麼多銀蛇鬥士。”本茨小小聲的說道。

    “它們巡邏的頻率很快,我們要怎麼進入到落日神殿裏?”佐薇詢問道。

    “這個不難,銀蛇鬥士們對黃昏魔鼠特別的喜愛,剛纔我們經過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個魔鼠的巢穴,我們想辦法把那些黃昏魔鼠給驅趕到這裏,讓它們在落日神殿到處跑,這些銀蛇鬥士們會本能的去虐殺、追逐,那樣我們就有機會了。”查德經驗老道的說道。

    黃昏魔鼠等階並不高,可能蛇族們要捕捉它們還有一段困難,它們天生就擁有躲避蛇妖的能力,可人類要抓它們就太簡單了,先用毒系來薰它們的洞穴,再用冰鎖和植物陷阱把它們困住,於是一羣的黃昏魔鼠輕輕鬆鬆變成了誘餌。

    銀蛇鬥士大部分時候都會堅守自己的崗位,唯獨看到黃昏魔鼠就會變得有些抓狂,天性使得它們根本無法容忍這羣蠢肥的魔鼠在它們視線中晃盪!

    ……

    計劃很成功,大家成功穿過了銀蛇鬥士巡邏的地帶,落日神殿在月光下黑色的身影也漸漸印入眼簾。

    整個落日神殿遺址很大,一共有大概三十多座大大小小的古殿,它們每一座都擁有非常大的庭院、前哨塔,當它們呈現某種規律分散在這片大地上的時候,便感覺落日神殿像是一座破敗古老的城,破敗倒塌的樑柱,裸露了一大半的古堂,雜草叢生幾乎被完全覆蓋在了植被中的祭壇,保存完好的根本沒有。

    “現在呢??”瓦尼顯得沒有什麼主意。

    “等,等到凌晨。”莫凡說道。

    “爲什麼?”費列羅質問道。

    “叫你等你就等,你不相等你可以先離開。”莫凡沒客氣的說道。

    費列羅心中不爽,卻也沒有再說些什麼。

    ……

    衆人躲在一座被倒塌的泥土、岩石覆蓋着的古大殿裏,這個古大殿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泥做成的,看上去竟然還有幾分嶄新的感覺,完全沒有破敗了數千年之感,反而才經歷了風雨數百年。

    落日神殿的遺址確實也非常經得起歲月的風霜,數千年滄海桑田,遺址這東西多半就剩下一層土丘罷了,甚至也就極幾塊石頭爲證,落日神殿的骨架卻似乎還在,並且比想象中要龐大很多。

    “嗖嗖嗖~~~~~~”

    本茨似乎被什麼毒蟲給叮咬到了,總是用手去撓着自己的後背。

    一開始大家還沒怎麼去在意,等本茨每過幾分鐘都會狂抓幾下之後,查德發覺了不對勁。

    “本茨,你的背快要潰爛開了!”查德驚訝的說道。

    “我只是覺得很癢,你們不覺得嗎?”本茨問道。

    “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娑法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着。

    佐薇立刻到了娑法的身後,查看她的背部,發現娑法的背竟然也有明顯發紅的跡象,上面還長出了一粒粒像水痘一樣的東西,情況雖然比本茨要好一些,可明顯也是中了某種毒了!

    “我……我好像也……”趙滿延開口說道。

    像是會傳染一樣,這種莫名其妙的潰爛一下子蔓到了所有人的身上,包括莫凡在內,他的手臂上都出現了那種奇癢無比的暗瘡!

    “我們是不是中了古老神的詛咒了??”瓦尼想起了之前說的那個三公里範圍的詛咒。

    瓦尼這麼一說,大家立刻回想起照片上那個潰爛慘死的人,立刻變得慌亂了起來。

    “別急,沒聽說過什麼詛咒可以延續幾千年的,而且還是這麼大的範圍。一定是有什麼我們沒有察覺到的東西。”莫凡說道。

    “可是我們明明什麼都沒有接觸啊。”趙滿延說道。

    莫凡擡起頭,目光注視着天空中懸掛着的那一輪陰冷發青綠的月亮。

    “你難不成覺得月光有毒?”海蒂見莫凡盯着天空中的月亮,不禁問道。

    “安娜給我的信息上說過,那個人身體的潰爛看上去是某種光系魔法導致的,但非常奇怪的是那個人進入到落日神殿中是夜裏。夜裏就只有月光。”莫凡說道。

    “月光怎麼可能會導致人身體潰爛,除非是有什麼邪光能量隱藏在月光裏,我們沒有察覺到。”海蒂說道。

    “我覺得可能是那個東西。”莫凡指着更深處的一棟泥塔說道。

    泥塔矗立,高有超過四十米,泥塔上有一個很大的槽,槽上面有什麼東西在發着幽光,趙滿延覺得那裏應該鑲嵌着什麼寶貝,但那裏銀蛇鬥士太多了,不敢輕易靠近。

    “我們去看看?”海蒂提議道。

    “恩。”莫凡點了點頭。

    人多反而不好行動,再加上他們身上潰爛得有些嚴重,莫凡帶上了海蒂以及同樣是暗影系的娑法前往了那座黑漆漆的泥塔。

    ……

    海蒂是音系法師,這個時候帶上她可以完美的洞察周圍的生物。

    暗影系的娑法和莫凡要在這黑夜裏穿過一些銀蛇鬥士的警戒還是比較容易的,只要將自己的氣息藏好,那些等階沒有到統領級的銀蛇鬥士很難捕捉到他們兩個人的影子。

    穿過了幾片雜草叢生的庭院,擡起頭來往那黑漆漆的泥塔上看去,幽光竟然變得格外瘮人!!

    “你們……你們不覺得那像是一個眼睛嗎??”娑法聲音打着顫說道。

    “那就是一個眼珠子!”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海蒂在黑夜裏視力沒有他們兩個暗影系法師好,可聽莫凡和娑法說那泥塔上的幽光物體是眼珠子,渾身雞皮疙瘩都爬出來了,怎麼會有那麼大還發着幽光的眼珠子啊,那是什麼生物嗎!

    “這種類似的東西我有見過。”莫凡說道。

    莫凡記得在古老王陵墓裏面,有一種像眼睛一樣的物體,被稱之爲邪眼銅鏡。

    邪眼銅鏡的作用一直非常的鬼魅,韓寂有說過原理大致是光系、混沌系魔法。

    莫凡當時戲稱爲數千年前的攝像頭,事實上以光系魔法和混沌系魔法來解釋的話,邪眼銅鏡就不是那麼得難以理解了。

    此刻黑漆漆的泥塔上面,並非是一個生物,而是一個類似於邪眼銅鏡的邪眼之物,它的眼珠子鑲嵌在了泥塔上面,它眼珠子裏散發出來的光輝藏在了月光之中,讓人擡頭凝視月亮的時候,感覺月亮都是可怕的青綠色。

    “這應該是古老的潰灼邪眼。”莫凡開口說道。

    “潰灼邪眼??這又是什麼東西?”娑法詫異的看着莫凡。

    海蒂也注視着莫凡,她很好奇莫凡怎麼會知道這些東西的,這個人長得並不像知識特別淵博的類型啊!

    “我是在希臘古典上看到的,在比較早期人類剛擁有了魔法,但魔法體系還不是非常成熟,於是它們將一些死亡的古老神獸的器官制作成一些守護之物,用來驚嚇那些入侵的妖魔。這個潰灼邪眼很有名的,它類似於一種光之結界,這個結界並不會阻擋任何生物的靠近,但進入到了結界範圍之後,帶有摧毀生物身體組織的死光、毒光、邪光卻會發揮作用,待的時間越長,作用也越明顯。看來那個死於落日神殿詛咒的傢伙,其實就是被這個潰灼邪眼所殺。”莫凡說道。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娑法很費解的說道。

    “既然來這裏,我自然會做一些全面的準備,這東西我也是在一些古書上看到的。”莫凡回答道。

    無論是希臘死神,埃及國獸,還是中國的圖騰獸,似乎幾大歷史悠久的古國都與神獸脫不開關係,所以在帕特農神廟靜修的時候,莫凡看了不少歐洲以及愛情海南部城市的一些書籍,帕特農神廟的書籍那都是禁書,不少都記載了沒有公開的一些歷史,莫凡本意只是想尋找中國圖騰與這些國外神獸之間的聯繫,順便也看到了一些其他古文明的知識。

    希臘與埃及有着很深的淵源,似乎在這個潰灼邪眼的問題上,他們是發生過一些碰撞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