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冥君蛙嗎?”莫凡指著那邊在黑色夜空下閃耀起的冥界光輝,開口詢問道。

    “說了不要問!”藍蝙蝠顯得有些生氣。

    不過,藍蝙蝠並沒有起什麼疑心,一般在黑教廷之中有能力者大都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

    “那就是了,真是期待啊。”莫凡感慨了一聲。

    “期待什麼?”藍蝙蝠不解道。

    “難道你不期待嗎,我們冷爵大人究竟會為我們帶來一場怎樣的盛典?冥君蛙的銅鏈後面究竟拉扯著什麼,你不想看到嗎?”莫凡像一個標準的瘋子一樣問道。

    “還好。”藍蝙蝠隨意的回答著。

    莫凡現在身上還有傷,實力並沒有恢復,眼下要阻止這冥君蛙的到來是不可能的。

    冥君蛙不止一只,這點莫凡非常的肯定,現在每一個黑教廷成員都被分派到不同的位置上,他們所做的便是呼喚冥君蛙。

    每一只冥君蛙都奴役著大概兩千多只冥界縴夫,這些冥界縴夫實力比普通的亡靈要強上很多,等同于一只冥界軍隊往中原大地上碾來。

    這些已經對中原大地構成了巨大的威脅,更讓莫凡在意的是冥君蛙的背後,那銅鏈牽引著的最終端,到現在莫凡都還沒有摸索到黑教廷的最高層,相信真正的陰謀還掌控在引渡首、烏納絲、冷爵這幾個人的手上,自己接觸到的這幾個藍衣,也不過是整個陰謀環節的一部分。

    就像冥君蛙的鎖鏈,最前頭的是冥界縴夫,在冥界潛伏後面的的冥君蛙,而在冥君蛙後面還有更致命的東西,現在莫凡根本不能夠冒然攤牌,冥君蛙不止一只,對黑教廷的計劃僅僅起到一點拖延作用,毫無意義。

    北鹿這個身份不是莫凡捏造的,事實上這正是審判長冷青安排在黑教廷中的一個重要內線,他並不指某個人,而是一個代號,這個代號黑教廷的人知道,並且承認,小有名氣,另一邊這個代號掌握在審判會冷楸的手上,冷青當時其實可以用北鹿這個身份來逃脫追殺,可她沒有,莫凡在追蹤牧羊人和程英的時候,代號人察覺到了莫凡的存在,並告訴了莫凡北鹿這個身份,為了能夠順利打入到黑教廷內部,莫凡直接開殺戒,將牧羊人、程英以及引渡首所指派的所有黑教廷人員殺死,這里面其實也包括了北鹿。

    精疲力竭是真的,但任由禿鷹啄去臉,卻是莫凡自己忍受下來的……

    冥君蛙不止一只,牧羊人和程英一樣也是計劃的一部分,莫凡知道自己接替北鹿這個身份存在著巨大的被敵人識破的風險,可他必須賭一把!

    冷青埋下的線只到北鹿這里,接下去毫無方向,危險也是完全未知,所以莫凡得披著這個身份一個人走下去,直到觸踫到黑教廷的最終計劃……

    幸好,這個冷爵的行徑不像撒朗那般毫無頭緒,撒朗在古都撲下的陰謀,哪怕是混進了藍衣執事中,估計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做什麼,因為她真正的伏筆是一場隨時隨刻都會到來的冰冷大雨!

    “這些人也真是可悲,你看,那農漢都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逃跑了。”藍蝙蝠目光朝著一位農民望去,帶著幾分譏笑。

    莫凡也看了一眼,臉上閃過一絲詫異的表情。

    “你的任務只是在這里觀察嗎?”莫凡問道。

    “我說過不要問!”藍蝙蝠生氣道。

    “我們過去看看吧,指不定會出小意外。”莫凡指了指冥光若隱若現的地方,開口道。

    藍蝙蝠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兩人朝著冥光的方向走去,那里有一座光禿禿的山,儀式是在山的後面進行著的,不仔細看並不能夠辨認這些光芒與夜色有什麼區別。

    過了這座山,莫凡嗅到了一些難聞的氣息,這恐怕是黑畜妖、詛咒畜妖們獨有的芬芳,吸入肺腑之中,便讓人有大開殺戒的沖動。

    莫凡和藍蝙蝠走了過去,他們都是藍衣,幾位在山口處把守的黑衣教士都紛紛行禮,並且是跪拜匍匐之禮,可見黑教廷級別之間存在著的是一種封建行事的地位落差!

    莫凡把自己這個脾氣怪異的北鹿執事身份也是貫徹的淋灕盡致,當他看到一個黑衣教士不順眼的時候,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更是一腳就往她腦袋上狠狠的踏了下去,將這名黑衣教士的臉給直接踩到了土里。

    “你做什麼?”藍蝙蝠有些反感道。

    “你沒看見嗎,大家腦袋都貼近了土,唯獨他離土還有十公分,他並不尊敬我們。”莫凡從容不迫的回答道。

    其他幾名黑衣教士感受到莫凡的殘暴,趕忙將腦袋埋得更低,連看莫凡的鞋子勇氣都沒有了。

    那被踩臉的黑衣教士滿臉的血,縱然有怨氣卻不敢說半句話,不敢反抗。

    “等你到了我這個位置,你想踩誰的臉就踩誰的,包括我……”莫凡冷笑一聲,大搖大擺的從這群黑衣教士人群中走過。

    藍蝙蝠感到幾分無奈,揮了揮手,示意一名手下去將那個受傷的人抬走。

    再往深處走,那里已經有藍衣了,而這座光禿禿之山的後面,便可以看到無數的冥界之咒靜止在空氣中,它們宛如一種怪異的星宮在排列,正慢慢的組成一扇打破次元壁壘的次元之門。

    門還在通過咒痕築造,看上去工程有點龐大,這一幕莫凡是見過的,牧羊人和程英就做過,被莫凡順勢給宰了。

    不過在他們之前,已經有一頭冥君蛙被召喚了出來,莫凡阻擋不了,只能夠匆忙中給趙滿延報了個信,希望附近的要塞城能夠守住……

    “你好像擅離職守啊?”一個粗啞的聲音傳來。

    莫凡看了一眼那名藍衣,听聲音就知道是和藍蝙蝠一起的那個家伙,級別似乎更高一些。

    男藍衣看了一眼莫凡,發現他疤痕的臉,不由的笑了起來︰“毀容的滋味如何?”</?>

    “還不錯,至少藍蝙蝠覺得我很有魅力。”莫凡也笑了笑。

    大家都是藍衣,就不存在行禮的問題了,只不過莫凡不管這一片,那位男藍衣既然已經拉他入伙了,大家便是同僚同級,頂多指揮上是由眼前這人進行。

    “我們檢查過了村落,沒什麼可疑的人。”藍蝙蝠說道。

    “紫鬼。”男藍衣笑著,像一個紳士一樣朝莫凡伸出了手。

    “北鹿。”莫凡將雙手後腦勺上一枕,壓根沒理會紫鬼的這友好示意。

    “我知道。”紫鬼眼楮緊緊的盯著莫凡,顯然是起了一絲疑心。

    和比較單純的藍蝙蝠比起來,紫鬼明顯是一個心計很重的人,他並沒有完全相信莫凡,或者說他相信莫凡是北鹿,但多年的習慣讓他已經產生了對任何人都保持著懷疑的態度,這個態度可以檢驗出很多混進來的人,而紫鬼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專門揪出這種人,然後用長達幾年的時間來折磨……

    “進展如何?”莫凡問了一句。

    “比你們好,至少不會全軍覆沒。”紫鬼看了一眼那幾個陣法師。

    說是陣法師,不過是靈魂祭獻,要打通冥界的大門,沒有幾個活人當祭品是不合規矩的,那些陣法師都是狂熱分子,他們甘願為吾教犧牲自己,換來死亡國度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事實上,到了藍衣這個級別,多半是不信這套理念的,他們信奉的是紅衣主教,信奉他們此刻所掌控的教徒、教士,那些跟奴隸一樣被他們隨意驅使的人。

    藍衣惜命,當然,藍衣一定比任何人都殘暴!

    “怪只能怪牧羊人是一個蠢貨,一直被追蹤著卻還不自知,幸好引渡首大人料事如神……”莫凡說道。

    “哦?你是引渡首的認,那麼引渡首叫什麼?”紫鬼眯著眼楮問道。

    “你真考倒我了,我應該是審判會派來的吧,因為我確實不知道他叫什麼。但是若這樣說的話,我們這里所有人都是審判會的人了,因為你們也不知道……”莫凡說道。

    “我問的可不是名字。”紫鬼不依不饒道。

    “赤鬼。”莫凡回答道。

    紫鬼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來,對莫凡之前的懷疑一掃而空。

    莫凡看到這家伙一下子松去了所有的戒備,心也一下子落了下來。

    媽的,還好程英和引渡首在山洞里通了“視頻電話”被自己看到听到了,不然這會就被多疑的藍衣執事給發現了!

    “你也是引渡首的人吧,紫鬼?”莫凡問道。

    “是啊,我是七鬼之一。”紫鬼說道。

    冷爵之下有七鬼,其中赤鬼為引渡首,橙鬼、黃鬼、綠鬼、青鬼、藍鬼、紫鬼都是執事、大執事,權力比一般執事會高許多。

    “難怪你是最末……”看著紫鬼那帶著幾分自豪的神情,莫凡反而譏笑了起來。

    “你說什麼!”紫鬼臉色一下子變了,那凜然殺氣像一場風暴一樣席卷開。

    “別動怒,為了感謝你救了我,我告訴你一個消息。”莫凡說道。

    “哼,你要說不出點東西,我會讓你重新被禿鷹給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下!”紫鬼冷然道。

    “剛才我看見了一個老農,慌不擇路,好像大致往這里過來了,你安排了那麼多人在附近守著,難道全部都是擺設嗎?”莫凡說道。

    紫鬼目光落在了藍蝙蝠的身上,藍蝙蝠點了點頭,表示她也看見了。

    “有什麼問題嗎?”藍蝙蝠問道。

    “那是審判會的人。”莫凡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