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蝙蝠和紫鬼都露出了驚訝之色,不過紫鬼終究比較冷靜,他沉著聲音問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殺了他的女同伴,逼他吃掉他女同伴的心髒,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不小心讓他跑掉了。”莫凡笑了起來,那笑容看得周圍其他幾位黑衣教士都是毛骨悚然。

    這個北鹿,十足瘋子!

    紫鬼相信了莫凡的話,怒視著周圍的手下們。

    “我們怎麼會被審判會的人發現!”紫鬼喝斥道。

    紫鬼並沒有懷疑莫凡,首先莫凡之前一直在昏迷,半生不死的,根本不可能是他引來的審判會人,其次假如是莫凡帶來的,他為何要說出來,博得信任,這有些多此一舉了。

    “我來吧,既然加入到你們總得體現我一點價值。”莫凡對紫鬼說道。

    “恩,不過先別輕易動手,摸清楚他們有多少人。”紫鬼謹慎的說道。

    既然已經被審判會的人知道了位置,那麼這里就不再安全了,紫鬼第一時間停止了開啟冥界大門,讓那些陣法師選擇轉移。

    其他黑衣教士們也紛紛保護著那幾名陣法師,在紫鬼的帶領下前行著。

    眾人開始撤退,藍蝙蝠卻站在莫凡身邊。

    “我跟你一起。”藍蝙蝠說道。

    “好啊,不過你跟得上我的速度的話。”莫凡無所謂的笑了笑。

    藍蝙蝠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莫凡的笑容漸漸的開始變成了一團黑色的影煙,再仔細看的時候,眼前除了緩緩散開的黑色之氣之外,又哪里還有莫凡的身影。

    藍蝙蝠本想跟過去,奈何莫凡的速度太快了,無奈的她只好選擇跟隨紫鬼等人轉換地點。

    開啟冥界之門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受不得半點干擾,這里既然有審判會的人,紫鬼是不會再繼續下去的。

    當然,紫鬼也不會全相信莫凡,在撤離過程中,紫鬼安插在審判會附近的眼線才將審判會一批人馬在往這里挪動的消息姍姍來遲,紫鬼當下更相信莫凡就是北鹿了,也暗暗慶幸自己救了這小子一命,也救了自己一命。

    ……

    莫凡擁有夜煞黑暗物質,連超階法師都不一定能夠逃過他的追蹤,何況是一個普通的審判使。

    審判使高于審判員,是擁有一定資歷的審判員,戰斗力比審判員要強上很多,並執行一些特殊的任務。

    莫凡見過那個審判使,他是當時帶走那個精神失常老牧民的審判使賀飛昆的一個同伴……

    賀飛昆那貨人實力如何,莫凡清楚得很,假如就他們這點人要圍剿紫鬼帶隊的這群黑教廷成員,多半要全軍覆沒!

    所以,莫凡將他們的身份說破可不是害他們,反而是救他們,紫鬼的實力不會比莫凡差,而紫鬼身邊還有四位藍衣,包括實力未知的藍蝙蝠,還有近一百名黑衣教士,賀飛昆除非是帶上了一位福審判長級的人過來,不然就是送!

    ……

    “在找什麼?”一個聲音詭異的從背後響起,姜林猛的轉過身來,頓時背後全是冷汗。

    他看到了一個穿著藍衣的人,同時也看到了一張滿是疤痕的臉,最重要的是,他感覺自己身體被什麼東西給死死的抓住了,連嘴巴都被兩只手給死死的抓著,想喊喊不出來……

    等姜林腦子清醒了一些後,這才發現是自己的影子抓住了自己!!

    這是什麼能力??

    姜林從未遇到過這種暗影之力,瞪著眼楮看著這名藍衣執事,感覺死亡逼近。

    “別慌,好好听我說完。”莫凡笑了笑,雖然他知道自己這張臉現在笑起來確實不怎麼友善,也沒啥說服力,不過氣質在這里,他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告訴這家伙事情,“你和賀飛昆一起的吧,我是誓言樹。”

    “誓言樹?”姜林一听到這個詞,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誓言樹算是審判會踫頭暗號,雖然黑教廷那邊有可能獲知這點,但會說出這個詞,一般敵意會消除幾分。

    “你也知道,我要殺你很簡單。”莫凡平靜的說道。

    姜林點了點頭,他很清楚剛才那種感覺,假如自己的影子將那爪子往自己背後一插,自己連掙扎都做不到,同樣是高階法師,可面前的人要殺自己真的易如反掌。

    “你們有多少人?”莫凡問道。

    “賀飛昆領隊,包括我在內審判使三名,審判員十名。”姜林如實說道。

    “不夠,對方人更多,其中有一個是紫鬼。帶你的人撤走,我會繼續跟著他們。”莫凡說道。

    莫凡有兩個方案,假如審判會的人夠多,那麼立刻帶他們前去追擊紫鬼那一伙人,先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然後自己嚴格苦情戲,把紫鬼和藍蝙蝠這兩個重要人員救下來,好讓他們可以帶自己到引渡首、烏納斯這兩個人身邊,這兩個人才是最靠近冷爵的。

    假如審判會人少,莫凡必須勸他們離開,一方面他們去了一定死無葬身之地,另一方面,自己也已經博得了紫鬼的信任,這群人不過是計劃中的一環,過早的剿滅反而會毀了大事。

    “我要怎麼跟賀飛昆說,他是一個急攻心切的家伙。”姜林說道。

    “那家伙確實是個蠢貨,會誤了大事,你就告訴他,這里沒有黑教廷的人,黑教廷的人已經撤了,你們過來也是撲空。”莫凡說道。

    姜林點了點頭,要是告訴賀飛昆那個家伙,他壓根不會相信莫凡說得這番話,直接帶隊殺過來了,姜林跟賀飛昆這麼久了,很清楚他的秉性,而莫凡在那次醫院里與賀飛昆踫過面,便知道這人魯莽、自負,成不了大事。

    “敢問閣下是……能夠打入到藍衣,閣下一定是我們敬仰的前輩吧?”姜林問道。

    莫凡苦笑搖了搖頭。

    莫凡自己什麼都不是,北鹿這個黑教廷身份不知道鋪下了多少具尸體才堆砌起來的,身為審判長的冷青為了保住這個身份都喪命了,莫凡只不過是接力棒最後一棒者,當沖破終點線的時候,所有人會圍著自己歡呼,卻不會去看背後那幾個氣喘吁吁倒在接力點的其他人。

    “東面出了什麼事了?”莫凡想起了什麼,詢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上頭要我們配合預防組對付潛伏在這里的黑教廷人員,不過這段時間多個要塞城的軍力都在往東面調遣。前輩,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姜林問道。

    “暫時只知道黑教廷的人在利用冥界生物侵犯我們北原……軍方大批往東面調走,明明這里山雨欲來,防守還弱了,真是雪上加霜。”莫凡嘆了一口氣。

    莫凡也氣憤過,事實上他收集的證據已經足以證明冷爵在這里作亂了,可他要的增援根本沒有來,被派遣到這里的審判會人員也少之又少。

    就像一場鼠患到來前,街道上都有黑鼠橫行亂竄了,政府不為所動便算了,甚至還把精力放在了別的地方,這怎麼不讓人心寒。

    然而,事已至此,莫凡想退又怎麼忍心?

    不說鎮北關後面有幾座城市,就是那被屠戮了的其其格一族,便讓莫凡在毫無表情的面孔下藏著要噴發的火山之怒!!

    沒有任何增援,也沒有任何回應,假如連自己也放棄了,這一疆之土真的就淪為了地獄,那拼命往飛皇市遷徙的人就真的要被冥界生物給踐踏了!

    心灰意冷歸心灰意冷,莫凡也只有咬著牙追下去,等一切結束了,莫凡一定會一拳狠狠的砸在那些漠視的領袖者臉上!

    “別告訴任何人,我出現過。”莫凡對姜林說道。

    姜林點了點頭,他明白審判會內的人也不是全部可信的。

    “麻煩幫我向古都軍統張小侯傳個信,讓他盡一切可能說服北原現有的兵力,守護住這條北原防線。”莫凡說道。

    “我一定做到,前輩……前輩,真的有這麼嚴重嗎?”姜林認認真真的問道。

    北原防線……

    這是一場姜林從未經歷過的恢弘戰爭了,他不確定黑教廷真的能夠掀起這樣的巨浪來。

    “鋪滿一座城尸體的這一幕,我真的不想再看到。”莫凡說道。

    “前輩是從古都中走出來?前輩你放心,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黑教廷得逞的,以性命擔保!”姜林說道。

    看著姜林那副堅毅不拔的樣子,莫凡心中稍稍有了一些欣慰,看來自己並非孤軍奮戰。

    “我走了。”莫凡說道。

    “前輩保重。”姜林說道。

    “你也保重。”

    越是感覺前方道路黑暗無比,越是覺得一起同行的人難能可貴,莫凡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和這位審判使見面。

    ……

    返回的路上,莫凡踫見了藍蝙蝠。

    藍蝙蝠看了一眼莫凡,詢問道︰“人呢?”

    “在那里,和泥土混成一塊,你要去檢查一下嗎?”莫凡問道。

    “紫鬼說了不要隨便動手!”藍蝙蝠對莫凡的魯莽有些不滿。

    “哦,如果是你說的話,我就勉強听一听。”莫凡說道。

    藍蝙蝠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反應過來時卻立刻躲避了莫凡目光的直視,轉開話題道,“我們趕緊走吧,那家伙多半是審判會的前探,一旦死了,事情會更麻煩。”

    “沒事,來多少我殺多少。”莫凡說道。

    “哼,你忘了自己差點被禿鷹給吃掉嗎?”藍蝙蝠說道。

    “我只是打不過那個人,但總有一天我會把他吊到山崖頂上,讓天上的禿鷹在他最清醒的時候把他身上的肉一塊一塊叼走!”莫凡說道。

    藍蝙蝠已經摸清楚莫凡是一個怎樣的人了,沒在理會他,更沒有去檢查什麼,帶著莫凡快步離開。

    而莫凡自己其實也一陣蛋痛,這個世界上估計再沒有幾個人會像自己這樣詩情畫意、慷慨激昂的詛咒自己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