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後退之際,趙滿延卻挺身而出,那股氣魄讓周圍那些落荒而逃的軍人們都為之折服。

    沖到了最前面,而冥君蛙那奪命之舌已經飛來,以這個角度,以它的卷之力,他們這一隊人至少有八九十人會被對方直接吃到肚子里!

    參戰的可都是精英,其中不乏優秀的中階、高階法師,它們在與冥界縴夫游斗之余,傷亡不算很多,但冥君蛙一出手,它們便立刻淪為最卑微的蚊蟲,任由其吃下。

    “霸下之印天淬岩岩魔之瞳巨人之身!”

    趙滿延高喊,他猛的打開自己的胸膛,雙手如翼般打開,以擋槍之勢屹立在眾隊伍的前方。

    他的雙瞳煥發出藍褐色,他的身體也被這種土系光芒給包裹著!!

    隨著霸下之印旋繞,以趙滿延身軀為模板,一個層層放大的岩輝輪廓猛的向前推去,每向前方推出一米,這岩輝便擴大數倍,等到了趙滿延前方二十米位置的時候,這以人形為輪廓的岩輝赫然變成了一個巨像!!

    藍褐色的岩石為軀,形態與張開雙臂抵擋之勢的趙滿延完全一致,就在所有人認為他們會被冥君蛙吞進肚子里的時候,這一個巨人石像張開雙臂將所有人保護到了後面!

    君蛙之色打在這巨;人石像上,縱然將其拍得碎裂開,縱然讓趙滿延口吐鮮血,但沒有任何多余的力量席卷到他們這里……

    趙滿延向後踉蹌了幾步,臉上卻露出了大膽放肆的笑容。

    君主級!!

    這君主級的攻擊也不過如此,他趙滿延還不是擋下來了!!!

    之前在趙滿延身旁的那位土系軍官都驚呆了,跟看怪物一樣看著滿臉笑容的趙滿延……

    高階法師擋下君主級生物的全力一擊???

    這家伙還是人嗎!!!

    要知道很多超階法師不主修防御的,他們在面對君主級生物的時候往往都變得不堪一擊,這個人居然一個人擋下來了,那一尊正在緩緩垮塌的巨人之身石像就好像趙滿延本尊,讓這位土系軍官佩服得五體投地!

    半空中,吸引冥君蛙注意力失敗的彬蔚也看得目瞪口呆,本以為這次會損失重大,卻不料那個浮夸的家伙實力這麼驚人,真的把冥君蛙的攻擊給擋下來了。

    那一個巨人之身,防御之厚,連君主級都不能夠輕易粉碎……

    還以為冥界縴夫們的符印強大無比,誰能想到防御更猛的就在他們鎮北關里,難怪這次隊伍能夠如此順利的抵達這個位置。

    冥君蛙的君主級力量一方面體現在它的殘暴攻擊和難以避讓的舌卷,另一方面便是冥界縴夫這些奴隸,隨著趙滿延這一個巨人之身的阻擋,可謂是讓冥君蛙瓦解軍法師們的企圖直接破滅了,軍法師們借著這個空擋迅速撤離到了安全距離。

    這個短短時間里,符印縴夫更是被殺掉了十幾只,隨之被瓦解的冥界縴夫更達到了數百頭,冥界縴夫的數量一下子急劇下降,冥君蛙暴怒狂吼,卻被植物系實力相當出色的彬蔚給牽制著!

    “那里還有一頭!”氣勢隨著趙滿延那一個巨人之身後頓時高漲。

    戰爭需要士氣,冥君蛙一直都是所有人心頭壓抑的巨大魔鬼,無人可擋,出手必死,但如果有人可以站出來阻擋冥君蛙的攻擊,那給所有軍人們注入的是一針強烈的興奮劑,哪怕只能夠抵擋一次,那也與之前那種瑟瑟發抖等死是兩種概念!

    “休想跑!閃劍鳥,將它抓回來!”又是一位召喚系高手,那人鎖定了想要逃到冥君蛙那里的符印縴夫。

    一只全身覆蓋著閃電羽毛,翅膀宛如多柄大劍扇狀打開的鳥獸猛的從高空俯沖而下,那位召喚系高手正站在閃劍鳥的背上,他的巨影釘從空中飛射下,準確的在冥界縴夫之中刺中了那頭符印縴夫的身體,將它死死的束縛著。

    閃劍鳥從冥界縴夫群中掠過,爪子凌厲出擊,生生的將那符印縴夫給抓住。

    其他冥界縴夫都紛紛抓住那符印縴夫,不讓它被抓走,但閃劍鳥身上立刻釋放出了一道道雷電之劍,刺向了那些冥界縴夫們。

    雷系魔法擁有防御穿透之力,這是元素之首雷的特性,高防御對雷起不到太大的作用,雷電之劍肆意,冥界縴夫倒下了一大片,那頭符印縴夫也難逃鳥爪,被抓到了半空中!

    到了高處,符印縴夫被狠狠的拋向了軍法師隊伍里,法師們默契的施展毀滅魔法,沒有給它落地的機會,便將其千穿萬孔,打成了爛柿子!

    “是葉鴻,這家伙怎麼現在才來!”隊伍里,有人驚喜的叫了起來。

    那位駕馭著炎狼的軍隊長此時也抬起頭來,臉上露出了幾分敬佩之色,顯然在召喚師領域里,空中的那位被稱之為葉鴻的男子在更高境界。

    “這人是誰,實力很強啊!”趙滿延看到有高手進來,心中也寬慰了幾分。

    “我們鎮北關的浪子,一年里最多只有一個月呆在這里,剩下的時間各地跑,沒有想到他趕回來了,果然是對我們鎮北關有感情的。”那位土系法師鳳長于說道。

    “他一直在尋找突破超階的契機,總呆在鎮北關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的機會。而且他以前是常沂的上司,統領著戰斗力最強的四軍。”另一位在這里的老兵說道。

    駕馭閃劍鳥的人實力確實極強,他在空中隨意穿行,那只閃劍鳥更是目光銳利,連續在冥界縴夫之中尋找出那些符印縴夫,一下子幫助大家瓦解了兩三百只冥界縴夫的巨大壓力。

    軍伍里有太多認識葉鴻的老兵了,之前趙滿延抵擋冥君蛙的攻擊便讓士氣高漲,這一次葉鴻參戰,所有將士們更達到了一種極度默契,極度高漲之勢,似乎連擁有符印盔甲的冥界縴夫都變得沒那麼可怕了!!

    “三隊往西,七隊待命,十軍全體地毯式轟炸光耀信號處,二軍風隊靠後,協助全體隊員後撤。”葉鴻在空中高聲指揮。

    整個戰斗隊伍的總指揮是彬蔚,但彬蔚現在正與冥君蛙廝殺,無心指揮戰斗,所有軍隊都憑借著一種臨場反應在與冥界縴夫們廝殺,隨著葉鴻的指揮之聲傳來,所有戰斗法師們漸漸的變得有紀律性。

    趙滿延心中頗為不解,這人為什麼要讓二軍風隊協助後撤,現在明明是追擊之勢,趁機消滅掉更多的符印縴夫才是啊……

    可沒過多久,葉鴻高聲命令所有人員後撤。

    他在軍中顯然威信極高,所有隊長听令後撤,就在整個軍伍往後移動時,恐怖的冥君蛙吞地之勢沖撞了過來,連一整塊地表都被冥君蛙給吃到了肚子里,倘若剛才還在那里繼續與冥界縴夫們纏斗,至少會有三個大隊要喪命!

    一個大隊就是一百人,三百名軍法師,鎮北關需要多少年才能夠培養起來??

    趙滿延心中了然,不由的對空中這位剛加入戰斗的葉鴻欽佩不已,這一定是一位身經百戰,不知指揮過多少場戰役的鐵血軍統啊!

    冥君蛙的蓄謀已久的攻擊再一次被瓦解,他的符印縴夫們更是死傷殆盡,冥界縴夫的數量急劇下降,這會只剩下三百多只了。

    “一鼓作氣!!”葉鴻說道。

    先殺冥界縴夫,再對付冥君蛙,冥君蛙主要的戰斗力來自于冥界縴夫,殺光了冥界縴夫,等于斬掉了冥君蛙的四肢。

    鎮北關所有軍法師齊心協力,局面徹底掌控在了他們自己的手上,對剩下的冥界縴夫進行了一番徹底斬殺!

    很快,剩下的三百多只冥界縴夫也全部殺死,遍地冥界尸體的戰場上,就剩下了一頭小山肉軀的冥君蛙和無數將它給包圍起來的軍法師們!

    “我這輩子也沒有想過有殺死一頭君主的這一天!”土系法師鳳飛于無比激動的說道。

    趙滿延此時心情和這些軍人們一樣澎湃無比,雖然在埃及也經歷過類似這樣的戰爭,其慘烈程度一點也不比這里差,但那次是莫凡以成熟期的小炎姬滅掉了黑暗劍主,這一次莫凡不在,他趙滿延也成為了整個戰斗至關重要的人物,享受了和彬蔚、葉鴻一樣被眾將士們高呼敬仰崇拜的待遇。

    以前趙滿延覺得軍人很蠢,把性命別在褲腰帶上,這種生活他打死也不會過,可今日跟隨著鎮北關守下要塞城,擊垮了以君主級為首的冥界縴夫軍團,何等熱血,何激昂,何等快意!!

    ……

    “到頭來,還是你比我更合適做這個位置。”彬蔚顯得幾分疲倦了,她在冥君蛙的攻擊下多次險象環生。她看到葉鴻駕馭著閃劍鳥飛來援助自己,借著喘息之際開口說道。

    “我的老部下們給你帶來了很多麻煩,我應該感到抱歉,不過我想從今天開始,沒有人會質疑你了,你比我更早跨入超階,你掌控著古長城守護的奧義,我一個只會打打殺殺的人又能成什麼事?”葉鴻說道。

    “那斬下這冥君蛙的戰斗指揮交給你了。”彬蔚說道。

    “義不容辭!!”葉鴻氣魄十足的道。

    雖未踏入超階,但這位前一任鎮北關總指揮卻有著超階法師才具備的膽魄,彬蔚也相信終有一天他一定會打破桎梏他近十年的壁壘,跨入到超階領域,天高任鳥飛!(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