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小心毒液!”彬蔚提醒道。

    毒液是呈現無數水柱狀飛射出來,哪怕是那麼幾滴都能夠將人給融化成一灘水,面對君主級生物,彬蔚讓隊伍絕大多數人往後退,避免出現過大的傷亡。

    冥君蛙不屬于擁有非常強進攻性的生物,畢竟它自身的力量很多來源于冥界縴夫,軍隊們站在一個安全的距離上進行魔法轟炸,還是相當有效的。

    無數的魔法漫天之雨一樣落下,冥君蛙的身上再一次出現那些冥界符印盔甲,將所有的毀滅之力都阻擋在它的身軀之外,如此防御力也確實讓人有些束手無策。

    “繼續,這家伙不可能永遠具備符印盔甲。”葉鴻說道。

    魔法沒有間斷過,城樓位置上可還有一大批遠距離魔法炮台法師,他們站在最安全的位置上,魔能足夠,他們就有無限的毀滅力,無論能不能打穿冥君蛙的防御,反正他們現在一肚子憋屈徹底宣泄在了這頭巨型的怪物身上。

    幾番轟炸,冥界符印明顯淡化了很多,這讓眾人的信心一下子大增了起來。

    “還以為是無敵的防御呢,不也有消散的時候,兄弟們,加把勁,我們要宰一頭君主了!!”城樓上的魔法炮台隊伍高喊了起來。

    話音剛落,又是一大片的魔法之圖泛起,密密麻麻的不同光輝掠過了長空,氣勢如虹的落下。

    “疊加魔法陣!”

    “超級烈拳!”

    那八角哨崗陣在鎮北關內重新築起,一大群火系的中階法師們瘋狂的貢獻出了他們的魔法星圖,炙熱的火圖印在了整個鎮北關的上空,瑰麗震撼,氣勢磅礡!

    一個大如城樓般的火焰拳頭猛的飛出,所有那些在空中飛舞的魔法能量與之想比起來就跟大鯨魚旁的小蝦,它呼嘯著,頃刻間染紅了天空和大地,它凌厲的沖向了冥君蛙,小山肉軀的冥君蛙看到這樣一個疊加魔法襲來,那雙凸出來的眼珠子也明顯露出了慌張之色。

    它挪動身軀,想要避開這超級烈拳,然而這一個火焰拳頭當真大如天外隕石,完全是覆蓋下來,還未觸踫到地面,便讓整片大地燃起了一片火海!!!

    “轟隆隆隆隆~~~~~~~~~~~~~~!”

    前方一片烈焰,完全看不清天地的模樣,冥君蛙在這恐怖的火焰沖擊下萬噸之軀也被掀飛了起來,滾燙無比的炎力融開了它的所有符印盔甲直燒它的粗糙皮肉!

    粗糙之皮也終于被燒得爛開了,里面那如油糕般的肉散發出了一股股難聞的氣味,濃濃黑煙彌漫開。

    冥君蛙痛苦的嘶吼著,它開始發狂的扭動著身軀,用那些掛在它身上的銅鏈來攻擊周圍的所有人。

    眾法師們紛紛散開之時,卻發現冥君蛙突然開始翻滾了起來,它全身都是不停灼燒的火焰,徹底變成了一顆火肉球,但這家伙似乎還帶著一股子執念,竟然朝著鎮北樓要塞城翻滾過去。

    冥君蛙移動困難,可翻滾起來卻充滿壓迫力,完全就是一個巨型戰車,渾身還帶著無法熄滅的火焰。

    “糟糕,這家伙想要用身體撞開鎮北要塞城!”葉鴻說道。

    “攔下它!”

    眾人急忙合力,施展出障礙魔法,強行阻攔冥君蛙,可是這樣一個萬噸之軀,一旦滾起來力量便強大至極,那些障礙魔法最多只能夠起到一些減緩的作用,無法完全讓冥君蛙停下來。

    冥君蛙碾過破碎不堪的土地,離得鎮北關要塞城城樓越來越近,上面守城的魔法師至少有兩三千人,這要是被撞上的話,必定死傷慘重。

    誰能想到笨拙無比的冥君蛙在這垂死之際會有這樣的手段,況且以常理思維,君主級生物應該非常惜命的,它用這樣翻滾的方式逃走,他們這些人想攔也攔不住啊!

    靈靈此刻就在城樓上,她看著萬噸之軀的冥君蛙越來越近,逐漸吞沒自己的視野,她想不明白,冥君蛙為什麼不逃跑!

    作為一個君主,性命才是一切,它明明可以利用這一招逃走,為什麼非要來撞破這個鎮北關,要與一些與它並不想干的法師們同歸于盡,君主級應該有自己的智慧,不可能像一些低等生物那樣被攻擊了,便憤怒搏命……

    難道說,在它銅鏈的背後,還存在著一個遠比死亡更可怕的東西,迫使它跟那些冥界縴夫一樣只能前進,不能後退!!

    “鋼鐵之城!”

    高空中,彬蔚威嚴之聲如雷音一樣灌下。

    鎮北關前方大概一百米的距離上,地面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塊一塊古岩鑄造的城牆豁然拔地而起。

    和之前的封門城牆不同,這一次古長城被分割成了好幾段,每一段長度都只有五十米,它們宛如一位位古老的士兵站成了一列,用軀體來阻擋這沖擊過來冥君蛙!!

    “砰砰砰砰!!!!!!!!”

    冥君蛙這戰車之力可怕至極,連堅硬無比的古長城都被震得粉碎了,一連撞毀了三段厚厚的長城牆,冥君蛙才終于停滯了下來。

    古長城堅硬程度是城樓要塞的數倍,它們排成一列,三段寬度便超過了五十米,要塞城的厚度也不過是二十米多一些,要是沒有古長城如守衛士兵一樣從地表下魁身阻擋,這要塞城恐怕是要被碾去一半!

    “ ~~~~~~~~~~!!!!”

    就在大家震驚駭然之時,冥君蛙身體開始恐怖的膨脹,一聲巨響過後,冥君蛙直接爆炸開,皮囊被炸成了數千塊,飛向了四面八方,身體內毒液更化作了箭雨,在那些飛出去的皮囊之後飛射向方圓一公里地帶!

    “快,防御!!”

    “小心啊!!”

    要塞城亂成一片,誰都沒有想到冥君蛙還有自爆這一能力,毒箭雨飛來,只要觸踫到那麼幾滴,身體就會融化,而且別說是人的身軀,連要塞城的岩石城牆都會被融穿!

    “疊加魔法,水御!”

    八角稍崗陣處,一位指揮官急忙高喊一聲。

    眾多準備好的水系法師迅速的施展出了水御技能,道道星軌縱橫交織,絢麗如簾掛在天空。

    水之綢帶出現在了鎮北要塞城上,它們快速的編織成了一道不斷循環的防御,阻擋下那些迸射過來的毒箭雨。

    畢竟是臨時做出的反應,這疊加水御主要是保護城樓上的法師們,而要塞城還有很多地方無法遮蓋到,毒箭雨落下,紛紛融開。

    岩石做的城市卻宛如泥沙遇見了水一樣,化開的速度相當驚人,也有一些沒有來得及躲避的人,他們發出了痛苦無比的慘叫,在大家來不及施救的情況下便變成了一灘血水。

    這一幕在要塞城多處發生,無辜者不計其數,人們呆在那里,久久沒有出聲。

    “唉。”葉鴻長嘆了一口氣。

    那麼努力的去維護這個鎮北要塞城,費勁一切保存它的完整,小心翼翼的減少軍人的傷亡,結果城樓、城牆是勉強保住了,城內前門街卻一片狼藉,死傷者雖然不多,但他們的性命又怎麼不讓他們感到可惜。

    彬蔚此刻心里也不好受,毒箭雨融開了要塞城很多地方,要塞城看上去不再那麼巍峨,反而破敗不堪,本以為會是一場大獲全勝。

    “君主級終究是君主級。”趙滿延無奈的說道。

    冥君蛙沒有撞開要塞城,但在最後仍舊給要塞城造成了很大的威脅,更拽下了數百名軍法師給它陪葬……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獲勝了,我們還是守住了鎮北關,連君主級生物都別想從我們這里踏過去!”土系法師鳳飛于說道。

    “說得也對!”

    “君主級這樣自殺式攻擊,我們也無可奈何,但這改變不了我們將它們全部誅殺的事實!”

    “回城去!”

    “回城,我們贏了!!”

    傷亡無法避免,勝就應該喝彩,守在這里的每個人都做好了會戰死的那一天,但絕不會允許失敗,他們若失敗了,身後那麼多城鎮便一片生靈涂炭,這里的老將有太多都是北原之人,父母妻兒親人朋友都在這座鎮北關要塞城後面!

    出城戰斗的軍法師有兩千多名,傷亡不算特別高,相比于以往與北疆荒獸比起來,這一次戰役明顯是出色太多了。

    軍人們簇擁著兩位首領彬蔚、葉鴻返城,趙滿延也被他帶領的那隊人給舉起來,一片慷慨激昂的歡呼回城……

    “我靠,輕點!”

    “別扔那麼高啊!!!”

    那些法師一個個力氣還特別大,一般舉人歡慶都扔個半米算很夸張了,趙滿延這被一扔就是扔個一二十米,好半天才從空中落下來,跟座跳樓機一樣……

    “噢噢噢!!!!!!”

    又是一次集體高拋,趙滿延這次直接挑戰三十米的高度,人一下子飛到了空中,抵達最高點的時候更是失去了平衡,身體翻轉著……

    余角往背後的地平線上一瞥,遠處的塵埃沒有完全散盡,但是就在那朦朧之中有一個巨大無比的輪廓赫然立著,一雙散發出死者一般的直勾勾光芒的眼楮遠遠的射來,讓趙滿延背脊一涼!!

    那是什麼????

    趙滿延心中再一次卷起劇烈波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