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沿着百戈大地更的方向一路狂馳,軍隊漸漸的被莫凡等人給甩在了後頭。

    要想留下一名瞬息移動掌握極其熟練的空間系法師本就是困難的事情,更不用說像莫凡和海蒂這樣相互借力,第三級別的瞬息移動可以在短時間內就將敵人甩得很遠,即便那支軍隊裏有不少會飛的人。

    對莫凡等人威脅最大的估計就是那名超階法師薩斯了,薩斯和瓦尼不知廝殺到了何處,反倒是讓遁走的莫凡、海蒂、穆白、阿帕絲四人少了不少的壓力。

    大概過了有近半個小時,連那些在空中追過來的軍官們也被甩開了。

    倒不是這些擁有風之翼和翼魔具的軍人速度慢,而是這些傢伙其實這樣零零散散的一些追過來,莫凡一道暴躁的晴天霹靂就能夠讓他們灰飛煙滅,連續幾次之後,那些會飛的軍官們就完全不敢太靠近了。

    莫凡和海蒂都可以瞬息移動,這些人要不能夠跟鷹隼那樣時刻盯着,轉瞬間就會找不到人,整個百戈大地也不是到處都是平坦的沙地,一些起伏,一些山坡,一些沙漠植被都是有的……找個藏身之所不算太困難。

    大概甩開了軍法師一個小時過後,穆白髮現在他們身後大概有一公里的距離處,一名在硬土大地上風馳電掣的人影正快速的追了過來,這傢伙的速度倒是讓人看得有些心慌。

    “是瓦尼,這傢伙也跑出來了!”莫凡認出了此人來。

    沒多久瓦尼便到了衆人面前,他英俊的模樣早就邋遢得不成樣子,身上的衣裳破爛不已,背上、胸口、腿部、肩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火焰焚的,強光灼的,冰霜凍的……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不仗義!!”瓦尼灰頭土臉的,帶着一絲怒意。

    “我們再不走,就要全軍覆沒了,那樣對大家都沒有一點好處,抓了他們一個人質,我們纔有周旋的餘地。”莫凡說道。

    “我沒說這個,你們要撤也跟我說一聲,我差點死在那羣暴躁的軍人手上!”瓦尼大吼道。

    “哦,哦,我以爲你看到我們撤退了,而且你是超階法師,你打不過他們那麼多人,要離開應該不是困難的事情。”莫凡說道。

    瓦尼一肚子火,可他也知道現在不是搞分裂的時候,他的學生們被埃及軍隊的人給抓了,荒郊野外孤立無援的,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先療傷,傷口惡化你可能會喪命的。”海蒂提醒瓦尼道。

    瓦尼這才氣喘吁吁的坐下來,正要從包裹裏取一些藥物時,卻發現自己的壓縮揹包也因爲戰鬥的時候被轟爛了。

    不止是揹包,他的隨身物品也粉碎了,在這埃及他估計都沒有一個合理的身份證明都沒有,跑大使館都沒人理會自己。

    “給,看在你功勞不小的份上,省點用,這東西很貴的。”莫凡取了一瓶元素藥劑。

    元素藥劑是帕特農神廟特有的,火系、光系、冰系這些會蔓延的傷勢都可以用元素藥劑來治癒,帕特農神廟財政出現一些虧空的時候,多半就會把這些藥劑拿出去賣一波,沒多久就能夠補上來。

    這種藥,心夏給莫凡準備了一蛇皮袋,瓦尼這次確實幫助大家頂住了大壓力,不然很難可以拿下這個岡瑪少將,他不能喪屍戰鬥力。

    “謝謝,謝謝。”瓦尼看到莫凡都掏出了這麼昂貴的藥液來了,情緒漸漸緩和下來了許多。

    “你好像很多這些帕特農神廟的聖藥?”海蒂有些疑惑的問道。

    能夠獲得這些稀有藥物,多半是得在帕特農神廟有熟人,還得是神女殿內的!

    海蒂是對帕特農神廟沒有一點好感,甚至跟絕大多數阿爾卑斯山學府的傳統法師一樣,仇視着一直打壓她們的帕特農神廟!

    “他童養媳是……”穆白剛要說出口,卻被莫凡狠狠的瞪了一眼。

    “童養媳?童養媳是什麼??”海蒂對這個詞完全陌生。

    “我們先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事上吧,看來在餵養着小美杜莎的那些法師確定是埃及軍方了,也不知道是某個將軍所爲,還是這件事其實埃及上層都是清楚的。”莫凡認真的分析道。

    本以爲和妖魔勾結迫害人類的事情只有黑教廷才做得出來,可惜一些人士不斷的刷新莫凡的世界觀。

    “他們明明在和蛇蠍族戰鬥,整個開羅郊外全是蛇蠍,爲什麼到頭來還去餵養這種蛇妖統治者,這不是養虎爲患嗎!”海蒂完全無法想明白這個邏輯!

    飼養敵人?

    一頭小美杜莎便是未來的君主,君主的力量本就可以給城市帶來毀滅性災難,更別說君主所號令的龐大妖魔部落了!

    “阿帕絲,你還知道些什麼嗎,他們有沒有說過把你們扔到小美杜莎那裏的原因?”莫凡詢問起阿帕絲。

    阿帕絲搖了搖頭,她知道得很少,那些靠近小美杜莎的軍人也是從來都不說話。

    “會不會是埃及黨派之爭?”瓦尼說道。

    “黨派之爭勾結妖魔,開羅要是戰敗了,估計對哪個黨派都沒有一丁點好處吧。”莫凡說道。

    黨派之爭還不至於做到這份上,這種行爲跟黑教廷沒有任何區別,黨派是爲了統治,而不是被人神共憤!

    “小美杜莎現在也落到了軍隊的手中,我們的蛇瞳詛咒解不開了。”穆白嘆了一口氣。

    忙活了這麼久,最後被軍隊給陰了,果然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並不是妖魔……

    “我們先想辦法進城,然後聯繫一下芬納。”莫凡說道。

    “哼,那位女將軍指不定也是敗類中一員。”瓦尼說道。

    “不至於,我相信她並不知道這件事,要想把老趙他們救出來,還要靠她。”莫凡說道。

    和芬納在戰場中廝殺過,莫凡相信芬納的人品,她不會與這些餵養小美杜莎的軍人同流合污的!

    “我們可以等這傢伙醒了,嚴刑逼問一下,不是嗎?”海蒂忽然間指着地上跟一條老狗一樣的岡瑪少將說道。

    莫凡和穆白都愣了一下。

    對啊,費那個勁瞎猜什麼,他們手頭上還有一個關鍵的人質,就不信他真是一個硬骨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