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在開羅面向吉賽的方向上矗立着一座方塔,方塔絕大部分是由特殊材質的玻璃晶組成,在陽光烈日的照耀下,方塔卻不會反射出那讓人無法直視的閃光,反而會將這些光輝吸納進去。

    到了夜裏,幽藍的冥輝籠罩着大地的時候,這座方塔也將可以釋放出經過了無數倍加強和蓄積的光線,這些光線雖然起不到殺死亡靈的作用,但是卻可以讓冥輝的效果短暫消失。

    古都的亡靈是依靠死氣在行動的,埃及的亡靈則是冥輝,冥輝不能夠普照的區域,亡靈便無法侵入。

    開羅很多次遭到了數量龐大的亡靈攻擊,包括這次來自於第二大金字塔海夫拉的暴躁來襲,有幾次都是依靠着方塔窗阻擋了突如其來的亡靈攻勢。

    這幾天,亡靈陸陸續續的出現了,蛇妖一族和魔蠍一族卻沒有因此絲毫減少,整個開羅無時無刻、每條街道都有男人們在討論着外面戰場的事情,最初的習以爲常漸漸的沒有那麼穩固了,一種猜疑、不安的氣氛籠罩在了開羅。

    方塔可以算是開羅最值得信賴的保障了,而整個漫長的戰爭纔剛開始,就迫使開羅政府動用了方塔,民衆們又不蠢,局勢有所變化通過這方塔便可以判斷!

    方塔上,有一個類似於小型金字塔形狀的指揮部。

    指揮部裏,軍統薩斯筆直的站在空曠無比的大廳中央,相隔大概有近三十米的窗前是一個半月棱角長桌,長桌一共設有五個位置,正是開羅軍部的五位首腦的席位。

    指揮大廳裏一共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薩斯,低着頭一聲都不敢吭,另一位是坐在最中央大首腦位置上的一名中年偏老者,黑銅色的臉,滿是老人紋,看上去像是一位快要枯死的樹木,沒有任何的生氣,但他那雙完全黑色的眼睛,銳利得讓薩斯連對視的勇氣都沒有,看上去像一頭危險無比的野獸!

    “你現在明白你爲什麼還是一名軍統了楸!”冷眸首腦語氣凌厲的說道。

    “屬下大意了,沒有想到他們之中有超階,更沒有想到……”薩斯說着。

    “沒有想到,沒有想到,我告訴過你多少倍,這個世界是掌握在用腦子的人手上,不是像你這樣除了有一身勉強能看的修爲之外一無是處的東西!!”冷眸首腦狠狠的罵道。

    薩斯不敢說話,身軀縱然站得軍人一樣筆直,可放在大腿兩側的手仍舊在輕微的顫抖着。

    “也幸好是一羣年輕小輩,也是無意中干涉到了我們的事情,不然你的腦袋已經在我酒窖下浸泡着了!”冷眸首腦說道。

    “是,是……那麼岡瑪少將……”薩斯低聲說道。

    “既然他們的人在我們的手上,量他們也不敢對他下殺手,只是歐洲學府……不算太好敷衍。你抓的那些人還活着嗎?”冷眸首腦問道。

    “都活着,屬下發現這羣人實力極強之後便不敢輕易滅口,想先請示您。”薩斯急忙說道。

    “你手底下應該有幾個身份不明的發泄容器吧?”冷眸首腦說道。

    “這個屬下沒……”薩斯急忙想否認。

    “哼,你有什麼怪癖你以爲我會不清楚嗎,小美杜莎現在估計很憤怒,該怎麼做你自己清楚,安撫好小美杜莎,再去把逃掉的那幾個給處理了!”冷眸首腦說道。

    “他們逃得太快,屬下的軍隊可能沒法找到他們。”薩斯說道。

    “我會派人去處理那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你寫一份出巡遭到不明匪徒襲擊的報告上來,免得哈肯那邊發現了你私調部隊的問題。”冷眸首腦說道。

    “是,還是首腦想得周到。”薩斯說道。

    冷眸冷哼一聲,正要接着說下去,指揮廳外傳出了軍靴的聲音。

    薩斯立刻轉過身去,發現大門被人給推開,身上披着一件快要拖拽到地面上軍袍的矮小老者往這裏走了進來。

    薩斯看到此?,急急忙忙的行禮,動作看上去有些慌亂緊張。

    矮小老者看都沒有看薩斯一眼,朝着半月棱角桌走了過去。

    薩斯將頭轉了回來,卻發現冷眸首腦這個時候已經從正中央的主位挪到了最邊上的那個位置,矮小老者身材佝僂和冷眸首腦對比起來相差甚大,可矮小老者卻徑直到了正中央席位,往上面一坐。

    這一坐,矮小老者似乎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他擡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冷眸首腦,帶着幾分譏諷意味的道:“你倒是挺喜歡這裏的?”

    “開羅幾十年來已經耗盡了你的所有精力,你是時候該到沒有硝煙,沒有冥光的地方養養狗,養養鳥兒了,你現在適合跟這些小動物們打交道,而不是動不動就有摧毀我們城市的兇殘之物。”冷眸首腦說道。

    “我記得十年前,你還只是一位少將的時候,你的那份畢恭畢敬讓我一度覺得你確實誠懇、光明,可自從你也坐在了這裏,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矇蔽上了眼睛,污染了心,到底是什麼讓你變成了這個樣子,我真的很好奇。”矮小老者語氣平靜的問道。

    “大概是因爲某些人的無能,大概是民意真正的選擇,大概是歲月確實會剝奪勇氣與戰意。”冷眸首腦說道。

    “原來如此,這場戰役結束之後開羅仍舊可以相安無事的話,你下次再坐我的位置,我便不嫌棄上面讓我不舒服的餘熱了。可是,你指揮的戰區好像一團糟,我獨自去街道上買了一杯茶的時候,聽到的也是不少人在議論你那愚蠢的強攻決策。我有一位門徒,他不幸分配到你的先鋒戰隊裏,戰前他信誓旦旦的跟我保證會回來爲我慶祝我的生日,可昨夜我少了一份他的禮物,沒有聽到他爽然真誠的笑聲,我只好吃掉了本留給他的那份蛋糕,儘管多次甜食會讓我更快死去。現在,你卸下你的僞裝告訴我,你是在戰前便知道他有去無回嗎?”矮小的首腦平靜的敘述着。

    “我不過是一次嘗試,果然他帶給我驚喜,成功窩囊的死在了那羣木乃伊的手上,既然如此我就只好派我的心腹頂上了他的位置,我的心腹執行的任務也不會比他輕鬆,可往往我的人能活,能完成任務。”冷眸首腦說道。

    “是啊,說來也奇怪,妖魔們總是對你的人比較友善。”矮小的首腦哈肯感嘆了一聲。

    “下一波亡靈會與妖蛇們一同前來,這次作戰的指揮權還是交給我吧,您好好祭奠一下你的門徒。”冷眸首腦說道。

    “這可不是由你與我說的算。對了,昨天你派了一羣人出去巡邏,我的人看到了薩斯的軍隊與一些有魔法的人交火。”矮小的首腦問道。

    “回大軍首,屬下遇見了一羣別有用心的匪徒,質問他們身份時,他們都沒有給出合理的身份,想要將他們帶回時,他們卻忽然朝我們發動了攻擊,我們只好將他們緝拿。”薩斯急急忙忙解釋道。

    “哦,那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了。”矮小首腦說道。

    “是,小事情。”薩斯連點頭。

    “芬納將軍的報告你看了嗎?”矮小哈肯首腦問道。

    “看了,純粹天方夜譚,我否決了,並訓斥了她一頓。”冷眸首腦說道。

    “確實有點荒唐。”

    “讓這種立了一點小功勞的邊塞參謀到開羅主城來當將軍確實是非常愚蠢的決定。”冷眸首腦說道。

    “她只是沒有什麼施展才華的機會。”

    “她以爲埃及能和平,這就是最可笑的理念。”冷眸首腦說道。

    “伊森,這理念並沒有錯。”哈肯軍首說道。

    ……

    ……

    開羅西郊,莫凡、海蒂、穆白、瓦尼、阿帕絲不斷的在安安全防線幾公里附近徘徊着,黃昏又快要到了,蛇妖們的活動將變得更加頻繁,他們的蛇瞳詛咒正瘋狂的發作,時常有一些低級的蛇妖莫名其妙的就出現在了他們活動處。

    “該死,軍隊竟然通緝我們,可以進入到開羅的地方都有軍隊在把守着,我們只要敢進城就會被團團包圍。”瓦尼無比惱怒的說道。

    被人類拒之城外,蛇妖們又開始步步緊逼,他們幾人陷入到了大困境之中。

    “怎麼可以這樣荒唐,明明我們是受害者,到頭來我們變成了一羣身份不明襲擊軍隊的匪徒!”海蒂更是感到憤怒,她從沒有想過政府軍隊也可以如此顛倒是非!

    “早該想到了,現在我們得想個辦法穿過那些軍方進入到開羅,然後把事情告訴芬納。”莫凡說道。

    “到處都是守備,平常還好,現在是戰時,沒有什麼地方是可以讓我們穿過的。”穆白說道。

    “總會有一些疏漏,開羅那麼大,一些地方設防薄弱的話,以我們的實力要闖進去不是不可能,倒是對方的勢力比我們想象中的強大很多,看來這岡瑪少將也沒有嚇唬我們。”莫凡說道。

    “一個開羅城市應該是由非常多個軍部在鎮守着的,短短一兩天時間所有的軍部都通緝我們,我們得罪的傢伙不止是一位將軍了。”穆白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