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莫凡離開,祠堂這里剩下了趙滿延和靈靈,靈靈覺得這件事必須和先知說一聲。

    前往了鎮北關,鎮北關的古長城相對保存完好,其堅固與巍峨也超過了很多早已經破敗成土的遺址,先知打算以鎮北關的古長城作為整個宏偉之牆的核心,並在胡夫金字塔的冥界大軍襲來之前,迅速的將鎮北關附近的所有古長城遺址連為一體,組成一道華夏之盾。

    最西以鎮北關核心,榆林從東到西,其古長城遺跡自身長度就達到了一百多公里。

    彬蔚告訴了大家,古長城並不存在著延伸能力,也就是說鎮北關的古長城自身有多少體型,那麼它無論是拔地而起豁然壘高,還是不斷的拉長,變成一條長長石壑,它的總體型是不會變化的。

    “就比方說橡皮泥,你可以拉長它,也可以將它打圓,或者弄得更敦實,但它自身不會減少和增加。我讓古長城變幻為御天姿態,那麼它就會像你們之前看到的聳立而起,形成一個極高的天之堤壩,可這意味著它的厚度、長度將會削減。彬蔚解釋給大家听。

    “原來是這樣,也就是說我們聯合起越多的古老長城遺址,我們能夠制造的這座華夏之盾防線將會更長、更寬、更厚?”張小侯說道。

    “沒錯,現在我手上掌握的古老土系源泉不是很多,平均分配到榆林地帶的所有古長城的話能夠維持的時間也不算很長,彬蔚是傳承者,由她來操控即將連起來的這一百公里長城古關,但每一座長城關必須要一名高階級以上的法師用自己的意念持續將土之源泉不斷的灌輸進去。唉,太多的長城關其實都已經荒廢了,它們基本上失去了原本的魔力,像鎮北關這種保存完好,能夠繼續駕馭得已經太少太少,現在能用的也不過只有八段。”先知說道。

    “那就是說我們的人要分成八隊,負責在每段古長城上注入土系活力?”葉鴻說道。

    “恩,很多古長城遺跡都只剩下一堆隆起的黃土,損壞嚴重,甚至有些已經埋入土中,要它們發揮作用,便需要古老的土之源泉,我這里獲取了一部分。”先知說道。

    古老土之源泉非常稀有,先知已經是用盡了自己一切能力去收集了,事實上這已經是他能夠收集到的古老土系源泉的所有了。

    “那我們可以先分派人員分別站在各古長城關上了!”張小侯說道。

    “人已經挑選好了嗎?”靈靈問道。

    “我的部下里有一些好手,可以讓他們來擔當這項任務。”彬蔚說道。

    “我帶我的一部分人鎮守雙山關!”葉鴻也自告奮勇道。

    彬蔚自然是鎮守鎮北關古長城,她這里是頭,由她來負責這個任務再合適不過了。

    “我來鎮守建安關!”鳳于飛也站了出來。

    “那我和我的其他兩位審判使就負責最東面的古關。”賀飛昆說道。

    “我們負責中間的古關。”預防組的齊陽說道。

    “我負責神木關!”張小侯說道。

    ……

    每一座古關都必須有一批人負責,現在人手嚴重不足,分散到這十八個古關上,每個人都必須全力以赴!

    “還有一個事情,那就是每一個古關都存在著魔烽火,當古關屹立起來時,魔烽火便會燃起一道一百多公里之外都可以看到的魔烽火火柱,魔烽火火柱熄滅,代表著這座古關沉寂,我們要立起的這道防線大概會長達一百公里,冥界大軍涌來時,任何通訊設備將無法使用,我們相互之間只能夠通過這魔烽火的火柱在知曉大家各自的情況如何。”先知說道。

    這句話說得比較沉重,誰都知道這次任務九死一生,面對那浩浩蕩蕩的冥界生物,很容易就會被吞沒,或許魔烽火將不僅僅是代表著這段古關是否還在堅韌不拔的屹立著,更代表著大家的生命之火,是否還在燃燒。

    “我們一定會實誓死守衛北原!”

    “誓死守衛!”

    “誓死守衛!”

    大難之下,沒有人會有半點異心,先知能夠從大家的眼中看到那份敢于擔當的氣魄,能夠看到他們那早已經生死度外的決心。

    古老的長城關風雨數千年,縱然它開始破敗、荒廢,變得無人問津,但這份鋼鐵意志卻絕沒有因為歲月而有任何的改變,越是狂風駭浪,越是洪荒猛獸,便越是巋然不動,越是屹立不倒!!

    “讓這些埃及生物見識見識我們華夏最強的防御,讓它們明白什麼叫堅不可摧!”先知昂然說道。

    ……

    ……

    天宇冰冷,亙古之穹中漸漸的閃耀著一些微弱的星辰,在這北原大地的垂直上空,一顆格外明亮的星辰忽然閃爍起了攝人心魄的妖異之光,這妖異光輝讓整片黑色蒼穹的星辰全部黯然,讓這一片天好像變成了這顆星辰的獨有疆土!!

    妖異之光是從西方大地,從地中海的南陸某個地方射到黑色的穹空,連接了這東方天空的獵戶之星,然後以一種垂軸的方式猛的打向了北原大地上,落在了華夏之土上!

    很快,兩道馳騁于地平線的妖異光軸豁然出現,這一次橫跨的區域更加遼闊,一眼根本看不見終點。

    星辰垂軸,大地縱橫線,這塊被叫做方跋平原的中心上像是降臨了另外一個位面,整個平原籠罩上了那層妖異的光紗,籠罩上了不似人間的氣息!!!

    “鏗鏗鏗鏗鏗鏗~~~~~~~~~~~~~~~~~~!!!!”

    巨大的金屬聲音兀然傳出,原本靜臥在土地上的那粗壯銅鏈忽然間一片交響,它們猛的被拉得繃緊了,以面向南面的十二個分位開始拖拽!!

    這所有的鎖鏈最終端都在獵戶星垂直軸光下,在縱橫之線的中心點,在那里有一扇朝著四面八方開啟的虛無之門,銅鏈完全墜入到了那虛無之門內,即便那股拖拽之力龐大無比,虛無之門內的物體也沉重無比,非常緩慢的顯現出了金色的一角!

    那是金色的石塊,在妖異的冥光下透著神秘無比的光澤,那石塊碩大,每一塊都有噸級重量,展露出的這一角上,便有上百塊,它們與地面接觸了之後,大地立刻不堪重負的下陷了起來!!

    從平原黃土到硬土,大地不知下陷了多少米,這才勉強承受住了這龐然大物的壓下,可事實上在大地更深處的岩石層以及更遠處的地表處,出現了數之不盡的裂痕!!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隨著整座金色的建築一點一點的被冥君蛙從虛無之門中拉出,這方圓幾十公里的平原硬土大地豁然撕裂,從高空俯視下去,可以發現地裂密密麻麻的分布在上面,其中最長的一道達到了七八公里,深度超過了四百米!!

    平原頃刻間面目全非,可整座完整的胡夫金字塔還沒有顯露出它一半的體型,因此接下去的平原更是連續的崩碎,連續的塌方、斷層!

    “咕呱!!!咕呱!!!!!!!!”

    前方十二冥君蛙同時發出了暴躁無比的叫聲,這是它們在瘋狂的命令著冥界縴夫繼續前行。

    近三萬冥界縴夫赤腳在更遠處的大地上,它們使出全部的力氣拉動著冥君蛙,拉動著它們遠處身後的那座宏偉史詩金字塔,疲憊不堪的它們根本不敢有半點怠慢,此刻的冥君蛙吞人的頻率比以往大幅度增加,別說是累得倒在地上不再前行的冥界縴夫了,那些前行緩慢的也會被冥君蛙給一口吃掉!

    冥君蛙的背後還有更大的奴隸主,它們必須表現最能干的一面!!

    “霍!!!!”

    “霍!!!!!”

    “霍!!!!!!”

    “霍!!!!!!!”

    北原的上空,響起了這痛苦的呼呵之聲,那是冥界縴夫們的聲音,它們每呼呵出一聲便集體向前使勁,唯有保持這樣同時用力的節奏,那沉重無比的胡夫金字塔才會再顯露出一分!!

    這個聲音,連很遠的人都可以听見,莫名的恐懼頓時縈繞在心頭,還未見到胡夫金字塔真面目,卻已經感覺這天地充斥著一股威嚴與殘暴,讓活人難以呼吸,瑟瑟發抖,讓死人痛苦萬分,怨恨滔滔,可無論是怎樣的情緒,都讓人無法生起半點反抗之念……

    一切都將臣服!!

    ……

    “哈哈哈哈哈哈,太美妙了,真是太美妙了!!!!!”

    一個癲狂十足的笑聲在一座高疊岩上響起,那是一個紫色眼楮的少年,他身穿著一件大紅色衣袍,上面繡滿了人們痛臉譜,它像一個瘋狂的金字塔信徒,正放開自己的一切去迎接這座巍峨之塔的降臨,空氣中彌漫的那冥界死亡氣味,對他而言簡直是天堂光輝的沐浴,他要在這沐浴之中羽化登仙,要縱享極樂!!

    在這位紅色衣袍的少年身後,緩慢下斜的岩石坡上,跪拜著一大群穿著不同輔藍色衣裳的人,他們將自己的臉埋在了塵土上,口中念著那不斷重復著的信仰之詞,眼楮卻不能向上移,哪怕看到紅衣大主教的腳踝都不可以!

    這些人一樣是狂熱的,一拜,再拜,似乎這份追隨一定可以讓他們跟隨著眼前的這位紅衣主人一起飛升成神。

    事實上,又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

    眼前映入眼簾的這巨大胡夫金字塔都是真實的,紅衣大主教說得那個無尚的死亡國度,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永生,何嘗不是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