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公里的平原也會被踐踏得殘破不堪,而一座人城甚至還沒有這塊平原來得牢固,這些冥界生物仿佛能夠嗅到哪個方向有活人的氣息,甚至還嗅到了他們正落荒而逃的那份惶恐!

    追逐游戲,這是它們冥界生物最喜歡的狂歡之一,直接到手的獵物吃起來總是沒有折磨過、追逐過的來得香,逃跑吧,世人皆會死,最終都將落入到冥界,這種毫無意義的掙扎只會帶給它們更大的樂趣,所以盡情的逃跑吧,逃得精疲力竭,逃得絕望個徹底,那時候必定是香滿四溢!

    不久前,平原上還只有冥界縴夫與冥君蛙,此刻冥界縴夫與冥君蛙也已經被後者給迅速的淹沒了,速度最快的是一群遍體通白,騎乘著尸角馬的冥刑人,這些冥刑人手持著兩柄凌厲開尸刃,腐爛的身軀與那殘破不堪的尸角馬幾乎快要嫁接在一起了,它們迎著平原之風盡情的在活人的土地上飛馳,手中的開尸刃喀喀作響,是一群瘋狂的解肢行刑者!

    在冥界,它們負責將剛加入進來的“人”分解成無數塊,散落到不同的地方,或者混在其他殘肢里,它們自稱為新人的老師,因為作為一個合格的亡靈、冥生物,你首先要學會的不是如何殺戮,而是如何重組自己的身體,假如找不到了,那就選擇覺得合適的拼湊吧……

    冥刑人在整個亡靈大軍的最前端,從夜空中俯視下去,它們黑色的身軀宛如白色的紗鋪在大地上,正隨著狂風往前不斷揚動,最前面的會更密集一些,往後的會稀疏許多,但那些遲醒來的冥刑人卻總能夠超越掉那些徒步奔跑的冥界生物,最終都聚集在整個冥界狂潮的尖端,正好相似于海嘯前端的白浪弧,是死亡最前端的壯麗!!

    然而數以萬計的冥刑人也不過是整個冥界大軍的一小部分,速度僅次于這些冥刑人的是雙胞牛鬼,這是一種由魔牛魁梧無比的軀干組成身軀,然後頸部為冥界縴夫上半身身軀拼湊在一起的無比怪異的生楸。

    據說,“贖罪”了的冥界縴夫有機會脫離冥君蛙的統治,可由于它們那備受折磨和摧殘的詛咒之軀脫離了冥君蛙後,將弱得連一只雞都宰殺不了,唯有找一種沒有前身軀的魔牛拼湊,它們才算是獲得了新生。

    兩只冥界縴夫與冥魔牛,便組成了雙胞牛鬼,它們孔武有力,體型最小的也有五米以上,最龐大的甚至達到了五六十米,堪比一座大樓!

    這些雙胞牛鬼是踐踏的主力,在它們集體前行的過程中,不知道有多少冥生物被它們直接碾成了肉醬,那種踩踏在尸骨、肉軀上的聲音和腳感,是它們最愉悅,最解壓的方式,冥界的統治者喜歡骨肉橫飛,喜歡血漿鋪地,這樣才匹配得了它們尊貴的地位,是鮮紅壯麗的地毯,而負責這個任務的雙胞牛鬼可謂深受法老們的喜愛,所以賜予它們的力量也會比那些游離的生物更為強大!!

    轟隆隆的大地震動與碎裂,有一半是雙胞牛鬼的杰作,它們緊隨著冥刑人,冥刑人才可以嗅到活人的氣味,所以跟隨著它們一路高歌,必定會有一幅新的地毯!

    在這兩大先鋒的後面,便是由完全不同種類的冥生物組成了,混雜得根本無法分辨它們是什麼。

    這些冥生物並不是以骷髏、尸魔、鬼徒、幽靈這四大種類為區分,它們籠統的被稱之為幾個大類,冥奴隸、冥武士、木乃伊、嫁接者、冥巨怪、統治者……

    莫凡就站在一塊岩高坡上,最先像洪潮一般卷過的是冥刑人與雙胞牛鬼,它們聲勢浩大,無堅不摧,即便它們前面是起伏的山脈,也會被它們給夷為平地,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生物們途徑了這座滿是黑教廷人員的高岩坡時,莫凡看到了一個腥紅的結界光,像一面地牢那般將整個高岩坡給籠罩了進去。

    那些冥生物撲面而來之時,雜亂之余竟然一個個都繞開了這里,似乎這高岩坡是一個不能踏入的禁區,哪怕後面造成如何的擁擠,它們都會小心?翼的躲開!

    所以即便最前方的冥生物聲勢浩大,這里的黑教廷人員沒有如莫凡所願的被踩成肉醬。

    而緊隨其後,莫凡看到了尸山尸海的冥生物從自己面前隆隆翻滾而過,他看到了木乃伊,死刀木乃伊、巨斧木乃伊、紅瞳木乃伊、邪鱗木乃伊……

    埃及之中有很多是亡靈法師,而能夠听從他們亡靈召喚的大部分也只有木乃伊,在冥界生物里面也只有木乃伊是與活人有著特殊的契約的,但即便如此,整個冥界里沒有與人類有任何協議的木乃伊還是非常之多!

    木乃伊出自金字塔內部,非外圍亡靈,所以木乃伊的實力整體上都要比外圍亡靈高很多,最弱的一只木乃伊也可以達到大戰將的級別!

    莫凡與木乃伊交過手,知道它們的強大,此時此刻他看到的木乃伊數量多得讓他頭皮發麻,明明只有一座金字塔,卻有成千上萬的木乃伊,要知道能夠獲得木乃伊儀式的死者那大都是古埃及統治階級的上層,在埃及參加芬納指揮的那場海市蜃樓時,莫凡所見到的木乃伊都不超過百只,這胡夫金字塔內代表著高等生物的木乃伊卻達到了這種驚人的數量!!

    單單是這木乃伊軍團,整個國內又有哪幾支軍隊可以與之抗衡??

    “呶!!!!!!”

    莫凡震驚之時,一頭邪鱗木乃伊從高岩坡這里走過。

    邪鱗木乃伊體型似人,可它的體格卻高拔,如同一顆沒有任何枝干的古松,它被用滿是邪鱗的尸帛給纏著,帛上泛著暗金色的邪光,充滿了危險與可怕的氣息。

    這頭邪鱗木乃伊的高度與整個岩高坡齊平,它走過這里的時候目光冷冷的凝視著躲在那腥紅牢籠結界里的黑教廷核心人員。

    其他冥生物對這里面的一切多是視而不見,或者說它們目光根本無法穿過那紅色的結界看到這里面的活人,但這邪鱗木乃伊卻好似能夠看到一般,它那雙眼楮焦距這里,看得全體黑教廷藍衣執事們一臉驚恐,一臉不知所措!

    “它……它看得到我們???”紫鬼倒吸了一口氣,雙腿不自禁顫抖了起來。

    其他藍衣執事更無法保持鎮定,倘若這邪鱗木乃伊將這個結界給破壞了,它們這些人就全部暴露在了這些浩浩蕩蕩的冥生物軍團之中了啊,怕是禁咒級的法師落入到了這里,也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吧!!!

    “你好!”冷爵抬起頭來,臉上卻是掛滿了笑容。

    邪鱗木乃伊凝視著,瞳孔中閃過一絲不屑與譏諷。

    它重新邁開了步子,繼續向前行者,而簇擁在這頭邪鱗木乃伊周圍的有一大群戾劍死侍,它們與其他冥生物凌亂的前行步伐完全不同,而是整整齊齊的排成一列又一列!

    邪鱗木乃伊看到了里面的人,但它沒有動手,那個譏諷的眼神好似帶著幾分玩味與不屑,高貴到不屑于一群種族垃圾去計較。

    冷爵好似感覺到了那邪鱗木乃伊傳達的嘲笑,臉上那孩子一般燦爛的笑容漸漸變得沒有溫度。

    被一只木乃伊君主藐視,這可不是冷爵想要的,在他看來今夜這場冥生物盛典,他應該跟胡夫金字塔里的統治者一樣,備受所有冥生物的尊敬,絕不是用這樣的藐視與譏諷!!

    莫凡看著邪鱗木乃伊的背影,心中早已經波瀾翻滾。

    這家伙究竟是什麼級別,為什麼連一個眼神都帶給他們如此巨大的壓力,怕是實力接近了古都八方亡君!!

    而且,這家伙身邊戾劍死侍是莫凡最熟悉的冥生物之一了,想當初莫凡在對付十幾只戾劍死侍的時候都非常吃力,那位黑暗劍主身邊的戾劍死侍數量也不過是一百只的樣子。

    可邪鱗木乃伊身旁卻有整整三個方隊的戾劍死侍,每一個方隊達到一千只。

    三千戾劍死侍護駕,這邪鱗木乃伊難不成是一位法老????

    如今擁有一座獨立金字塔的冥界統治者才被埃及稱之為法老,胡夫金字塔為法老王胡夫的,可莫凡感覺這邪鱗木乃伊的級別已經達到了法老級別,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戾劍死侍追隨!

    就這家伙和它的部下,一座城都會輕易被它踐踏成灰燼!!

    “這家伙明明看到了我們,卻不攻擊,難不成這個冷爵真的和冥界有什麼特殊的協議??”莫凡心中暗想。

    “這麼說來,這些冥界生物有可能早就蠢蠢欲動了,並非是冷爵想呼喚它們,它們就到來,冷爵不過是為它們從反鎖的人間打開了這扇大門。所以邪鱗法老才並不怎麼把他放在眼里?”

    黑教廷總自身的力量其實遠沒有龐大到無法摧毀的程度,就現在而言,它們不過就是一個兩方交戰時給敵軍打開城門的叛徒,莫凡若是可以惡魔化,絕對將這些黑教廷內部人員摧毀得一干二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