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閉上了眼,用黑暗物質佈置了一個大圈,形成了一道警戒線,若是有什麼東西靠近他們,黑暗物質立刻就會反饋到莫凡這裏。

    如此,莫凡就可以安心睡一覺了。

    穆白、海蒂更快靠着岩石睡去,瓦尼一樣累得不行,發出鼾聲躺在一堆沙子裏。

    阿帕絲靠在莫凡旁邊,像一隻小小的流浪貓,呼吸輕微。

    被束縛着的岡瑪少將早就魔能全空,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倒也不需要太多的擔心。

    黃昏過後便是冥輝統治的夜晚,從一百多公里外吉賽金字塔上釋放出的這幽藍色光芒遍佈了這塊百戈大地和城市,一聲聲令人心悸的嘶吼從地底下傳出,這相對於平日裏的羣魔亂舞響徹夜空的交鳴倒要清靜幾分,可這往往是亡靈大軍和蛇蠍大軍在悄然屯兵的徵兆,最多不過三天,大戰就會爆發,到時候整個開羅都會隨着被踐踏着的百戈大地一起顫慄!

    ……

    沒有蛇瞳詛咒的干擾,莫凡這一覺睡得很沉。

    在熟睡裏,有一種莫名空空的感覺纏繞在心頭,讓莫凡幾次想要強迫自己醒過來。

    可他真的太累了,疲倦無比的身子沒讓他被這種不真實的直覺給吵醒。

    大概到了下半夜,溫度下降得厲害,莫凡意識到不是每個人都跟自己一樣擁有這麼健壯的體魄,小阿帕絲很可能會被凍死。

    他醒了過來,想將這頭小貓樓近一些,幫她度過這種無孔不入的寒氣。

    手一攬,旁邊卻是空的!

    莫凡猛的醒了過來,仔細往旁邊看去,阿帕絲根本沒在自己身邊!!

    這幾天,阿帕絲都格外的依賴自己,她總是躲在自己的手臂旁邊,好像除了這裏就沒有任何安全之所,睡覺也是如此。

    可她現在不在,莫凡立刻涌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莫凡站了起來,朝着周圍掃了一圈。

    “瓦尼,要是阿帕絲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會把你從歐洲學府揪出來踩碎你的頭蓋骨!!!”莫凡渾身戾氣到了極點,附近所有的黑暗物質如同詭詐的士兵臣徒匯聚到了莫凡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可怕至極的魔影,籠罩在莫凡的身上。

    穆白和海蒂被莫凡的怒火之語給驚醒了。

    “怎麼了??怎麼了??”穆白見莫凡整個人處在一個陰冷可怕的狀態,也被嚇了一跳。

    “阿帕絲、瓦尼、岡瑪少將都不見了!”海蒂驚呼道。

    穆白掃視了一圈,確實沒有看見這三人。

    他很費解,大家熟睡歸熟睡,卻沒有放鬆一絲警戒,到底是什麼人實力如此通天,悄然無聲的把人全帶走了??

    不對,不對!

    那人真的強大,爲什麼不順便把他們三個也處理了,穆白可不相信被識破了這樣醜陋事件的軍方會如此好心的放過他們三個。

    “是瓦尼,他把人都帶走了??”穆白愕然的問道。

    “怎麼會……他不是歐洲學府的實習老師嗎!”海蒂有些不敢相信道。

    “這個身份不妨礙他是一個殘渣!”莫凡胸脯劇烈的起伏着。

    莫凡知道瓦尼是一個不值得相信的人,可也沒有料到他如此輕而易舉的相信了岡瑪少將的話!

    他自己不想惹事,不想得罪他無法招架的勢力,莫凡不會這麼憤怒,那是個人的選擇,可他帶走了阿帕絲,這莫凡無論如何都無法容忍!!!

    難道瓦尼不知道,軍方現在最在意的根本不是他們,而是阿帕絲!

    阿帕絲活着,意味着他們的醜陋將被揭開,民衆的討伐、國際的討伐,一旦事情徹底敗露,無論背後的那個人勢力有多通天,都會頃刻間瓦解,被唾棄到無處藏身!

    軍方可以礙於歐洲學府,給瓦尼等人一條活路,只要他們絕口不提此事。

    軍方也可以放過莫凡這羣人,只要他們忘記所見所聞。

    但唯獨一個人他們絕不會放過,即便滅口歐洲學府成員,滅口莫凡這幾個身份非同一般的人,他們也不會讓她活着!

    她的存活,便是最大的罪證,沒有了罪證,任憑歐洲學府、莫凡等人空口痛訴,那都不會被人相信……唯有阿帕絲,將她的經歷親口說出……

    軍方的目的是阿帕絲,阿帕絲比小美杜莎還重要!

    開羅與海夫拉金字塔在交戰,軍方變成了城市與國家的希望,所以哪怕埃及整個軍方知道了這是某位大軍方勢力人所爲,也依舊會從大局考慮讓阿帕絲消失!

    所以,無論如何莫凡都不會交出阿帕絲的,即便芬納找自己要人,莫凡也絕不會給,芬納的立場註定了她即便是一個正直的軍人,也決不能讓阿帕絲動搖埃及軍隊。

    現在阿帕絲已經被瓦尼這個殘渣作爲妥協的誠意送到了軍方手裏,阿帕絲跟死人沒有任何區別了!

    這就是莫凡怒不可止的原因!

    “穆白,海蒂,你們先找地方藏起來,等布蘭妾。”莫凡對兩人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海蒂不解的道。

    “她可能已經死了,但我不會這樣罷休。”莫凡說道。

    莫凡不怕事,但也不至於去和一個龐然大物埃及軍方對抗,阿帕絲還活着的話,一切都有餘地,阿帕絲死了,莫凡不會放過那些參與這項醜陋事件的軍人!

    軍方的人犯下任何的過錯,都有軍事法庭來裁決,任何勢力和個人都沒有裁決權。

    叫莫凡現在不殺人,那比殺了他自己還難受,何況他的信念裏就沒有妥協,但殺像岡瑪少將和薩斯軍統這樣的人必定觸怒整個埃及軍方,埃及軍方也不會放過莫凡。

    事情很大,莫凡不希望他們兩個牽扯進來。

    “莫凡,別以爲就你有血性,我穆白不是趙滿延那種貪生怕死之輩!”穆白重重的說道。

    “如果這一次什麼都不做,以後我都將活在內疚中!”海蒂很堅決的說道。

    ————————————

    (昨天沒更新,很抱歉真的太累了,不是身體累,就是一直寫一隻寫,寫得有些精神疲憊,到最後昨天的想翹班的心情戰勝了一切。今天正常更新,也補上一個小章節……下本書我要給自己設個休息日,你們看我一個月裏基本上會斷更個一天兩天,事實上那天我不是休息着的,要麼生病,要麼有事太累寫不動,說白了就是壓根沒休息,昨天也一樣……所以希望大家發現沒更新後別那麼暴躁,都心平氣和的想一想:亂是不是快猝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