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岩之角斗場打開,趙滿延跟拖著一條死狗一樣將紫鬼的尸體高高的拋向了黑教廷眾成員。

    這一批黑教廷的人,正是追隨紫鬼的,紫鬼這個首領一死,雖然還達不到將他們直接嚇退的程度,但絕對可以讓他們大舉進攻的瘋狂之心有所動搖。

    “老趙,好樣的!”張小侯看到趙滿延將紫鬼給宰了,那張緊繃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盡管他的臉格外骯髒。

    “我們支援來了,我們支援來了!!”不知道是誰高喊了一句,于是更多的軍法師跟著吼了起來,似乎來了千軍萬馬那般,氣勢與之前被壓制得狀況截然相反!

    趙滿延看到這一幕,兀然間明白為什麼在古代,取敵將首級是那麼重要的事情,也明白動搖了戰斗決心,其實力絕對要大打折扣。

    由此更表明莫凡必殺冷爵是正確且明智的,唯有將黑教廷紅衣大主教這種人給殺死,這個世界才會少一大批喪心病狂和追崇惡邪之人。

    “把這些狗雜種全送下地獄!”趙滿延感覺到了鎮守者們的氣勢,作為一個斬下紫鬼的人,他堅信自己的話也一定可以帶給這些苦苦支撐的人一針興奮劑!

    高吼著這句話的同時,趙滿延身上那厚厚的岩之鎧甲被他自己崩解開,它們化成了無數個更細微的岩甲片,給所有還活著的,還在戰斗的鎮守法師們施加上了一層防御。

    正在魔烽火台上的鳳于飛看到趙滿延這群體岩鎧之力,眼楮里更閃爍起了久違的光芒。

    不愧是抵擋下了君主級攻擊的魔法師,竟然可以同時給上百人施加上岩之鎧,似乎一些威力強的中階魔法都不一定撼動得了!

    防御是絕大多數魔法師都不具備的,依仗魔具,魔具也往往只能夠短暫使用,一旦受到攻擊,非死即傷……

    因此,別看著一道群體防御其厚度和趙滿延單獨穿著的時候無法相比,對很多法師而言就是一次生命的保障,意味著他們很多時候可以更與敵人放手一搏!

    “詛咒畜妖傷不到我們,殺啊,別管詛咒畜妖,殺了他們黑衣、藍衣,這些詛咒畜妖也活不成了!”曲康大喊了起來。

    詛咒畜妖的攻擊無法破開趙滿延的群體岩鎧,鎮守法師們一下子擰成了一股,對黑教廷的黑衣、藍衣、畜妖們展開了一次反攻!

    “張軍統,躲在那群詛咒畜妖後面有一個藍衣,就是他殺了泛軍官。”一名軍法師指著一個位置說道。

    張小侯立刻往哪里望去,這才發現那里確實有一個藏在陰影中的家伙,那人在紫鬼死了之後似乎就成為了黑衣教士們的指揮,正畏手畏腳,並不停的對著其他黑衣發號施令。

    “我來對付他!”張小侯斬釘截鐵道。

    聲音還在空氣中飄,張小侯人已經竄出了一兩百米遠,那麼黑壓壓一群黑畜妖想要撲襲他,結果剛舉起厲爪,他人已經到了更遠的地方,一片凌厲的爪風掠過全部落空!

    張小侯速度快得驚人,詛咒畜妖再多都攔不住他。

    那名暗影藍衣看到張小侯飛箭而來,嚇得急忙遁影而逃。

    這個神木關里,張小侯一個人就殺了不下五名藍衣了,其他黑衣更不計其數,若沒有這個家伙在,神木關早就被他們給攻佔了。

    殺人最多的家伙盯上了自己,暗影藍衣哪里敢正面應戰,一下子逃得更遠。

    “跑得了嗎!”張小侯心中覺得好笑。

    論速度,他還沒有輸給過誰,暗影系法師也不例外,在秦嶺中張小侯學得的便是追查之術,狡猾無比的秦嶺之妖在大山中隱匿,還不是一樣被他給揪出來!

    長城關很長,那暗影藍衣更是貼著長城之道狂竄,一轉眼的功夫就到了混亂戰場的另一頭,並跳到了宏偉之牆後面。

    張小侯踏著風狂馳,一眼就看到了一團黑色的影團正貼著宏偉之牆往下挪。

    “地牢!”

    張小侯手掌朝著宏偉之牆上拍去,那牆面上便立刻有一個褐色的小光環極快的速度飛向了那一團黑影。

    在褐色光環觸踫到了那一團黑影時,宏偉之牆上立刻隆起了厚厚的石墩,這些石墩圍成一個牢籠,生生的將那名暗影藍衣給困在了里面。

    暗影藍衣顯出了真身來,他剛要穿過石墩沒有封鎖的地方離開,張小侯卻已經趕到了,風之翼凜然氣流生生的將這暗影藍衣給沖得失去了平衡,整個人從宏偉之牆一半的高度跌了下去。

    還好是牆的後面,若要是掉落在牆的前面,那饑餓無比的冥界生物們一定會將他給撕咬成碎片!

    “饒命,饒命,我也是被他們逼迫來這里的!”從地上爬起來之後,這名暗影藍衣發現自己根本就逃不過張小侯,居然直接跪地求饒了起來。

    張小侯也愣了一下,這家伙都還沒有怎麼跟自己交手便直接喪失了戰意,黑教廷的人都是這麼沒有骨氣的嗎?

    稍稍思索的這一會,在張小侯的背後,一只同樣藏在宏偉之牆上,身體幾乎與牆色融為一體的東西正在蠕動,宛如一頭捕食的蜘蛛悄無聲息的靠近懸停在半空中的張小侯。

    暗影藍衣一邊說著話,吸引張小侯的注意,一邊暗暗指揮著那頭暗影畜妖靠近張小侯……

    距離足夠近,那才可以一擊致命,不給對方閃躲的機會,不給對方呼喚防御魔具和施展防御魔法的機會!

    暗影藍衣感覺時機差距不多了,眼神從乞求一下子變得陰狠了起來!

    “死吧,蠢貨!”暗影藍衣獰笑道。

    張小侯看著這個家伙變臉,臉上再一次露出了幾分詫異之色。

    與此同時,一抹喪魂之爪從他脖後襲來,角度刁鑽,凌厲十足,只見張小侯連頭都沒有回,身子無比輕盈的往側面一讓……

    閃躲的時機把握恰到好處,甚至對那暗影畜妖攻擊的範圍也了如指掌,張小侯連多挪一厘米都覺得沒有必要。

    暗影藍衣看得目瞪口呆,怎麼也不會想到對方躲得如此輕描淡寫。

    “我真的很厭惡你們,尤其是看到你們用這些丑陋的畜妖害別人性命的時候,你們為什麼從來都不會明白,被你們冷血殺死的人對那些在意他的人來說是有多重要!”張小侯在風的襯托下保持著浮空,並冷冷的對暗影藍衣說道。

    風之翼在他說話之時已經自行離開了他的背後,散成了一道道堅韌無比的風切,圍繞在了暗影藍衣和那只暗影畜妖的附近。

    暗影藍衣極其貪生怕死,轉身就逃,明知不是對手,偷襲無用,再戰下去不過是尋死!

    “唰唰唰唰唰!!!!!!!!”

    風翼之切凌亂掃,從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角度,無所閃躲,更難以防御,妄想逃跑的暗影藍衣和他的黑畜妖被切割成了無數片,血花更是亂濺。

    不到兩秒鐘的時間,這藍衣和他的畜妖便死在了張小侯的翼之風切下!

    帶著些許血色的風精靈們又迅速回到了張小侯的身後,重新組成了與之前的風之翼,。張小侯深呼吸了一口氣,拍打著翅膀附著著血腥的風之翼重新飛到了宏偉之牆上方,飛回到那還在苦苦廝殺的魔烽火台處。(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