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東西剛纔就一直埋伏在這裏嗎,爲什麼感覺它們忽然冒出來的一樣。”海蒂很是疑惑的說道。

    進入到這個祭祀大廳的時候就沒有察覺到有任何的生物,毫無徵兆的就有一羣地獄三頭犬朝着大家撲來。

    經歷了一番大戰之後,地獄三頭犬又一下子消失不見了,也不知道是知難而退了,還是在醞釀着下一波的攻擊。

    “就別管那麼多了,我們走的路線應該不會錯,犬是法老最忠誠的奴僕,既然這裏有地獄三頭犬,就代表着我們越來越接近法老的靈柩。”史瑞夫說道。

    大家繼續往前走,地獄三頭犬沒有再出現,穿過了偌大的祭祀大廳,大家走入到了一個完全封閉着的墓室裏。

    墓室非常的大,這很顯然也是經過了空間壓縮過的,唯有進入到其中裏面的真正廣闊纔會展現出來。

    墓室呈三角體,光潔平整的穹頂一共有四個面,越靠近中間越高,越靠向四個方向就越矮,最矮的地方大概離地磚大概也有五米。說白了,這個墓室就像是一座完整的金字塔內部空間,只是莫凡很清楚這只是整個龐大金字塔其中一個區域。

    金字墓室的最高位置離地磚大概有四百多米,趙滿延一仰頭,看着最高的那個金尖處不由的感慨道:“金字尖處有四百多米吧,這不就相當於一個廣州塔的高度了嗎,我記得廣州塔塔身也就454米吧!這麼說這個墓室就相當於我們站在廣州塔以四十五度角看下去所能夠看到的位置以內市區範圍那麼大。”

    “金字塔大概是五十度多一些,所以這裏總長大概就是一公里多。你們埃及古代人是真的奢侈啊,想想現在北上廣的房價,一平米隨隨便便十萬塊,這一個墓室尼瑪就有一百萬平米,這一套房子可以養活一個國家軍隊支出了。”莫凡說道。

    “現在墓地一平米比學區房還貴,莫凡你算少了。”趙滿延很懂行情的說道。

    “你們兩個在叨叨些什麼呢,難道沒有看見那口懸掛在上面的靈柩嗎?”穆白說道,他的表情卻是格外凝重。

    一個如此氣派的墓室,裏面空蕩蕩,最頂端卻倒趴着一頭金頭銀身的白額高腳蛛,一動不動的,要不認真去看它還以爲那只是一個裝飾。

    事實上這一幕讓人看得有些毛骨悚然,就像自己睡覺的房間裏打開燈警惕心最鬆懈的那瞬間一頭大得直入眼簾的高腳蜘蛛趴在自己牀鋪的牆角上,它也是紋絲不動,偏偏覺得它腦袋上的眼睛就是在死死的盯着你!

    此刻墓室上的這頭高腳蛛自然是要比平常看到那種如巴掌大的要巨大很多,它只是相對於這個廣闊無比的木乃伊閨房來說比例正好合適。

    它有絲,高腳蛛一般沒有絲,這頭金頭銀身的白額高腳蛛卻從其膨大無比的腹囊位置掛出了一條筆直垂落下來的蛛絲繩,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其末端正好就在整個墓室的中垂點。

    最讓人觸目驚心的還是蛛絲繩下懸着的一口靈柩!

    蛛絲繩到了靈柩這裏便擴散成了一個網狀,完全將靈柩給纏託在半空中,遍體通黑的靈柩靜立在那裏,透着尊貴也透着邪異!

    莫凡和趙滿延在聊那種分分鐘齣戲的事情時,其他人卻目光警惕的盯着那口靈柩。

    有靈柩就意味着裏面有亡靈,大部分低等級的亡靈都算是孤魂野鬼,沒有自己的墓穴、墓室,這位靈柩的主人在金字塔裏面擁有這樣一間奢侈無比的墓室,無不證明這傢伙的身份特殊地位極高!

    “會不會是一位法老??”穆白詢問道。

    “木乃伊,法老的墓室應該在更高層,這裏是木乃伊室。”史瑞夫很肯定的說道。

    “一頭木乃伊就這麼氣派了??”趙滿延不敢相信道。

    木乃伊大概相當於過去的貴族,它們將自己的屍體保存得比較完好,這樣它們生前的一些力量也有可能在死後得到轉化,能夠這樣照料自己死後之事的,自然得擁有雄厚的財力。

    “這裏是胡夫金字塔,能夠葬在這裏的木乃伊在當時身份地位都非常高。”史瑞夫說道。

    “它好像還在沉睡,我們悄悄的從這裏走過去,說不定它沒有發現我們?”趙滿延說道。

    “話說起來,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這裏沒有門嗎?”米奧斯突然開口道。

    這一句話倒是驚醒了衆人。

    沒有門!

    沒有通道!

    這個密室除了它們剛纔過來的入口,根本就沒有通往下一個地方的路!

    “這就尷尬了,我們是不是走錯地了。”趙滿延說道。

    “肯定沒走錯,法老王的寢宮前就是木乃伊的墓室,我們只是沒有找到口罷了,金字塔的道路要是那麼容易尋找,就不會存在着數千年的未解之謎了。”史瑞夫一臉認真嚴肅的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海蒂問道。

    “這不是很簡單的問題嗎,你們玩網絡遊戲打副本難道不需要把boss宰了才能進下個圖?把頭頂上那傢伙叫醒,揍它一頓,它不就老老實實把門打開讓我們過去了!”莫凡說道。

    “……”

    “……”

    雖然莫凡說得很讓人無語,但這確實是唯一的方法,整個墓室一覽無遺,所有的磚都是一樣的,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機關了,能打開下一個通道的門很顯然就是在那頭蜘蛛和那個靈柩裏面。

    “莫凡,要不要再考慮考慮下,萬一這傢伙是一頭君主呢?”穆白帶着幾分謹慎的說道。

    “我們還有退路嗎?”莫凡問道。

    穆白想了想,也就不再阻攔莫凡了。

    “胡夫的君主我大部分見過,這傢伙至少我不認識。就算它是,應該也還沒有到我們沒得打的程度!”莫凡說道。

    與其浪費時間那裏琢磨,不如挽起袖子跟它幹!

    “我們先站好位置。”海蒂提醒道。

    大家分開站着,還好這個墓室足夠大,讓它們的魔法有足夠的發揮空間。

    “賽義德,你到那邊。史瑞夫,你再往這個方向靠一點。穆白,你是冰系魔法師……”米奧斯開始指揮了起來。

    “烈拳!!!”

    米奧斯話都沒有說完,莫凡狂暴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緊接着一大片火光亮起,就看見一個碩大的烈焰拳頭朝着懸在空中的那個靈柩飛了過去,一點都沒有偏斜,火拳狠狠的轟在了靈柩上面,靈柩立刻發出了一聲沉重如鐘的金屬震響!

    “臥槽,我們還沒有準備好!”趙滿延大罵了一句。

    米奧斯臉也黑了,這個莫凡能不能不要這麼急性子,要裏面蹦出一個君主來,大家不要幾分鐘就全死了。

    ……

    “嗡~~~~~~~~~~~~~~~!!!”

    靈柩的聲音不斷的迴盪,它上面裹着的那些白色的蛛網被燒得散開了,最頂上那頭金頭銀腳蛛也終於動了那麼一下,但它並沒有發動攻擊,只是用那三排眼睛盯着下面的這羣人,那張金色的頭顱上像是露出了一個奸邪而又幸災樂禍的怪臉!

    “轟!!!!”

    靈柩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地磚立刻被砸得粉碎。

    蛛網全部被燒燬,靈柩倒是看上去沒有任何變化,大家聚精會神的盯着落下來的這口大靈柩,神經莫名的緊繃了起來!

    靈柩上出現了一條縫隙,一隻手從裏面伸了出來,像是格外的憤怒,蓋住它的靈柩蓋被它猛的一拍,筆直的飛了出去……

    一個纏着白色屍布的腦袋坐了起來,一雙挖空了的眼睛裏忽然間射出了暴戾無比的兇光來,正死死的盯着趙滿延。

    “媽的,你瞎嗎,又不是老子轟你的棺材!”趙滿延發現這木乃伊居然死死盯着自己,頓時大罵了起來。

    白色木乃伊爬了起來,這傢伙並不是獸體,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人,全身上下散發着屍邪之氣之外,其體型也跟人沒有任何的分別。

    它站了起來,從靈柩中踏出,一股讓空氣都凝結的勢猛的襲來,讓在場的人感覺到一陣冰冷,像是突然間落入到了一個冰雪天地裏,身子禁不住發顫。

    “這傢伙不是君主級,我18釐米切給你!”趙滿延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好幾步,有些惱怒的對莫凡說道。

    “我要你頭髮餵豬嗎?”莫凡說道。

    海蒂和米奧斯聽到這對話都快瘋了,爲什麼這兩貨這種時候了還能夠這樣爾虞我詐一番!!

    “門,有門!!”史瑞夫忽然大叫了起來,用手指着正前方。

    其他人急忙望去,還真發現在正對面的那個位置上出現了一個方形門,這麼說來開門的機關還真是在靈柩上,靈柩打開了,通往下一個口的門也隨之敞開!

    “你們就留在這裏做我的陪葬品吧,鮮活的!”白色木乃伊蠕動着嘴,發出了尖銳無比的聲音。

    這個木乃伊會說話,它說的正是古埃及語言,史瑞夫、米奧斯、賽義德都聽得懂,三人不自覺的汗毛豎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