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位退去的速度開始變化,起初水流都是順着前後兩個門灌出,也不知道究竟是流到另外一個墓室,還是流到其他地方,但隨着謀士木乃伊死去,水流開始朝着左右兩個方向了,等到水位完全退掉之後,另外兩個門出現在了大家眼前。

    史瑞夫倒是知道要走哪一個門,可看看大家現在這個樣子,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邁開步子。

    “先休息吧,先休息吧,等我們全部養好了再進下一個門也不遲。”莫凡也有些有氣無力的說道。

    遭到那麼強力的電擊說沒有事那是騙人的,莫凡現在感覺隨便來一隻健碩的統領就可以把自己給幹掉。

    大家就地坐着開始療傷,這次進入埃及金字塔最大的敗筆就是沒有治癒系法師,像他們身上這些被水衝擊的那種疲乏和雷電留下的傷痕,有治癒系法師的話分分鐘就能夠康復了,如果用那些藥物自我康復的話,怎麼也要個三四天時間。

    ……

    莫凡恢復的速度倒是比別人快不少,這就是惡魔繫帶來的那麼點點小優勢,再加上他身上還有心夏愛心藥丸,大概才過了一天半時間,莫凡已經生龍活虎了。

    他睜開了眼睛,發現其他人都處在一種“休眠”狀態。

    這休眠狀態其實就是深度冥修,魔法師可以通過這樣半睡眠半冥想的方式來儘快恢復自己損耗的精神力和魔能,同時藥物在這種狀態下也可以起到更好的效果,這種時候魔法師只會保留一絲絲警覺心,沒有殺意與敵意出現他們跟睡着了沒有什麼區別,聽不見旁邊的人說什麼。

    “你果然不是個正常人。”穆白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莫凡還以爲只有自己醒着。

    “你怎麼不休息?”莫凡問道。

    “我沒受什麼傷啊。”穆白說道。

    “說得也是,好無聊啊,要等他們全部康復。”莫凡說道。

    “你不覺得上面那個傢伙很值得考究一下嗎?”穆白用手指了指趴在最頂部的那頭高腳蛛。

    高腳蛛戰鬥力真得很弱,並且非常的膽小,大家基本上沒怎麼去限制它,它也不見得敢給它的主人報仇。

    說實話,長相如此怪異猙獰,膽子卻小成這樣的妖魔是真得很少見!

    “一頭破蜘蛛,有什麼好研究的?”莫凡說道。

    “之前史瑞夫不是說過嗎,整個埃及金字塔也存在着可怕的階級,最低等的奴工數以萬計,它們永生永世爲那些更尊貴的統治階級服務着……”穆白專注而又認真的說道。

    “在法老時代,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貴族的奴僕,那些法老、貴族們死後變成了亡靈仍舊用這樣的方式統治,這不是很正常嗎?”莫凡說道。

    “那它們舒舒服服的享受着自己的地位就好了,爲什麼總是要對活人發動進攻呢,這不是憑白無故的讓它們損失手底下的亡靈軍隊嗎?”穆白說道。

    “亡靈本性暴戾,它們殺戮就跟我們喝水吃飯一樣,是一種生理需求。”莫凡說道。

    “我們古都的亡靈是如此,但我覺得埃及的亡靈未必,尤其是到了這座金字塔裏面看到了它們那種嚴密的等級結構之後,確實,死亡會不斷的給亡靈隊伍填充新鮮血液,可沒有哪個生物不會死亡的,亡靈的統治者只要坐享其成就好了,沒有必要浪費一兵一卒的去發動戰爭。”穆白說道。

    莫凡聽了穆白的這些分析,一開始覺得他只是隨意的說一說自己的觀點,但仔細將邏輯捋一捋的話,確實埃及的亡靈它們的戰爭目的似乎並不是那麼純粹。

    “你也看到了那個淬氣池,是金字塔吸收了外界大量的冤魂、幽靈、煞氣再經過加工凝鍊出的精華……”穆白說道。

    “恩,這個金字塔就像是一個工廠,像我們見到的那個精氣池密室在這金字塔裏估計有很多個,我們掉入的只是其中之一,那麼龐大的一個灰怨風暴怎麼可能就我們在密室裏看到的那些怨靈。”莫凡說道。

    “冤魂、幽靈、煞氣是需要通過不斷的殺戮、踐踏才能夠大面積的形成的,金字塔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吸入一筆龐大的這種鮮活死氣,那些已經成型的亡靈們多數也要靠這種東西來呼吸,也就是說金字塔不斷的發動各種戰爭,目的就是爲了製造這種給它們呼吸的高質量氣體……這種新鮮的死氣灌入到金字塔裏,經過了底層生物的加工,廢氣給那些奴工們呼吸,殘渣落到了冥武士這個階級的生物那裏,那麼精華不就是用來供養着這羣有獨立墓室的木乃伊們嗎?”穆白說道。

    “你的意思是,金字塔以這種戰爭死氣作爲它們的養料,層層灌溉?”莫凡看着穆白,忽然間發現穆白這傢伙智商竟然這麼的高。

    “恩,就是層層灌溉,更高統治階級享受着最優質的死亡精氣,讓它們的屍體千年不腐,讓它們不斷得到滋養,讓它們獲得更強大的力量……”穆白說道。

    “這就是它們不斷髮動戰爭的原因。”莫凡有些恍然大悟,同時又感到幾分不寒而慄。

    人類靠繁衍來延續,亡靈卻靠殺戮亙古長存!

    萬惡的舊社會,萬惡的古代法老!

    “史瑞夫不是還說過嗎,那些精氣會通過特殊的渠輸送到那些更高級的木乃伊墓室裏,我剛纔檢查過一遍了,這整個墓室好像並沒有什麼渠……”穆白接着說道。

    “可能有什麼機關吧。”莫凡說道。

    “古代終究是古代,一切的隱蔽都不可能無跡可尋的,這金字塔的建造都得遵循建造規則,我學了一點建築學,我可以肯定這墓室沒有任何所謂的輸氣管。”穆白很肯定的說道。

    “……你倒是涉獵不少。”莫凡說道。

    “每次修爲卡住的時候,我都會研究點別的東西,從別的領域中找尋到的規律往往可以讓我修煉道路上豁然開朗。”穆白解釋道。

    “那你學配製春藥是怎麼回事?”莫凡問了一嘴。

    穆白臉上一沉,一副再提這件事老子跟你翻臉的表情。

    “開玩笑,開玩笑,你說你的推斷。”莫凡笑了起來。

    “我覺得這頭高腳蛛很有問題,它等階不低,戰鬥力卻特別弱,除了尖叫之外沒有什麼卵用,膽子還特別的小。既然什麼用都沒有,謀士木乃伊養着個這東西做什麼,擺設,這麼漫長的歲月裏在孤獨的墓室裏養着一頭這樣的東西,如果是擺設太解釋不通了。”穆白說道。

    “你的意思是……”莫凡瞪起了眼睛。

    “沒錯。”穆白點了點頭。

    莫凡嘴巴張得老大了,過了好一會才慢慢道:“這……這太刺激了。”

    “可不是嗎,我們發現了一個大祕密,沒準能撈到不少好處。”穆白笑了起來。

    “撈到好處??”莫凡有些疑惑,看着穆白臉上那笑容反而露出了怪異的眼神,道,“這個世界太亂了,我是覺得嘛,像蛇女這種有些品種與人類非常的接近,忽略掉它漂亮的蛇身子勉強搞在一起還可以理解,這一頭怎麼都沒法和人類審美匹配在一起的蜘蛛就……哇,到底怎麼搞,那腹囊嗎??”

    穆白一開始還沒聽明白莫凡在說什麼,過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這使得他的嘴角已經抽了起來……

    “莫凡,我真佩服你沒有下限的骯髒思想。誰跟你說這蜘蛛是給這木乃伊用來解決寂寞的啊,我給你分析了金字塔戰爭的意義這麼宏大的事情,再細推到墓室木乃伊究竟靠什麼來滋養,你給我得出一個這樣的結論來,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穆白說道。

    “……開個玩笑,開個玩笑,我還能不懂你的意思嗎?”莫凡乾乾的笑了起來。

    “那你說這蜘蛛幹嘛的。”穆白沒好氣的道。

    “這個……我想我應該是被電得腦子還有點混亂,就請穆白大師給我解釋一下吧。”莫凡說道。

    “這蜘蛛就是那個輸送精氣的渠!”穆白說道。

    “噢,還以爲蜘蛛是受,原來蜘蛛是攻……你把你手上的冰刃先放下,幹什麼啊你這人,沒有一點幽默感,我明白了的,這蜘蛛是一頭裝滿了精氣的罐子,木乃伊們在這金字塔中能夠不朽,能夠滋養,能夠壯大,就是靠這蜘蛛用它的絲輸導那些精氣到木乃伊的靈柩裏!”莫凡已經一臉嚴肅認真了起來。

    “這精氣是好東西。”穆白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多半隻有君主級的纔有資格享用。”

    “可史瑞夫不是說過那圖譜嗎,圖譜第一個是頭蜘蛛,這裏出現了一個蜘蛛應該是正常的纔對吧,不一定是你說的輸氣罐。”莫凡說道。

    “史瑞夫也是通過古老的圖譜進行猜測的,是不是我們把這傢伙抓下來研究一下不是知道了,現在就我們兩個醒着,我們動作小一點。”穆白說道。

    “穆白,我覺得你現在越來越上道。”莫凡很是欣慰的拍了拍穆白肩膀,那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孩子長大了一般。

    “你不是有亡靈器皿嗎,這些精氣你應該可以全收了,這蜘蛛的心肺歸我,用它的器官做魔器,沒準能出一個頂級的星海魔器。”穆白說道。

    “可以!”莫凡點了點頭。

    各取所需,東西就這麼點,兩人乘着其他人休息着趕緊先分贓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