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對這個還真沒有太大的興趣。”莫凡搖了搖頭。

    當議員就要憂國憂民,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但凡做一點壞事,要是被發現了,肯定就會被大肆宣揚,還要時刻把自己弄得道貌岸然,正人君子。講良心話,莫凡不是那樣的人,他平日里也是喜歡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少|婦的。

    “你不喜歡也不勉強,只是你這樣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做上一些回報了。”邵鄭議長說道。

    莫凡做了這麼大的事情,邵鄭大議長不回一些東西,終究過意不去。

    “我做那些,不是要什麼回報的。”莫凡說道。

    阻擋胡夫金字塔只是一次證明,證明自己是可以改變,將一場讓自己痛心疾首的悲劇徹底避免!

    “我想你也會這麼說,追求回報的人是不會有那樣驚人的毅力,可不管怎麼樣,我都欠你一個情,有什麼需要幫助的,盡管開口……”邵鄭議長說道。

    “好,議長這麼客氣的話,我就收下了。”莫凡點了點頭。

    收下歸收下,莫凡覺得自己多半不會用這個情的了。

    自己的家鄉,自己居住的城市,自己的凡雪山,全都是在靠近沿海的地方,邵鄭大議長可謂是拼勁了一切保護下了這∣些,和他所做得這些,胡夫金字塔也微不足道幾分了,莫凡怎麼會向一個這樣的人索要東西。

    這是一位值得欽佩的議長。

    “沒別的事了,就不打擾你和你小女友團聚了。”邵鄭站了起身,禮貌的朝著沏茶的牧奴嬌笑了笑,起身就往外走去了。

    “我們不是。”牧奴嬌笑了笑,解釋了一句。

    “哦,哦,我懂,走腎之交嘛,你們現在年輕人就是比較想得開,哪像我們那個時候,想得太多,其實大多時候都是各取所需,那就不打擾你們了。”邵鄭一本正經的說著。

    “……”牧奴嬌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莫凡自己都听得愣住了,不愧是能夠當上大議長的人,連**都略知一二,還走腎之交,叼得不行。

    “啊,對了,圖騰的事情,看……你都還沒有麻煩我,我又要麻煩你,真過意不去了。”到了門口,大議長想起了什麼。

    “圖騰的事我會繼續的,能不能盡快跨入到超階,就看圖騰的了,這也算我自己的事情。”莫凡送到了門口。

    “行,你做事我還是放心的,進屋去吧,注意安全。”大議長自己關上了門,也不需要莫凡送他,他似乎還打算在明珠學府中走動走動,欣賞一下這里的夜色。

    牧奴嬌臉都紅得要滴出來了,什麼呀,就不能好好的做一個正經的議長嗎!

    ……

    門關上,留下莫凡和牧奴嬌,艾圖圖也不知道跟哪些同學們出去鬼混了,屋子里就他們兩個人,回想起大議長說得那個什麼走腎之交,牧奴嬌被莫凡這麼一凝視,不由得渾身不自在,頗為燥熱。

    “正想和你說這事,我和艾圖圖可能要搬走了,這里你還住著嗎?”牧奴嬌收拾著杯具,將話題轉到了這個上面。

    “想好了?”莫凡認真的問道。

    “總覺得不太妥當,何況我們都畢業了。”牧奴嬌說道。

    “這是畢業說分手的節奏啊。”莫凡感慨了一聲。

    “什麼分手,我們又沒什麼,只是……”

    “分居?”

    “……”牧奴嬌好一陣無語,怎麼越說越被莫凡各種佔便宜。

    事實上住在這里,牧奴嬌也當自己家一樣,她的族很大,那里倒是有更大的房子,更大的庭院,更多家人,可一個世家越大,里面的紛爭就越讓人心寒,住在這里,牧奴嬌很自在,有艾圖圖陪著永遠都不會覺得孤單,莫凡時不時也會在,有他在,牧奴嬌總是會有更大的前進動力,當然,最重要的是在這里很開心。

    艾圖圖是一個喜歡鬧騰的人,即便幫她處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牧奴嬌也會覺得是一種放松。

    莫凡也是一個有趣的人,也值得信任,那種即不會太近,也不會疏遠陌生的感覺,也是牧奴嬌現在狀態希望保持著的。

    只不過,時間在流逝,每個人都在慢慢的改變,有些道路注定要跨,一旦跨了,就意味著這段大學同居也會結束。

    “你也別搬了。”莫凡說道。

    “嗯?”牧奴嬌還以為莫凡不會挽留自己的。

    “就當多一個公寓唄,想熱鬧一點,就過來,想清靜了就過來,想我們了就過來,你也知道,我不是很經常呆在這里,這房子總得有人住。”莫凡說道。

    莫凡沒有說自己把這公寓買下來了,那樣的話,牧奴嬌肯定會避嫌離開的,一想到自己金屋藏雙嬌計劃會告破,莫凡怎麼不心疼啊。不能吃,難道看看都不行嗎,何況哪天自己想好做一個畜生渣男了,那也得有實施對象,這公寓隔音那麼好,她們兩個喊得再大聲……咳咳咳。

    “還是搬了好點。”牧奴嬌說道。

    “別啊,我會舍不得的。”莫凡脫口道。

    說什麼都不能讓這兩個如花似玉的室友跑了!

    “什麼搬??搬什麼東西?大魔頭你要搬走,啊,太好了,總算等到你主動搬走的那一天啦,我艾圖圖等這天等太久了,免得總是被你白白看了一些不該看的,居然還不給錢,我和牧姐姐虧大發了!”艾圖圖推門而入,那聲音一下子填滿了整個大廳。

    “死圖圖,你說什麼呢,什麼不給錢!!”牧奴嬌听了都覺得臊。

    會在大廳里穿那些暴露睡衣的人就只有她艾圖圖,牧奴嬌自己可很少那樣,偶爾一兩件確實為了追求舒服而過于薄的衣服,那也多數是在莫凡不在的時候,頂多一兩次莫凡突然回來被看到了一兩眼,自己便馬上去更換了,這個還好吧!!

    “大魔頭,你霸佔我們兩個這麼久,要不是看在你把房租都交了的份上,早把你攆出去了,多少男人想跟我們同居啊。”艾圖圖說道。

    “艾圖圖同志,你先搞清楚狀況再說話行不行,是你牧奴嬌小姐姐要搬走,不是我!”莫凡說道。

    “啊??嬌嬌,為什麼要搬走啊,是不是這個大色狼欺負你了,她跑你房間裝攝像頭了,還是更過分的直接乘我不在把你……啊啊啊,禽獸,莫凡你不是人,你憑什麼先吃她,不先吃我,我身材不好嗎!!”艾圖圖大叫了起來。

    牧奴嬌听完手上的杯子差點沒掉地上碎了,莫凡更是張大嘴,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圖圖,你瞎說什麼啊!!沒你想得那樣。還有,這東西你爭個什麼勁!!”牧奴嬌都對艾圖圖無語了。

    “就是覺得不公平嘛,明明大家都是女孩子,憑什麼色狼們總是盯著你看,明明我這里比你得還大。”艾圖圖說道。

    牧奴嬌感覺自己要暈過去了,好歹別人莫凡還在,這種話她們私下說說就算了,當著別人的面吐出來,還要不要臉啦!!

    牧奴嬌生怕艾圖圖再說一些自己要無地自容的話,趕緊拉著這個活寶往房間里去,再這樣下去,自己真是跳黃河都洗不清了。

    “嬌嬌姐,你不用避什麼嫌的啦,現在外面早就傳我們兩個是大魔頭養的小三,假如你搬走了,別人反而會說我們年老色衰,被趕走了,那就更沒人要了。”艾圖圖的聲音還在屋子里飄蕩。

    莫凡也真是佩服艾圖圖,自己腦子里想的事情,艾圖圖全說出來了。

    嘖嘖,在牧奴嬌屋子里裝個攝像頭……

    這主意不錯!

    不知過了多久,牧奴嬌才重新走了下來。

    她看到莫凡正坐在大廳里一個人喝茶,想了想,重新倒掉了茶葉,換上了新的一泡,順便取了一點零食過來。

    莫凡還在想些事情,發現牧奴嬌這些細微的小舉動,心里不由的一暖,誰要是娶了這姑娘,一定會很愜意的吧,氣若幽蘭,善解人意,美艷耀人卻端莊賢淑……啊啊啊,做個禽獸吧,便宜別人干嘛!!

    “她好像喝醉了,現在睡下了。唉……”牧奴嬌嘆了口氣。

    若真要搬走,意味著自己要和艾圖圖分開了,畢竟自己是回家族里,在那里艾圖圖不是很方便。

    很多時候,牧奴嬌是又給艾圖圖當姐姐,又當媽媽。

    “她不是選擇留校了嗎?”莫凡問道。

    “嗯,我也有一份學校的職務,蕭院長希望我、你、趙滿延都在明珠學府有一個職務,有機會多回來給新學員們講講課。如今多事之秋,格局緊張,負責培養法師的學校、學府也是身負重任……我也考慮好我接下去要走的路了,我希望多在高校學府和魔法高中走動,以家族的關系在幾個基地城多設立一些魔法學院。”牧奴嬌說道。

    “你打算走教育路線了?”莫凡有些詫異道。

    “嗯,世界學府之爭帶給我的名望還在,家族也希望我把握好機會……別的過于追求利益的事情我不是很擅長,我是一個法師,不是商人。前陣子我想明白了這些,正好我們牧家有一些學府資源……”牧奴嬌給自己倒上了一杯,放在唇邊輕輕的抿著。

    這是她選擇的道路,她也想听听莫凡的意見。(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