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方烈倒也在魔都,讓莫凡有些意外的是,這家伙竟然在牧家那邊,說是在提親。

    莫凡自己都愣住了,東方烈這家伙去牧家提親?

    牧奴嬌沒跟自己說過這事啊!

    別人在提親,莫凡哪里好叫別人過來一趟,索性就直接去那邊找他了,東方烈也邀請自己前去。

    到了牧家,莫凡才知道,原來牧奴嬌還有一個長相出眾的堂妹,東方烈和她的堂妹早就情投意合了,這次前去提親正是沖著她去的,嚇了莫凡一大跳!

    就說了,東方烈要真想牧奴嬌求婚,牧奴嬌怎麼會不跟自己說一聲,怎麼還可能听自己的挽留住在公寓里,東方烈應該是知道牧奴嬌和自己是室友的。

    “沒出息的東西,就為了一個女人弄成這個樣子。”一個熟悉的罵聲從一旁的花圃後面傳了出來。

    莫凡停下了腳步,看了一眼花圃那里,發現昨天那個英氣十足的男子正在罵一個青年,那青年低著頭,一幅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牧樺大哥,我到你們牧家就是為了牧奴欣的,您和老爺子不也是這樣許諾我,我才這些年一直給你們做牛做馬,可到頭來呢,就因為他東方烈是國府選手……替補一個,就把牧奴欣許配給他??你們〔把我當什麼了!”那青年有些惱羞成怒的道。

    莫凡看了一眼,發現那青年正是當時在小店里喝得爛醉的家伙,听牧奴嬌說過,此人叫祁杉,是帝都才子,當初和穆寧雪也算是一個級別的強者,獲得過國府提名,但最後並沒有能夠成功入選。此人實力應該也很強,莫凡能夠感覺到他身上有一種非凡的氣息,若不是牧樺過于盛氣凌人,這青年應該也是屬于那種氣度不凡的了。

    昨天牧奴嬌大致說過這個人,牧奴嬌還比較欣賞他,他和莫凡一樣是從草根學校中走出來的,憑借著自己的實力一步一步踏足到帝都,進入牧家,智慧與膽識都相當過人。

    他很痴迷牧奴欣,牧奴欣有著和牧奴嬌一樣的出眾之貌,被世人稱之為牧家雙艷,牧奴欣不是魔法師,但在家族把控上卻格外的出色,她招來了非常多的人才,壯大了牧家。

    “東方烈既然會大張旗鼓的來向牧奴欣提親,這就表明雙方長輩們都已經同意了,牧奴欣也不反對……”戴著一個大框眼鏡的趙滿延低聲說道。

    到了世家之地,趙滿延就要低調一些了,免得被自己氏族的其他人給認出來,他現在還不想和趙有乾徹底撕破臉皮。

    “是,我們當然是答應過了,可你自己沒有得到奴欣的心,我們又能怎麼樣??”牧樺說道。

    “什麼什麼!”祁杉一臉愕然的樣子,“你別瞎說,一定是你和老爺子覺得和東方世家聯誼更合適,這才強迫奴欣她,奴欣一直看重家族,最後勉為其難的答應。”

    牧樺听到這番話,反而冷笑了一聲,道︰“要是這種事情發生在奴嬌的身上,那奴嬌興許會以大局為重。你又不是不知道奴欣的脾氣和手腕,她要做的事情,除了老爺子之外還有誰能夠阻攔,族里多少人都听從她的,她自己的婚姻大事,只有她自己可以做主!”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根本不知道我和奴欣……不可能的,我要去問她,我要親自去問她!!”祁杉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但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根本不相信牧樺這些話。

    莫凡和趙滿延對望了一眼,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

    祁杉一路穿過了幾個院落,徑直抵達了牧奴欣的小樓,牧家都是復古建築,這棟小樓下還種滿了一池塘荷花,祁杉看了一眼荷花,臉上苦澀,但還是快步走了上去。

    東方世家和牧式世家的長輩們都在大堂說話,東方烈似乎也在那里靜候著,而作為主人公牧奴欣倒是要規避一下,傳承一些古時候的規矩。

    祁杉到了小樓上,見到了牧奴欣,牧奴欣身穿著一件復古長裙,裝飾上一些現代的花式,沒有多余的裝扮,就這樣素雅便美得不可方物!

    祁杉看著牧奴欣,滿腦子一些氣惱和質問立刻消失了,似乎在牧奴欣面前,自己的所有情緒都會很快煙消雲散,包括那質疑也會徹底打消。

    “告訴我,我要怎麼做才可以讓老爺子改變主意?你不能架到東方世家,更不能嫁給東方烈……”祁杉語氣顯得幾分無奈。

    “這種事情,你應該自己想才對。”牧奴欣眼神平靜的說道。

    “可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自從進入到牧家,就無時無刻不再為能夠將你娶走而努力著,可到頭來變成這個樣子。”祁杉有些無力的說道。

    “那就學著接受吧。”牧奴欣說道。

    兩人正說著話時,樓下傳來了腳步聲,牧奴欣看了祁杉一眼,接著道,“你先走吧,就和前幾天一樣,喝個醉,把事情忘了,把我忘了就好。其實你忘記我,反而可以飛得更高。”

    祁杉愣在那里,他覺得牧奴欣不應該是這樣的態度,牧奴欣應該好自己一樣痛苦才對,可祁杉從她的眼楮里和臉頰上看不到一絲絲的情緒波動,對自己的那種平淡,還有對這次提親之事也好像早就明了!

    “奴欣,你不是一直說讓我給你引薦一下我的同學嗎,他這次正好過來……”牧奴嬌的聲音傳來。

    牧奴嬌引著莫凡、趙滿延到了樓上,正好看見祁杉站在那里,失魂落魄,牧奴嬌話語一下子止住了。

    “那個,我們等等再來。”牧奴嬌大概猜到什麼情況,歉意的說道。

    “姐姐,沒事的,是那位叫做白鴻飛的白家大公子吧,一直想結識結識了……”牧奴欣說道。

    牧奴欣目光落在了莫凡的身上,充著莫凡微微一笑,那眼含秋波卻不夾雜著一點過分的注視,讓莫凡不禁感嘆,不愧是牧家雙艷啊,這牧奴欣也是一個大美女,而且是一種與牧奴嬌截然不同的魅力!

    “哦,不是白……”牧奴嬌正要解釋。

    那邊,祁杉忽然朝著牧奴欣邁了一步,目光冷冷的掃了一眼莫凡,開口道︰“就因為他是白家公子,你連和我多說幾句的心思都沒有嗎,還是說我只不過是一條被你們隨意差遣的狗,扔一根骨頭就打發了!白鴻飛,東方烈,哼,在我眼里這幾個霸佔了龐大世家資源才有現在成就的家伙又算得了什麼,他們兩個人使勁全力也不是我祁杉的對手!”

    牧奴嬌和牧奴欣都露出了驚訝之色,她們沒有想到祁杉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以往祁杉都是非常注意分寸的。

    莫凡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

    這個祁杉和自己的情況很類似,不同的是,自己選擇走自己的道,他選擇邁入到世家之中,並懷揣著迎娶白富美的理想,事實上他已經很成功了,能夠在世家子弟中脫穎而出……

    “你說得嚴重了,婚姻之事,我有我自己的選擇。”牧奴欣語氣冷了幾分。

    “你的選擇就是更好的背景?還是說,從一開始我這種人就沒有入過你眼,你的那些有意流露出的含情脈脈,你那些特別細膩的關心,你那些讓人豁然開朗的促膝長談,全部都只是讓我這種人心甘情願的給你效力!”祁杉帶著怒火說道。

    “你把我說得如此惡劣,把我抹描成一個心計成婊的女人你就會痛快一些了的話,那你可以繼續。我听著,也不反駁。我有我的擇偶標準,對我而言一個人本身魅力只佔很小的一部分,他的成就與他所擁有的,才是我真正欣賞與著迷的。我很欣賞你,單純從這一方面來選擇的話,你比他們任何一個都吸引我,但這不夠……”牧奴欣並沒有因為有外人在場而流露出一點難堪,反而直言不諱的道。

    “也就是說哪怕今天提親的不是世界學府之爭的替補選手東方烈,是一個名望比他更高的人,你也會選擇他?”祁杉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質問道。

    “對,假如你可以做到像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那位莫凡那樣,並像現在這樣說你想娶我,我會現在就走到大堂,當著東方世家各大長輩的面告訴他們,我有更好的選擇。”牧奴欣直言道。

    牧奴嬌听到這句話,小嘴張得老大了,目光轉向了莫凡這里。

    莫凡自己都有點傻了,我草,這也能夠躺槍的嗎,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槍開在自己身上格外得舒爽!!

    趙滿延在一旁,盡管他覺得現在這種氣氛不適合笑,可他實在有些忍不住了,于是猛咳了幾聲。

    “那個,奴欣,你別這樣說……”牧奴嬌都覺得有些尷尬,急忙道。

    “我是認真的,我只是希望剛愎自用的祁杉明白,他可以喜歡我這種養尊處優環境下誕生的女孩同時,我們這種養尊處優的女子也有選擇更好更出色的男子的權力!假如這都需要被視為惡心,那我情願做一個惡心的女人。”牧奴欣說道。(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