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番話,無疑是對祁杉造成了無比致命的打擊,哪怕再不願意去接受,他也清楚自己是沒有了一點點機會了。

    他走下了樓,失魂落魄。

    莫凡看著祁杉的背影,心里在想,當初自己還是少年那會,一定也跟他這會差不多。

    其實穆寧雪和牧奴欣是一樣的,在這樣的環境下,真正吸引他們的未必就是一個人的魅力,還需要考慮的是背景、成就、還有帶給她們的改變,假如在一起之後,生活還不如單著,那這種結合有意義嗎,她們所要面對的始終是一個家族,憑什麼要求別人為了一無是處的你放棄自己的所有親人,

    當然,莫凡喜歡的穆寧雪,是她對誰都不會留下任何念想的冰冷,牧奴欣恰恰相反,她習慣流露出對每個她所欣賞的人一點點別樣的寓意,包括牧奴嬌剛剛介紹自己是白鴻飛的時候,她那個獨特的眼神便與牧奴嬌平日里的禮貌不含多余東西的柔和截然不同。

    女人啊,還真是復雜無比的生物。

    “抱歉,讓你們看到這樣的一幕。”牧奴欣若若大方的對莫凡、趙滿延說道。

    “沒什麼好抱歉的,我們就是來看熱鬧的,對了,我是……”莫凡笑著說道。

    莫凡剛要重新自我介紹,<一旁的牧奴嬌狠狠的掐了莫凡一下,痛得莫凡生生的把話憋了回去。

    莫凡一臉詫異,轉過頭來看牧奴嬌,牧奴嬌瞪著自己,用只有兩人才可以听得見的聲音道︰“你現在就是白鴻飛!”

    “……”莫凡苦笑,自己為什麼要是那傻小子啊。

    “我叫趙小天,是白鴻飛的朋友,也是東方烈校友,今天本來是找他的,他邀請我們過來一起鑒證你們的美事。”趙滿延倒是過來人,什麼狀況都見過,照常的自我介紹了一番。

    牧奴嬌見趙滿延居然這麼快就入戲了,不禁啞然失笑,不愧是莫凡的損友啊。

    “那歡迎之至,長輩們都在大堂,兩位就和我姐姐在這里說說話,等他們談好了,我們再過去……你們想喝咖啡還是茶?”牧奴欣說道。

    “咖啡。”

    “茶。”

    莫凡和趙滿延對望了一眼,誰都沒有退讓的意思。

    牧奴欣笑了起來,聲音是那麼的柔媚入骨,她起了身道︰“兩樣我都做吧。”

    “有勞了。”

    牧奴欣到了內屋,這里剩下莫凡、趙滿延、牧奴嬌三人,過了片刻,趙滿延突然間捧腹大笑,手不停的拍在紅木茶幾上,感覺要笑到桌子底下去了。

    “來一趟,居然撿了一個媳婦兒,嬌嬌,早知道之前就接受你的邀請,多過來你們牧家坐坐了。”莫凡挑起了眉毛,一臉壞笑的樣子。

    “她就是打個比方,你別對號入座!”牧奴嬌沒好氣的道。

    “我看不像啊,莫凡,要不你呆會等她出來,直接說吧,東方烈不知道要氣成什麼樣子!”趙滿延笑得直喘。

    “你敢!”牧奴嬌凶神惡煞的道。

    “我對牧奴欣是沒啥興趣,不知道牧家另外一艷是什麼態度,要是一樣的話,倒真的可以去說一說。”莫凡也笑著道。

    “某人會將你掃地出門。”牧奴嬌道。

    “……我草,無形中被你們喂狗糧了。”趙滿延一拍自己,臉色難看無比。

    牧奴嬌自然不敢答,神色顯得幾分不自在,正好牧奴欣出來了,不嫌繁瑣的為莫凡和趙滿延泡茶和調咖啡。

    “你家姐姐可還好。”牧奴欣問道。

    “哦,好著。”莫凡隨意的敷衍著。

    趙滿延在一旁提醒著莫凡,白鴻飛的姐姐是白婷婷,白婷婷出國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莫凡和趙滿延有些年沒見到她了。

    莫凡也是這會才意識到,白鴻飛是白婷婷的弟弟……

    “對了,莫……白鴻飛一直想要找一個合適的火系魂種,奴欣,前陣子听聞李熙他們在昆侖山太陽嶺中發現了一個火脈嗎,不知道有沒有將一些從中挖掘出來的火系魂種出手?”牧奴嬌想起了這件事,于是詢問道。

    牧奴欣掌握著家族生意,像這種事情基本上都是要過她的手。

    “昆侖山……你們家族生意夠遠的啊!”莫凡驚訝道。

    “穆氏、趙家幾乎壟斷了東面絕大多數稀有和或缺資源,我們這些小世家自然只能夠另闢道路,在危險的地方挖掘新的道路。昆侖山太陽嶺火脈的事情倒也不是什麼商業機密了,它們確實歸我們牧家所有了,但事實上我們還沒有動工。”牧奴欣說道。

    “還沒有著手?如今是最需要靈種、魂種的時期,要開展太陽嶺火脈的工作應該盡快進行,怎麼反而這麼長時間沒有一點進展了?”牧奴嬌不解的問道。

    昆侖山太陽嶺,那可是能夠改變牧家現在經濟鏈滯留的最好選擇,牧奴嬌不插手家族生意,可多少也听了一些家族現在的狀況,海平面上升導致很多東海安縣海事生意都沒有了,國內所有大世家都陷入到了一個非常窘迫的境地,近幾個月來衰敗、破產、賣地的世家太多了,他們牧家也在很努力的開闢新的道路,昆侖山太陽嶺的火脈絕對是最能夠緩解這次危機的推助力,牧家與軍方還保持著合作,只要牧家能夠提供大量的火系資源,憑借著這個火脈,就可能讓牧家比其他家族更早擺脫這個處境,甚至一躍成為世家的龍頭老大!

    毫無進展,這讓牧奴嬌很難以相信。

    “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問題?”牧奴嬌問道。

    這麼大的機遇不動工,唯一的解釋就是昆崳山太陽嶺比想象中開展困難。

    “嗯……”牧奴欣點了點頭。

    牧奴嬌沉思了一會,回頭看了一眼大堂的屋檐,忽然間明白了什麼,低聲道︰“這就是你選擇東方世家的原因?”

    “姐姐。”牧奴欣聲音加重了一些。

    牧奴嬌這才意識到有外人,這種事情不能夠全然道出,尤其是莫凡還掛著白鴻飛的身份,白家可是他們在魔都最大的競爭者之一啊。

    “我不涉家族事務,這個你們倒不用避諱我,我現在就是一心修煉。”莫凡也聰明,自己跳出來解釋了一番。

    白鴻飛的脾氣莫凡是看過了,他一心求魔,家族繁雜他一概不會理會的了。

    “我和東方烈相處挺好的,他也是一個專心修煉之人,而我偏好家族生意,我覺得我們兩個會相處得很好。”牧奴欣說道。

    “我倒覺得他腦子不太喜歡轉動。”莫凡補了一刀。

    牧奴欣反而笑了起來,開口道︰“這不是蠻好的,我是一個強勢之人,他不愛動腦筋,很多事情便由我說的算了。”

    莫凡張了張嘴,露出了小驚訝之色,沒有想到牧奴欣這麼的坦白,這等于坦白了她想要以東方烈來把控東方世家的意圖了。

    “能和我說下你們所遇到的問題嗎?”莫凡開口問道。

    昆侖山太陽嶺出現火脈,這個火脈甚至可以興旺一個魔都大世家,這個火脈一定是火之聖地,自己急缺一個火系魂種,相信在那種沒有經過任何開墾的天然火脈里,有很大機會找到自己想要的魂種。

    莫凡在帕特農神廟的時候也是有讀書的,他從書中了解到,某些天然的火之魂源內的火魂種就像嬰孩一樣,可以進行雕琢的,產生怎樣的領域,附加怎樣的效果,擁有多強大的威力,會有怎樣的衍生,在沒有完全與周圍的大自然接觸,與外界空氣觸踫之前,都是可以塑造的!

    這種還沒有塑形的魂種,稱之為原始魂種!

    莫凡使用玫炎使用很久了,不是他沒有錢,他有的時候也有錢,也不是他沒有花時間去找尋火系魂種,而是小炎姬的存在,使得他所需要的魂種變得非常的特殊……

    首先,他得是小炎姬可以接納的,以前只要照顧一下天地劫炎的感受,現在烈霞之炎的情緒也要體諒了,萬一融進來的是一個碧池火,兩大魂火都對它很不滿,莫凡不能夠完美駕馭的話,要來何用?

    其次,這火系魂種得好,天地劫炎與烈霞之火都屬于上上乘的魂火了,自己要是買一個低上一兩個檔次的,那要來有什麼用,天地劫炎與烈霞之火都屬于可以大幅度提高自己火系掌控力的火焰,這就使得自己火系魔法有不同的變化……

    本身上上乘的火系魂種就少,還貴得離譜,再要滿足兼容性的話,那這種魂種基本難找。

    所以,莫凡其實有考慮過尋找原始魂種,可惜原始魂種只出現在火脈之地,火脈之地比沙漠的火焰魔山還更稀有,沒有龐大的情報網根本不可能找到……

    讓莫凡有些意外的是,這次來找東方烈,倒是踫巧撞見牧家和東方世家聯誼,準備開采一個巨大火脈。

    大火脈內多半是有原始魂種的,自己先將原始火系魂種融到自己靈魂,然後讓受根據天地劫炎和烈霞之火的影響自我塑形,相信它產生的領域與效果,絕對是自己最完美的!

    而這種魂種,才是莫凡真正想要的火魂!(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