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雙目瞠圓,帶着他那危險的氣息,最重要的是他的嘴角總是微微上挑一些,將心中對蛇蠍君美杜莎淡淡的不屑不帶一絲掩飾的展露出來。

    蛇蠍君美杜莎慢慢的沉了下去,重新回到了屬於她的黑暗之中。

    若不是身上的傷總會時不時提醒它,那次的戰鬥是有多麼的屈辱,它恐怕也不會像今天這樣退縮了。

    也還好所有的墓室都是獨立的,即便他們闖到了最後,胡夫也沒可能知道自己放水了,不放水又能怎麼樣,這傢伙可是連斯芬克斯都揍過,它的實力和斯芬克斯比起來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哼!啊哼!”莫凡帶着那份冷冷的笑,等到蛇蠍君美杜莎徹底下去後,莫凡依舊沒有鬆懈。

    “咯咯咯咯吱~~~~~~~~~~~~”

    這時,身後已經傳來了一些細微的聲音,莫凡轉過頭去現被石化的海蒂已經慢慢的恢復了過來。

    她身子還有一些僵硬,過了幾分鐘才徹底恢復了行動。

    而在這整個過程,海蒂眼睛就沒有從莫凡的身上挪開過。

    這樣一頭大君主,竟然真的被莫凡的氣勢給嚇走了!!

    “你怎麼做到的???”海蒂那雙眼睛帶着至深的懷疑。

    其他人也66續續恢復了過來,他們看待莫凡的眼神和海蒂差不多,嚇退蛇蠍君美杜莎這個過程他們都是看到了的,最讓他們難以置信的是,蛇蠍君美杜莎貌似還真莫凡狠狠的揍過!!

    問題是,這怎麼可能啊!!

    莫凡在強,在蛇蠍君美杜莎面前那也如爬蟲一樣,難不成美杜莎這種生物還跟人類的女孩子一樣看到小蜘蛛、小毛毛蟲會嚇得尖叫滿屋子跑???

    大家好半天都沒有說話,史瑞夫走了一條他認爲正確的門,大家也驚魂未定的跟在史瑞夫的後面。

    抵達了方形們的通道,似乎在這裏安全那麼一些,這時他們還回過頭去看那個墓室。

    已經在方形通道好久了,他們仍舊懷疑這是不是真的,他們真的從蛇蠍君美杜莎的守衛的墓室中走出來了,完好無損的走出來了!

    “莫凡,還是你可以啊,那蛇蠍君美杜莎好像真的被你揍得怕了,居然直接讓了道。”趙滿延是知道情況的,所以他算是唯一明白其中原因的人,他走到莫凡身邊,重重的拍了拍莫凡肩膀。

    “呃……”莫凡被趙滿延這一拍,身體順勢就軟倒了下去,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全身冒起了冷汗。

    才幾秒鐘的時間,莫凡的衣襟全溼透了,他呼吸變得格外促急,臉色蒼白得難看!

    “你怎麼了??”趙滿延也嚇了一跳,急忙要去扶莫凡。

    “沒事……沒事,就是差點尿出來了。”莫凡促急呼吸之後大大的吸了一口氣,整個人才慢慢的穩定下來。

    海蒂、史瑞夫、米奧斯三人看得更一頭霧水,剛纔莫凡不是還威風凜凜嗎,他們都有些相信莫凡其實是天神降落到人間,剛纔面對美杜莎的時候他展示出了自己的神格,可怎麼一轉眼的功夫他又看上去如此不堪,露出了這麼不堪狼狽的樣子。

    “事態很嚴重!”莫凡對趙滿延說道。

    “嚴重什麼,不是還順利嗎,蛇蠍君美杜莎被你鎮住了,沒準後面再遇到一些被你揍過的,我們就一路綠燈了啊,實在嚇不住,大不了就再揍一頓,反正我們應該很接近冥界指針了,胡夫多半是在沉睡,搞定它的這幾個難纏手下,我們就大功告成了!”趙滿延說道。

    莫凡把趙滿延拉到旁邊,小聲的對趙滿延說了一句。

    趙滿延馬上大笑了起來,用手拍着莫凡肩膀:“哈哈哈,這個時候了你還給我開這種玩笑,你以爲我會信嗎,我懂,你這能力不到最後堅決不會用的……”

    莫凡目光注視着趙滿延,用自己眼裏的真誠告訴趙滿延,自己沒有開玩笑,自己說得是認真的。

    趙滿延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他猛的抓住莫凡的衣襟罵道:“我草你親堂表的妹妹,這種事情你怎麼不早說,不是因爲你這張底牌,我趙滿延是精神病犯了纔會跟你跑到這埃及金字塔裏來,你現在跟我說你牌沒了,我跟你同歸於盡了我!!!”

    “冷靜點,冷靜點,趙滿延你別成天跟一條瘋狗一樣。”穆白急忙拉住了趙滿延。

    “我趙滿延真他媽交友不慎。”趙滿延快抓狂了。

    莫凡自己也很抓狂啊,原來自己的惡魔系一直是用不了的,心夏倒是有提醒過自己,大概會一到兩年的時間,自己會無法使用惡魔系力量,強行使用的話會帶來更強的副作用,莫凡沒當一回事,覺得心夏只是擔心自己身體負荷太重。

    沒想到啊沒想到,自己身體裏的惡魔正在休眠,回想起一路上作的死,莫凡現在五臟六腑都在顫!

    “莫凡,那你剛纔面對蛇蠍君美杜莎的時候?”穆白大概知道一些情況,於是詢問莫凡道。

    “裝的。”莫凡後怕不已的說道。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在現自己不能惡魔化的那一刻,莫凡就意識到自己死定了,也正好在那個時候莫凡捕捉到蛇蠍君美杜莎露出的一些膽怯,於是生生的靠那一點點隨時都會漏氣的惡魔氣息在強撐着,做出一副老子跟你不死不休的暴戾模樣!

    回想起剛纔那一幕,真尼瑪的驚魂!!要蛇蠍君美杜莎對自己的力量有那麼一點點質疑,蛇蠍君美杜莎這會已經在剔牙了,牙縫裏卡着的就是自己的肉……

    “也就是說,我們其實一點強大的後盾都沒有的?”穆白問道。

    “恩,沒有了。”莫凡苦着臉說道。

    本來還有一個九幽後做後盾的,九幽後又因爲蛇蠍一族的事情分開了,假如這個墓室就已經是蛇蠍君美杜莎這種級別的生物在守着,那麼後面兩個墓室……感覺真的可以藉着這會還算安全的時候心平氣和的自我了斷了!

    “老趙,你的烏龜能召喚過來不?”莫凡想了想,現在大家的唯一依仗貌似就是這個了。

    “召喚個毛線,這裏是金字塔,有禁制的,你還不如個無線電到杭州,把圖騰玄蛇叫過來!”趙滿延沒好氣的道。

    “失策,這次是失策。”莫凡說道。

    講道理,沒有了惡魔系這張底牌,莫凡覺得自己去挑釁階法師都是真的很找死,也不知道自己哪裏來的勇氣越級挑戰!

    “莫凡,如果這次我們能活下去,就徹底絕交可好?”趙滿延說道。

    “別這樣,老趙,再艱難困苦的事情我們不都挺過去了嗎,這次難道還會比上次更難嗎?”莫凡安慰道。

    “只要不跟着你混,我覺得上一次和這一次都不會有的,莫凡老祖宗,我們是高階法師啊,不知道情況的還以爲我們他媽的是禁咒!!”趙滿延說道。

    “你說的對。”莫凡很誠懇的接受着批評。

    惡魔系能力在休眠,莫凡覺得自己做人就應該謙虛低調一點,假如現在有一條路可以通往胡夫金字塔的出口,莫凡絕對第一個踏出去,媽的,會出人命的啊,自己還年輕,還沒有跟自己的心夏和雪雪生很多很多小孩,還不想死!!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史瑞夫一臉懵懂。

    米奧斯、賽義德也完全不知道莫凡和趙滿延在怪叫着什麼東西,而且他們說的是中文。

    海蒂也聽不懂,可她開始猜測,猜測他們之前提到過有關胡夫金字塔出現在中國北疆的事情,猜測莫凡真的曾經與胡夫金字塔的這些強大生物對抗過……

    問題是,他怎麼做到的的,他明明就是一個高階法師……

    難不成聖裁院和異裁院對他的控告是真的??

    這傢伙身體裏潛藏着某種強大的禁術??

    ……

    “其實大家也不用那麼的沮喪。”史瑞夫感覺隊伍的氣氛變得不一樣了,於是開口說道。

    “我們沒沮喪啊,只是有點生無可戀。”趙滿延說道。

    “……”史瑞夫現大家情緒簡直低到了極致,於是開口說道:“我之前不是說過嗎,這四門陣其實是有規律的,就像魔方一樣,看似複雜凌亂,但只要找尋到一定的規則,就可以將一切復原。我們已經走過幾個正確的門了,我現在可以大致推演出木乃伊密室的次序了。”

    “你推演出次序有卵用?”趙滿延沒好氣的道。

    “怎麼會沒有用呢,找到了次序,我們就可以繞開這幾個過於強大的木乃伊密室了啊,比如說蛇蠍君美杜莎的墓室,我們是從謀士木乃伊左門進的。但有了次序推演,便可以從謀士木乃伊的右門走,再從前門走,再從後門走,再從前門走,這樣可以直接繞開蛇蠍君美杜莎的墓室抵達下一個正確的墓室。”史瑞夫說道。

    “可以繞開???”莫凡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對,我們進入到一個墓室,現這個墓室的木乃伊強大到我們根本沒法抗衡,那我們就可以繞,雖然這會使得我們要走過更多木乃伊墓室,遇到更多其他木乃伊,但總比再遇到蛇蠍君美杜莎這種級別的好吧?”史瑞夫說道。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