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牧奴欣剛要細說,樓下有人喊他們到大堂,牧奴欣笑了笑道︰“想來是討論到這個環節了,既然白公子有興趣就隨我一起去吧,我想你會明白的。”

    莫凡、趙滿延便跟隨牧奴欣和牧奴嬌前往了大堂,趙滿延走在後面一些,他把莫凡往後拉了一些,用只有兩人才可以听得見的聲音道︰“這個牧奴欣也是好魄力,換作是一些小家小商女,多半藏藏掖掖,絕不會輕易將他人帶入到這麼重要的商議里的,但她對你這麼坦誠相見,無形中讓你對她產生信賴,往後有什麼來往,估計你也會潛意識的選擇相信她……”

    “還有這麼一說?”莫凡詫異道。

    “大哥,這是關系到國內大世家的新格局,任何商議都是機密,牧奴嬌是知道我們兩個不會窺視這些東西的,但牧奴欣依然覺得我們是世家子弟,一樣直言不諱,這絕對不是說明她蠢,而是她懂得怎麼把握,也懂得怎麼跟你這個白家大公子打交道!”趙滿延說道。

    “……我也不懂這些彎彎繞繞的。”莫凡說道。

    ……

    牧奴嬌和牧奴欣雙雙到場,兩人的艷麗倒是一下子讓整個大堂敞亮了不少,男士們之前昏昏欲睡的眼楮馬上有了神采,也馬上表現出了自己的氣魄,說話都不自覺(的有腔有調。

    “你們怎麼也……哦,也無妨,先坐吧。”東方烈看到了趙滿延和莫凡,有些意外的說道。

    這個大堂是兩大世家談重要事情的,其他賓客自然在別處享用茶飲糕點,東方烈沒有想到他們兩個跑進來了。

    不過東方烈知道趙滿延和莫凡都不算是世家子弟,這些東西即便他們听了也不會有多大的影響。

    “恭喜恭喜啊,同學一場,我給你推薦個東西,叫做幸福零零,相信你們兩個人近期要忙于世家奔波,還不打算傳宗接代,所以這個東西絕對好,只有零點一毫米,薄如無物,讓你體驗什麼叫有戴勝無戴的爽快……”趙滿延猥瑣的湊到東方烈旁邊,壓低聲音道。

    東方烈反應有那麼幾分慢了一些,隨後才瞪大了眼楮,一臉正氣得道︰“有這好東西?”

    “老趙,你家祖傳賣這個的吧,難怪生意做這麼大,上次你也給我推薦這個……”莫凡說道。

    “嘿嘿。”

    三人說著一些蕩蕩的事情時,那邊幾個留著胡須的老一輩人則在愁眉苦臉的商討著。

    東方陌為這次的代表,他看了一眼牧奴欣,開口說道︰“親事我們自然是很樂意,小佷對奴欣是愛慕不已,相信我們東方烈也一定會做好一個丈夫的責任,只是並非我們推脫,你們說的火脈我們派人去過了,若是讓我親自前往,我作為一個超階法師,氣息肯定會驚動太陽嶺的那位霸主,可派超階以下的前往,他們根本承受不住那種炙熱,九死一生啊!”

    “唉,換作是去年,東面還沒有這樣淪陷,我們還有希望請動一些高手聯合驅走那位太陽嶺霸主,現在根本不可能請來這種高手……”牧老爺子牧善說道。

    “要不,就我去吧,其實我也想給牧奴欣送上一份禮,就以這件事……”東方烈開口說道。

    “瞎說什麼胡話!”一位東方世家的長輩狠狠的喝斥道。

    他們怎麼可能讓這種要接管家族的人去那九死一生之地!

    “那火口窟最高溫度可以達到一個超階魔法的威力,哪怕能夠順利沿著外圍下到底部,外圍的溫度也是高階火系魂種級法師承受不了的,你們之前提議,讓一些擁有火系召喚生物的法師來做,可到地底下的作業並不是召喚獸可以完成的……更何況,我們勘察過了,下面棲息著一種火之生靈,它們極難對付,怎麼都得派一個高階法師隊伍。”東方陌說道。

    “那就由一個召喚系的法師控制著它的火系契約獸先下去,把空間出口卷軸鋪下去,我們隊伍再利用空間魔法陣一起下去,消滅掉那些火之生靈,最後從里面擊碎阻擋我們挖掘通道的火殼石……”牧樺說道。

    “成功率依舊不是很大,那名召喚師的契約獸多半活不成,何況空間系卷軸一直都稀有,傳送下去的人等于進入了一個煉獄里,活著回來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要是沒有打碎火殼石,進去的人就等于全死在里面了。”牧奴欣說道。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們負責出錢,招募一些獵人、招募一些法師,不相信沒有人肯做。”牧樺說道。

    “我是希望勘察更仔細一些,畢竟我們這個計劃都是理論,到了下面會發生什麼真不好說,錢我們倒是能出,怕就怕下面真得比想象中危險,這些人都丟了性命。”牧奴欣說道。

    “那總比這樣干等著好,都拖了多久了,周家蠢蠢欲動,穆氏大肆吞並小族,連小小的大黎世家都快要騎在我們頭上了,再這樣下去我們兩家一起淪落到小地方,窮山僻水等著衰亡。”牧樺語氣加重得道。

    兩邊人突然間沉默了,他們現在都面臨了困境,昆侖山太陽嶺是他們最好的機會,火系資源永遠都是最受歡迎的,它不像雷系那麼的稀少,也不會像土系、風系那麼泛濫,火系立竿見影,永遠供不應求,因此這昆侖山太陽嶺的火脈,不單單可以幫助他們擺脫困境,還能夠殺出混亂重圍!

    生死存亡之秋,誰還去管那些下去的人能不能活,反正錢給了,危險程度也告訴他們了,誰願意去就去,沒人願意去,他們就繼續提高價格。

    “價格我們已經提得很高很高了,那些獵人、那些法師們也都不傻,多少錢都不怎麼願意去。”一名三十歲出頭的男子說道。

    “怎麼可能沒有人,是不是有人泄露了什麼!”牧樺有些惱怒道。他在發布懸賞的時候,有意的把一些東西隱去了,按理說這個家伙是會有人動心的才對!(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