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玉色的指針,經歷了兩個多月的煎熬,大家情緒都有一些奔放,宛如重見天日的獄徒,不自覺的加快了速度!

    趙滿延在最前面,他爬上了最後一級石階,正要目睹讓他們徹底解脫的東西時,忽然一道暗輝之芒凌厲的掃過,呈現出了一個半月的形狀,非常突兀的從趙滿延的胸腹位置斬了過去!!

    “噗嗤~~~~~!”

    鮮血頓時濺灑開,豔麗的顏色正好落在了石階下面幾級的衆人身上。

    趙滿延倒飛了出去,身上的血狂流不止,莫凡見他要跌落到石階更深處,急忙用意念將他抓住,將他從空中給拽了下來。

    “老趙!”莫凡呼了一聲,從自己這個位置看上去,感覺趙滿延差點被那一道半月形的暗芒給攔腰斬斷,就連威尼斯之戒都觸發了,結果轉瞬間被破去!

    “疼疼疼!!!!”趙滿延落了下來,臉色一片慘白,腹部的傷口相當深,估計是將內臟都給斬破了,疼得他眼淚都流了出來。

    看到趙滿延還能說話,莫凡也稍稍鬆了一口氣,沒有死就好!

    莫凡也不多說,趕緊把自己庫存的帕特農神廟聖藥給趙滿延服下……

    趙滿延腹部被切開了,腹內瘋狂流血,不出幾分鐘的時間這種流血就會奪去他的生命,莫凡自然清楚這點,手中的聖藥給灌水一樣往趙滿延嘴裏灌去!

    這些生命藥液可以維持着趙滿延的生命,填充的速度是相當快的,可惜他們沒有治癒系的法師,治癒系法師將趙滿延的傷口恢復,再使用這種恢復聖藥,他很快就不會有事了。

    “我來給他補傷口,你們小心上面那個傢伙!”穆白急忙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自己可不是一個適合照顧傷員的人,感受到上面如洶涌海浪一樣撲打過來的黑暗氣息,莫凡神情專注嚴肅了起來,他已經大概猜測到上面那傢伙是什麼了!

    “是黑暗劍主,小心啊!”趙滿延非常吃力的說道。

    莫凡走了上去,目光凜然的注視着這石階上面,注視着那頭佇立在冥界指針旁邊的遍體通黑的生物。

    全身覆蓋着黑暗魔鎧,從頭部武裝的腳趾,透着金屬的堅硬與冰冷質感。

    一柄繚繞着黑暗濁氣的死靈大劍,不知斬殺過多少生靈,黑漆漆的劍稍稍與空氣接觸之後便會立刻聽見鬼哭一樣的尖銳嗚咽之聲,即便刻意的不去聽,這種尖銳嗚咽也會在腦海裏揮之不去!

    胯下,一頭碩壯的黑暗角馬,四蹄踏着黑色的炎蓮,全身刻滿了無比誇張的血祭文,黑暗劍主騎乘在這黑暗角馬之上,威武中帶着尊貴,冷酷中又透出了對任何活物的殘暴戾氣!

    法老的最強侍衛——黑暗劍主!

    莫凡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個全身上下都透着黑暗特質的生物了,事實上黑暗劍主真正效力的並非是法老,而是黑暗王,但正因爲黑暗劍主的無處不在,使得黑暗王才更加神祕而又尊貴!

    “這傢伙比我們之前遇到的黑暗劍主都要強幾分。”莫凡對身後的衆人說道。

    黑暗劍主實力也有差別,很顯然這頭守衛在冥界指針這裏的黑暗劍主絕非一頭壓君主那麼簡單,它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正統君主,它身上的氣勢與帶給衆人的窒息感都比之前遇到的要強很多。

    “現在怎麼辦??”史瑞夫有些慌張的說道。

    正統君主,他們真的敵得過嗎??

    事實上在進入金字塔之前,他們從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在遇到君主級生物的情況下活下來,更不用說是去戰勝它們!

    “怎麼辦?”莫凡身上的三種魂火已經全部就緒了,火焰如鳳雀那般飛舞着,“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戰!

    冥界指針就在眼前,莫凡可不想轉身離開,在木乃伊墓室之中憋着的那股鬥意在此刻也不需要有任何保留的宣泄出來……

    這是最後的守衛者了,胡夫很顯然並不覺得有什麼人可以闖過蛇發蠍君美杜莎和金碧巨禽的墓室,所以在這冥界指針處只派遣了一位黑暗劍主在這裏守衛,在莫凡看來這是一件應該慶幸的事情!

    慶幸它是一個黑暗劍主,而不是更加強大的絕望君主。

    勝算再低,那也可以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去戰鬥去爭取,這對莫凡來說就是一件足以鬥志昂然的事情!!

    “小炎姬,附體!”

    莫凡知道面前的敵人極其強大,這恐怕也是自己第一次憑藉着自己實力去與一位正統君主對抗。

    惡魔系,有的時候終究他孃的靠不住,可以任意掌控隨時釋放的力量握在手心裏才足夠真實……

    黑暗劍主,就成爲自己踏上至尊強者上的一個棱角鋒利的墊腳石吧!

    “嗡!”

    那黑暗大劍又一次從空氣中劃過,怪異的嗚鳴更強烈的在莫凡腦海之中響起。

    這些嗚鳴,會讓人感覺周圍盤繞着無數冤魂,它們用自己被斬殺的經歷和痛苦的囚禁來讓莫凡對黑暗劍主產生更深的恐懼,問題是戰意已決的莫凡怎麼會被這些小鬼小靈們騷擾!

    “呼呼呼呼呼~~~~~~~~~~~~~~!”

    一層如薄紗那樣淡的炎女姬魂影在莫凡的身後浮現,小炎姬附體之後,莫凡的火焰掌控力直接到達最強境界,另外兩種來自於小炎姬的魂火也將完美的融入到莫凡的身體與靈魂裏!!

    “今天老子親手滅了你!”莫凡大吼一聲,周圍繚繞在自己附近的陰魂們全部退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暴躁無比的炎息,它們引燃着空氣,將烈焰不斷的填充在這個領域之中。

    “劍意!”黑暗劍主單手舉劍,盔甲中傳出了雄渾厚重的聲音。

    黑暗大劍完全垂直於頂空,一束如閃電一樣的黑色光芒猛的從看不見的上空灌輸而下,黑暗大劍立刻充滿了黑色的劍能!

    “夜臨!”

    黑暗劍主全身透出了更強大的黑暗之氣,這股能量如風暴一樣朝着周圍席捲,渾濁的將這兩三公里區域全部給覆蓋了進去。

    劍意氣勢颳得莫凡不由的後退了幾步,好不容易擴散到空氣中的烈火元素也被壓制了下去,周圍變得一片渾濁漆黑,莫凡有些看不清附近。

    “破曉!”

    黑暗劍主再一次吐出了霸道無比的劍決,就看見他單手舉着的垂直大劍忽然間落了下來,其劍之快,根本看不清他究竟是以什麼方式斬去的,更無法捕捉它斬下的角度,唯有那麼一道黎明破除黑夜的光在這片渾濁區域裏驚豔的掠過……

    這是奪命劍光,之所以夜臨,是讓莫凡處在一個黑暗劍主的劍完全鎖定的狀態下,而緊隨而來的這破曉一劍更是沒有任何閃躲的餘地!

    “唰!!!!!!”

    一抹鮮紅竄起,全身火焰的莫凡倒滑了出去,他的胸前出現了一個細細的傷口,血正是從這裏溢了出來。

    與此同時,離莫凡大概有兩百多米距離上的那個傀儡猛的變成了兩截,傀儡上虛假的火焰也全部的散去,一件破損的斗篷緩緩的落在了地上……

    “這傢伙,連我暗爵斗篷都識破了!”莫凡捂着自己胸口的傷,狠狠的罵了一句。

    莫凡知道自己被劍意鎖定了,於是立刻用暗爵斗篷來脫身,留一個傀儡在原地,並用烈焰之火裝飾着,誰知道黑暗劍主這破曉一劍完全不講道理,不管是傀儡莫凡,還是真的莫凡,一起斬了過去,也幸好莫凡自己也是黑暗法師,在這裏他的活動能力也不算差,不然這一劍怎麼都躲不過去的!

    “你有劍,老子也有劍!”莫凡很是不甘,才第一回合交鋒自己就受傷了。

    莫凡也不理會自己的傷勢,只要不是大出血就管它呢。

    全身激起三種烈焰,烈焰在莫凡的手中聚集,流星緋火、天地劫炎、烈霞之炎分別組成了劍柄、劍身、劍身流火。

    憑現在的掌控力,莫凡可以讓這柄炎劍維持更長的時間,雖然自己對劍意狗屁不通,但他莫凡拿劍從來就是砸的!!

    “吃我一錘!!”

    將手中巨型炎劍掄了一個滿的,莫凡一躍而起將這柄火焰能量充斥的火之炎劍狠狠的朝着黑暗劍主砸了過去,龐大的劍身和洶涌的火勢落下的過程無數個地煞火蓮在黑暗劍主那裏轟然炸開,將這一劍的威力推助到一個極致!!

    黑暗劍主那頭盔狹縫中閃爍出了一絲淡淡的不屑,它將劍隨意的往上一架,全身黑暗之芒閃爍,頓時無數的劍影出現在了那架起的劍身上,劍影交錯成了一個格擋劍陣,任憑莫凡的這一劍砸得有多狂猛,任憑火勢撲涌得有多強烈,這格擋劍陣都將所有的熱浪阻擋在外。

    黑暗劍主冷冷的注視着莫凡,完全像是一個劍意大師輕鬆的擋住了一個木劍小生的全力一擊,從容不迫的同時又對莫凡這種莽劍夫嗤之以鼻!

    這人,簡直侮辱了劍。

    “嚯!!”

    黑暗劍主大喝一聲,他的格擋劍身散開後忽然產生一股極強的彈力將莫凡和莫凡的火焰全部給震散了出去。

    (昨天大概是咳過猛了,喉嚨黏膜撕傷了~~今天沒什麼事了。現在大概半個小時咳一次,因爲之前咳得太猛了,喉嚨,胸口都咳傷了,一旦沒躺着咳,咳猛了就會腦充血昏厥幾秒鐘,但躺着咳胸肌又賊**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