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也不知道趙滿延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無論他到哪個城市,總是可以找到那些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的店,他們對購物是沒有什麼太大興趣的,對他們來說最享受的那就是優質的服務!

    “穆白你竟然不去?”莫凡感到有些詫異。

    “恩,有點不太舒服。”穆白搖了搖頭。

    “我們去的地方就是讓你舒服的啊,走走走,少了你怎麼可以,大不了我請客吧!”趙滿延說道。

    “不了。”穆白這次拒絕的很直接,他也不再多說便往酒店走去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那一會競拍會你去嗎?”趙滿延接着問道。

    “會去。”

    ……

    兩人也沒有勉強,進到了一間香池店裏,當然,兩人也不是臭流氓,這次到的場所並非是什麼不太正經的地方,純粹就是一家口碑很高,相當乾淨的場子。

    在這裏泡個熱騰騰的澡,再到她們的空中花園的恆溫香池上坐着曬曬太陽、喝喝酒,可以任意選擇美女相伴……

    “你確定這裏不提供那種服務的?”莫凡再一次確認道。

    “放心吧,就是休閒放鬆的,喝點小酒吃點烤章魚,除非你有本事直接撩上,不然這裏的姑娘是不可能跟你嘿咻嘿咻的!”趙滿延說道。

    “爲什麼你會知道有這樣一個香池店?”莫凡感到疑惑。

    “這是圈內比較有名的會所,你想啊,能夠進富豪圈子的人其實身邊根本就不差女人,反倒是這種嚴格控制的場子,那些有錢的人就特別犯賤的愛來,總覺得憑藉着個人魅力可以泡到這裏的其中一兩個,事實上這裏的妹子什麼有錢人都見多了,像我這樣有魅力又有內涵的男人迄今爲止都還沒有撩到一枚。”趙滿延說道。

    “所以你來這裏其實還是爲了你的下半身。”莫凡說道。

    “我憑本事撩,你總不能說我什麼了吧!其實我也想戒窯子的,但如果讓我一夜情、或者約炮都戒了,讓我人生還有什麼樂趣。”趙滿延義正言辭的說道。

    莫凡對趙滿延無語,不過從大學開始這傢伙就在女人花叢中游來游去。

    這次趙滿延帶的地方確實很乾淨,絕對是正經服務場所,泡在含有特殊香草的不溫不熱的池子裏,真的全身都放鬆了下來。

    將腦袋往枕在後面的熱毛巾一靠,好像可以感覺到香草的藥效慢慢的滲到肌膚,慢慢的舒緩肌肉,慢慢的舒緩神經,閉上眼睛,香池的女郎便會用她柔軟的手指輕輕的按摩着頭部,香池與女子的淡雅的香氣一同撲入鼻中,更猶如靠在一位氣質優雅的女子的胸懷上……

    不知不覺,莫凡就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的格外舒服,徹底忘記了時間,等再度醒過來的時候,莫凡現自己僅僅睡了半個小時,卻好似渾身充滿的力量,補足了好幾天的睡眠一般!

    “走,喝點酒去。”趙滿延看到莫凡醒了,頓時笑了起來。

    “可以啊,這地方不錯!”莫凡讚了一聲,看來趙滿延這次帶自己確實來了一個好地方。

    “這些香草都是經過一些高級藥劑師親手煉製的,也注入了一些特殊的治癒源泉,可以讓身上那些暗傷都恢復過來,我們在金字塔呆了那麼久,身上肯定有一些我們自己察覺不到的小問題,在這裏泡一泡,很快就能夠消除的。”趙滿延說道。

    “原來是這樣。”莫凡感慨道。

    “你應該還感覺到一種安寧吧,這裏面還有一些祝福與心靈魔法的作用,希臘有帕特農神廟的存在,她們本身就是這方面的專家,我聽說這個香草池的老闆可就是帕特農神廟的人,許多國際大城都有她們的分店,這裏是總店。”趙滿延說道。

    “哦哦,看來座靠帕特農,隨隨便便就能夠賺大錢,像這種地方肯定是那些經常出入野外獵人們的好去處,野外神經受到各種摧殘,即便回到城市往往也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恢復。”莫凡說道。

    “莫凡啊,你也不要成天想着修煉,是時候多享受一下生活,別到時候哪天突然間嗝屁了,你會後悔自己還有很多人間天堂沒有體驗。”趙滿延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說的有道理。”

    喝了幾杯果酒,讓天窗上一縷縷陽光灑落在身上,身體裏有酒暖烘烘着,身子外有陽光的照耀,這個下午,確實過得很舒服。

    ……

    時間過得很快,傍晚時分,莫凡、趙滿延、穆白是相約好去競拍會的。

    他們既然是從金字塔裏出來,怎麼可能沒帶出點寶貝來,只是比較麻煩的是這些東西不太好在埃及本土出售,所以他們把東西先藏好,到了雅典這裏再賣。

    到了酒店,敲了敲穆白的門。

    穆白好半天才來開門,他臉上的表情跟之前那會分開時一樣凝重。

    莫凡感覺不大對勁,於是認真的問道:“穆白,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有什麼事就說,我們你還信不過嗎!”

    趙滿延也現了穆白奇怪的狀況,也急忙問道:“你不是有什麼後遺症啊,是不是被金字塔哪個女木乃伊纏住了?”

    莫凡瞪了趙滿延一眼,趙滿延這才急忙閉嘴。

    “確實出了一點狀況。”穆白見兩人都這樣問起了,於是也不再隱瞞,接着道,“是有關修煉的事,我應該也算比較早滿修了,卡在高階這個瓶頸上很長時間。”

    “我們誰不是呢,唉,我當是什麼呢,你不想想,我們幾個哪一個不是卡在這個境界上,問題是階這種事情又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什麼看個花在水中飄、落葉細無聲忽然有了什麼心境感悟就會變成階的,我聽說這東西還是要沉澱,要積累。你想要把河變成海,不聚百川怎麼可能做到……別太着急了。”莫凡明白了穆白在糾結什麼了,於是開導道。

    莫凡也知道,穆白在修煉上是相當刻苦的,很多時候莫凡都自嘆不如,而能夠有現在這樣的修爲,也是他自己不斷的磨練、廝殺、尋找機緣。

    但階這東西,真的不是光靠努力,光靠磨礪就可以的,莫凡和趙滿延何嘗不是在尋找自己的階之道,可惜金字塔裏並沒有尋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眼下階的突破,估計也只能夠隨緣了。

    海蒂的情況也一樣,她的修爲更紮實,一樣沒有摸到階的門檻……

    “莫凡說的對啊,你別糾結這種事情啊,要是階那麼容易突破,不人人都是階法師了嗎,別那麼想不開,還是及時行樂好。”趙滿延說道。

    面對兩人的安慰,穆白反而搖了搖頭。

    他猶豫了一會,還是開口道:“是這樣……我好像觸碰到那個檻了。”

    “哦哦,那不是更好……臥槽!!”

    “臥槽,你他媽說什麼???”

    莫凡和趙滿延同時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着穆白。

    “我說,我好像觸碰到階的那個檻了,我的星河一直在變化,星子也在不斷的試圖開闊,我看了一些書籍,他們說這正是觸碰到階的徵兆,我想我需要找一個安靜同時又能夠讓我大量聚集元素與魔源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晉升到階。”穆白一臉認真的說道。

    “能給我們一個解釋嗎?”趙滿延質問道。

    “也是機緣巧合,我在秦嶺的一座孤山上獲得了一顆冰域果實,是兩個霸主級的生物在爭奪的,我不小心落到了它們爭鬥的山谷,斷了二十多根骨頭在一個山澗裏躲了將近半個月,後來山谷的那個霸主擊敗了秦嶺羽妖,並且我現這傢伙每天都會吃我躲藏的山澗上面的一株冷葉樹的果子,於是我利用植物系魔法,將其他地方的催眠草弄成汁,讓冷葉樹的根吸收。我其實就躲在冷葉樹根下面。大概過了半個月,冷葉樹結出的果子帶有一定的催眠效果,那頭霸主睡得很死,我這才從它那裏搶走了那冰域果實,逃了出來。”穆白說道。

    “這冰域果實是好東西??”莫凡急忙問道。

    穆白雖然說得就那麼幾句,可莫凡知道這其中一定相當危險,完全可以用苟且偷生來形容啊!

    “恩,但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冰域果實需要很特殊的毒素才能夠刺激成熟,偏偏這種毒素已經絕跡了。我其實也不肯定金字塔裏的金頭銀蛛的毒腺可以刺激冰域果實,也就嘗試了一番,沒有想到真的可以……”穆白說道。

    “這……也太神奇了吧!也就是說你因爲那個成熟的冰域果實,觸碰到階的檻了?”趙滿延說道。

    “大概是吧,因爲我主修的是冰系,次修的是植物系,冰域果實正好完美的應對了我這兩個屬性,然後果實以毒腺催熟,我的第三系是毒……雖然我的毒系很爛。”穆白說道。

    莫凡和趙滿延一時間面面相覷。

    有沒搞錯,他們舒舒服服的去泡了一個下午澡,穆白這狗人居然領先他們一步,觸碰到了階領域!!

    天,沒有什麼比這消息更糟糕的了,憑什麼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