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本來是來希臘想看望一下心夏,誰知道很不湊巧的是,心夏並沒有在帕特農神山,她似乎正在英國……

    這讓莫凡一陣蛋疼,千里迢迢的跑過來,結果忘記看心夏的行程了,不管怎麼說她現在也是候選人,要忙碌的事情不會少,詢問了一番之後,莫凡才知道心夏前往英國是到艾琳所在的世族。

    “艾琳在英國很有影響力嗎?”莫凡站在帕特農神山山腳下,有些不解的問道。

    帕特農神山每天都是絡繹不絕,即便下着雨,長長的神山階梯道上仍舊有很多人在往信仰殿中慢慢前行。

    其實很多信仰者到這裏並不是爲了他們自己,而是爲了他們的家人,若是能夠獲得一次來自神女峯的祝福,病痛也將遠離他們。

    每個人都會生病,大災禍、小的病狀,很多病痛不至於奪取人的性命,卻每天都在折磨着,從起牀睜開眼睛開始,無論陽光、陰雨,那種痛苦都伴隨着……

    帕特農神廟的祝福,與信仰並非是完全精神上的力量,那驅除瘟疫、病痛的能力是任何一個勢力都無法與之比較的,很多人唯有經歷了真正的病痛糾纏與痛苦折磨纔會明白健康是多麼的難能可貴,所以帕特農神廟從來不會缺少虔誠者!

    “你別看艾琳跟我們年級差不多,她在英國的地位可是相當高的,她所在的世族更是在英國曆史上赫赫有名的維多利亞,曾出過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王,獲得了當時政局動盪多個重要勢力的最高尊重。卡薩世族在歐洲的影響力你也知道吧,事實上卡薩世族當年都還是維多利亞世族的一個附屬,儘管這個英國大貴族近代沒有當初如同王權一樣的影響力,但在國際上仍舊是有着很大決定權的……心夏選擇和維多利亞合作,是再明智不過的事情了,因爲維多利亞世族算是比較保守的一派,他們所堅持的理念也一直都是化解干戈、善待民衆。”趙滿延說道。

    趙滿延知道莫凡對這些國際勢力都是一竅不通的。

    “艾琳有決定權嗎?”莫凡問道。

    “當然有,她是第一繼承人,不然她怎麼是艾琳大公爵??心夏和艾琳年齡相若,她們估計會有不少共同語言,並且據我瞭解在早期伊之紗執掌帕特農神廟的時候,伊之紗的鐵血手腕引起了維多利亞世族的不滿,維多利亞世族是不太可能舉旗支持現在復活過來的伊之紗的。”趙滿延說道。

    “那這麼說她這次去英國事情很重要了,還指望她能夠回來,算了,不能耽誤她這麼重要的事情。”莫凡無奈的搖了搖頭,最後還是放棄了給心夏打電話的想法。

    告訴她自己在雅典,她肯定會心神不寧,自己失蹤了也有一段時間了。

    “你家心夏很有大局觀嘛,英國那邊若有維多利亞世族的支持,那伊之紗即便獲得了卡薩世族的認可,在選舉上也不至於出現一面倒的境地。”趙滿延說道。

    “是嗎,我之前怎麼沒有發現?”莫凡挑起眉毛道。

    “你們兩也算一起長大,在你眼裏心夏還可以說是你保護長大的妹妹,你潛意識的認爲她很柔弱,她無法行走,無法照顧好自己。事實上你真的小看你家心夏了,她的智商估計不知道比你高了多少倍,不然帕特農神廟裏爾虞我詐的,她哪裏還存活得住。你再看看近些年來,她跟伊之紗之間的爭鬥,伊之紗是什麼人,她要整死一個人,沒準這個人還跪地謝她幫他解脫,再說阿爾卑斯山的事情,她一箭三雕的手段……心夏跟這樣一個女人在鬥着,她還沒有輸得一無所有就表明她智商和眼界非比常人了。原本我以爲卡薩世族的介入,你家心夏很快就得被遣送回國相夫教子了,但她轉戰英國,攻下了保守派維多利亞世族,與他們有親密來往,那就等於扳回了一局!”趙滿延說道。

    “這麼厲害嗎??”莫凡有些吃驚道。

    “大哥,維多利亞世族就是中國的穆氏世族,別人即便是討厭伊之紗,但他們還不至於站出來去支持另外一個候選人,要徹底獲得支持,那是需要領袖一般的魄力,懂得審時度勢,懂得縱觀全局,瞭解各國、各國際勢力之間的複雜關係。理念一致,不代表就要合作啊,最主要的是怎麼去交涉,怎麼去權衡,怎麼去讓維多利亞願意支持她,而不是默不作聲……你得明白,維多利亞世族假如壓根不介入帕特農神廟神女選舉,那即便伊之紗贏了,伊之紗也會看在他們底蘊上不會對他們輕舉妄動,可如果支持了心夏,最後心夏敗了,那伊之紗會怎麼對待維多利亞世族??維多利亞世族又不是傻子,他們保守理念註定了他們不會輕易戰隊,心夏卻讓他們站隊了……哇,我是不是在對牛彈琴,拜託你偶爾瞭解一點時事行不行,就算你自己不感興趣,也看在你自家女人坐在這個位置上去接觸一點。”趙滿延說道。

    莫凡一陣尷尬,怎麼越說越讓自己有些無地自容了。

    “我大概是明白了,同個屋檐下長大的,估計腦子給了心夏,武力給了你。”趙滿延鄙夷的說道。

    “你別把我說的這麼不堪,你家不也一個個賺錢跟喝水一樣簡單,爲什麼你就只知道敗家?”莫凡反譏道,一副儘管來互相傷害的表情。

    “你懂什麼,我只是對賺錢不感興趣!”趙滿延說道。

    “那就是了,我也對權勢不感興趣!”

    “行行行,我們都是修煉者!”

    “話說起來,帕特農神廟的選舉大概是靠什麼來着的?”莫凡問道。

    “選票啊,全世界魔法組織的選票,帕特農神廟在世界各地的祝福廟堂的支持,還有那些信仰民衆的支持,比例是怎麼算的我不太清楚,但魔法師的票會更重要很多,由於政府的票是不算的,所以帕特農神廟跟世族、世家的關係會更爲密切,除此之外學府的選票也非常重要,排名越高的學府,他們的支持就越有效果。”趙滿延說道。

    “那阿爾卑斯山學府呢,他們的選票算嗎?”莫凡問了一句。

    “當然算,而且是非常算。阿爾卑斯山學府每年都會到世界各地的一些難區收養孤兒,阿爾卑斯山女孤兒院在很多國家都有,並且名聲都相當好。由於覆蓋的是全世界,孤兒又比較自強不息,阿爾卑斯山學府出天才的概率也相當的高。你也知道,阿爾卑斯山和帕特農神廟算是對立的,阿爾卑斯山的影響力那麼大,並且是一股沒有被挖掘過的力量,要是心夏能夠獲得阿爾卑斯山學府的支持,估計伊之紗就要急了!”趙滿延說道。

    阿爾卑斯山學府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她們的孤兒院,這些孤兒院更似學校,傳授給那些孤兒們知識與魔法,其中一些特別優秀的人才會被選入到阿爾卑斯山學府之中。

    每一個在阿爾卑斯山孤兒學院的人踏入社會,對阿爾卑斯山的那份感激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所以在很多地方,阿爾卑斯山的孤兒學院也是一種信仰,並且相當堅定!

    “阿爾卑斯山和帕特農神廟理念其實相似,但付出的領域並不重疊。帕特農神廟主要是化解病痛、苦難上,阿爾卑斯山卻是主要爲那些流離失所的孩子們付出,將他們培養成才,對社會影響力算是比較潛在卻決不能忽視的,假如阿爾卑斯山能夠與帕特農神廟合作,那帕特農神廟等於是在一個新的領域上獲得了一批骨灰級信徒……如此,相應城市的祝福廟堂的人也會因此對這位領袖欽佩有加。”趙滿延說道。

    “這麼有效嗎?”莫凡有些意外道。

    “你眼裏只有阿爾卑斯山的美女們,她們的身材,她們的顏值,哪知道她們在社會上的影響力僅次於女菩薩……”趙滿延說道。

    “我靠,到底是誰在阿爾卑斯山學府的時候跟一頭髮春的狗一樣,還跟我說什麼你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褲襠敬禮!”莫凡說道。

    “你不會是想給心夏和阿爾卑斯山學府牽線搭橋吧?”趙滿延似乎察覺到了莫凡的意圖。

    “嘿嘿,我家心夏這麼努力,我這個做男人的,也好歹幫忙支持一下,海蒂和布蘭妾應該也是阿爾卑斯山後起之秀的代表了,先給她們兩個多灌點迷湯,再慢慢的說服佩裏院長和珈藍老師,都是上上輩子的恩怨,何必這樣執着呢……”莫凡笑着說道。

    “這個提議倒是不錯。阿爾卑斯山學府那邊把卡薩世族徹底得罪了,他們最大的資助者就少了一個,這個時候要是帕特農神廟心夏這一派系能夠放下過去的那些恩怨來幫助阿爾卑斯山學府度過這個難關,相信兩家不是沒有合作的可能。”趙滿延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