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很靜,也很淨,昆侖風從這里拂過之後,所有工業的塵埃都消散在了大山里,望陽驛站便宛如一個坐落在山間的氧吧,沒有一點喧囂,掛滿夜空的星辰仿佛回垂落到大地,驚起一層又一層的星芒漣漪。

    山頂,穆白獨自一人坐在這里,抬著頭凝視著上空。

    這幅景色遠比那個女孩描述得要美很多很多,明明總是在到處游歷,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靜下心來觀賞著自己上空如詩如畫,還是說自己的雙眼這些年來一直被什麼給蒙蔽著。

    坐在這里到了後半夜,穆白緩緩的站起身來,他也暗自搖頭起來。

    從山上走了下去,一直回到了望陽驛站,整個望陽驛站都靜悄悄的,除卻那個酒吧還有一些歌聲與鬧聲。

    經過酒吧時,穆白也沒有往那里看一眼,偏偏很不巧,一個中年男子醉醺醺的從里面走了出來,他的右手上還摟著一個縴細年輕的姑娘,他的手很放肆,說是摟,倒不如說是捏著臀。

    他嘴歸嘴,卻迫不及待的將女孩往旅店方向樓走,女孩笑盈盈的,說著一些嬌滴滴的話。

    他們迎面撞上了這里經過的穆白,年輕的女孩反而愣住了,看著穆白走來得方向。

    穆白停了停腳步,看了一眼這個女孩,僅僅是這麼一眼,便收了回去。他的步子沒有停超過一秒,便繼續往前走去,月光如霜,灑落在他的背影上。

    “你認識嗎,還是說他是你的老情人?我跟你說,這種長得好看的男人不頂什麼用的,還不如伺候好我……”背後傳來了中年男子難听的喝斥聲。

    “一個之前的客人而已。”女孩回答道。

    ……

    什麼時候自己已經孤獨到了這種程度,一位陪酒女隨意的一番祝福話語,自己竟然當做是家人的期許那般,鄭重其事的從險境中活過來,然後認認真真的跑去兌現……

    這就是無牽無掛的滋味?

    ……

    ……

    沒有繼續再在這個太陽嶺逗留,有了一些氣力之後,莫凡、趙滿延、穆白、靈靈、牧茁成、東方西鳳等人便一起到了城市,坐上飛回魔都的飛機。

    飛機上,趙滿延一如既往的在與空姐調笑著,這家伙是一個性格戲路極寬的人,沒素質的時候,什麼野窯子他都能逛得有滋有味、市儈無比,可到了需要那麼一點點逼格才能夠與別人相談甚歡時,他的話題便變成了時尚、電影、世界各地,讓那位曾經在國際航班的空姐都對他欽佩有加,恨不得馬上跟他到維多利亞做一些沒羞沒臊的事情。

    “你說我呀,國際航線少了太多了,所以我回到國內航空,國內航空沒有飛國外有意思,也很少像您這樣有趣的旅客。”空姐笑容漸漸離開了優雅的標準,像一位平常打開話匣子的女孩那樣說著,正好她自己也是乘務長,沒有人可以管她。

    “國際航線出什麼問題了嗎?”莫凡抬起頭問道。

    “很多航線都是沿著海岸線飛行的,多數也與海有關,那麼多陸地淪為海,海妖橫行,航線怎麼可能不受影響嘛。”空姐說道。

    “哦哦,說得也是。”莫凡點了點頭。

    “你了解國際航線干嘛?”趙滿延不解的問道。

    “聖裁院召喚我,我近期得去一趟。”莫凡一臉無奈道。

    聖裁院終究要對莫凡當初在帕特農神廟大鬧的事情做出裁定了,盡管紅衣大主教冷爵的事情功過相抵,但他還是需要過去走一個形式,聖裁院的面子是要給的,怎麼說他們都是魔法師們的最高人民法院!

    “聖裁院在哪個國家?”穆白問道。

    “瑞士吧。”莫凡說道。

    “瑞士嗎……”穆白露出了沉思的樣子。

    “你有熟人?”莫凡問道。

    “有個我母親領養的姐姐好像在那里。”穆白回答道,似乎避免莫凡把這個姐姐和穆賀扯上關系,穆白繼續解釋道,“那是我還沒有進入到博城穆氏莊園時的事了。我姐姐還小的時候被瑞士夫婦喜歡,她們正好沒有孩子,于是想要將她帶到瑞士,我媽媽當時沒什麼能力照顧好我們兩個,于是答應了。往後我們多數書信電話來往,近些年來一直都沒有什麼消息。如果你要去瑞士的話,叫上我吧,我也去看望看望她。”

    穆白已經體會到了無牽掛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盡管這位姐姐很多年都沒有音訊,他還是希望去見一見,圖個安心,也將母親離開的事情告訴她一聲,然後再到凡雪山……

    穆卓雲怎麼說也是自己的伯伯,古都那些老博城的人也去了凡雪新城,自己還是和他們生活在一起會好一些。

    “行啊,剛好有個伴,不然我得無聊死,老趙,去不去浪一波?”莫凡點了點頭。

    “根據最近幾次的經歷,我覺得我遠離你會是最安全的選擇……”趙滿延表態道。

    “哦,那就是去了,哈哈,又有一個聯邦要被我們征服了!”莫凡笑了起來。

    “臥槽,你听不懂人話嗎!”

    ……

    穆寧雪最近要忙,去凡雪山也沒有多大的意思,莫凡回到了魔都之後跟牧家的人交接了祁杉這個叛徒後,便呆在魔都里了。

    這座城市終究是自己熟悉的,有事沒事去明珠學府浪一圈,閑來無事去青天獵所逛一逛,再加上這里有著全國最大的魔法協會,最新的訊息都會傳到這里,最好的資源也會流入到這里,定居魔都並沒有任何的問題。

    好久沒有去蕭院長那里喝茶了,莫凡已經閉關修煉太長時間了,在帕特農神廟要無聊得出鳥來,所以他最近比較喜歡跑來跑去,和身邊的人多交流一下感情,順便看看蕭院長那里有沒有什麼好東西,拿他個一二十件防身,自己裝備太簡陋了,連至寶玄蛇鎧甲都有些跟不上自己的級別,最多當一個防毒面具來用。

    到了蕭院長的辦公室,里面有幾個老教授,他們端著茶杯看到莫凡進來,正想要訓斥這個不懂禮數的年輕學生,等看清是學校大旗桿莫凡之後,馬上換上了慈祥無比的笑容,三句不離他們家有一個水靈的孫女這個問題。

    “莫凡啊,我那孫女絕對不錯,絕對比老鄭家的大,你們年輕人不都喜歡大的嗎,先見我家孫女,先見我家孫女。”姓李的教授說道。

    “咳咳,你們別這麼老不正經,我名草有主,你們要是不介意自己孫女給我當暖床丫鬟的話,那就送到我住處。”莫凡說道。

    “暖床丫鬟有點過分了,二奶吧,當個二奶吧……”

    “……李教授,您能不能注意一點!”女主任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蕭院長也急忙打住這幾個老教授這種兒童不宜的話題,開口說道︰“莫凡,听說聖裁院給你下文書了?”

    “是啊,所以特意過來問問你這里有什麼好魔具,他們嘴上說我抓了冷爵,就不跟我犄角帕特農神廟的事情,可在帕特農神廟我得罪了那麼多神官、聖裁法師,他們私下找我麻煩,我不是也不好過嗎?”莫凡說道。

    “好東西是真得沒有了,何況你給你的學弟學妹們留一點,對你來說那些雞毛蒜皮用的魔具在他們看來就跟珍寶一樣。”蕭院長說道。

    “您這樣說也有道理,那要不派個高手跟著我,我不太相信聖裁院那些人。”莫凡說道。

    “李教授,你不是想招莫凡做孫女婿嗎,不如你跟莫凡去一趟聖裁院……順便把你孫女帶上,年輕人嘛,嘴上說著自己的原則,*異國他鄉的,誰能說得好。”蕭院長開口說道。

    “蕭院長!!!”一旁的女主任都要崩潰了,實在不想再听這些老流氓說話了,轉身就走。

    大家也沒理她,只見李教授急忙擺手道︰“聖裁院我就不去了,那些聖裁法師哪一個不是怪物,我年輕個三十歲,倒去闖一闖,踩他幾個自高自大的家伙,現在啊……咦,老鄭,我記得你以前經常有去那里的什麼什麼學府,你不是對那里很熟悉嗎,就給我們莫凡當一次領隊老師,順便帶幾個學員過去長長見識什麼的。”

    “老李,你還要點臉嗎,每一屆國外學府交流,不都是你帶的隊,那個什麼學府也都是你熟悉!”鄭教授沒好氣的說道。

    “我哪有,我很多年都沒有去了。”李教授說道。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爭了,反正最近你們也沒有什麼事,就陪莫凡去一趟吧,沒多大的事情,就旅游一趟,到他們學府那逛一逛,做交流什麼的,有事的話,就頂一頂,拿出我們明珠學府該有的氣勢來。”蕭院長說道。

    “你看看,大家搞得這樣魚死網破多不好,老鄭你何必總是這樣。”李教授說道。

    “呵呵。”鄭教授冷漠回應著。

    “老鄭,那你孫女帶還是不帶?”李教授問道。

    “帶,為什麼不帶,也算是一次好的長見識的機會,經費院長會撥的吧?”鄭教授說道。

    “這個……我去問問吧,好像我們國外學府交流的經費一直沒動過。”蕭院長說道。

    “那就行,莫凡啊,你也知道我們這些教授不是在學校閑得慌的,如果真要陪你去,那也得打著去那里名流學府交流的旗號,然後還得帶一些學生過去。”

    “沒問題,有你們給我保駕護航,何況我也是一位榮譽導師嘛!”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