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佩裏院長當時爲了保護叛徒,把卡薩世族給徹底得罪了。

    其實交出元兇,一切都還有緩和的餘地,但回想起佩裏院長說的那番話,莫凡仍舊覺得佩裏院長是一個值得欽佩的長者。

    即便背叛,即便犯下讓阿爾卑斯山學府揹負紛爭的大罪,只要一天是阿爾卑斯山學府的學生,就應該受到公平公正的裁決,而不是將其交給卡薩世族任其折磨!

    這份骨氣,在如今社會上真的太難得了,想來也就只有這半與世隔絕,堅持着自身理念的阿爾卑斯山學府能夠做到。

    莫凡覺得,阿爾卑斯山學府不應該爲這件事埋單,更何況他們所獲得的資助其實是爲了遍佈各國各地區的孤兒學院,相信佩裏院長他們最近也應該一直在爲這筆資助奔波。

    帕特農神廟有錢,她們的副產業遍地開,就拿趙滿延那天帶自己去的香草池,這地方就是一個大圈錢窟,更別說他們還擁有四大堪比政府的收入土地、礦脈、藥園、捐贈……

    心夏雖然不掌管財政,但她是候選人,財政一定程度上也是爲候選人服務的,所以心夏要是能夠和阿爾卑斯山那邊握手言和,破除兩大勢力之間的隔閡,佩裏院長髮愁的那筆資助就根本不成問題了,甚至還可能獲得比之前更多的資助,畢竟論影響力帕特農神廟還是強很多,很多怕得罪帕特農神廟的勢力也可以與阿爾卑斯山有更密切的關係了!

    “莫凡,恩怨這東西呢,也不是那麼容易破除的,我覺得你有必要讓心夏親自和阿爾卑斯山的人接觸一下……布蘭妾和海蒂這兩個人基本上是阿爾卑斯山學府未來的接班人,先搞定她們兩個啊,約出來一起吃個飯、聊個天,女生嘛,只要不先入爲主,不要玩心機,很容易就成爲好閨蜜的,你也別說合作不合作,就是正常認識,等他們發現心夏是一個心地善良、靈魂乾淨的人,再談合作,事情就變得容易很多了!”趙滿延說道。

    “有道理。要循序漸進。”莫凡急忙點頭起來。

    布蘭妾和海蒂都對帕特農神廟很排斥的,本來莫凡說要來雅典,她們都不大願意,要直接跟他們說,有位候選人想跟她們合作,她們肯定會覺得這個候選人別有用心!

    “那我們就在雅典多呆一陣子吧,我喜歡這個城市,哈哈哈。”趙滿延說道。

    “恩,這裏是很不錯。”

    “莫凡,我今天提點你這麼多,你是不是什麼時候帶我熘進神女殿啊,我聽說神女殿簡直就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天堂,全是超極品美女,什麼女侍、女賢者、聖女、女騎士……哇哇,想想就興奮。”趙滿延激動的說道。

    “騎士是男的。”

    “我擦,老子也要做騎士,帕特農神廟騎士殿收人嗎???”

    ……

    莫凡還是前往了神女峯,趙滿延也沒有如願以償的熘進來,神女峯是最嚴密的地方,不允許任何身份不明的和未授允許的人踏入,趙滿延無奈下只能夠在其他幾個殿逛着。

    到了神女峯,莫凡便直徑朝着休養生息的那片山走去了。

    神女峯其實很大,錯綜複雜,每當走過一座小山前面往往又會出現一片宛如世外桃源的美景,而這些地方有可能是女侍、女賢的屋落,有的可能是一片特別種植的庭院……

    莫凡身邊有一個實習女侍在帶路,她是一個愛說話的少女,一路上嘰嘰喳喳的,總在打聽莫凡和心夏的關係,莫凡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纔好。

    終於,抵達了一片種滿了青色草的小山院,踏入門內,一眼就看見身穿着一件棗色長衫的清瘦纖細女子立在一株樹下,她的手上正捧着一隻被大風給刮到地面上的小雛鳥,似乎正在尋找樹上的小鳥巢,好將可憐的小傢伙安置回去。

    “冷青師姐,我來吧!”莫凡快步走了上去,把小鳥兒接了過來,麻利的跳到了樹上。

    幾秒鐘解決,莫凡又從樹上跳了下來,身手矯健得如猴似的。

    “莫凡,你什麼時候來的?”冷青露出了一個笑容,在這裏休養這麼長時間,能真正來看望自己的也只有莫凡了。

    “剛來,身體恢復得怎麼樣了?”莫凡問道。

    “挺好的,就是有點弱……感覺自己經不起一陣風。”冷青說道。

    冷青消瘦了很多,心夏儘管將她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但她當時的那種創傷對她後期的康復還是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尤其是魔法方面。

    可以看得出來,冷青一個超階級的法師身上沒有任何的強者氣息,反而透着比普通女孩還要沒有神采的病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恢復她當初英姿颯爽、雷厲風行的審判長之氣!

    “能慢慢康復就好。”莫凡說道。

    “嗯,這樣也蠻好的。”冷青走到了屋子裏

    “靈靈前陣子和我聯繫,她好像有要緊的事情,但電話裏頭她又不告訴我,你知道是什麼嗎?”莫凡問道。

    冷青擡起頭來,看了一眼莫凡。

    “她上次和我聊天時,也好像要說什麼。”冷青說道。

    “哦,看來她有發現什麼祕密。”莫凡說道。

    “你怎麼會在雅典,我記得心夏並不在呢。”冷青沒有再繼續那個話題,而是好奇道。

    “我就是來這裏競拍會逛逛的,沒別的。”莫凡沒講金字塔的事情,畢竟這個事情說起來也過於複雜了。

    “有看到什麼好寶貝嗎,雅典的競拍會還是很有名的。”冷青問道。

    “就買了一件古物,可能與圖騰獸有關,叫什麼神鹿之角……”莫凡道。

    “神鹿之角??”冷青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你見過這東西??”莫凡大感意外。

    “審判會的誓約之樹你知道嗎,契約樹下曾棲息過一隻古神鹿的,我聽唐忠老審判長和一位前輩無意中談天時說起過,具體你可以去問問唐忠審判長……”冷青說道。

    莫凡心中一喜,原來國內就有知情的人,還是自己的老熟人。

    這老唐忠也真是的,明明還知道一隻圖騰獸,居然不告訴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