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聽了阿帕絲的這番話不由的愣住了。

    阿帕絲說得不是那個長臉的許寬立,那說得是誰啊?

    租寬立在見到阿帕絲之後,就表現出了濃濃的想法,要不是礙於和莫凡是仇視狀態,估計已經想盡一切辦法找阿帕絲搭訕了。

    莫凡在餐桌上早就有察覺了,但也沒有太當一回事,阿帕絲本來就長着一副禍國殃民的臉兒,帶着阿帕絲上路,莫凡能夠感受到自己的仇恨值比以前暴增了不知多少倍。

    “你不是說祖寬立,難道是說……”莫凡臉上露出了幾分難以置信之色。

    牧奴欣和冷青正走在前面,她們兩個在說着一些其他事情,莫凡特意慢下了步子來。

    過了一會,莫凡覺得阿帕絲還是說得有些奇怪。

    “阿帕絲,我覺得我剛纔已經挺能吹的了,沒有想到你比我更自信……我承認你是長得那啥,可我跟你說我大老婆一點都不比你差。男人嘛,看到大部分美女都會有想法的,但聽你描述起來,怎麼感覺祖向天好像非吃了你不可,我看那個祖寬立才差不多吧?”莫凡說道。

    阿帕絲搖了搖頭,一副“我沒有開玩笑”的語氣對莫凡說道:“我之所以能夠看出那頭銀月泰坦巨人平靜表面下的崩潰,是因爲我具備着從他人聲音、面目、肢體動作、情緒波動、內心掙扎這些種種細微事物上做出準確判斷的能力……就好像一些沙漠蜘蛛,它們可以通過風息、通過氣壓、通過敵人身上血液熱度來預先感知的危險降臨,從而提前做出閃避。”

    “危險感知?”莫凡道。

    莫凡確實有聽說過一些特殊的生物有着這種強大的本能。

    “嗯,差不多。”阿帕絲點了點頭接着道,

    “一個人的表情、眼神、肢體、內心情緒波,其實無論怎麼掩藏,都有其最真實的一種語言,那個叫做祖寬立的傢伙,他對我表現得確實很熱切,但那其實算是一個男人正常的反應,只是因爲他屬於不太懂得剋制的,或者他乾脆就想表現出來,你當時見到我也是如此……”阿帕絲說道。

    莫凡老臉一紅。好吧,莫凡承認自己一開始是被阿帕絲純純美美的外表給迷惑了。

    “那那個祖向天?”莫凡道。

    阿帕絲現在是自己的契約獸,她沒有必要欺騙自己的。

    “那個叫祖向天的,你可能覺得他沒在意我,表情嚴肅冷峻,眼睛裏更沒有半點熱切,但我可以讀懂他那隱藏在一切平靜外表下的真實情緒。在我們離開的時候,他已經把我當做是他的獵物了。”阿帕絲說道。

    “他的獵物?”莫凡聽着這個詞,不由的冷哼了起來,“也就是說,他其實是一個非常善於僞裝自己情緒和控制自己情緒的人,事實上內心比旁邊那個祖寬立還要齷齪不堪?

    “我覺得,可能與他的取向有關,我發現她對比較成熟的洛茜和冷青都不大感興趣,對牧奴欣一般般,對我就特別的強烈。”阿帕絲說道。

    “哦??”莫凡挑起眉毛來。

    阿帕絲可是一位少女啊,她長得好看歸好看,可大部分人應該也會比較喜歡有女人味的洛茜或者牧奴欣纔是,祖向天唯獨對阿帕絲特別癡迷……

    “總聽說男人年紀越大,越喜歡年齡小的女孩子,沒有想到那個祖向天還是一個嚴重傾向的少女控,藏得可真深啊!”莫凡說道。

    “你的形容還太輕了,他……在這方面的癡迷可能達到病態的程度。”阿帕絲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

    也就是說,這個祖向天真的已經把阿帕絲當做是他的精緻獵物了,並且近期就可能做出針對自己的事情來?

    正在莫凡仍舊對阿帕絲這種預感能力有些覺得不可思議的時候,忽然走在前面的冷青停住了步伐,並且一臉嚴肅的朝着莫凡這裏走來。

    “城海西方向傳來消息,銀月巨人翻過了外山牆,將一塊巨大的山石當做滾石滾向了海西城區,滾石碾平了四條街道……”冷青開口說道。

    “那銀月泰坦真的爆發了??”莫凡詫異道。

    牧奴欣也愣住了,她本來還在等手底下的人去查探消息,誰知道消息還沒有傳回來,可怕的事情就發生了,她急忙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來,而通過網絡她立刻獲得了一些人上傳的視頻:

    那滾石大如房屋,從山上滾下的痕跡是那麼的觸目驚心,碾過的房屋更是一片狼藉,其中有一個視頻竟然是某位希臘的美食家在戶外做着直播,直播畫面將山後頭的泰坦巨人魁拔之軀給錄了進去,更有無數希臘網友親眼目睹了滾石奪命而來,無處可躲!

    牧奴欣拿着手機,從手機屏幕裏傳來的畫面令她都有些不寒而慄,好像自己也置身在那層被巨人籠罩的恐懼中。

    “我說了,它隨時會崩潰,並不排除今晚。”阿帕絲說道。

    莫凡看着阿帕絲,這個時候再也沒有了半分懷疑,阿帕絲對這種特殊信號真的有很強的預感能力!

    “快,我們趕緊到城海西,光憑他們幾個恐怕很難抵擋得住銀月泰坦的攻勢!”冷青看得揪心,立刻說道。

    可惜,冷青現在也是一個柔弱女子,魔法根本沒有恢復,想要火速趕往也很難。

    “騎士殿的人已經也往那裏去了,但願來得及吧。”莫凡知道這會前往,肯定是有些晚了,他們幾個人正是在雅典城的另外一個方向上。

    面對銀月泰坦這種級別的生物,莫凡其實也無能爲力,就看布蘭妾、海蒂、穆白、趙滿延他們了,希望他們能夠在騎士殿的人感到之前阻止銀月泰坦所造成的流血事件。

    這個時候,莫凡目光重新落回到了阿帕絲的身上。

    想起阿帕絲剛纔說的那個事情,眉頭也立刻緊鎖了起來。

    祖向天本就是恨不得自己去死的一個人,當初的事情他們祖家也不會那樣罷休,現在又多了一層阿帕絲的問題,看來是要特別重視和提防一下這個祖向天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