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由於那個美食家的直播視頻正好捕捉到了整個爆發事件的畫面,一時間網絡上將這段取名爲美食家最後一分鐘生命直播的視頻給剪切出來,瘋狂的傳着,沒過一個小時,感覺整個歐洲都知道雅典正遭受到銀月泰坦的攻擊!

    外界生物非常多,其中許多妖魔體型魁梧恐怖,甚至一些醜陋猙獰的更容易給人留下一些心理陰影,造成更嚴重的恐慌,所以各國政府都是禁止一些妖魔的視頻和真實資料在網絡上流傳的,很多不是魔法師膽子卻很大的人也只能夠通過一些召喚獸聊以慰藉。

    但真的很不巧,美食家的直播擁有極高的人氣,而目睹了那震驚銀月泰坦真實模樣的人成千上萬,雅典城附近是會徘徊着泰坦巨人,可泰坦巨人沒可能靠近到城市最邊緣安全結界三公里範圍內,絕大多數人看到的就是一個在天地之間矗立着的輪廓,根本不可能像這次直播畫面那樣……

    街道在山腳下,山巒沒有多少起伏,看上去像是一個天之屏障在保佑着雅典城,可忽然之間一個充滿戾氣、雙眼如紅色日月的頭顱從山巒線的後面驚現,這種震撼與視覺衝擊對魔法師而言都極其強烈,更不用說那些沒有經過特殊修煉的普通人了。

    事件在網絡上瘋狂的發酵,無數人在關心着這場突然襲擊究竟造成了多少破壞,多少死亡,要知道以銀月泰坦的體型,不需要幾分鐘時間一片街區就會被它給踏平。

    ……

    ……

    “******,騎士殿那般畜生,來得再慢一點,連老子的性命都要搭上去,那銀月泰坦實力也太恐怖了,我所有防禦被它一個浩天拳給轟成了粉碎,我在半空中跨越了幾條街區,砸到一個辦公大樓裏,還好辦公大樓已經下班關閉了,不然我都能夠砸死幾個雅典女白領。太恐怖了,你們爲什麼不事先告訴我這銀月泰坦這麼強,我就是一個小小的高階法師,不要再折磨我了行不行啊!”趙滿延眼淚都快流下來。

    “沒事,沒事,你現在在雅典,你這斷了的左手骨、右肩骨、胸骨、背骨,還有脫臼的下巴、爛掉的手掌、骨折的膝蓋……對帕特農神廟的治癒系法師來說都不是事!”莫凡安慰着躺在白色救護架上的趙滿延。

    趙滿延要是沒有受這麼重的傷,便跳起來跟莫凡拼命了。

    “還好有趙滿延在,在滾石落下來的時候及時保護住了街區的人。”布蘭妾說道。

    “我申請退隱,這輩子再也不出來瞎浪了,別人高階法師一年四季遇到一頭統領級的妖魔都驚得四處亂蹦,我特麼今年遇到的君主級生物比老子上的妹子還多,我這把骨頭經不起折騰!”趙滿延說道。

    “看看你,不是生龍活虎的……阿帕絲,讓趙滿延做個好夢,多大的事,不就是受了這麼點傷嗎!”莫凡說道。

    “那個……具體檢查報告出來了,他內臟還有出血,也有破碎的跡象,我們只能夠把他的骨頭接好,這內臟的傷我們不敢輕易爲他治療。”醫院的治癒法師說道。

    趙滿延瞪大了眼睛,整個人差點要抓狂了。

    “阿帕絲,你愣着幹嘛,動作快一點。”莫凡急忙說道。

    阿帕絲走到莫凡和趙滿延之間,那雙眸子忽然變成了金粉色,透出來的光澤宛如霞光一樣唯美,趙滿延前一秒還在一副猙獰如野獸般的樣子,這會臉上的表情慢慢的鬆了下來,再過了片刻他已經躺在上面,呼呼大睡了起來。

    “小護士,你把讓人把他擡到帕特農神廟去吧。”莫凡說道。

    “帕特農神廟又不是你們想進就能進的!”那個被莫凡叫做小護士的女治癒法師有些不滿的說道。

    “我讓達羅騎士過來接他吧。”冷青說道。

    “趙滿延怎麼這麼慘?”莫凡還是忍不住詢問具體情況。

    一旁沒受什麼傷的穆白卻是笑了一下道:“他這人除了嘴賤之外,人還是不錯的。我們其實已經提前做了驅散,滾石落下來的時候沒有砸中什麼人,包括那個在直播的美食家,也被海蒂給救了,他的直播設備受到了空間繫念控的干擾,所以才斷的,不是網絡上傳的那樣他直接被砸死……我們撤離那會,海蒂聽見了一個還在玩躲貓貓的小男孩,他的小夥伴們都已經跑了,他還在躲着,並且沒有怎麼發出聲音。本以爲這小男孩活不成了,趙滿延居然挺身而出,然後就變成這副樣子了。”

    “嗯,當時布蘭妾老師被銀月泰坦給震飛出去了,若不是正好有一位銀月騎士趕到,估計趙滿延也死了……當時確實太危險了,那個小男孩幾乎在銀月泰坦的腳下。”海蒂說道,似乎經過這次她也對趙滿延有所改觀。

    “了不起,了不起。”莫凡點着頭,並側過臉去問旁邊的阿帕絲,“那啥,阿帕絲,你現在改夢還來得及嗎,這次真給他做個好夢。”

    海蒂、穆白、布蘭妾包括冷青都一陣無語。

    ……

    無論事件如何在網絡上發酵,及時的驅散真實情況很快就澄清了一切胡亂的猜測,只不過,和往日對付泰坦巨人不同,這頭銀月泰坦是鐵了心要玉石俱焚了,即便騎士殿的人陸續出現它也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

    莫凡前往城海西那裏的時候,發現那頭銀月泰坦依舊在發瘋似的往空蕩蕩的城區裏衝,天空之中有十幾個可以飛行的銀月騎士,地面上更有幾個方隊的藍星騎士,最高處的信號塔上更有一位金耀騎士在鎮守,各大騎士們動用的魔法都具備着一些法陣效果,碩大的雷戒之罰像是一個紫色的天地囚牢,將這銀月巨人給困在了裏面,不同的元素光輝在黑色的街道各個地方閃耀,並在半空中匯聚成了一場魔法風暴,狠狠的鞭策着這頭銀月泰坦。

    “哞吼~~~~~~~~~~~~!!!!!”

    銀月泰坦發出瘋狂的咆哮,整個雅典城都可以聽見,在遭受到這樣密集魔法火力衝擊,這傢伙仍舊沒有後退半步。

    它不顧一切的撞開了雷戒之罰的囚籠,以奔跑的姿態朝着那名指揮的金耀騎士衝去。

    金耀騎士也嚇了一跳,在慌亂之中完成了超階風系魔法。

    千葉刃在城市上空肆虐,它們像是一柄柄由雲空上方旋轉而落的青色之鐮,鐮刃狂舞,打在了深銀肌膚的泰坦巨人的身上,發出了一系列刺耳的響聲。

    銀月泰坦厚重如銀鐵之山,這些風系魔法還無法徹底傷到它,它展開了全身的力量,忽然一個前跨重拳轟出!

    “嗡!!!!”

    拳處,空間顫起了一個巨大的漣漪,一股粉碎一切的力量拳波轟向了那名指揮的金耀騎士,漫天的千葉風鐮被這一拳給衝散,凌亂微風那樣完全不敵!

    拳波將金耀騎士轟飛了不知多遠,更遠處繁花似錦的雅典市區都回蕩着這劇烈的震顫。

    雅典市區有太多人,他們仰望着被顫慄的夜空……

    雅典一直都很安全,安全到即便城海西在發生這樣的大戰,人們依舊安逸的享受着城市的繁華,可這一拳的威力,徹底撼動了他們的情調,只可惜這種衝擊並沒有在雅典市區持續太久,隨意的詢問了一下大致情況,知道了帕特農神廟騎士殿的人已經出動了,他們仍舊做自己的事情,仍舊風花雪月下去……就如同一個石子落在了湖面上,驚起的漣漪沒多久便會消逝。

    “他這一拳,明明是有可能將那個金耀騎士給轟殺了,但它偏了一些。”莫凡目睹着這一切,不禁說道。

    “它沒有偏,它要轟向的就是雅典城。”阿帕絲說道。

    “這樣……”莫凡回頭看了一眼。

    雅典有帕特農神廟,哪怕出現一些危機,也最多是在周邊的幾個城區,真正的雅典中心是不可能被觸及到的,這銀月泰坦一直在往人員更爲密集的雅典中心衝去,甚至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越過騎士們的防線。

    即便不需要阿帕絲解讀,莫凡現在也能夠感受到這銀月泰坦巨人的憤怒與絕望,就像一個失去了自己唯一親人的中年男子,平靜了幾天之後卻忽的一天做出了瘋狂到所有人都震驚的舉動。

    銀月泰坦可以逃,它沒有逃走,血液如河水那樣流淌,他仍舊在往更中心的地方衝,魔法呈現火炮似轟炸,也阻擋不了它的步伐邁開……

    “呼呼呼呼呼~~~~~~~~~~”

    魔法風息在身邊不斷的揚起,莫凡站在一棟大樓的頂部,此時銀月泰坦已經在離自己很近的地方了,但只要不是阻擋在它前進的地方,它就毫無興趣,莫凡看着它從自己眼前邁了過去……

    也不知道是察覺到莫凡這名魔法師,還是察覺到阿帕絲,銀月泰坦擰過頭來,目光平時着大樓頂部的兩個小人。

    “閒雜人等請立刻撤離!”耳邊響起了某位銀月騎士的威嚴之聲。

    莫凡和阿帕絲就站在那裏,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銀月泰坦盯着阿帕絲,也盯着莫凡,它的眼睛實在太大了,根本無法判斷它的聚焦……血絲在那個大眼珠子裏密佈着!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